伯利克里


伯利克里(约公元前495年-前429年),古代世界最著名的政治家之一。他与埃菲阿尔特合作,共同反对贵族派首领客蒙,主张扩大平民阶层的权利。前443年至前429年,他是雅典国家的实际统治者。这一时期,代表着整个希腊的极盛期,被称为“伯利克里时代”。他毕生坚持的民主政治影响深远。有人说,人类的民主传统是从古希腊的雅典开始的。

伯利克里 - 人物简介

伯利克里(希腊文:Περικλ??;英文:Pericles,约公元前495—429),古希腊奴隶主民主政治的杰出的代表者,古代世界最著名的政治家之一。出身贵族,拥有大量地产,并同工商业有密切利益关系,成为工商业奴隶主的代表人物。

古希腊卓越政治家,雅典奴隶主民主政治的杰出代表。名门望族后裔,小时受良好教育,养成正直、廉洁、自制、坚毅等品格。公元前463年控告贵族派代表客蒙而初露头角。而后成为平民领袖之一。同保守的贵族议事会进行坚决斗争,推动公民大会陆续通过一些完善奴隶主民主政治的法案,包括取消贵族会议的政治职能,允许公民不受财产资格限制担任高级公职,向参加公共生活的公民发放津贴等,开创了雅典奴隶主民主政治的黄金时代。在对外关系方面,他基于本国利益,积极推行扩张政策,与波斯、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国家多次冲突。他主张对附属国严加控制,在许多地方建立军事移民点。自前443年至前429年,他一直当选为首席将军,事实上主持国家事务,反映他在公民中的崇高威信。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伯利克里是坚定的主战派,拟定扬长避短的战略,把居民撤入城内,避免陆上硬拼,而以海军频繁出击。他在牺牲将士葬仪上发表的热情歌颂奴隶主民主制的演说,是西方文献中的名篇之一。公元前430年,因天灾人祸牵连,被公民大会免职。次年仍被选为将军,不久因病去。

伯利克里 - 生平介绍

伯里克利出身雅典名门,父克山提波斯是公元前479年米卡列海战雅典舰队的司令官,母阿加里斯特为雅典民主政治的奠基人克利斯提尼的侄女。他受到良好的教育,曾向当代智者哲人达蒙和芝诺学习音乐、政治理论和哲学思想。在良师益友,博学的阿纳克萨哥拉斯的熏陶下,伯里克利具有不迷信神异的唯物主义思想和高尚庄严的情操和风格。

伯里克利的青少年时代是在希腊同盟抗击波斯侵略者的岁月中度过的。在这场战争中,雅典与盟国戮力同心,凭借海上舰队取得了大败波斯军的辉煌胜利,随后又缔结提洛同盟,一跃而为希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经济繁荣,文化昌盛。怀着对自己国家的热爱和作为雅典公民的信心与自豪,伯里克利登上了雅典的政治舞台。他守正不阿,廉洁奉公,有眼光,善演说,坚毅冷静,气宇不凡,具备一个优秀政治家的品格和气质。

公元前472年,伯里克利初露头角,出资承办埃斯库罗斯所著《波斯人》一剧的演出。公元前466年后,伯里克利追随埃菲阿尔特斯,成为雅典民主派的代表。希波战争胜利后,以战神山议事会为大本营的雅典保守势力有所抬头,其代

表人物是客蒙。埃菲阿尔特斯和伯里克利不断揭发控告战神山议事会成员贪污腐化、滥用权力的行为,并于公元前463年左右弹劾客蒙在培索斯战争中接受马其顿王的贿赂。客蒙虽被判无罪,但贵族派势力受到了打击。公元前462年,客蒙不顾民主派的反对,率军援助斯巴达镇压黑劳士起义。埃菲阿尔特斯和伯里克利趁机掌握政权,进行政治改革。消息传来,斯巴达人对雅典援军猜疑不已,终于劝他们收兵回国。客蒙遭到碰壁,败兴而归,民主派与雅典公民更认为客蒙此行使雅典蒙受巨大耻辱。公元前461年,客蒙被放逐。不久,埃菲阿尔特斯遭暗杀,伯里克利遂成为雅典的民主派和国家政权的重要领导人。

客蒙于公元前450年去世后,伯里克利进一步控制了政局,从公元前443年到公元前429年,伯里克利每年连选连任雅典最重要的官职——首席将军,完全掌握国家政权。在伯里克利的领导下,雅典的奴隶制经济、民主政治、海上霸权和古典文化臻于极盛。公元前429年,在伯里克利再度当选为将军后不久后,他被瘟疫夺去了生命。

伯利克里 - 施政主张

伯里克利代表雅典工商业奴隶主和中下层自由民,特别是海员、佣工等第四等级公民的利益。他的国内政策以加强民主政治为核心。从公元前462年的改革开始,雅典公民大会在伯里克利的推动下,逐步通过了一系列的法令和措施,主要有四个方面:

1、剥夺战神山议事会的政治权力,使之分别归属公民大会、五百人会议和陪审法庭。此后,战神山议事会只审理带有宗教性质的案件和事务。公民大会、陪审法庭和五百人会议摆脱了战神山议事会的牵制,完全成为雅典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和执行机构。

2、各级官职向广大公民开放。公元前457年后,第三等级公民取得担任执政官的资格,第四等级公民后来事实上也被允许担任此职。于是雅典全体男性公民基本上都获得了不受财产限制,通过抽签、选举和轮换而出任各级官职的权利和机会。

3、实行公薪制。最初,由国家给予陪审法官每日生活津贴,后薪给制扩大到大多数公职,这就为贫苦公民参加政权管理提供了一定的物质保证。

4、限制取得雅典公民身份的范围。451年规定,凡父母双方皆为雅典公民者才能获得雅典公民权。

经过伯里克利的苦心经营,雅典的奴隶主民主政体日益完备。

伯利克里 - 军事行动

伯里克利的对外政策以扩大雅典的势力和利益为根本原则,力图在加强控制提洛同盟约基础上,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撤同盟为敌,建立雅典在希腊世界海陆两方面的优势和霸权。

461年客蒙被放逐后,雅典与斯巴达关系急剧恶化。雅典与阿尔哥斯、帖萨利亚结成反对斯巴达的同盟,在科林斯湾发展力量,对麦加拉施加保护,控制北部科林斯地峡,伯罗奔尼撤同盟的重要成员科林斯和埃基那受到威胁。伯里克利强调埃基那是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的障碍,必须除去。458年,雅典同科林斯以及埃基那交战获胜。457年,斯巴达参战,雅典最初失利,但随即整军北上,控制了鲍伊奥提亚和罗克里斯地区。同年,伯里克利主持完成了雅典与比雷埃夫斯港之间的城墙修建工程,既加强了陆地防御力量,更确保了雅典与海上的交通联系。与此同时,埃基那试图摆脱雅典控制,战败投降,实际沦为雅典属国。公元前455—454年托尔密德斯和伯里克利相继率领海军侵袭伯罗奔尼撤半岛周围地区,重点用兵于科林斯湾一带,雅典在希腊半岛的势力达到顶点。

雅典与波斯的战争一直未曾停止,而且从公元前459年起开辟了新的埃及战场。公元前454年,雅典在埃及惨败,一些盟邦在波斯支持下脱离提洛同盟。面对不利的形势,伯里克利对雅典的力量和政策进行适当调整。他首先与客蒙和解,并暂时缓和同斯巴达的冲突,于公元前451年达成五年休战协议。雅典空出手来后,由客蒙率领同盟海军,大败波斯舰队。公元前449年,双方议和。

伯里克利倾全力于加强控制盟邦,变提法同盟为“雅典海上帝国”。公元前454年,同盟金库由提洛岛迁至雅典,直接受雅典支配,盟金实质上变为“贡金”。同盟会议此后不再召开,由雅典发号施令处理有关事务。一度脱离同盟的米利都和埃列特里亚等邦被迫再次入盟,雅典向那里派出驻军和监察官,建立宣誓效忠于雅典和民主政体的傀儡政府。为强化雅典海上霸权、防止盟邦叛乱和解决土地问题,伯里克利确立军事移民制度,强占安德罗斯、纳克索斯、列姆诺斯和伊姆布罗斯等岛土地,分给雅典公民,以重装步兵身份长期驻屯。公元前449年,伯里克利率军赴赫尔松涅索斯,平息当地战事,增派军事移民,控制爱琴海通往黑海的通道。从公元前454到公元前449年,缴纳盟金的城邦数约135名增至155到173名之间,大多数都处于属国的地位。

在结束波斯战争和加强“帝国”统治后,伯里克利在公元前448年发动外交攻势,派使节邀请希腊各邦参加在雅典召开的泛希腊大会,讨论重建被波斯焚毁的神庙、履行鲜祭誓言、保持海上自由和确立希腊世界和平等事宜,企图使雅典以盟主身份执希腊世界之牛耳。但是,伯罗奔尼撤同盟拒绝了这一建议。公元前447年,战事再起。尽管伯里克利一再劝阻,托尔密德斯仍进军鲍伊奥提亚,结果败亡。优卑亚岛各邦和麦加拉皆叛,斯巴达大军进逼阿提卡。伯里克利率军两次进入优卑亚岛,迅速平定反抗。公元前445年,雅典与伯罗奔尼撒同盟缔结三十年和约,希腊半岛基本恢复公元前461年时形势。

还在三十年和约缔结期间,伯里克利就采取逐出居民、没收土地、扣留人质和强迫宣誓效忠等一切手段,对雅典近邻优卑亚岛各邦进行严厉统治。议和后,他继续保持常备海军三列桨舰六十艘,供随时调遣。伯里克利与埃及和色雷斯保持友好关系,吸收位于西西里岛和南意大利的列吉昆和列昂提诺伊入盟,并积极开发爱琴海北岸,先后在布列阿和斯特律蒙河口组织军事移民和建立殖民地阿姆菲波里斯城。公元前443年,由伯里克利发起,雅典组织希腊各邦向意大利半岛南端叙巴里斯故址进行联合殖民,建图里奥伊城。公元前440年提洛同盟的拥有独立舰队的强大成员萨摩斯,为维护自主权拒绝雅典仲裁其与米利都之间的冲突,伯里克利遂统率海军进攻萨摩斯。虽然战争出现反复,萨摩斯得到波斯的支持,拜占庭也起兵反对雅典,但伯里克利指挥有力,沉着作战。萨摩斯经过九个月的围困,终于公元前439年投降,毁城墙,献人质,交舰队,赔巨款。公元前437年,伯里克利率领庞大舰队驶入黑海,支持当地希腊殖民城邦的利益,占尼姆典昂良港,派战舰帮助西诺佩人逐出僭主,鼓励雅典人赴西诺佩移民,占领土地。雅典不仅完全控制了爱琴海,而且在黑海扩张势力。

虽然签订了三十年和约,雅典与伯罗奔尼撒同盟之间的矛盾仍在发展。在雅典对萨摩斯作战时,斯巴达就曾召开向盟大会,讨论是否出兵援助萨摩斯的问题。伯里克利深信战争不可避。因为除雅典的民主政治与斯巴达支持的贵族寡头政治根本对立外,他所推行的建立雅典霸权的政策,特别是当雅典向科林斯的势力范围扩张时,势必激化雅典与科林斯之间的斗争,并引起斯巴达的不安和干预。从公元前434年伯里克利开始在各方面作准备,坚定地迎接这场决战的到来。他曾警告雅典人说,伯罗奔尼撒的战争正在向他们逼近。公元前433年,在伯里克利的推动下,雅典与科西拉缔结军事防御同盟,介入科林斯与科西拉之间的战争。公元前432年经伯里克利发起,雅典下令禁止伯罗奔尼撒同盟成员麦加拉与雅典势力范围内的任何市场和港口往来;并派军队进攻科林斯在爱琴海北岸的重要殖民城市政特伊达伊亚。斯巴达召开公民大会和同盟大会进行讨论,决定开战,先派代表向雅典提出废除麦加拉禁令和尊重希腊各邦独立的要求。在讨论对策的雅典公民大会上,伯里克利慷慨陈词,反对向斯巴达作任何让步,决心应战。

公元前431年,战争爆发,斯巴达大军进入雅典境内。伯里克利对双方的力量对比和优缺点进行了全面的考虑,决定采取退守雅典城,避免在陆地上与勇敢善战的斯巴达重装步兵硬拼;发挥海军优势,保证海上交通和侵袭伯罗奔尼撒半岛沿海地区的战略。第一年的战争基本上按照伯里克利制定的作战计划进行。在为阵亡将士举行国葬的典礼上,伯里克利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演说。他从根本制度和生活方式上热情地歌颂了雅典的伟大成就,清晰透彻地表述了他的政治理想,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总结了他四十年来的政绩。伯里克利明确宣布:“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

然而,意料不到的灾难降临了。在战争破坏和城里难民密集的情况下,公元前430年雅典突然发生了严重的瘟疫,居民大量死亡。眼看城外围园备受敌军蹂躏,城内病魔肆虐,尸体横陈。雅典人心混乱,怨声四起,一度向斯巴达求和未果。伯里克利的政敌趁机活动起来。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前,伯里克利的好友阿纳克萨哥拉斯和菲狄亚斯己先后受到他们的指控而被迫离开雅典。连阿斯帕西亚也遭到了所谓不敬神的控告。现在他们直接攻击伯里克利,把战争的不幸归咎于他,伯里克利被判罚款。但是大敌当前,雅典仍需要伯里克利的领导。但在公元前429年,伯里克利在次当选将军后不久,瘟疫便带走了他的生命。伯里克利的时代结束了。

伯利克里 - 所做贡献

随着波斯战争的终结和雅典霸权统治的确立,爱琴海上战事基本结束,猖獗一时的海盗活动受到抑制,商船通行无阻,伯里克利又迫使盟邦统一位用雅典的银币和度量衡制,雅典及其盟邦的奴隶制经济更加发达。比雷埃夫斯港经伯里克利邀请米利都建筑师希波达莫斯进行统一的设计和建设,面貌焕然一新。雅典与色雷斯、黑海周围、小亚细亚西部、东部地中海、北非和西部地中海地区建立了广泛的商业联系,其冶金、造船、兵工、制革、建筑等业驰名遐迩。雅典的农业也卷入货币经济之中,大量种植葡萄、橄榄然后制成酒和油外销,而本国居民的粮食消费约有三分之二依靠进口。由于完全掌握同盟金库,雅典财政收入骤增。充裕的财政收入为民主政治提供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在伯里克利执政时代,雅典每年因担任公职和服军役而从国家领取公薪或津贴者达两万人,约占成年男子公民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伯里克利不仅是一个政治家和军事家,而且是古典希腊文化的推崇者和倡导者。他的理想和抱负是要使雅典不仅登上希腊世界霸主的宝座,而且成为“全希腊的学校”。伯里克利的时代是希腊古典文化高度繁荣的时代。希腊世界著名的学者文人和艺术大师都荟萃于雅典,聚集在伯里克利的周围,授课讲学,寻求真善美,探索宇宙的奥秘和人生的真谛。杰出的哲学家阿纳克萨哥拉斯、雕塑家菲狄亚斯和悲剧家索福克勒斯与伯里克利过从尤密。伯里克利的妻子米利都人阿斯帕西亚,才华出众,智慧过人,受到苏格拉底的推崇,不少哲学家和艺术家成为她的座上客,很多雅典人甚至一些妇女来向她求教。伯里克利年轻时即主办戏剧演出,主政期间又通过了给贫苦公民以观剧津贴、举行节日音乐竞赛和修筑奏乐馆等措施。从公元前447年起,伯里克利大规模修建雅典卫城。他动用同盟金库贮存,先后兴建帕特农神庙、雅典卫城正门、赫淮斯托斯神庙、苏尼昂海神庙、埃列赫特伊昂神庙,以及附属于这些建筑的各种塑像、浮雕等精美绝伦、千古不朽的造型艺术杰作。伯里克利为发扬光大希腊古典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文化政策是与其政治、经济和对外政策紧密相连的。无论是修建公共工程还是举办节日演出,其目的全是为了巩固民主政治,改善广大公民的物质文化生活,促进工商业的发展,以及树立雅典的光辉形象来吸引希腊各邦的景仰和向往。

伯利克里 - 历史评价

伯里克利是雅典奴隶主阶级的代表人物,毕生致力于经营奴隶主民主政治,扩张雅典的势力。他促进了雅典奴隶制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的繁荣,在历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伯里克利倡导的泛希腊事业和建立雅典霸权的活动,是对盟国的勒索和压迫,但也有利于希腊世界的经济发展和趋于政治统一。然而,当时实现希腊世界政治统一的历史条件尚未成熟,以雅典一个城邦的力量并保持原来的城邦制度,是难以完成统一的大业的。伯里克利功败垂成。他死后雅典失去了坚强的领导,经过长期的反复的较量,终败于斯巴达和波斯的联合力量。

从公元前443年到公元前429年伯里克利连任首席将军15年间,史称“伯里克利时代”。在波里克利当政期间,雅典政治、经济和文化呈现出繁盛局面。马克思说:“希腊的内部极盛时期是伯里克利时代。”在伯里克利时代,雅典奴隶主民主政治获得高度发展并臻于极盛。所有公民都获得了各级官职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并且担任公职的公民开始得到货币津贴,公民都有平等权利来决定国家制度和管理国家。据修昔底德《波罗奔尼撒战争史》记载,伯里克利曾演讲:“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

普鲁塔克的《伯里克利传》也说:“没有谁像伯里克利那样,能够在严厉时做到适可而止,在温和之中不失威严,他那招人嫉妒的权力,曾被称为专制独裁,如今看来,都是政体中的中流砥柱……”因此,伯里克利以其政治远见、对民主的坚定信念、廉洁勤政的个人魅力,成为卓越民主政治家,其所完善并有所创新的民主政体至今仍为世人所称道。

雅典民主政治自梭伦改革开始,到克里斯提尼改革时确立,伯里克利时代发展到顶峰,民主进程沿着上升路线前进,其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雅典公民由于有了较多的民主权利,因而发挥了参政、议政的积极性,在保卫国防、国家管理、官员监察等方面注入了新的活力,对增强国力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民主政治也保护工商业奴隶主的利益,小生产者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国家经济呈现了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再加上雅典城邦民主政治,吸引了许多著名学者、艺术家来雅典,以及鼓励公民们积极参加文化活动,促使雅典乃至整个希腊文化的繁荣,哲学、文学、雕刻等成就均居当时世界前列。城邦民主制在一定程度上使个人创造能力有充分发展余地,在经济、军事、科学、技术、文化、艺术等各个方面,充分吸收了东方古文明的遗产,加以消化,加以改造,并以跃进的速度加以提高。列宁曾把古希腊国家如雅典视为当时最先进、最文明,最开化的国家,主要也是由于它的民主政治。

这的确是有史以来最彻底的政治民主,它的影响弥漫于城邦各个角落。但我们必须明确,雅典民主政治实质是雅典奴隶主民主政治,它的民主是建立在对二三百个属邦和二十万奴隶残酷压榨和剥削之上的,它窒息或限制了社会的另一部分成员———奴隶与外邦移民,以及附属国民的自身发展能力,实际也阻塞了自身民主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因此,它既是伟大文明的催化剂,也是社会奴役与不公的一种突出体现。这种局限性使得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军事形势越来越不利,雅典人也逐渐对民主政治失去了信心,城邦危机日益加深,民主政治越来越成为一付躯壳,失去了往日的辉煌。

虽然雅典民主制不得不以马其顿亚历山大征服而告结束,但其民主思想经众多古代学者的著作遗赠给后世,如柏拉图《理想国》、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和《雅典政制》,乃至到罗马时代波里比乌斯《通史》、西塞罗《论共和国》等。这些著作流传下来,经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再到近代,对西方乃至近现代东方社会政治思想理论发展起到了重大的影响和作用。

伯利克里 - 演讲节选

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第二个年头,即在公元前430年的春天,一场可怕的瘟疫降临在雅典。从此,雅典深受人事和自然的双重窘迫,在这样的苦难面前,死亡是人们唯一的归宿,面对无可避免的死亡,人类所有的技艺,雄辩,谋略全都一无所用,在灾难面前,根植于人类灵魂深处的野蛮天性暴露无疑,虔敬不再,希望不再。瘟疫后的第二年,雅典伟大的政治领袖,“第一公民”伯利克里去世,但他在阵亡将士国葬典礼上的演说,却成为不朽的传世经典,其蕴涵的勇气和力量,深深的激励着后世。

“我不想作一篇冗长的演说来评述一些你们都很熟悉的问题:所以我不说我们用以取得我们的势力的一些军事行动,也不说我们父辈英勇地抵抗我们希腊内部和外部敌人的战役。我所要说的,首先是讨论我们曾经受到考验的精神,我们的宪法和使我们伟大的生活方式……我要说,我们的政治制度,不是从我邻人的制度中模仿得来的。我们的制度是别人的模范,而不是我们模仿任何其他的人的。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让一个人负担公职优先于他人的时候,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级的成员,而是他们有的真正才能。任何人,只要他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在政治上湮没无闻。正因为我们的政治生活是自由而公开的,我们彼此间的日常生活也是这样的。当我们隔壁邻人为所欲为的时候,我们不致于因此而生气;我们也不会因此而给他以难看的颜色,以伤他的情感,尽管这种颜色对他没有实际的损害。在我们私人生活中,我们是自由的和宽恕的;但是在公家的事务中,我们遵守法律。这是因为这种法律深使我们心服。

“对于那些我们放在当权地位的人,我们服从;我们服从法律本身,特别是那些保护被压迫者的法律,那些虽未写成文字,但是违反了就算是公认的耻辱的法律。”现在还有一点。当我们的工作完毕的时候,我们可以享受各种娱乐,以提高我们的精神。整个一年之中,有各种定期赛会和祭祀;在我们的家庭中,我们有华丽而风雅的设备,每天怡娱心目,使我们忘记了我们的忧虑。我们的城邦这样伟大,它使全世界各地一切好的东西都充分地带给我们,使我们享受外国的东西,正好像是我们本地的出产品一样。

在我们对于军事安全的态度方面,我们和我们的敌人间也有很大的区别。下面就是一些例子:我们的城市,对全世界的人都是开放的;我们没有定期的放逐,以防止人们窥视或者发现我们那些在军事上对敌人有利的秘密。这是因为我们所依赖的不是阴谋诡计,而是自己的勇敢和忠诚。在我们的教育制度上,也有很大的差别。从孩提时代起,斯巴达人即受到最艰苦的训练,使之变为勇敢;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一切这些限制,但是我们和他们一样,可以随时勇敢地对付同样的危险。这一点由下面的事实可以得到证明:当斯巴达人侵入我们的领土时,他们总不是单独自己来的,而是带着他们的同盟者和他们一起来的;但是当我们进攻的时候,这项工作是由我们自己来作;虽然我们是在异乡作战,而他们是为保护自己的家乡而战,但是我们常常打败了他们。事实上,我们的敌人从来没有遇着过我们的全部军力,因为我们不得不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于我们的海军和在陆地上我们派遣军队去完成的许多任务。但是如果敌人和我们一个支队作战而胜利了的时候,他们就自吹,说他们打败了我们的全军;如果他们战败了,他们就自称我们是以全军的力量把他们打败的。我们是自愿地以轻松的情绪来应付危险,而不是以艰苦的训练;我们的勇敢是从我们的生活方式中自然产生的,而不是国家法律强迫的;我认为这些是我们的优点。我们不花费时间来训练自己忍受那些尚未到来的痛苦;但是当我们真的遇着痛苦的时候,我们表现我们自己正和那些经常受到严格训练的人一样的勇敢。我认为这是我们的城邦值得崇拜的一点。当然还有其他的优点。”我们爱好美丽的东西,但是没有因此而至于奢侈;我们爱好智慧,但是没有因此而至于柔弱。我们把财富当作可以适当利用的东西,而没有把它当作可以自己夸耀的东西。至于贫穷,谁也不必以承认自己的贫穷为耻;真正的耻辱是不择手段以避免贫穷。在我们这里,每一个人关心的,不仅是他自己的事务,而且也关心国家的事务:就是那些最忙于他们自己的事务的人,对于一般政治也是很熟悉的——这是我们的特点:一个不关心政治的人,我们不说他是一个注意自己事务的人,而说他根本没有事务。我们雅典人自己决定我们的政策,或者把决议提交适当的讨论;因为我们认为言论和行动间是没有矛盾的;最坏的是没有适当地讨论其后果,就冒失开始行动。这一点又是我们和其他人民不同的地方。我们能够冒险;同时又能够对于这个冒险,事先深思熟虑。他人的勇敢,由于无知;当他们停下来思考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疑惧了。但是真的算得勇敢的人是那个最了解人生的幸福和灾患,然后勇往直前,担当起将来会发生的事故的人。

再者,在关于一般友谊的问题上,我们和其他大多数的人也成一个显明的对比。我们结交朋友的方法是给他人以好处,而不是从他人方面得到好处。这就使我们的友谊更为可靠,因为我们要继续对他们表示好感,使受惠于我们的人永远感激我们:但是受我们一些恩惠的人,在感情上缺少同样的热忱,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报答我们的时候,这好像是偿还一笔债务一样,而不是自动地给以恩惠。在这方面,我们是独特的。当我们真的给予他人以恩惠时,我们不是因为估计我们的得失而这样作的,乃是由于我们的慷慨,这样作而无后悔的。因此,如果把一切都联合起来考虑的话,我可断言,我们的城市是全希腊的学校;我可断言,我们每个公民,在许多生活方面,能够独立自主;并且在表现独立自主的时候,能够特别地表现温文尔雅和多才多艺。为着说明这并不是在这个典礼上的空自吹嘘,而是真正的具体事实,你们只要考虑一下:正因为我在上面所说的优良品质,我们的城邦才获得它现有的势力。我们所知道的国家中,只有雅典在遇到考验的时候,证明是比一般人所想像的更为伟大。在雅典的情况下,也只有在雅典的情况下,入侵的敌人不以战败为耻辱;受它统治的属民不因统治者不够格而抱怨。真的,我们所遗留下来的帝国的标志和纪念物是巨大的。不但现在,而且后世也会对我们表示赞叹。我们不需要一个荷马的歌颂,也不需要任何他人的歌颂,因为他们的歌颂只能使我们娱乐于一时,而他们对于事实的估计不足以代表真实的情况。因为我们的冒险精神冲击了每个海洋和每个陆地;我们到处对我们的朋友施以恩德,对我们的敌人给予痛苦;关于这些事情,我们遗留了永久的纪念于后世。

那么,这就是这些人为它慷慨而战,慷慨而死的一个城邦,因为他们只要想到失去了这个城邦,就不寒而栗。很自然地,我们生于他们之后的人,每个人都应当忍受一切痛苦,为它服务。因为这个原故,我说了这么多话来讨论我们的城邦,因为我要很清楚地说明,我们所争取的目的比其他那些没有我们的优点的人所争取的目的要远大些;因此,我想用实证来更清楚地表达我对阵亡将士们的歌颂。现在对于他们歌颂最重要的部分,我已经说完了。我已经歌颂了我们的城邦,但是使我们的城邦光明灿烂的是这些人和类似他们的人的勇敢和英雄气概。同时你们也会发现,言词是不能够公允地表达他们的行为的;在所有的希腊人中间,和他们这种情况一样的也是不会很多的。

在我看来,像这样一些人的死亡,对我们说明了英雄气概的重大意义,不管它是初次表现的也好,或者是最后证实的也好。无疑地,他们中间有些人是有缺点的;但是我们所应当记着的,首先是他们抵抗敌人,捍卫祖国的英勇行为。他们的优点抵消了他们的缺点,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多于他们在私人生活中所作的祸害。他们这些人中间,没有人因为想继续享受他们的财富而变为懦夫;也没有人逃避这个危难的日子,以图偷生脱离穷困而获得富裕。他们所需要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要挫折敌人的骄气。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光荣的冒险。他们担当了这个冒险,愿意击溃敌人,而放弃了其他一切。至于成败,他们让它留在不可预测的希望女神手中;当他们真的面临战斗的时候,他们信赖自己。在战斗中,他们认为保持自己的岗位而战死比屈服而逃生更为光荣。所以他们没有受到别人的责难,把自己血肉之躯抵挡了战役的冲锋;顷刻间,在他们生命的顶点,也是光荣的顶点,而不是恐惧的顶点,他们就离开我们而长逝了。

他们的行动是这样的,这些人无愧于他们的城邦。我们这些还生存的人们可以希望不会遭遇着和他们同样的命运,但是在对抗敌人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同样的勇敢精神。这不是单纯从理论上估计优点的一个问题。关于击败敌人的好处,我可以说的很多(这些,你们和我一样都是知道的)。我宁愿你们每天把眼光注意到雅典的伟大。它真正是伟大的;你们应当热爱它。当你们认识到它的伟大时,然后回忆一下,使它伟大的是有冒险精神的人们,知道他们的责任的人们,深以不达到某种标准为耻辱的人们。如果他们在一个事业上失败了,他们会下定决心,不让他们的城邦发现他们缺乏勇敢,他们尽可能把最好的东西贡献给国家。他们贡献了他们的生命给国家和我们全体;至于他们自己,他们获得了永远长青的赞美,最光辉灿烂的坟墓——不是他们的遗体所安葬的坟墓,而是他们的光荣永远留在人心的地方;每到适当的时机,永远激动他人的言论或行动的地方。因为著名的人们是把整个地球作他们的纪念物的:他们的纪念物不仅是在自己的祖国内他们坟墓上指出他们来的铭刻,而且也在外国;他们的英名是生根在人们的心灵中,而不是雕刻在有形的石碑上。

你们应该努力学习他们的榜样。你们要下定决心:要自由,才能有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在战争的危险面前,不要松懈。那些不怕死的人不是那些可怜人和不幸者,因为他们没有幸福生活的希望;而是那些昌盛的人,因为他们的生活有变为完全相反的危险,他们敏锐地感觉到,如果事情变糟了的话,对于他们将有严重的后果。一个聪明的人感觉到,因为自己懦弱而引起的耻辱比为爱国主义精神所鼓舞而意外地死于战场,更为难过。

因为这个原因,我不哀吊死者的父母,他们有很多是在这里的。我要努力安慰他们。他们很知道他们生长在一个人生无常的世界中。但是像阵亡将士一样死的光荣的人们和你们这些光荣地哀吊他们的人们都是幸福的;他们的生命安排得使幸福和死亡同在一起。我知道,关于这一点,我很难说服你们。当你们看见别人快乐的时候,你们也会想起过去一些常常引起你们快乐的事情来。一个人不会因为缺少了他经验中所没有享受过的好事而感到悲伤的:真正悲伤是因为失去了他惯于享受的东西才会被感觉到的。你们中间那些在适当年龄的人仍旧要支持下去,希望更多生一些儿女。

在你们自己的家庭中,这些新生的儿女们会使你们忘记那些死者,他们也会帮助城邦填补死者的空位和保证它的安全。因为如果一个人不是和其他每个人一样,有儿女的生命作为保证的话,他是不可能对于我们的事务提出公允而诚实的观点来的。至于你们中间那些已经太老,不再生育了的人,我请你们把你们享受幸福的大部分生命作为一个收获,记着你们的余年是不长了的,你们想到死者的美名时,你们心中要想开些。只有光荣感是不会受年龄的影响的;当一个人因年老而衰弱时,他最后的幸福,如诗人所说的,不是谋利,而是得到同胞的尊敬。”至于你们中间那些死者的儿子们或弟兄们,我能够看见,在你们面前有一个艰巨的斗争。每个人总是颂扬死者,纵或你们有了最高度的英勇壮烈精神,但是你们所得到的名誉,很难和他们的标准相近,更不要说和他们的相等了。当人活着的时候,他总是易于嫉妒那些和他们竞争的人的;但是当人去世了的时候,他是真诚地受人尊敬的。

你们中间有些妇女现在变为寡妇了;关于她们的责任,我想说一两句话。我所能够说的只是一个短短的忠言。你们的光荣没有逊色于女性所应有的标准。妇女们的最大光荣很少为男人所谈论,不管他们是恭维你们也好,批评你们也好。现在依照法律上的要求,我已经说了我所应当说的话。我们暂时对死者的祭献已经作了,将来他们的儿女们将由公费维持,直到他们达到成年时为止。这是国家给以死者和他们的儿女们的花冠和奖品,作为他们经得住考验的酬谢。凡是对于勇敢的奖赏最大的地方,你们也就可以找到人民中间最优秀的和最勇敢的精神。现在你们对于阵亡将士的亲属已致哀悼,你们可以散开了。”

伯利克里 - 悼词节选

因此,一个城邦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城邦,并且它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民主城邦,除非公民团体及其领域小于我们的城邦——最好不要那般庞大。我十分了解这一危险:我们极易在战争中被较大的国家击败。我并不是指类似斯巴达那样的其他城市国家,而是指像波斯之类的庞大帝国。于是乎,我们必须承担风险,而且波斯人也十分清楚,我们与其他希腊人结成联盟足以与之相匹敌。

虽然我们在战时需要联盟,而即使是在那时,我们仍然没有放弃我们的独立地位。有些人说,我们以及我们的联盟可以形成永久的同盟,在其中,我们可以挑选出公民同胞代表我们出席决定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某些公民大会。但我不理解的是,我们如何可能将我们的权威授权给这类议会,而又仍然可以保持民主制,甚至维持一个真正的城邦。因为我们不再能够在我们的公民大会中对我们自己的城市实行主权权力。三十年前,我的父亲参加了在与斯巴达人的战争中丧生之人的葬礼,并在那里聆听了伯利克里的演讲,他被挑选出来为逝去的英灵致悼词。因此后来他经常给我讲述伯利克里那天演讲的内容,就好像我也曾经亲临其境一样。

伯利克里说道,我们的宪法并未抄袭邻国的法律;我们是邻国法律的典范而非仿效者。它的治理有利于多数人而非少数人;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之为民主的原因所在。如果我们仰赖法律,它们就会将同等的正义赋予所有存在个体差别的人;如果社会地位以及公共生活的改进取决于因能力而产生的声望,阶级因素不干扰功绩;贫困也不构成妨碍的话(如果一个人能够为国家效力),他就不会因为身份低微而受阻。我们在政府中享有的自由也可以延伸到日常生活之中。如果避免了相互之间的猜忌提防关系,我们就不会感觉到因邻人做了他喜好的事情而气愤,或者对无礼的表情耿耿于怀了。

伯利克里 - 参考资料

1、http://baike.baidu.com/view/205299.htm

2、http://m.sishuchina.com/bbs/read.php?tid=174

TAGS: 人物 各国历史人物 荣誉人物
上一页: 伯特兰·罗素 下一页: 阿尔贝·加缪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