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惟炎

管惟炎 管惟炎(1928年-2003年),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教授,1928年8月生,江苏如东人。1985年4月至1987年1月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三任校长(1984年9月至1985年4月为代理校长)。1957年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大学物理系,同年拨推荐为苏联科学院物理问题研究所研究生。历任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国务院学位评议组成员,中国大百科全书固体物理卷主编,《低温物理》杂志主编等职。

管惟炎 - 人物简介

管惟炎教授,江苏如东县人,1928年8月18日出生。

抗战时期,参加抗日地下活动物理学家。

1951—1953年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物理系以及北京俄语专科学校二部学习。

1953—1955年在苏联列宁格勒大学、梯佛里斯大学物理系学习,1955~1957年在莫斯科大学物理系学习至毕业,并被推荐为苏联科学院物理问题研究所研究生。

1960年毕业后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历任研究员、所长兼任北京大学、华中工学院、中国科技大学教授,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研究生院院长,中国物理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制冷学会副理事长,《物理学报》副主编,《低温物理》主编,国际《低温物理》杂志顾问编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等职。主要从事低温与超导的研究。

50年代对反向卡皮查热阻问题作了深入研究,解释了当时文献上存在的理论与实验间的严重分歧。

管惟炎

60年代以来在中国首先倡导并进行强磁场超导材料与超导磁体的研制,合作研制出多种性能达国际先进水平的超导材料;解决了第二类超导体临界场与临界电流的起源问题;研究发现了超导体在磁场中转变时的负磁阻效应。

研究发现了超导体在磁场中转变时的负磁阻效应,在SrTiO3和ZrO2衬底上分别达到5×106安/厘米2和106安/厘米2的电流密度,在单晶硅衬底上取得居国际先进水平的84KYBaCuO薄膜。

发表研究论文70余篇,并与他人合著有《超导电性(一)》、《超导电性(二)》、《超导研究75年》等专、译著。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1986年底,在其任职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期间,合肥发生学潮,次月管惟炎与当时担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的方励之同时被免职。2003年3月20日,在台湾台中市因车祸去世。

管惟炎 - 研究领域

主要从事低温与超导的研究。

50年代对反向卡皮查热阻问题作了深入研究,解释了当时文献上存在的理论与实验间的严重分歧。

60年代以来在中国首先倡导并进行强磁场超导材料与超导磁体的研制,合作研制出多种性能达国际先进水平的超导材料;解决了第二类超导体临界场与临界电流的起源问题;研究发现了超导体在磁场中转变时的负磁阻效应。

搭别人一道写过《超导电性》(一、二)、《超导研究75年》,发表学术论文70多篇。管惟炎从事强磁场超导材料搭超导磁体个研究,搭国内一星研究单位、高校、工厂合作,先后研制着几种领先个国产超导材料。除开搿星,渠还从事有关超导材料个基础研究,发明着一种测量强场超导材料临界特性个新方法,验证过超导体个相变热力学关系式。

管惟炎 - 历史回顾

管惟炎口述历史回忆录序

人生的际遇莫不和所处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廿世纪初,在我们栖息的星球上,发生了两大变革:

其一是物理学方面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的创立,颠覆了以牛顿为代表的经典理论。在廿世纪后续的年代里,近代物理学引发了技术革新,开辟了全新的产业领域,使人类社会生活的面貌彻底改观。廿世纪确是人类历史上最多姿多彩的一百年。

其二是社会制度方面的。1917年10月,阿芙罗拉号炮击冬宫,推翻了沙皇的统治。列宁在幅员辽阔的俄罗斯,缔造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共产帝国。涅瓦河上的事变,也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1921年中国的左翼知识份子组建了中国共产党。在廿世纪后续的年代里,共产党人主导了中国人民的社会生活。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打倒四人帮、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改革开放,一系列政治运动,使神州大地波涛汹涌,几度浮沉,经历了华夏史上前所未有过的政治洗礼。

生逢其时,1928年8月18日,管惟炎就在这两大革命铺陈的历史舞台上出生,无可避免地被卷入时代洪流的漩涡里,游走在物理学研究与共产主义事业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之间。管惟炎不是什么伟人,没有写传记的本钱。在这大变革时代的演艺圈内,管惟炎充当一个只有几句台词的配角,唯一可用以自娱的是,管惟炎把这跑龙套的角色演得很认真,自诩为有声有色。

管惟炎喜爱物理学家的逻辑思维和穷于探索,管惟炎也仰慕早期共产党人狂热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崇高理想。在这个世界上,管惟炎怀著赤子之心的、天真的、稚气的,有时却又是执著的演出,居然也一度博得“又红(共产党员)又专(科学院院士)”的雅号,被人们戏称为“一个红小鬼出身的物理学家”。

管惟炎从娘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时,曾经是中华民国的子民。管惟炎的祖父辈、父辈都是地主兼资产阶级。从少年时代起,管惟炎就是一个叛逆者,管惟炎背叛了家庭,出生入死,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解放劳苦大众,推翻民国的浴血斗争。历史往往嘲弄人,管惟炎在1987年离开大陆,在欧、美辗转四年后,又再次叛逆投入民国的怀抱,重新成为中华民国的公民。为亿万事件所证实过的,辩证法的“否定的否定”律,管惟炎又为它增添了一项新的例证。

现在大概不会有人再说管惟炎是“又红又专”的典型了。人们开始叽叽咕咕说,想不到某某人竟是一个“叛逆份子”。其实,“叛逆”未必是贬词。廿世纪初的那些物理学巨匠、大师们,不都是因为追求真理而最终成为经典物理学的叛逆者。鲁迅早年也是受封建礼教辅育的,但因为追求真理,在他晚年傲然自称是封建礼教的“贰臣”。

与其说管惟炎毕生经历过两次叛逆,不如说管惟炎毕生执著于追求真理。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必然会走向叛逆,这是人生的一个方程式。

管惟炎一生所犯的错误,举不胜举,错误远多于正确。十九世纪末物理学家认为宇宙间充满“以太”,以为它是光和电磁波赖以传播所必需的介质。任何略知近代物理的人,都知道“以太”的假设是错误的。但我们在给后辈讲解狭义相对论时,仍然不得不提到“以太”。爱因斯坦正是因为不存在“以太”才不得不提出真空中光速不变(即与光源的运动无关)这一伟大自然法则的。错误是通往正确的必经之途,这是人生的另一个方程式。

管惟炎一生中最难忘的两个场景,分别是:儿时在家乡的范公堤上,依偎在母亲怀里,观赏落日余晖,那红遍了半个天的晚霞,永远是管惟炎心中最美的图画;还有,1956年卡皮查在莫斯科近郊他的办公室里,首肯管惟炎进入他的物理问题研究所,他牵引著一个蒙童进入了奇妙的物理世界。

有人说:“廿几岁的年青人不相信共产主义是缺乏热情,四十岁以上的人仍然相信共产主义是缺乏智慧。”管惟炎要藉此自我膨风一下:“如此说来,管惟炎不成了一个既有热情,又有智慧的人了。”当然,在芸芸众生之中,管惟炎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员,但愿读者仍然可以在这里观察到一个大时代的投影。

管惟炎 - 后人景仰

谈起管先生,人们难免有些痛惜,有些酸楚,有人说管惟炎的人生具有悲剧色彩。凡是改革的先行者,都有悲剧的一面。打开尘封的史册,这样的例子难道少吗?当年管先生的改革,管惟炎对弊端的批评,今天看来早已不足为奇,或许可说还很不够,这反映出近年来中国政治生活的进步。“某某阶级自由化”的罪名已从人间被清除,响彻云霄的口号是“与时俱进”和“与世界接轨”。这就叫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先行者的悲剧性在于他们常常不是改革的受惠者(指物质利益),个人的遭遇有时令人唏嘘。但古往今来,立志改革的仁人志士都是为了国家振兴,为了民族图存,从来不是为了一己的私利。也许一个人的贡献微薄,也许周围的人会淡忘,历史却会记住,社会前进的鸿篇巨制如何由一小步一小步积累而成。英雄事业青史中,英雄名姓青史外。斯人虽去,功德长存。在历史的凯歌声中,不论先行者们身在何方,或者已经魂归天国,他们一定笑到最后,并且将永远地为后人所景仰。

TAGS: 中国物理学家 中国科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科院院士 华人科学家 教授 数学物理部院士 物理学家 科学 科学家
上一篇: 葛墨林 下一篇: 甘子钊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