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美国军人、政治家,曾任美国白宫办公厅主任和美国国务卿,1974年至1979年任美国驻欧洲武装部队总司令和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最高司令,1979年7月退役。1980年12月至1982年6月在里根政府内担任国务卿。他还出任前总统尼克松和福特的高级顾问。离开政坛后,黑格曾担任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是美国在线的董事之一,2010年2月20日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因病去世,享年85岁。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概述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1924年12月2日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美国军人、政治家,曾任美国白宫办公厅主任和美国国务卿。黑格将军1947年毕业于美国军事学院,后在美国军队中服役。在日本和朝鲜战争中担任少尉,也曾在欧洲担任爱德华·M·阿尔蒙德中将的副官。1962-1965年在五角大楼任职,1966-1967年在越南战争中任陆军指挥官,并被授予著名的十字勋章。在他获得的众多奖章中,有国防部奖章、银星勋章、飞行员十字勋章、紫心勋章,以及来自比利时、联邦德国、摩洛哥、法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葡萄牙等国的奖章。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政治生涯

黑格将军1969年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博士的高级军事顾问,之后成为总统助理副官。1972年晋升为上将,在白宫任职的四年间,曾作为总统私人特使就越南停火及交还战俘问题进行谈判。此外他还协助筹划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尼克松总统访华。黑格将军曾任陆军副参谋长,后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白宫办公厅主任,自此结束了他长达26年的军旅生涯。

1974年10月他被福特总统任命为美国欧洲司令部总司令,两个月后又被任命为欧洲联合部队最高司令官,全面负责北约事物。1979年辞职,并退役。之后被选为联合技术有限公司主席,进入董事会。1981年1月,宣誓就职担任美国第59届国务卿。黑格将军就任其私人咨询公司——环球联合公司的董事长,广泛联系世界各地的同行,通过提供全球政治、经济、商业、安全等方面的战略性建议支持援助其他公司。他是每周播放的电视节目“世界商业评论”的节目主持人,也是Compuserve公司,米高梅影片公司、Interneuron制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还是创办美国在线公司的董事之一。黑格将军曾出版两部专著:《论现实主义、里根与对外政策》(1984)及自传《美国如何改变了世界》(1992)。黑格将军与帕特丽夏·福克斯结婚,有三个子女,是八个孩子的外公。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任国务卿

里根入主白宫后,把对抗苏联作为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他选择了亚历山大·黑格作为国务卿。黑格原是一名职业军人,曾任北约盟军司令,属于主张对苏实行强硬路线的鹰派。在尼克松政府任内,他是基辛格手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要官员,参与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1972年1月初,尼克松访华前,黑格率领先遣队来华,曾受到周恩来单独接见。他对中美关系的历史和现状比较了解,认为“中国是美国遏制苏联的全球战略的关键,与中国的某种形式的结盟是战略的必需”,他急切希望把卡特时期建立起来的美中两国的战略关系发展成一种“战略联系”。1981年1月,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为审议他的任命而举行的听证会上,黑格一再强调中美关系的战略重要性:“我觉得从战略意义上说,在我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有一种一致性和共同利益。我认为继续从尼克松时期开始、福特时期得到推进、卡特政府进一步推进了的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因此,黑格认为要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来促进中美关系,他建议把中国的贸易地位从原来与苏联及东欧国家同一类型改为“友好但非盟国”一类,前者被视为美国潜在的敌人,而后者则如南斯拉夫。这样就有可能向中国转让某些“先进”技术,包括军民两用技术,并允许中国通过商业途径向美国购买防御性武器。6月初,黑格的建议得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批准。他认为,一旦中国政府可以从美国购买武器,它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就会比较容忍。

1981年6月14日至16日,黑格访华,这是里根执政以来中美两国之间的首次高层会晤。邓小平会见黑格时,着重谈了售台武器问题。他说,没有一个中国政府可以在台湾问题上犯错误,武器是尤其敏感的问题。如果美国走得太远,中美关系可能踏步不前,甚至可能倒退。当黑格说美方拟向中国转让高级技术和取消向中国出售武器的禁令时,邓小平把手一挥,坚决地说:“中国宁愿不要美国的军用产品,也坚持反对美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不过,我们注意到了美方表现出的善意。”在16日这天,里根在记者招待会上一方面表示,美国一直希望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善关系,取消向中国出售武器的限制是“改善美中关系的进程中的一个正常步骤”;另一方面,他又说:“我对台湾的感情没有改变。我们有一项法案,一条法律,叫做《与台湾关系法》。它规定了向台湾出售防御性装备和相互关系中的其他事项,我打算执行《与台湾关系法》。”黑格不知道总统会在这时反驳他,他对里根此时强调《与台湾关系法》表示困惑不解:“总统也许感到,我在执行他的指示中在对华政策方面跑到他前面去了。”

里根选择在黑格访华时发表这样的言论,自然引起中国方面的不满。中国立即对此做出反应。本来预定由黄华外长去为黑格送行,结果第二天改由章文晋副外长代替。黑格中国之行不愉快,主因在里根的对台言论。所以,邓小平曾说过:“应该说黑格先生是比较‘亲华’的,我们当时给他脸色看,不是针对他,是针对他代表的里根政府。”确实,在对华军售上,黑格是比较积极的,他希望美国政府能向中国政府提出一个比较有吸引力的军售清单。1981年6月28日,他在接见记者时谈到,苏联虽然反对对华军售,但“对中国问题必须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来加以处理,我不认为美国与10亿人民的关系要取决于苏联的否决”。由于“和里根总统的世界观不同”,黑格很快离职,此后,他一直是美国有影响力的对华友好人士。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访华安排

1972年1月3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率领先遣小组来到中国,为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进行技术安排。先遣小组负责新闻报道的白宫发言人齐格勒提出:尼克松访华期间,有大批记者随行。这些记者将通过通讯卫星播发电视图像、图片、电讯等,请中国政府给予方便。齐格勒还说:在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几乎家家都有电视机,很多人想看到尼克松总统访华的实况。

在美国历史上,做18个月国务卿后负气撂挑子的政治人物恐怕只有亚历山大·黑格将军一人。此前他曾任北约盟军总司令等要职。他在北京幽默地说,他现在已经不再创造历史了。不过,他仍然在创造商机。作为美国环球联合公司董事长,他对于北京2008年的奥运会盯得很紧。正如北京市某位领导所说,黑格现在不再指挥军事部队,而在指挥一支庞大的商业部队。
有关黑格将军头发的故事在世界上流传很广。美军规定,军人一律不得蓄长发。不过,黑格将军担任北约盟军总司令时则蓄着长发。一名被强迫剪短发的美国兵撕下画报上黑格将军的像,并画箭头指着黑格,还写下一行字说:“请看他的头发!”随后,该士兵把画像贴在不许他留长发的连长办公室的大门上。连长看后,只是把士兵的箭头再延长,指向将军的肩章,也写下一行字说:“请看他的军衔!”不过,笔者并没有就此典故当面向黑格将军求证。

现在的黑格将军是中国的合作伙伴,但往日的黑格则是中国的对手。他先后参加过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那两场战争都与中国有关。他曾评价中国军队说,凡是在朝鲜战场上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交过手的军人,对中国士兵的英勇善战无不佩服与尊敬。中国入朝部队并不是现代化的,基本上全是步兵,大炮很少,后勤支援也很落后。他们需要身背粮食作战,有时两三天都吃不上饭。冬季在冰天雪地里作战,没有足够的御寒服装,急行军时一身汗,进入阵地后则冻成一身冰,艰难程度非常人所能忍受。但他们不怕死,作战非常勇敢。中国军队的顽强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后来黑格曾先后在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和里根4位美国总统手下任职,官至白宫办公厅主任和国务卿,其间还出任过北约盟军最高司令。他是近几十年里美国许多内政和外交重大事件的参与者,也是最早参与打开中美关系坚冰的美国政治人物。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前,黑格第一次以美国官员身份出使北京,曾与周恩来总理单独交谈近3个小时。他评价周总理说:“在我此前的生活经历中,还没有感受过这样强大的人格力量的震撼。”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商界董事

黑格头衔是一家美国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很多其他大公司的董事或顾问。他曾参加“天津市长国际顾问论坛”。自1972年后,他至少访问中国30余次。类似的美国高官还包括基辛格等人。就在黑格访问中国时,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桑迪·伯杰先生则刚刚离开中国。这些美国官员往往利用在职时的人际关系或经商或做学问或从事其他活动。美国华盛顿有所谓的“旋转门”,指的就是美国政治人物经常在政治、经济、军事、学术等领域来回走动。黑格也是其中一例,尽管曾有美国总统拒绝接听他的电话。商界有一种说法,做生意的也许不关心政治,但从来没有一个做大买卖的人不关心政治的。黑格等人所做的就是为做大买卖的人提供咨询。他的董事头衔自然包括“懂时事”的内涵。这样看,黑格作为美国联合技术公司高级顾问,作为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国际制药公司、 M GM公司、美国国家心脏手术研究基金会、米高梅公司等机构的董事会成员也就顺理成章了。 尽管黑格身在商海,但他谈起国际问题依然头头是道。他曾在北京举行的一个范围很小、级别很高的研讨会上就中美关系、美国反恐和伊拉克等问题侃侃而谈。 

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 - 提出辞职

黑格也坦然承认,由于过去几十年,从伊朗革命到两伊战争,再到黎巴嫩战争,再到巴以冲突,美国在中东地区总是错判形势,并实践了一系列错误的外交政策,导致美国在阿拉伯世界的信誉大跌,也给美国树立了日后的敌人,如萨达姆等。他说,这是美国自作自受。黑格本人正是因为在中东问题上与美国领导人发生冲突而愤而辞职。应该相信,他对美国关于中东政策有更深刻的理解。就此他进一步说当今美国政界,民主政府一味迎合选民,而为了国家利益甚至去做不受民众欢迎的事情,这才是真正有原则、有信念的政治家。只可惜,这已经不是美国当今的政治现实。

对于“美国准备攻打伊拉克”这个热门话题,黑格既支持又大泼冷水。他说,美国用“先发制人”的方式对伊拉克进行“政权变更”,这是个大错。如果单凭怀疑对别国进行肆意打击,这就会让世界患上“多疑偏执症”。这些都源于五角大楼的新保守派,他们都是非职业军人的纸上谈兵,自以为知道一切,其实并非如此,而只是自欺欺人。黑格也同样认为,当年老布什总统没有推翻萨达姆是一个大错误。他说,萨达姆一再违背承诺,对于联合国提出的22项要求,有17项没有得到执行,因此,萨达姆损害了联合国作为国家联盟的尊严。他甚至说美国有时看起来有点傲慢,搞单边主义。尽管如此,世人对于世界的真正危险不能太天真。需要注意的是,美国政治人物一旦离开他的职位,说话总会显得更“肆无忌惮”一些。黑格诸多“大胆言论”都是在“下岗”后才说的,包括他自己的大作《别出错---现实主义、里根和外交政策》。更何况,他现在是个要做大买卖的人。

TAGS: 人物 军事人物 政治人物 美国人
上一页: 伊万·瑞特曼 下一页: 亚伯拉罕·林肯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