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


濮存昕,中国话剧、电影演员。1953年生,他只有高小文化程度。濮存昕经过自己的学习,加上先天的气质,令人一见之下就有文质彬彬,博学多才,潇洒、斯文的感觉。69年插队下乡,77年返城入空政话剧团。86年调入人民艺术剧院任演员。在2001年度观众最喜爱的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电视剧演员的评选活动中,濮存昕被大家评选为最喜爱的演员之一。

濮存昕 - 成长经历

北京人。父亲是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导演,从小就对表演有浓厚的兴趣。1969年插队下乡,1977年返城入空政话剧团。1986年调入人民艺术剧院任演员。濮存昕经过自己的学习,加上先天的气质,令人一见之下就有文质彬彬,博学多才,潇洒、斯文的感觉。在人艺演了《李白》、《哈姆雷特》等多出话剧。

90年代,他在谢晋导演电影《清凉寺的钟声》中扮演明镜法师;演出了张暖忻导演的电影《云南故事》;夏刚导演的电影《与往事干杯》;夏刚导演电影《伴你到黎明》。电影《洗澡》,濮存昕对于自己这种“淡”的演绎,总体上已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濮存昕的身上,气味里,骨子深处,正好有这个“淡”……像陈染作品《与往事干杯》里“男人”对女主角蒙蒙用心感伤的那种“淡”……濮存昕的童年虽然不是十分完美,但他以自己的信念告别了烦恼,他渴望生活,他向往健康。在他一步步地成功时,他找到了作为一个有志者的快乐。

在2001年度观众最喜爱的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电视剧演员的评选活动中,濮存昕被大家评选为最喜爱的演员之一。正因为有爱,濮存昕才更加热爱公益事业。在他拍完《假如有明天》这部戏以后,把所有的片酬都捐给了北京佑安医院。他想用这个来协助这所专门治疗艾滋病的医院。

濮存昕 - 个人荣誉

主要演艺作品:  
电影:《清凉寺的钟声》、《与往事干杯》 

 
《洗澡》、《说好不分手》 
电视:《英雄无悔》、《来来往往》、《光荣之旅》 
话剧:《古玩》、《阮玲玉》、《茶馆》

1953 出生在北京。 
1969 插队下乡,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种地、放马、演样板戏  
1977 返回北京,进入空政话剧团  
1986 调入人民艺术剧院当演员  
蓝天野导演的 话剧《秦皇父子》  
1989  话剧《雷雨》  
谢晋导演的电影《最后的贵族》  
1990 林兆华导演的话剧《哈姆莱特》  
1991  奥列格·叶甫列莫夫导演的话剧《海鸥》  
苏民导演的 话剧《李白》  
谢晋导演电影《清凉寺的钟声》中扮演明镜法师  
1993 张暖忻导演的电影《云南故事》  
1996  夏刚导演的电影《与往事干杯》  
电视剧《英雄无悔》  

1997  北京人艺话剧《古玩》、《阮玲玉》等  
夏刚导演电影《伴你到黎明》  
电影《爱情麻辣烫》  
1998  
电影《洗澡》  
1999  
北京人艺话剧《茶馆》中饰常四爷   
电影《说好不分手》  
电视剧《尊严》   
电视剧《来来往往》   
2000  
话剧《风月无边》李渔   
电视剧《光荣之旅》贺援朝
获第二届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受欢众喜爱的男演员奖

2010

2010年12月18日,“2010知识中国盛典”在北京海淀剧院举行,濮存昕获得“2010知识中国”公益行动大使。

2011年6月23日下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和方正文化艺术发展基金年度颁奖典礼在首都剧场大厅隆重举行,濮存昕获观众喜爱的演员奖。

濮存昕 - 父辈的影响

1952年北京人艺成立的时候,濮存昕的父亲苏民就在剧院了,他对濮存昕的影响应该是深远的。濮存昕说,我的父亲原来是学画的,在徐悲鸿的国立艺专,和范曾、李翰祥同学。1946年参加了北京市地下党组织的学生剧团,此后一直从事戏剧事业。我今天之所以能够在戏剧方面一直做下来,和父亲的影响分不开。但是,也不是说小时候就想当演员。那个时代,没什么个人职业方面的设计、规划。

1969年濮存昕下乡了,小学六年级以后就没上过学了。但濮存昕喜欢文艺,在学校的业余学生队、知青的业余学生队演小话剧什么的。至于职业上的选择,直到1974年,濮存昕开始考部队文艺团体,战友文工团、总政、济南军区文工团,因为只有考部队文工团才能改变我知青的境地,但是都没有成功。1977年“文革”结束,回到北京,他一下考上了空政话剧团,才真正开始干起了话剧。在部队文工团待了9年,人生的机遇让他调到了北京人艺。

自1986年由空政话剧团调入北京人艺,濮存昕终于走上他自身艺术之路的真正起跑线。十多年间,他先后在《秦皇父子》、《巴黎人》、《雷雨》、《海鸥》、《李白》、《鸟人》、《阮玲玉》、《天之骄子》、《鱼人》、《古玩》、《风月无边》、《蔡文姬》、《万家灯火》、《北街南院》中担任重要角色,接戏虽不很多,却日日耳濡目染着老一辈艺术家敬业克己的艺德,渐渐修炼出宠辱不惊、淡泊名利的气度。

濮存昕 - 话剧情结

“话剧是我一生的情结”  ——濮存昕

濮存昕为全国观众认识和喜爱,最初是通过《英雄无悔》这个电视剧,可他一直说,话剧对他很重要。如果话剧的档期和拍戏有冲突的话,他绝对会服从话剧,因为那是他的职业。他曾经说过自己的一个原则,当话剧排练演出与影视剧拍摄在时间上相互矛盾时,他一定会优先考虑话剧。

他认为,话剧是让老百姓最容易接受的形式。话剧与唱歌、跳舞等娱乐活动不一样,必须是心灵之间的沟通,台上台下的交流。那种同处的感觉是影视作品完不成的。

“我很留恋我在舞台上所有剧目的演出,我认为我在舞台上的成就远远高于影视作品。话剧是我一生的情结。不到演不动的时候,我不会离开戏剧。”

濮存昕对自己演过的角色多数均感满意。他说:“这些形象都是我花费很大的精力与心血塑造的,是我某个时间段真诚的表达,都有一个从不懂到懂慢慢摸索,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是汗水的结晶。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你不可能说最喜欢哪一个。”

当然也有例外。“《梁山伯与祝英台新传》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那是他年轻时发生的事。“可以说是‘为五斗米折了腰’吧!结果受到了批评,我觉得大家批评的对。”

当前濮存昕正处于他一生中最有作为的时期。拿他的话讲,1天要干8天的事。“现在是我一生最宝贵的时间:上有老人健在,下边孩子长大了,家庭和谐美满,我可以全身心地干自己的事业。等上了年纪,恐怕精力就没这么足了。我得抓紧时间啊。”

濮存昕 - 个人影响

大陆较早倾力于慈善事业的艺人。2001年初,濮存昕在中国青少发展基金会设立了“濮存昕爱心公益基金”,主要用于帮助贫困的艾滋病家庭以及贫困地区孩子的教育。以个人名义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设立了“爱心基金”,到目前为止,已向“爱心基金”注资40余万元。2002年,因为濮存昕担当了“宣传艾滋病形象大使”及他本人在预防宣传艾滋病领域做出的贡献,被评为当年的“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物”。为了表彰濮存昕在该领域的杰出贡献,美国爱心基金会还在2005年10月24日将“杰出成就奖”授予了他。

濮存昕 - 人物评价

濮存昕,作为演员,扮演了很多艺术形象,荣获了很多奖项,赢得了观众的认可,作为50多岁的人了,依然很激情的出现在话剧、影视剧中,特别是近来扮演了“鲁迅”的角色,难度大,但是演得很到位,很好的展示了艺术功底。
 
更感人的是,濮存昕的社会角色。他自愿承担了“预防艾滋病形象大使”,并且用实际行动到农村偏僻的艾滋病家庭共同生活了一天,是多么感人阿! 还有他主动辞去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副院长的职务,避免“演戏”与“行政事务”都做不好的局面,一般人不一定能做到吧。还有最最重要的,濮存昕在演艺圈洁身自好,虽然盛传“少奶杀手”的称谓,但是没有绯闻,太难得了。

一个好演员,要在舞台上表达他的审美。凭借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和一贯的文人路线,无论是李白、李渔、鲁迅、李叔同,濮存昕是水到渠成,应对裕如。在我眼里,舞台上的濮存昕,自有一种未被特写镜头削减的动人魅力。

这是濮存昕对于一种艺术境界的追求。他游历过很多地方,排演《李白》时,他常忆起日本莆田观海啸时感受到的大自然的恢宏与震撼;忆起福建飞霞谷的山涧和江西庐山的云雾;甚至还有在黑龙江插队放马时仰望苍穹的心境。心中接纳过大自然的伟岸与沉静,举止顿挫间便融入了李白这位“自然之子”的神韵,于是濮存昕在舞台上呈现的李白,去掉了些仙气,还原了些俗气,注入了些活气,他的狂放,他的徘徊,他的傲世,他的媚俗都是清澈的、纯粹的。如濮存昕所说,这个李白演出来,只要他的个性是完美的,就会被人欣赏。

果然,李白被人理解了,欣赏了,濮存昕也赢得了应该属于他的掌声。在《李白》剧中,濮存昕有一段“华彩乐章”:当李白遭贬,正在流放途中,惊闻被赦喜讯,欣喜若狂之余又生万千感慨,诗兴勃发,吟出一篇千古绝唱《早发白帝城》。濮存昕表演时抓住了这一情感迸发的契机,设计了一系列动作:先是孩子般地用力抛掉包裹和竹杖,又兴奋地奔向宗夫人,继而畅快地招呼大家:“走,上船去!”再大步折回平台,面对巴山蜀水,豪壮之气溢于胸臆,值此情绪铺垫得最为饱满的时刻,纵声吟出:“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此时的濮存昕恰到好处地捕捉到人物此刻的心理基调,加之充满激情的表演,每每此时,观众席中都会爆发出阵阵掌声。之后的濮存昕也一直没有让观众失望,无论是《鸟人》中的精神分析专家还是《阮玲玉》里的穆大师,及至《风月无边》里的大文人李渔,濮存昕都能在一种似乎游离的状态下准确切入,使他演绎的角色带上一份超脱和顿悟。也许,这要归功于个人气质赋予了角色。濮存昕认为李渔独特的生命形态特别有光彩,与以前扮演的李白、曹植相比,李渔那种不羁的生活方式和对美的超越世俗的追求,已经进入了纯自然和本能的境界。濮存昕认为,李渔的魅力还不完全在于他的才色酒,而是他的生存态度,他只愿意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而且这么做了。“李渔的别样人生与现实距离较远,演员创作一定要处于活性状态,应用一种空灵的大雅之气去推演人物。”

特别难得的是,濮存昕有副真诚品性。排练间隙,同事们常拿“濮哥哥”开逗,不疼不痒的,濮存昕也像听别人故事一样饶有兴趣;涉及关键性话题,他会反唇相讥,“捍卫”自己。面红耳赤之间,真情真趣尽显,特有一份真性情的可爱。记得排练《海鸥》的时候,同剧组有一拨刚从中戏毕业的学生娃,总爱睡懒觉,所以早上排戏总来不及吃早饭,于是就缠上了“好说话”的濮存昕,三句软话,再“哥”“哥”地叫两声,濮存昕便已然推卸不掉落在肩上的使命了:早晨上班时捎带买早点。当哥的还真不含糊,见天不带重样的,直到做弟、妹的都不好意思了。

濮存昕的人缘好,不仅人艺的同事们这样说,与他合作过的演员也有这样的口碑。曾有热心的观众为他归纳过,与他合作演过对手戏的演员都是演艺圈的大牌明星:潘虹、栗原小卷、吕丽萍、奚美娟、胡慧中……,能够红透大江南北,被各种年龄段的观众欣赏,演技是一方面,他那旷达真诚的性格本色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吧。

自从演过《清凉寺的钟声》里的明镜法师,他便迷恋上了佛教,家中添置了不少佛学著作,闲时逛街也不忘拐进古董店,流连于串串佛珠前把玩鉴赏,尤其看过传记《弘一法师》之后,李叔同的大才大智、大彻大悟和近乎传奇的一生深深打动了濮存昕,有一阵他简直抑制不住塑造这一人物的冲动。以他的个性,为一个角色如此痴狂着迷,可见其喜爱程度不一般。2004年的濮存昕终于如愿以偿:他将在电影《一轮明月》中出演传奇人物李叔同。

在濮存昕的眼里,单纯的颜色是最美的,这一点从他的日常穿着上就可以看出来,在人艺见到他时,多是一身牛仔装束,领口衬点黑色或红色,显得英气勃发,而最令他怡情悦性的应该是白色——他曾自己亲自动手将家中沙发、桌案、四壁、窗帘全部装饰成月白色,雅洁、宁静。

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回复到日常生活的凡人,由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之至,能够从容应对,这是修炼。

濮存昕 - 婚姻生活

濮存昕祖籍南京,长于北京,当过红卫兵,到黑龙江服过兵役。24岁那年,濮存昕考进空政话剧团,当上文艺兵,每月拿6块钱津贴。他在空政呆了9年,角色最多的几乎就是群众演员,比如匪兵甲、乙,比如游击队员,他的台词常常只有两个字“报告”,有时候干脆就没有。

宛萍也在北京长大,13岁那年被空政歌舞团选中,还是戴红领巾的年龄便穿上绿军装,戴上了红领章,其神气可想而知。从跳舞、领舞到跳独舞,舞台成为她的人生世界。不知不觉中,宛萍出落成大姑娘了,身边的求爱者不少,但她似乎都没往心里去。偶然有一次,她听同伴说话剧团新招来了个姓濮的帅小伙儿,挺有才气,能写会画,黑板报出得很棒。在一次联欢会上,还有人给她指认濮存昕。那一刻,她眼睛一亮,心突然狂跳不已。

在部队挺讲究级别,宛萍那时已经是穿四个兜军装的营级干部,而濮存昕只是两个兜的小战士;宛萍是空政歌舞团的业务尖子,而他只是舞台上端着大枪的“匪兵”。话剧团的一位老同志把濮存昕带到宛萍面前,她看着这个穿着一双土里土气大棉鞋的小伙子,不由得笑了。他们的恋爱也就由此开始。后来,宛萍就把他带到歌舞团去,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帮姐妹们那天跟相亲似地来相他,他坐在床边接受她们的“检阅”。似乎很令人失望,姐妹们侧着身子进来,很快又侧着身子出去了。

可是,宛萍觉得自己好像和他认识很久。从那以后,歌舞团的院子里,树荫下,就常常看到他们俩亲密无间的身影。有人劝宛萍:“你怎么挑了那么久,竟挑了个战士,他一个月的工资才6块钱呀!”宛萍笑了笑:“我图的不是他的钱,要是图钱我早就嫁人了。”她崇尚文化,而濮存昕给她的感觉就是很爱看书、有文化,因此她不假思索就嫁给了他。婚后,他们的爱巢筑在团里一座筒子楼里,房间小而简单,但充满浓浓的爱意。事隔一年,小屋里传出婴儿的哭声,濮存昕别提有多高兴了,经常哼着歌儿在门前的铁丝上飘扬起孩子花花绿绿的尿布。

再恩爱的夫妻也难免闹矛盾,他们俩也一样,可宛萍自有一番说道:“其实夫妻俩感情好,才会把自己最真挚的东西表露出来,我跟别人为什么不急,就跟他急啊!因为对他的要求比较高呗,对最亲的人、最爱的人才会这样,对别人没有理由去跟人家急。在外边人家也说濮存昕脾气真好,而有时候在家也跟我急,但是吵得少,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去争吵,伤感情。”

宛萍以前爱化妆,现在化得少。濮存昕喜欢自然、真实的宛萍,他总是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去拉皮,我们什么时候就说拜拜。”

生活中的濮存昕也追求浪漫,宛萍过生日,总能接到他的一束鲜花。一般来说,男人都不愿陪妻子逛商场,可他不,经常陪宛萍逛商场,只是不太方便,老有人找他签名。宛萍最爱穿的就是濮存昕给她买的衣服,丈夫的审美观让她没挑的。在宛萍眼里,濮存昕是一个好丈夫:踏踏实实干事,一心一意工作,关心体贴妻子,什么事都为你想得很周到。

濮存昕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后,主演了《最后的贵族》、《李白》等大型剧目,受到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好评。

在接手话剧《李白》时,濮存昕越想演好压力越大,排练时总有说不出的紧张。为消除他的紧张情绪,宛萍自告奋勇当他的第一观众,从动作、语言,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仔细给予评点,其中有些动作还是宛萍找人帮助编排的。濮存昕拍戏时,宛萍在现场总为他捏一把汗。现在,濮存昕的表演已经成熟,她也不用每每亲临现场了。

濮存昕的每部戏的第一观众几乎都是宛萍。宛萍评价濮存昕扮演的各种角色时总是批评多,但她解释:“我是真诚的,别人可能顾全面子,而有的观众喜欢他,他的缺点也就变成优点了,但我是实事求是的,另外别人的批评还是比较含蓄,而我就是全盘托出。我是为他好。”

宛萍对濮存昕的爱不是那种甜甜蜜蜜、卿卿我我,而是化作点点滴滴,细致入微的关怀。濮存昕非常节俭,舍不得为自己添置衣物,他的几套名牌衣服,包括衬衫、领带、领夹等小配件,都是宛萍去美国和香港时特地为他买的,不论颜色、款式她都精心挑选。前不久电视剧飞天奖颁奖仪式上,濮存昕那一身得体的深灰色西服就是宛萍的杰作。有一次夫妻俩开玩笑,宛萍对濮存昕说:“如果我在剧组里干个‘服装’什么的,恐怕问题不大吧!”濮存昕一本正经地说:“肯定没问题。”引得宛萍一阵大笑。

《光荣之旅》拍摄期间,濮存昕主演的话剧《茶馆》在京城火爆一时,连续演出了60场。濮存昕还真有些吃不消,宛萍便变着法儿给他煲汤补身子,今天煲猪蹄汤,明天煲甲鱼汤,后天煲乌鸡汤。每天她都把煲好的汤送到话剧院后台或拍摄现场。时间长了,宛萍还给剧组的其他人送面包和小吃。她的出现,常使剧组掀起一阵欢呼。

濮存昕与宛萍还是一对善良、正直和爱心无限的夫妻。2000年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国家卫生部把目光瞄准了濮存昕,想聘请他拍一条预防艾滋病的公益广告,最初接到邀请,濮存昕有些犹豫,但当他得知目前我国艾滋病毒感染的现状时,顿时涌起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他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宛萍,她说:“我陪你一块儿去。”细心的宛萍还特地买了一些红丝带,让濮存昕送给那些和病魔进行顽强斗争的艾滋病人。濮存昕成为我国第一位“预防艾滋病宣传员”。

濮存昕大红大紫后,舞台、荧屏、书刊、报纸乃至路边的广告牌,到处都有他的身影。“少妇杀手”、“大众情人”之类的绰号应运而生。他走到哪儿,哪儿就有可能出现交通阻塞,签名的、献花的、合影的,令他应接不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完美风景”,宛萍淡然一笑:“我觉得,他还是他。”

成功的偶像常常会不知不觉地成为“大众情人”,但是濮存昕从来没有半点绯闻,可越是这样,青睐他的女人就越多。有一次,濮存昕在唐宋诗词朗诵会上的言表和音质充满了挡不住的魅力,谢幕时,疯狂的女观众,数不清的鲜花,雷鸣般的掌声几乎使他走不下舞台,有些少女少妇因为挤不到他的跟前,只好远远地连连向他送飞吻……友人半开玩笑地问观众席上的宛萍:“濮存昕这么受女观众欣赏和喜爱,又经常和女演员搭戏,你对他放心吗?”宛萍依旧淡淡地一笑:“我相信他,我也理解她们。”

有些好心的熟人总对宛萍说:“濮存昕有名了,你得注意点儿啊。”但宛萍颇不以为然。

夫妻间最可贵的莫过于信任,而这种信任首先来源于自信。宛萍就是这样一位很自信的女人,她从不因自己是濮存昕的妻子而炫耀,也从不想傍着名人火一把。她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有自己的知心朋友,更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她曾坦言:年轻漂亮是女人的资本,但女人不可能永远年轻漂亮,永恒的美丽来自于智慧。

面对众多热爱濮存昕的“濮氏迷”,宛萍的心态比较平和。她说:“濮存昕不是那种一炮走红的明星,他是通过实践不断提高才会有今天,为此我也付出了努力。他第一次上台演戏,我为他捏一把汗;他每次出演一部作品,有没有底,我心里可能比他更清楚,可以说我们是一起携手走过来的,我们之间有那种最基础的东西。而追求濮存昕的那些人只了解舞台上的他,并不了解生活中的他,我坚信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别人追求他是因为他的成功,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他不成功的时候,今天的成功是我们慢慢创造出来的。现在有一种误解,好像男人一有钱,特别是事业一成功就得变,但实际上,真正有文化的男人是很重视家庭的。他是一个有文化,很顾家,也很爱老婆孩子的好男人。” 银铃般的笑声之后,宛萍说:“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为了这种幸福,我甘愿付出一生的所有。”

濮存昕 - 相关事件

云南白药牙膏被诉无效 代言人濮存昕成被告

一些公信力不错的明星一夜之间成了消费者眼中的“大忽悠”。成龙代言的霸王洗发水,陷入致癌风波。濮存昕代言的云南白药牙膏也连带陷入“功效门”的官司。

TAGS: 公益人物 内地50年代演员 内地明星 内地演员 北京人 感动人物 慈善家 戏剧名人 男演员
上一页: 青岛微尘 下一页: 聂海胜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