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裕生

翟裕生 翟裕生,河北大城人,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57年长春地质学院研究生毕业。历任北京地质学院讲师、副教授、系主任,武汉地质学院教授、副院长,地质矿产部北京地质教育中心主任,北京地质管理干部学院院长,中国地质学会矿床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常委兼矿田构造专业组组长。专于矿田构造学、金属矿床地质及成矿规律,提出控矿接触带构造体系的概念和理论,并对成矿系列、成矿模式有独特见解。

翟裕生 - 青年时期

翟裕生1930年2月6日出生于河北省大城县的一个农村(后划归文安县)。 1937年日军侵占华北,他们举家迁至天津,他先后就读于天津市模范小学、梁家嘴小学和河北省省立天津中学。在求学生涯中,河北省立天津中学和北京大学这两所母校对翟裕生的影响很大,他认为这为他“一生的政治方向和从事教育科研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河北省立天津中学语文老师裴学海是梁启超的学生,他知识渊博,对学生至爱可亲。裴先生以“裕慰苍生”为立意,为翟裕生取字曰“慰苍”,希望他以天下为公,以社会责任为己任。翟裕生回忆说:“裴先生的博大胸怀使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一次升华,对我的人生目的产生了深刻影响。”记得中学毕业离开省中之际,同学之间题词留念,他写的是“永葆赤子之心”,表达自己的心志。

在省立天津中学,除了正规的学习,学校还鼓励学生们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学校里办有一所附属民众小学,小学生主要是中学周围的贫家子女,由高中的一些优秀生任教师,利用下午课后和星期日的时间为这些孩子上课,他们授课不计报酬,只尽义务。翟裕生那时也不过十六七岁,他教语文等课,并当班主任,下课后就和孩子们一起玩耍。这难得的初步教育实践,不仅丰富了他的学生生活,还锻炼了管理和组织能力,培养了他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兴趣和感情。高中时期,他接触思想先进的同学,阅读了一些进步书刊,对国民党的腐败更加不满,面对国家和民族的兴亡,他在中国共产党的身上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翟裕生 - 大学时期

1948年9月,翟裕生考入了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在河北省立天津中学的学习和实践,为他的求学目的和思想取向打下了基础。到北大后,他积极投身进步的学生运动,参加反蒋、迎接解放、护校等活动。他在人生旅途上开始了新的历程。1949年2月他参加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并于5月4日转入青年团。北京大学的爱国、科学、民主、敬业的良好风尚,党组织对青年学生的关爱、培养,使他不断地成长进步。1950年1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举行成立大典,作为纠察队员,在东三座门旁,翟裕生看到了天安门城楼上的人民领袖毛主席,看到了朱德总司令驱车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兴奋之情使他难以忘怀。在北京大学学习期间,翟裕生曾担任地质学系学生会主席、校团委组织部副部长等职务,锻炼了他的群众观点和组织能力。

北京大学地质学系是培养地质学家的摇篮,名师荟萃、图书设备先进、教学条件优越。老师们不仅有深厚的学术造诣,还有着严谨求实、开拓创新、敬业爱生、言传身教的优良传统。在老师们的指导下,他热爱地质科学,渴望求知,喜欢钻研问题。他参加填制的第一幅1∶5万地质图(密云县镇罗营幅)是1950年在马杏垣教授带领下完成的。在填图过程中,他不慎摔断手臂,但还忍痛用水壶带吊起左臂坚持上山。他的第一个矿区实习是在张炳熹教授指导下,由3个同学共同完成了对鹤岗煤田的地质调查和储量计算工作。他们班上12位同学,团结互助,爱学习,求进步,是一个优秀的集体。当时,他们依靠综合性大学这个优势,不仅打下宽阔扎实的专业基础,还在人文、社会等课程方面得到名师教诲,受到了全面的大学素质教育,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难忘的4年大学生活,党组织和老师帮助翟裕生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打下了全面的专业基础,并锻炼了组织管理能力。

翟裕生 - 任教事情

1952年,中国经济建设急需各类人才,就在这一年他结束了大学生活,被分配到中国院系调整后新成立的北京地质学院任助教。

翟裕生

当时,教育体制、教学内容和方法基本沿袭前苏联的高等教育体制和模式,教学任务十分繁重。为了适应工作的需要,翟裕生如饥似渴地学习俄语和新的专业知识。他所在的矿床教研室有着很好的学术空气,冯景兰、袁见齐、张炳熹三位教授主张学术民主,兼收并蓄,教学相长,在学科理论方面不仅有欧美矿床学的基本理论,也有前苏联成矿学的观点,还有三位中国矿床学家对中国矿床学研究的理性认识。这样的氛围无疑对年轻教师的成长是十分有利的。对此,翟裕生曾谈到:“这种民主和谐的学术空气和作风,使我在后来领导长江中下游科研集体时,能够注意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允许和支持不同的学术观点。当时仅富铁矿成因就有矿浆、矿浆热液过渡、热液等三种观点,对此,我只作正面的引导,因为这有利于学科进步,也有益于年轻的成长。”

翟裕生勤奋好学,乐于实践,学校领导对他十分重视,曾先后派他去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俄语(1953.2—1953.7)和长春地质学院矿床学研究生班学习(1955.9—1957.8)。经过系统、严格的深造,使他对前苏联矿床地质学的成就和特点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在此期间,他随苏联专家去野外协助指导研究生,调查了华南、华北的十多个金属矿山,对中国矿床的实际情况有所了解。他的研究生论文对河北大庙斜长岩及钒钛磁铁矿矿床成因进行了探讨,以对矿区地质的精细观察为基础,基于实验测试和综合分析,划分出不同的岩石和矿体类型,建立了斜长岩类演化序列和浸染状矿石、贯入型矿石三阶段成岩成矿模式,从构造与岩石化学的结合上进行了较充分的论证。他的论文成果被认为填补了中国斜长岩类及钒钛磁铁矿床研究的空白,一直被同行所采用。

翟裕生 - 调查研究

1958年,翟裕生和其他老师带领百余名同学在江西参加找矿劳动,翟裕生以赣东北为重点跑了二十多个县,经过调查和研究,他对区域成矿的研究内容及方法有了初步的感性认识。回校后,在张炳熹先生的领导下,他参加组织了湘、赣、闽、浙四省成矿规律研究,在广泛找矿、矿点检查和重点矿区研究的基础上,共同提出了构造成岩成矿带的概念,认识到W、Sn矿带和Pb、Zn、Cu、Ag矿带属于两个不同的成矿体系并有先后叠加复合关系,并对C.C.斯米尔诺夫的太平洋成矿带内带外带观点的局限性进行了评述。这项研究被评为60年代区域成矿研究的重大成果。

四省成矿规律研究的成果凝聚了集体的智慧,体现了教授指导、集体协作研究的精神。在此之后,为了教学的需要,为进一步锻炼和培养年轻教师和高年级同学的研究能力,以张炳熹、袁见齐先生为首,又组织勘探系师生完成了《中国矿床学》教材(内部版)的编着。翟裕生主要分工做内生矿床成矿特征的研究和汇总,以及研究项目的组织工作。

这两项研究虽然是初步的,“速成的”,但它体现了集体的力量和探索精神。翟裕生以渴望求知、认真探索的态度虚心向长者求教,带着问题钻研。待两项研究结束后,他认真总结,对中国金属矿产地质概况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发现了在中国区域成矿研究中有待解决的一些问题;同时老一辈地质学家严谨宽容的学术思想和风格更影响了他,对他以后的教学和科研产生了直接的激励作用。

知识的获得依靠积累和思考。积累需要实践做基础,乐于吃苦、精于考察是求知的第一要义;而思考则意味着循着客观事物发展规律从客观存在的现象中经过归纳、推理、总结,对自然界各类物质运动的内在规律给予理论上的解释、论证。如果说从1955—1960年短短的6年中,他从典型矿床(大庙)点上做起,又在区域上展开(四省项目),进一步对中国矿产地质有概括的认识(《中国矿床学》),逐步扩展,那么,矿田构造学就是在已有基础上,对一个分支学科的重点深入探索和开拓。

矿田构造学是一门兼有矿床学和构造地质学的理论基础,对找矿、勘探和采矿都有重要应用价值的分支学科。早在40年代,前苏联大学中就开出“矿田构造”课程。50年代后期,地质部、高等教育部拟请前苏联矿田构造专家来北京地质学院讲授该课程,后因中苏关系紧张而作罢。当时教研室指派他讲授“矿田构造学”课,接受任务后,他怀着奋发图强、为国争光的热忱,深入到东北、华南一批老矿山研究构造控矿作用,搜集典型实例。当时矿坑内工作条件很差,经常是一个人爬行在低矮、阴暗、潮湿的坑道中观测构造现象,有时还冒着滚石和塌方的危险。但经过艰苦工作,终于搜集到比较真实生动的第一性资料。在此基础上,又系统参照对比前苏联和欧美同行的矿田构造文献,写出了讲稿,并于1961年对高年级学生开出了“矿田构造”课。在教学中他发现,前苏联和欧美的矿床矿田构造研究,多侧重几何学描述、类型划分和事例解剖,只探讨成矿的构造控制,而与其他因素的联系注意不够。但据他的观测研究,构造不是孤立地起控矿作用,而是在与其他因素的结合中起作用的,构造研究不能与其他控矿因素脱节,因此他在1979年提出了控矿构造研究与矿床成因研究相结合的思路,黄汲清先生在该年的中国构造地质学会议总结中肯定了这一认识,认为这是“矿田构造研究的方向”。

在构造研究中他发现了不整合面对内生成矿的控制作用,是矿田构造的一种新类型。这一观点已为后来国内外发现的多个不整合面型金属矿床所证实。他运用系统综合法对侵入岩体接触带构造作了较全面的研究,提出了控矿侵入接触构造体系观点。1965年他作为中国科协的年轻成员参加了访问巴基斯坦的学术交流活动,也开始了对长江中下游成矿带中典型矿床(如铜官山矿床)的研究。

“十年动乱”时期,翟裕生和李文达、陈毓川等顶着压力,共同组织了“宁芜火山岩区铁铜成矿规律和找矿方向”的研究项目,在1972—1976年间较系统地研究了宁芜地区的铁(铜)矿成矿特征。由翟裕生牵头,由北京(武汉)地质学院的矿床、岩石、矿物、构造、数学地质等学科的老师们组成多学科集体,以宁芜盆地中段为主,与当地矿山和地质队密切合作,深入解剖了火山次火山岩型铁矿特征,共同建立了玢岩铁矿成矿模式。这个在70年代中期的创新成果,对以后中国的火山岩区矿床研究起了推动作用,整个项目研究成果《宁芜中段铁、铜矿床地质特征、成矿规律及找矿方向》获1978年中国科学大会奖,《宁芜玢岩铁矿》获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

此次实践,使翟裕生积累了研究成矿系列的初步经验,也在学术思想上认识到运用系统综合方法研究矿床学的重要性和有效性。

翟裕生 - 代表论着

1.翟裕生.1965.《某斜长岩体岩石特征及成因》(当时因保密,未指地名,指河北大庙).《地质论评》,23(3)

2.翟裕生.1965.《不整合面对内生成矿作用的意义》.《地质论评》,23(5)

翟裕生 - 相关词条

白以龙

陈建生

程开甲

丁大钊

冯康

葛墨林

蔡诗东

陈木法

程民德

戴元本

甘子钊

郝柏林

陈彪

陈希孺

崔尔杰

丁伟岳

郭尚平

郭仲衡

陈和生

陈难先

戴传曾

范海福

谷超豪

郭柏灵

陈佳洱

陈式刚

方守贤

冯端

龚昌德

管惟炎



 

翟裕生 - 参考资料

[1] 院士传略网 http://m.cug.edu.cn/2003/2003/zhuantiwang/dycz/18_end.htm

TAGS: 中国各大学教师 中国科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科院院士 人物 各职业中国人 文化人物
上一篇: 董申保 下一篇: 翟中和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