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文中


裴文中,史前考古学、古生物学家。河北丰南人。1927年毕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37年获法国巴黎大学博士学位。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1929年起主持并参与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是北京猿人第一个头盖骨的发现者。1931年起,确认石器、用火灰烬等的存在,为周口店是古人类遗址提供了考古学重要依据。主持山顶洞人遗址发掘,获得大量极有价值的山顶洞人化石及其文化遗物。1949年后,积极开展中石器和新石器时代的综合研究,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裴文中 - 个人概述

1904年1月19日生于河北省丰润县。
1921年裴文中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23年转入本科地质系。
192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同年到北京地质调查所工作。
1928年参加北京周口店遗址的发掘工作。
1929年成为发掘现场负责人。1929年12月2日在周口店发掘出北京猿人第一个头盖骨。
1931起,确认石器、用火灰烬等的存在,为周口店的是古人类遗址提供了考古学重要依据。主持山顶洞人遗址发掘,获得大量极其有价值的山顶洞人化石及其文化遗物。1935年赴法国留学,师从步日耶教授进修史前考古学。
1935年,裴文中到巴黎大学学习史前考古学。
1937年获巴黎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并成为法国地质学会会员。回国后继续在实业部地质调查所新生代研究室从事古人类文化和第四纪生物地层学研究工作,先后任该所技士、技正。并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讲授史前考古学。
抗日战争期间,日寇曾将其逮捕、审讯和监禁,以追问中国猿人头盖骨化石的下落,但他始终保持高尚的民族气节。
1949年后积极开展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研究,为这门学科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1950-1953年任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博物馆处处长。
1954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研究员。
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部首批学部委员。
1957年荣获英国皇家人类学会名誉会员称号。
1963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
1979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同年,当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属史前学和原史学协会名誉常务理事。
1982年当选为国际第四纪联合会名誉委员。同年9月18日在北京病逝。
擅长旧石器考古、第四纪地质、第四纪哺乳动物。英语精通、法语精通。

裴文中 - 学术生涯

裴文中出生于清贫的教师家庭。他从青少年时代起就追求进步,追求真理。

裴文中认为,劳动手段遗物的研究是恢复社会生产发展状况的可靠物证,如何鉴定人工制品和非人工物,成为史前考古学理论和实践的关键。裴文中以敏锐的观察力和认真的对比实验,在周口店发掘中便从岩石痕迹上弄清了人工打击和自然破碎的区别,从而明确中国猿人石器的存在。在法国留学期间,裴文中结合人工打击的实验及国外收集的自然破碎的岩石标本,深入分析人类制作的石器与自然形成的“假石器”之间的根本区别。以“史前人类使用的硬岩石的破碎和形成中自然现象的作用”为题的博士论文获得学术界的好评,它既为“曙石器”的破产作了有力的诠释,又在史前考古方法论上有着重要的实践意义。裴文中在周口店的发掘标本和新生代所藏标本的基础上研究分析非人工破碎的骨化石,并指出其成因包括啮齿类动物咬碎的骨化石、食肉类动物咬碎的骨化石及其所呈现的食肉类动物爪痕、骨骼腐蚀后所出现的曲纹以及化学作用和水蚀作用的变形等,以物标本为依据并通过实验证明的观察使非人工破碎骨化石的性质和特征更加明确。裴文中对中国旧石器时代的文化体系和年代分期也作了开创和深入的综合研究。1937年美国费城举行了早期人类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裴文中宣读的“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是中国学者首次发表的全面总结,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这篇论文把中国猿人文化、河套文化和山顶洞文化列为早、中、晚三个阶段,奠定了中国旧石器文化的分期基础,并指出它不同于欧洲的旧石器文化。1955年、1959年和1965年,他发表了一系列总结性论文,根据新的发现和研究,不断扩充其内容和提出新的认识,如用水洞沟文化和萨拉乌苏河文化来代替过去的河套文化等。裴文中对中国旧石器文化的体系和分期的论述领域的轮廓和基础,在中国旧石器时代的研究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裴文中还把研究领域扩大到中石器和新石器时代,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的发展做出贡献。《中国史前时期的研究》一书便是具体的代表。中国的中石器时代是裴文中首先提出的研究课题。1935年在广西发现大批打制石器和个别的磨制石器,共生的动物又是现生种,裴文中提出这些遗存可能属于中石器时代。1943年裴文中在内蒙古调查试掘,否定这里属于旧石器遗存,把该遗址和黑龙江哈尔滨顾乡屯都作为中石器来处理,并强调细石器在这个时期的作用。在上述论点的启示下,随着新发现的增多,有关细石器的起源、时代和分布等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裴文中的开创之功诚不可没。有关新石器时代考古,裴文中也做了不少野外工作。1947年他在甘肃渭河上游,西汉水流域、洮河流域及兰州附近做了三个月的调查试掘,共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达93处之多。通过这次调查,对甘肃史前遗存的分布、分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并对过去的错误有所纠正,对JG安特生(Andersson)所谓“六期”体系作了首次的突破。1948年他又继续在甘肃河西走廊和青海湟水流域以及青海湖附近做了三个月的考古调查,对这一带遗址的分布、分期以及史前时期的“丝绸之路”等,都有了更深入的认识,特别是沙井文化的命名又是对“六期”说的再次突破。裴文中同时还注意到某些器物的考古研究,如论述陶鬲和陶鼎的论文(1947)便是一例。该文首先对三足器的定义、分类及有关部位的名称及其演化趋势进行了阐述,并指出鬲、鼎的形制为中原文化的代表,而边陲地区的变形鬲则受到黄河流域的影响,这是国内以陶鬲和陶鼎为专题的最早论文,树立了器物类型学研究的典范。

裴文中在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和地层学研究上,也做出重大的学术贡献。早期研究是环绕周口店发掘进行的,如第十三地点、第一地点、第四地点、第十五地点和山顶洞的动物化石研究,明确了不同地点的相对年代及其演化过程,为中国第四纪哺乳动物学的研究奠定基础。后期则集中于华南一带,如巨猿化石,巨猿调和巨猿动物群便是在他的领导和参加下发现的。他从古生物学和地层学上建立了华南早更新世的标准剖面。裴文中经过广泛调查和研究后指出: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在整个更新世都有生存,早更新世以巨猿洞动物群为代表,中、晚更新世可以智人化石的出现作为晚更新的标准。在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的研究中,裴文中提出划分为华北、江南、东北和淮河四大区的概念,指出淮河是华北和江南的过渡地带,包括两大区的典型种属,有利于全面性的分析。他对三门系的划分和第三纪、第四纪的分界线以人类的出现为标志等都提出了特有的见解。裴文中在50多年的科学生涯中,刻苦钻研,重视野外实践。他曾到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作广泛的史前考古学、古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调查、发掘,共发表论文、专著168种。他关心考古人才的培养,曾担任四届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的班主任,并亲自授课和辅导野外实习,培养大批考古工作者。他还常常利用外出考察之际举办有关考古学、第四纪哺乳动物的讲座。广泛的考古实践和渊博的知识素养,是他在学术研究中取得丰硕成果的保证。他热爱考古事业、爱护青年、治学严谨、富于创造和进取精神。作为中国猿人头盖骨的发现者,裴文中的名字将永远为后人所铭记。

裴文中科学生涯数十年间,足迹几乎遍及全国,领导并参与了许多大型的古人类调查与发掘。如1955-1957年广西山洞的调查,发现了巨猿的确切产地和层位,为华南建立了第一个早更新世洞穴堆积标准剖面。50年代山西襄汾县丁村旧石器地点群的发掘和研究,改变了对红色土层时代的部分看法。为华北建立起了晚更新世早期的标准剖面。坚实的野外工作,精心的室内研究,使他对第四系与第三系界线问题、第四纪哺乳动物区系、体形变化规律、中国旧石器文化特征和多样性,以及原始社会理论等方面都有独到见解,取得卓越成就。

裴文中也是杰出的科普作家,他的科普著作《周口店洞穴层采掘记》(1934)《中国石器时代》等等,对于进行爱国主义、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宣传教育工作,效果十分显著,影响极为深远。

裴文中 - 个人荣誉

中国科学社于1930年授予他金质奖章。
1937年获巴黎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并成为法国地质学会会员。
1957年,英国皇家人类学会授予他名誉会员称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属的史前和原史学协会名誉理事(1979年)。
国际第四纪研究联合会名誉委员(1982年)。
重大研究项目:
中国猿人石器研究,负责人,获中国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周口店发掘与研究,“中国猿人第一块头盖骨发现”获国家科学金奖。

裴文中 - 个人影响

裴文中是中国古人类学的重要创始人。他于1929年12月2日在周口店发掘出北京猿人第一个头盖骨,轰动了中外学术界,成为中国古人类学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为此,中国科学社于1930年授予他金质奖章。他学术研究涉及面很广,包括史前人类学和考古学、第四纪哺乳动物及地层学等等,其主要著作有:“周口店洞穴层含人化石堆积中发现的石英器和其他岩石的石器”(1931)、《周口店第1地点之肉食类》(1934)、《周口店山顶洞文化》(1939)、《周口店山顶洞动物群》(1940)、《广西柳城巨猿洞及其他山洞之食肉目、长鼻目和啮齿目化石》(1987)等等。他在中国建立了若干第四纪不同时期的生物地层标准剖面。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46年加入九三学社。九三学社第一、二届中央理事会理事,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第三、四、五、六届中央委员会常委;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考古学会前副理事长,中国古生物学会前名誉理事,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燕京大学教授,中法大学教授;并担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法国地质学会会员、英国皇家人类学会名誉会员(1957年)、先史学与原史学国际会议名誉常务理事(1979年)和国际第四纪联合会名誉会员(1982年)。
国际合作与交流项目:
1980年9月,考察日本东北大学;
1964年1月—1964年3月,史前学讨论会,法国国家博物馆;
1957年6月—1957年8月,国际第四纪地质学会会议,苏联莫斯科大学;

裴文中 - 人物评价

裴文中也是杰出的科普作家,他的科普著作《周口店洞穴层采掘记》(1934)《中国石器时代》等等,对于进行爱国主义、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宣传教育工作,效果十分显著,影响极为深远。

裴文中 - 生活往昔

裴老的“一块心病”

在1929年裴文中发现第一个北京人头盖骨之前,学术界还没有对人类是否经历“猿人”时代形成定论。这枚北京人头盖骨出土之后,此前几年在世界其他地区发现的相似化石才被确定为人类化石,从而平息了学术界相当关键的争端,揭开了古人类研究的新纪元。

裴老的学生、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张森水教授在讲述这段往事时说:那是11月底,天气已经很冷,到了该结束野外工作的季节,但裴老仍想把北京人洞穴的底部堆积弄个清楚,挖掘工作就又延长了下来;12月2日,裴老又一次腰系绳索下到“下洞”中,终于发现了这枚震惊中外的头盖骨。

尽管考古发现本身就有很多机缘巧合的成分,但裴文中的后辈学者仍然把他的“幸运”归结到他那“不畏艰险、身先士卒”的品格和性情上。

从那天开始,裴文中就与北京人头盖骨牵牵绊绊,直到生命的终点。张森水说,裴老不仅发现了第一枚头盖骨,“而且他的一生都在追寻失踪的头盖骨,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挂念着”。

20世纪50年代,他多次接受香港和内地报社的采访,对窃取北京人头盖骨的行径进行声讨,并根据自己掌握的线索写信给国外的学者和官员,询问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

1966年,裴文中在寻找了20年但北京人头盖骨依然杳如黄鹤后,又组织了对周口店的发掘,“希望能再次从自己手中找到中国猿人的化石”——张森水说,这是裴老的“一块心病”。

裴老的多舛命运

裴老那一代知识分子,经历了抗战、内战和“文革”,是中国近当代知识分子中人生最艰难的一代。裴老的一生,也尝遍了战乱、动荡、牢狱、贫困的终极考验。

1942年,裴老失业半年后接到了北师大的聘书,尽管已经是名教授,但战乱中的微薄收入依然无法让他维持生计。从1943年开始,一家人便靠典当过日子,连国外学者送的钢琴也当了出去。在依然难以维持生活的压力下,这位名教授又不得不兼做小买卖,并干一些给人接送电话、送药的杂活。张森水说,1945年日本投降的那一天,同事到他家报告喜讯,裴老还在德胜门早市卖东西。

为了北京人头盖骨,裴老曾多次受到日本军方的威胁。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三四天,日本军官就找上门来询问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裴老拒不合作。不久之后,日本宪兵没收了他的居住证,不许他出城。1944年,裴文中被日本军队逮捕,但他依然拒绝合作,甚至托人带字条给夫人,料理自己的后事。

“文革”期间,裴老和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命运相同,难逃被审查、批判、隔离的命运。虽然裴老的一生可以写成一本“大书”,然而张森水说,他在裴老在世的时候就有为其做传的念头,但裴老没有答复;现在,恐怕没有人能说清裴老对自己传记的心态了。

裴老的探索创新

中国科学是在向西方学习、与西方竞争的历程中成熟起来的,这在考古研究和文物发掘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因为它关乎一个国家的历史与荣誉。最早在周口店进行发掘的依然是外国学者,但裴老第一个发现了意义非凡的头盖骨,为在早期与西方列强竞争中屡屡落败的中国文物发掘事业赢得了关键一局。

谈起裴老的学术贡献,中科院院士吴新智列举了几个方面:参与领导重要古人类化石地点的调查与发掘;接收保护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推动中国古灵长类学科研究;对中国古人类演化理论作出贡献等等。吴院士的评价,在裴老的后辈学者中,应当算得上是最权威的。同时,从更年轻一代学者对裴老贡献的回顾上,我们更看到了裴老在中西方理论上的探索与创新。

与裴老同时代的学者大多有西方留学的经历,他们把西方科学带回中国,又在探索和创新中成为中国科学某一领域的奠基者。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所长高星说,裴老的一生是探索和创新的一生。早期旧石器研究的基础理论大多由西方学者提出,有些理论用于中国的具体情况时会导致研究陷入僵局。比如,法国学者基于西欧石器材料提出的基本方法就一度使周口店研究陷入困境。裴老留学法国,却不囿于法国方法,在多方尝试、探索后,铺设了中国旧石器考古研究的方法论基础。

在高星看来,裴老在西方权威面前敢于独立思考,勇于挑战。20世纪50年代,美国学者提出了“古生物体形增大定律”——每一个古生物分支都是从小的体形开始,逐渐增大,在达到最大的时候灭绝。

裴老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撰文质疑这一定律,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实践,最终使该定律修正为:在达到最大,并开始缩小的过程中灭绝。

没有学习,就没有中国科学的创立;没有探索、创新与大胆的质疑,就没有属于中国的理论方法,没有属于中国的科学荣誉——这,大概也是中国当代科学和科学家曾经经历、也正在经历的传奇吧。

裴文中 - 主要著作

《周口店洞穴层采掘记》(1934)。
《柳城巨猿洞的发掘和广西其它山洞的探查》(1965)等。
《资阳人》(1957)。
《广西柳城巨猿洞及其他之肉食目、长鼻目和啮齿目化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集刊,科学出版社,1987年18号5-134页。
“中国猿人石器研究”,合著,《中国古生物志》(新丁种)第12号,科学出版社,1985年1—277页。
《中国石器时代》,中国青年出版社,1963年1-78页。
《山西襄汾丁村旧石器遗址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刊(甲种),1958年2号1-111页,合著。
《中国史前时期之研究》,商务印书馆,1948年1-235页。
“周口店山顶洞动物群”,《中国古生物志》(新丙种)第12号,1940年10期1—84页。
“周口店山顶洞文化”,《中国古生物志》(新丁种)第12号,1939年9期1—58页。
“中国猿人史要”,地址专报,1933年11期1-158页,合著。
发表有80多篇论文。

TAGS: 中国博物学家 中国生物学家 中国科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考古学家 中国著名科学家 中科院院士 博物学家 各国考古学家 河北人 社会科学家 科学 科学家 考古学家
上一页: 裴钢 下一页: 蒲蛰龙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