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秀

景秀 景秀,本名KarineMartin,原籍法国巴黎南,西医学博士,1999年,在陕西省曲江县春临村村口的青华宫拜青华宫住持黄世真道长为师,做了一名道姑,现为法国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全真派32代龙门派弟子。

景秀 - 人物简介

景秀本名KarineMartin,家住法国巴黎南部的小镇Montlucon。作为西医学博士,她曾在英国工作5年,主要研究脑部对药物的反应。那时候的景秀,日子过得像平常人一样,紧张、忙碌,一切都按部就班。她有爱她的家人,也有一个相当不错的男朋友。但生活之船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改变航向。

1999年,KarineMartin在陕西省曲江县春临村村口的青华宫被青华宫住持黄世真道长收为女弟子。黄世真道长早年曾到英国等地传播中国的道教文化,黄道长给她起了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字:景秀。

景秀个头不高,穿一袭藏青色的道袍,头戴道冠,腿穿白袜套,脚蹬黑布鞋。她一头金发盘了起来,别着一个淡黄色的木质龙头簪子。她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含着一丝笑意;淡褐色的眼珠清澈得几近透明———真是个标准的法国美女。

景秀 - 结缘道教

1998年的一天,一个同事问景秀有没有空,要带她去一个“可以使人放松的地方”。平日的科研工作让景秀疲惫不堪,她生活的字典里几乎没有“放松”这个词。景秀决定去看看,想要感受一下什么是“放松”。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中国的道教文化———打坐。

景秀说,打坐,使她体会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的感觉。她说:“过去,我以为自己知道很多东西,现在,我发现还有好多东西都不知道呢。”景秀一边说着,一边朝前面的八卦图比划了一下。

景秀

对中国道教文化的初次体验,激起了景秀浓厚的兴趣。她找来法文版、英文版的中国古典文化典籍《老子》、《庄子》阅读,越读越着迷。后来,她结识了到英国传播道教文化的黄世真道长。黄道长收下了这个法兰西女弟子,那是1999年。

景秀说,在见到黄道长之前,她对中国的了解局限在“中国有很多很多人”、“中国人使用筷子”、“中国有长城”等。直到她真的到了中国,接触了中国的山、水、人、文化,她才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了这个古老的国度。

2001年她随黄世真道长去陕南安康的一个道观。看着那些矗立了几百年的建筑,静听溪水鸟鸣,景秀莫名地哭了起来。她说,不是因为难受,也不是因为想起了伤心事,就是想流眼泪,是一种对博大精深文化的感动和向往。于是,景秀决定辞去在英国的工作,放下一切,到中国做一名道姑。 

景秀 - 参悟道教

景秀的家人和朋友都以为她疯了。但景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在中国生活的景秀却找到了另一种快乐。景秀在了解一个具有深厚历史积淀的东方古国,要学习她的传统文化,要亲身体验、亲身感悟。那是一种心灵的放松,一种并非消极的闲适和满足,一种平平淡淡,却又内涵丰富的生活真谛……”景秀用流利的中文说着这番话。在这里,景秀什么都做,他感觉不到景秀是个外国人,只是一个无所作为又无所不为的道姑。

景秀以前知道,运动对身体好,看书对脑子好。而现在知道了,打坐对调节心境好。刚开始打坐时有两个“我”:一个“我”安静地坐着,另一个“我”在旁边却很焦躁。慢慢地,景秀发现周围越来越安静,旁边的那个“我”也静了下来。最后,两个“我”合而为一了。景秀说,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感悟到了中国道教文化的一点滋味:看似简单的静心打坐,其实蕴藏着深刻的哲学道理。

在打坐中慢慢感悟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并非景秀学习道教文化的唯一方式。她在陕西师范大学学习汉语,短短一年间,就可以颇为自如地用汉语交流了。景秀还在西安结识了很多中国朋友,和他们闲坐、喝茶、聊天,观察他们的言行和内心。她觉得,和朋友们在一起,正是研习道教文化的好途径。

景秀也在道观里向老道士请教。以前,她以为道士都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人,其实,他们真是“自然而然的人”,也开玩笑,很易接近,很好交流。他们对景秀并不多说什么,景秀就是从给老道士们斟茶倒水、打坐走路等行为举止中不断发现、体验道教真谛的。景秀说自己刚刚入“道”,还要一直学下去,学太极、练气功。 

景秀 - 生活逸事

其实,景秀学得最多的,是中国人最平常的生活。平日里,她会让一头金色卷发自然地散开,脱下道袍,穿上淡黄色的薄衫、黑色宽脚裤,蹬上高跟鞋,再围一条艳丽的红纱巾,到青华宫附近去走走,听春临村里的老人用她听不太懂的陕西话讲故事。饿了,她就去村口那家小吃店,一边递过去1元5角钱,一边嚷嚷:“老板,给我一碗凉皮。”

凉皮是陕西的一种风味小吃,景秀很喜欢,正如她喜欢到中国各地走一走、看一看。景秀说,她时常到其他一些地方的道教圣地去参访,参加诸如老子、庄子文化节这样的活动。一般情况下,景秀都乘火车去。开始,景秀还不知道“卧铺”这个词用中文怎么说,于是,她每次都对着售票口喊:“嗨!给我一张躺着的票!”窗口里外往往是笑声一片。

经过这件事情,景秀总不忘在包里装一本英汉词典,有时还会装一包烟。她会站在路边,抽着烟思考,或者与刚刚结识的人聊天。聊几次熟悉了,就成了朋友。但朋友们只知道她是个法兰西女郎,哪里知道她居然是个道姑!每每看到朋友们惊呆的表情,景秀总是哈哈大笑:“难道道姑就不可以是美女?难道道士就必须不食人间烟火?”

景秀 - 全真弟子

清静的日子使景秀体味到前所未有的放松。4年了,她待在中国的时间越来越长:最初的一两年,景秀在西安只待一两个月,但每次回到法国,她就会异常想念中国,想念西安,想念道观里的生活,想念她的那些朋友们……景秀说,她现在不想离开中国了。她已经适应了在中国、在西安的生活。

打坐、思考、读书、交流,以及到各地去参加道教文化研讨会等活动,成了景秀的功课。她把这些生活场景用照相机、摄像机拍下来,带回法国给朋友、家人看,向他们介绍中国的文化。而她的家人,还有那个曾经的男朋友,受她的影响,也开始阅读介绍中国的书籍,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

渐渐地,景秀成了一个名人。报纸上报道她,电视台记者去采访她。来访的人多了,她就给客人递名片,那上面印着两个头衔———法国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全真派32代龙门派弟子。就这样,法兰西的美女医学博士变成了中国的“景秀道长”……

既是黑衣道姑,又是法兰西美女的景秀,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和谐地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

景秀 - 传播道教

在法国时候,景秀主要在家里修道。景秀周围有很多人都学习《道德经》,在欧洲、在美国,现在很多很多人都对《道德经》有兴趣。但尽管如此,在法国却没有道观,缺少讲经的师傅,所以我决定到中国来。为了修道,景秀与曾经相爱的男友分手,东行中国慕道。

来中国两年了,景秀呆在西安的时间比较多,景秀在西安的生活很普通,每天打坐、学习中文、看道德经,也学习念经、早晚功课。景秀毕竟入道时间不长,一不小心就露出年轻人的秉性,也跟朋友出去玩。虽然受到签证时间的限制,但景秀现在还不想离开西安。她希望有更多时间在中国修习道教。

景秀的母语是法语,想找一份教英语的工作,又担心自己不能胜任。但她显然已经颇得道家心法,“慢慢来”。虽然景秀入道时间不长,但景秀已是法国道教协会会长,其下会员也有三十多位。法国现在有很多人对《道德经》有兴趣,但法国没有道观、没有道士传道,没有修习道教的环境。道教协会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还小,人不多,修习的方法也主要是自己看经典。景秀还是那句话:“慢慢来!”

景秀明白自己身为法国道教协会会长,所做的事情是有利于法中两国宗教交流的。“你尊重一个国家也尊重这个国家的宗教,你尊重一种宗教,也尊重这个宗教所在的国家。这叫做‘爱国爱教、爱教爱国’。”景秀说,道教的交流有利于法中两国交往。

TAGS: 人物 法国人 道士
上一页: 居斯塔夫·莫罗 下一页: 亨利·菲利浦·贝当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