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梯也尔


路易-阿道夫·梯也尔(常被称作阿道夫·梯也尔),法国人,1797年4月16日生于马赛,1877年9月3日死于圣日尔曼昂莱。法国政治家、历史学家,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总统(1871~1873)。七月革命后,先后担任内阁大臣(1832年,1834年—1836年)、首相(1836年)和外交大臣(1840年)之职。1871年—1873年,梯也尔担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首任总统,血腥镇压了巴黎公社起义。

阿道夫·梯也尔 - 个人简介

路易·阿道夫·梯也尔(Louis Adolphe Thiers,1797年4月15日-1877年9月3日),常称作阿道夫·梯也尔。早年学习法律,曾任律师,后又从事编辑和新闻工作。 1830年1月参与创办反对复辟王朝的刊物《国民报》,7月,起草了一篇反对“七月敕令”的抗议书。复辟王朝被推翻之后,拥戴奥尔良家族继承王位。路易· 菲力浦在位期间当选为议员,并先后出任财政部、内政部、外交部部长,两度担任总理。在1848年总统选举中支持路易·波拿巴,又因为政见分歧于1851年被后者放逐国外。1853年遇赦回国。1863年再度当选议员。1870年普法战争中,第二帝国被巴黎人民9月革命推翻,梯也尔虽然未进入特罗胥的“国防政府”,但积极从事政治和外交活动,奔走于各国政府之间,1871年1月与普鲁士政府订立城下之盟。2月6日,被新产生的国民议会推为法兰西共和国最高行政长官。

阿道夫·梯也尔 - 政治生涯

梯也尔曾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学习法律。1821年到巴黎,活跃于反政府的资产阶级沙龙与自由派报界。1823~1827年发表多卷本《法国革命史》。他力图借法国革命的历史经验为自由派的政治主张服务。1830年他参加创办《国民报》,反对查理十世的极右政策,主张实行英国式的议会制,鼓动报界抗议限制出版自由的七月敕令,并在银行家J.拉菲特与七月王朝之间牵线搭桥,使路易-菲利浦得以在七月革命后登上王位。七月王朝时期任内务大臣、首相兼外交大臣。对内残酷镇压,1832年由贝里公爵夫人领导的正统派起义和1834年的巴黎共和派运动;对外鼓吹恢复法国军誉,反对英国干预欧洲大陆事务,支持埃及摆脱土耳其控制。1840年10月下台后 ,成为议会反对派 ,攻击F.-P.-G.基佐政府。

1848年革命后,梯也尔作为秩序党的头面人物,重返议会。起先支持查理-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当总统,继而反对他走向独裁。1851年12月查理-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发动政变,梯也尔被拘留、放逐,次年获许回国。此后11年暂时退出政治舞台。1863年重新当选议员,1864年1月在议会发表要求五项必要自由(个人自由、出版自由、选举自由、议员质询权、大臣负责制)的演说,反对拿破仑三世的专制统治和对外冒险政策。法国在普法战争中失败后,梯也尔为国防政府奔走乞和。

1871年2月当选法兰西共和国政府首脑,同年8月任共和国总统。对德签订丧权辱国条约,对内镇压巴黎公社革命。作为法兰西第三共和国首任总统,梯也尔依靠资产阶级的巨额借款,提前偿清对德赔款,使德国军队于1873年3月撤离法国。他的建立保守共和国的方针既没得到王党多数的支持,也遭到激进共和党人的反对 ,1873年5月梯也尔被迫辞职。

阿道夫·梯也尔 - 血腥镇压巴黎公社

1871年2月,梯也尔执政后亲自插手搜缴国民自卫军的大炮,因而激发了3月18日巴黎公社起义,随即逃往凡尔赛,以凡尔赛为大本营搜罗反动军队向巴黎公社进攻。根据普法停战协定,法国在巴黎只准许保留一个师兵力。梯也尔政府为了借助俾斯麦的刺刀,扼杀巴黎公社,于5月10日和德国正式签订了《法兰克福和约》。这样德国准许凡尔赛扩军,并释放了10万名第二帝国的战俘。在公社与凡尔赛进行决战的关键时刻,俾斯麦为了尽快地把《法兰克福和约》变成事实,得到阿尔萨斯和洛林及50亿法郎的赔款,实现在欧洲的霸权而支持梯也尔政府镇压巴黎公社,同意梯也尔政府军队通过德军阵地,从北面闯入巴黎,使公社腹背受敌。于是梯也尔通过与敌人勾结的阴谋手段,大军围城,血腥镇压了公社。同年8月30日当选为总统,在政治上以温和的共和派的面目出现,自称要建立“保守的共和国”。因与保王派势力冲突,于1873年辞职。

梯也尔的凡尔赛军攻入巴黎后,实行血腥大屠杀,一些公社社员在拉雪兹神甫公墓的公社社员墙边被枪决,而数千人被临时拼凑的简易军事法庭判决并枪杀。大屠杀的地点包括:卢森堡花园和别墅宾馆后面的Lobau军营。另外还有将近40,000人被押往凡尔赛接受审判。据统计共有29804人遭残杀,72941人在作战中牺牲,60971人被投入监狱或流放。《拿破仑三世和第二帝国》一书中说那些曾被普鲁士俘虏了的战俘在这场“法兰西内战”中一共屠杀了两万名男女老幼的公社社员(该书第101页);这一点也得到了《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北京·上海,1985年6月)的证实。《全书》中说,公社失败后,两万人被杀,三万八千人被捕,七千人被流放(第一卷第448页)。

阿道夫·梯也尔 - 文学贡献

梯也尔曾撰写过许多历史作品,其中有《法国革命的历史》(10卷)和《执政府和帝国的历史》(20卷)等重要作品。1823年,他出版了《法国大革命史》的前两卷,1827年,全书十大卷出齐,卖出150万册。1833年6月20日,36岁的他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

阿道夫·梯也尔 - 历史评价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评价梯也尔这个“侏儒怪物”是“玩弄政治小骗局的专家、背信弃义和卖身变节的老手,议会党派斗争中施展细小权术、阴谋诡计和卑鄙奸诈的巨匠;他一失势就不惜鼓吹革命,而一旦大权在握则毫不踌躇地把革命浸入血泊;他只有阶级偏见而没有思想,只有虚荣心而没有良心;他的私生活和他的社会生涯同样卑鄙龌龊,——甚至在现在,当他扮演法兰西的苏拉这个角色时,还是情不自禁地用他那可笑的傲慢态度显示出它的行为的卑污”。在马克思为《法兰西内战》所写的两篇初稿中,对梯也尔怒骂得还要更厉害些,除了“其貌不扬的侏儒”,马克思还多次使用了“这个邪恶的侏儒”的说法,说他是“议会小丑”、“庸俗的职业报人”、“好虚荣、喜猜疑、贪图享乐,从来没有写过和谈过正经事”、“一个大拇指般的小人物装模作样地想扮演”、“像所有的矮人一样,他渴望着炫耀自己,贪图名利地位;他智力贫乏,却富于奢想;追求享乐,怀疑一切”。

这个矮子喜欢在欧洲面前挥舞拿破仑第一的宝剑,——他在自己的历史著作中就是一味替拿破仑第一擦靴子的,——实际上,他的对外政策,从1840年的伦敦公约起到1871年的巴黎投降和目前这场内战止,始终是把法国引到极端屈辱的地步。在这场内战中,他蒙伸斯麦的恩许,把在色当和麦茨被俘的军人驱去攻打巴黎。虽然他有些随机应变的本事,虽然他的主张反复无常,但是他终生都极端墨守成规。不言而喻,现代社会中比较深刻的变动,始终是他所不能理解的秘密;他那副头脑的全部精力都用来耍嘴皮了,所以甚至连社会表面发生的最明显的变化也不能领悟。例如,他不倦地把一切违反法国陈旧的保护关税制度的东西部指斥为渎犯神明。他在当路易—菲力浦的大臣时,曾经嘲骂铁路是荒诞的怪物:而当他在路易·波拿巴时代处于反对派的地位时,他把任何改革法国陈腐的军事制度的企图都斥为大逆不道了。他在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从来没有办过一件哪怕是极微小的稍有实际益处的事情。梯也尔始终不渝的,只是对财富的贪得无厌和对财富生产者的憎恨。

阿道夫·梯也尔 - 隐居闹市

1848年革命前夕,长期未能得到一个理想官职的梯也尔,以特有的政治敏感,察觉到人民革命风暴即将来临,于是慷慨激昂发表演说,“我将永远属于革命党!”但是,法国工人看穿了梯也尔妄图“把基佐内阁换成梯也尔内阁”的阴谋,根本就不相信他,并送给他一个“蝇子米拉波”的绰号。1848年12月,拿破仑一世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 就任法国总统后,一心追求重建帝国。梯也尔是奥尔良派的头目,同路易·波拿巴有深刻的矛盾,反对他走向独裁。在1851年12月1日晚上发动的政变中,路易·波拿巴命令把还睡在床上的梯也尔逮捕,放逐到国外去。不到一年以后,他回到巴黎,有较长一段时间未抛头露面,而是埋头继续编写他的另一部历史著作,《执政官统治史和法兰西帝国史》。这部著作开始写于1845年,到1862年完成,共20卷,断断续续花了17年时间。该著作的一个明显特点是,崇拜个人成就,大力颂扬拿破仑一世,特别是对拿破仑的军事指挥才干,非常佩服。1863—1870年,他再度回到政治舞台。被选为塞纳省的议员。1864年1月在议会发表要求五项必要自由(个人自由、出版自由、选举自由、议员质询权、大臣负责制)的演说,在以后的7年里。他经常指责拿破仑三世的专制统治和对外冒险政策。他反对1870年对普鲁士宣战。他认为,对普鲁士宣战时机未成熟,国内对普作战的准备不够。但他未能达到目的。

TAGS: 人物 国家元首 巴黎 总统 政治人物 法国 法国人 法国总理 法国总统 法国政治人物
上一页: 埃米勒·弗朗索瓦·卢贝 下一页: 艾米丽·毛瑞斯莫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