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


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Alexandra David-Neel,1868-1969),法国著名东方学家、汉学家、探险家,一位神话般的传奇人物。

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 - 简介

 

大卫·妮尔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东方学界被誉为“女英雄”。她有关东方(特别是西藏及毗邻地区)的探险记、日记、论著和资料极丰,被译成多种西文和日文,并多次重版。她终生对西藏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和崇拜,曾先后五次到西藏及其周边地区从事科学考察,而且还起了一个“智灯”的法号。

大卫·妮尔1868年10月24日生于法国巴黎的郊区圣-曼德。其父为犹太人血统,曾参加过巴黎公社的起义。她在童年时代就有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性格,喜欢冒险,向往赴远方旅行考察。1886年她离开少女修道院,前去拜谒比利时国王和王后,并在比利时王宫中度过了自己的青年时代。在此期间,她如饥似渴地学习塞涅卡、斯多葛与伊壁鸠鲁派哲学,酷爱音乐和舞蹈,尤为勒克鲁斯舆地学著作所吸引。同时她还具有一种追求社会进步的倾向。1888年她写成了自己的处女作《为了生活》。此书怒斥了当时的剥削制度,号召人民起来反抗。1969年,在法国那场波澜壮阔的学潮中,她又重版了此书,为人民的反抗运动欢呼。

大卫·妮尔为了能赴远东探险,1888年前往伦敦。在那里,她遇到了美国著名民族学家、原始社会历史学家和进化论的代表人物摩尔根的夫人,并被介绍参加了伦敦的“最高神智学会”。在此期间,她学习了英文和梵文。此后,她从师于当时法国著名的印度学、中国学家烈维和福科,接触到了西藏的经典,在梵文学、神秘学、秘传学诸领域中取得了很大成绩。1889年她受洗成为基督教加尔默罗修会的会士。同时,她还对吉美博物馆中收藏的佛教壁画产生了极大兴趣,并深入地学习了佛教。这一切,都为她终生的科学研究与探险奠定了方向。

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 - 漂泊的开始

大卫·妮尔从1891年起,开始了她终生漂泊的旅行生活。她先在锡兰和印度学习佛教经典,特别是吠檀多派教理,并于1893年首次到达印度与中国西藏的边境,并初览西藏的山川风貌。

从印度返回后,她到达了法国的殖民地突尼斯。1902年出版了她的《伟大的艺术》一书,1895年又作为明星演员而赴河内表演。在些期间她曾有过几次婚变。1901年她加入了蔷薇十字会,后又加入共济会,1903年起成为记者,并在许多报刊杂志上发表有关东方、特别是东方宗教的文章。

1904年,她在罗马意大利妇女大会上,宣布自己将信仰比耶稣哲学更为优秀的佛教哲学:“佛陀成了我脑海中的导师,我只通过佛陀来观察世界”。她从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宣传佛教,并写成了《佛陀的宗教和佛教的现代化》一书。1910年她在布鲁塞尔新大学主讲佛教的现代化问题,立志成为欧洲研究佛教的先驱。

1910年8月,大卫·妮尔开始赴远东旅行,直到1925年才返回欧洲。她遍游锡兰、印度、锡金,并于己于1912年产能力月到达大吉岭,准备进入西藏。在此期间,她搜集了大量有关岭·格萨尔的资料,后来出版了《岭·格萨尔超人的一生》(陈宗祥译作《超人岭·格萨尔王》),从而成为西方学者最早研究格萨尔的著作之一。1912年4月15日,她受到了正在噶伦堡的十三世达赖喇嘛的接见,这是历代达赖喇嘛首次会见一名西方女子。这次会见的具体情节记载于她1929年出版的《西藏的奥义和巫术》一书中。1912至1913年间,她在印度与尼泊尔学习并从事科学研究。1916年7月,她进入西藏,并在日喀则受到了班禅喇嘛的召见,从此就与班禅堪布厅特别是与班禅母亲保持着密切联系。班禅母亲每年都送给她一顶鹿皮帽子和亲手绣花的毡靴。但当她到达聂当后,当时英国驻锡金的官吏贝尔以未经英国人的允许而入藏为由,限她14天内离开大吉岭。

此后,妮尔又遍游印度、日本、缅甸、新加坡。1918年10月间,她到达北京,居住在柏林寺,准备随时赴蒙古和西藏旅行以研究藏传佛教。后来,经法国驻华公使的推荐,北洋政府外交部把她交给古戎仓呼比勒汗,由呼毕勒汗送她前往塔尔寺。

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 - 向往西藏

1918年7月--1921年2月间,她居住在塔尔寺,历游青海和甘南藏区的佛寺,潜心研究佛学。

1921--1923年间,大卫·妮尔辗转在中原与西藏之间的茫茫戈壁、草原和沙漠之中。她企图从打箭炉(康定)经通商大道进入西藏,后受阻返回羌塘(藏北牧场)。   

1921年6月,妮尔夫人在其义子庸登喇嘛的陪同下化装进入西藏腹地。

1924年5月,妮尔夫人离开江孜前往帕里宗,最后经亚东到达印度。她在印度又拜访了圣雄甘地和英国驻印度总督。1925年2月,她受到了孟买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印度、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各大报刊均有对她旅行的评论。1924年5月10日妮尔夫人回到了法国。在法国,她被当作“女英雄”,并掀起了一股强大的大卫·妮尔热潮。比利时皇家地理学会、法国地理学会、世界妇女体育协会都向她颁奖和授勋。她于1928年获法国荣誉勋章。欧洲各国都争相邀请她去作报告、讲演、著书撰文。她在法国地理学会、法兰西学院、吉美博物馆以及比利时、社会名流和大使参加。1926年6月,《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的法文版问世,不久就出了英文版,后又陆续被译成德文、荷兰文、西班牙文和捷克文。

1928年,大卫·妮尔将她从亚洲搜集到的佛像、魔刀、金刚、印度纱丽等物品在她的故乡底涅展出,该地被视为“法国的布达拉宫”。当时的法国总统杜梅格也成了《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一书的崇拜者和热心读者。在总统的建议下,60岁的妮尔夫人准备再次出发赴远东旅行。

妮尔夫人的《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1923年的旅行记)、《西藏的巫术和奥义》(1912--1921年的科学考察成果)及在《贵族--土匪地区》组成了她入藏旅行的三部曲,而《喇嘛教度礼》则为其前奏曲。尤其是《西藏的巫术和奥义》一书,其第一位读者就是法国总统杜梅格。妮尔夫人与其义子庸登合作,于1934年出版了《五智喇嘛》。1936年,她又出版了其名著《佛教及其教理和修持方法》。

1937年,妮尔再次到中国。她从布鲁塞尔先到达中国佛教圣地五台山,不久又与庸登再次驻足于北京,从事学术研究,并与中国学者广泛交流,写成了小说《激情与魔法》。针对当时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她又写出了《暴风雨的乌云下》和《在中国辽阔的西部地区》等著作。

1937年底,妮尔获悉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后非常难过,毅然决定再次入藏,于1938年7月到达打箭炉。因时局动乱,不得不于1938--1944年间滞留在打箭炉,以种菜养花消磨时光。二次大战结束后,她回到成都,举办有关汉藏关系的讲座等。1945年7月,77月岁高龄的她离开亚洲,1946年10月回到法国底涅。

妮尔返法后,与庸登再次引起轰动。1947年她在巴黎大学举办有关“藏传佛教特征”的讲座,后又到比利时举办该讲座。1949年在巴黎出版了《在喜马拉雅的腹地》一书。此后,她写出了一系列与西藏有关的著作,如1951年的《印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1951年再版时改为《我生活过的印度》)、1952年的《西藏面对新生的中国》、1954年的《西藏巡礼记》和《西藏的神秘巫术》、1961年的《永生和转世》、1964年的《中国4000年的开拓史》。

1965年,妮尔夫人赴华入藏的护照到期了,她要求再换一本新的,希望再赴西藏。1965年2月3日,她请人用汉文写好了自己的墓志铭并抄正挂在其寝室的墙上:“向伟大的哲学家大卫·妮尔夫人致敬。这位精英获得了极其丰硕的哲学知识,把佛教和佛教仪轨引进了欧洲”。这一年,她向巴黎维加书店订购了《毛泽东选集》、《列宁选集》、《成吉思汗论集》、《马克思全集》、《摩西五经》等书。同年,底涅的一座女子中学被命名为“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中学”。

亚历山大莉娅·大卫·妮尔 - 晚年的妮尔夫人

1966年10月24日,妮尔夫人在98岁生日时还亲笔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应该死在羌塘,死在西藏的大湖畔或大草原上。那样死去该多么美好啊!境界该多高啊!”1969年,人们为她铸造了以布达拉宫为背景的铜像。1969年9月8日,大卫·妮尔去世,享年101岁。由于当时无法将其骨灰抛撒于西藏,故于1973年抛撒于恒河中,不久法国成立了大卫·妮尔基金会,妮尔在底涅的住宅成了法国的西藏文化研究中心,那里经常举行国际会议,接待各国访问学者。

大卫·妮尔在西藏旅行时所作的全部笔记很早就已经出版。第一卷是她于1904--1917年间写的,第二卷是1918--1940年间写的,其中有许多实际上是她写给其夫菲利普的信。日记和书信中记载了西藏及附近地区的山川地貌、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社会经济、历史、文化及政治情况。法国普伦出版社,1975--1986年再版了这套笔记。该社同期还再版了她的大批著作。

大卫·妮尔在远东长途旅行时都由其义子--藏族喇嘛庸登陪同。庸孟(即庸登)又被称为孟喇嘛,因为他于1899年12月生于锡金(哲孟雄)登戎地区芒托林的一个藏族家庭。其祖父为巫师喇嘛,其父为一名小官吏和土地出租者,其母是喜马拉雅地区的土著女子。庸登8岁时离家,在寻找叔父的过程中,入西藏的一座寺庙学习佛法。他从14岁起,便随大卫·妮尔遍游亚、非、欧三大洲,与其义母一起生活了40年。31岁时(1929年),庸登入法国籍。国民常政府于1945年12月9日宣布承认他为活佛,并封他为“福界善教禅师”。他于1954年在巴黎出版了《空的威力》,次年10月7日去世。

在大卫·妮尔等身的著作中,尤以《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价值最大。本书是她的第五次西藏之行的游记。由于她从云南经康区入藏,而该地区很少有人研究,所以,可以说,正是她的这部生动、形象的著作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本译本是根据巴黎普伦出版社1982年的最新版本翻译的。

值得一提的是,大卫·妮尔是本世纪上半叶初入藏族行的。那时候,由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的压迫与剥削,西藏地区变得极其贫困,落后与阴暗面很多。大卫·妮尔作为一个出生和成长在西方上流社会中的女子,难免会对西藏地区当时的落后及藏族人那不大符合现代文明的习俗提出一些批评,这也不足为怪。西藏自1950年和平解放以来,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大卫·妮尔所描写的那个西藏已经大不相同了。

但是妮尔夫人笔下的西藏,无疑也是西藏漫长历史中的一幕,它不仅是一部很有价值的科学考察记,同时也是当时西藏社会风俗民情的真实写照。

TAGS: 探险家 文化人物 汉学家 法国人
上一页: 伊万·穆勒 下一页: 亚历山大·仲马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