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恩伯


汤恩伯(1900年9月20日~1954年6月29日),浙江金华武义汤村人,国民党军高级将领。1920年入援闽浙军讲武堂,毕业后任浙军第1师排长;1923年得到好友鲍经田的资助,受小学同学、武义首富童维梓之邀,同往日本,于次年考入东京大学法科,后于1925年3月因学费无着而辍学回国。同年在陈仪推荐下,汤恩伯官费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学习。1926年夏,汤恩伯完成学业回国,在陈仪部担任少校参谋。同年10月,随陈仪率部投奔国民革命军。1928年汤恩伯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北伐战争期间,汤恩伯效命蒋介石,从此飞黄腾达。抗战爆发后,汤恩伯作战勇猛,率40万大兵,据中原地带,但因军纪问题,民怨甚深。1949年后汤恩伯去台湾并不再担任职务,1954年病故于日本。

汤恩伯,国民党军高级将领。1920年入援闽浙军讲武堂,毕业后任浙军第1师排长;1923年得到好友鲍经田的资助,受小学同学、武义首富童维梓之邀,同往日本,于次年考入东京大学法科,后于1925年3月因学费无着而辍学回国。同年在陈仪推荐下,汤恩伯官费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学习。

1926年夏,汤恩伯完成学业回国,在陈仪部担任少校参谋。同年10月,随陈仪率部投奔国民革命军。1928年汤恩伯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北伐战争期间,汤恩伯效命蒋介石,从此飞黄腾达。抗战爆发后,汤恩伯作战勇猛,率40万大兵,据中原地带,但因军纪问题,民怨甚深。1949年后汤恩伯去台湾并不再担任职务,1954年病故于日本。

汤恩伯 - 基本资料

姓名:汤恩伯                                                                                 
名:克勤                                                            
字:恩伯
学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生卒:1900年9月20日~1954年6月29日
描述: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
籍贯:浙江金华武义汤村人

汤恩伯 - 个人概述

汤恩伯(1900~1954)乳名寄法,亦名其法,克勤,国民党军高级将领。浙江金华武义汤村人。1916年先后在浙江省立七中及浙江体育专科学校读书;1920年汤恩伯入援闽浙军讲武堂,毕业后任浙军第1师排长;1923年得到好友鲍经田的资助,受小学同学、武义首富童维梓之邀,同往日本,于次年考入东京大学法科;后因为留学费用无着,不得不于1925年3月辍学回国。在日本他认识了蚕桑学校学生王锦白,后与前妻离异,与王结婚。王锦白是浙军师长陈仪之义女,同年,在陈仪推荐下,汤恩伯官费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学习。1926年夏,汤恩伯完成学业回国,在陈仪部担任少校参谋,同年10月,随陈仪率部投奔国民革命军。1928年汤恩伯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北伐战争期间,汤恩伯效命蒋介石,从此飞黄腾达。抗战爆发后,汤恩伯作战勇猛,率40万大兵,据中原地带,但因军纪问题,民怨甚深。国共内战末期,原浙江省主席陈仪有意起义,遭汤逮捕,押解来台。1948年后,汤恩伯去台湾,不再担任职务,1954年病故于日本。

汤恩伯 - 军事履历

1920年入援闽浙军讲武堂,毕业后任浙军第1师排长。
1925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1928年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继任学生总队大队长,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
1931年起,任第2师师长、第13军军长等职。
1937年“七七事变”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指挥所部在南口地区抗击日军进攻,予敌重创。10月任第20军团军团长。翌年3月率部参加台儿庄会战。6月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先后参加武汉保卫战、随枣会战。
1942年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皖豫边区总司令。
1944年4月在豫中会战中所部溃败,受撤职留任处分。9月调任黔桂边区总司令。
1945年3月任陆军第3方面军司令官,率部参加桂柳追击战。12月任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
1946年5月任首都卫戍司令。6月任陆军副总司令。
1947年春兼第1兵团司令,率部参加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5月所部整编第74师被全歼。
1948年8月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
1949年1月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奉蒋介石之命凭借长江天险固守宁沪杭地区。4~5月,所部主力在人民解放军发动的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中被歼,残部溃退厦门。10月由金门去台湾,任战略顾问委员会战略顾问等职。
病逝后被追晋陆军上将。

汤恩伯 - 战争生涯

抗日时期

抗日战争初期,汤恩伯为第二十军团军团长,参加战役包括南口血战、鲁南会战,与及台儿庄会战。1937年7月抗战军兴,汤恩伯即奉命率第13军开南口布防。南口为西北关钥,1926年刘汝明与奉军血战之处,在战略地位上非常重要。第13军在怀来、南口与居庸关一线与日军血战10日,直到张垣被日军突破,才不得不突围。南口血战在抗战史上威名显赫。第13军是这一场战役的主力,伤亡12600人,占全军人数的45%以上。

这场防御战,中国军人打得勇猛、顽强、悲壮、机智。打掉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创下了一次战役日军死伤万人以上的记录,延缓了日军进攻山西的时间,使日军“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迷梦破灭了。当时,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周刊短评写道:“不管南口阵地事实上的失却,然而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久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心中”。第13军突围之后调河北刑台整训,汤氏升任第20军团军团长,辖第13军与第85军。正遇河北两路战线崩溃,汤军团抵挡突进的日军第14师团于漳河,直到10月底才将防务交给第32军,急调晋东,再度应援第二战区,转战同蒲路。

1938年1月,第20军团调南阳整训。2月即调归德,成为鲁南会战之中坚。3月第20军团急开临城,参与鲁南会战,并指挥第52军。汤氏在此役中显露其战略素养,第20军团到临城之后猛攻枣庄峄县,日军以一个旅团进援台儿庄,汤恩伯一个反手拍将日军第10师团圈入包围圈,再沿台枣公路猛烈冲杀,贯穿日军阵线4公里,第2集团军则在台儿庄正面坚拒,使日军在两面夹攻前大溃。台儿庄会战是抗战初期的传奇故事,汤军团之功不可没也。

1938年5月,第五战区总撤退,汤恩伯率部撤往南阳。第五战区对撤退路线之规划甚差,所以第20军团宁可自择路线,使李宗仁长官对汤氏衔恨甚深。1938年5月兼任第五战区陇海兵团总指挥(副刘汝明),旋调上高,兼第九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为武汉会战后盾。1937年6月,汤氏升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1938年7月,蒋介石有意整顿一支攻击军,对日军后方进行战略突进,汤恩伯即受任为军委会突击军军长。这段历史少有人知,这个突击军辖第4师、第89师、第200师。其中的第200师当时是不折不扣的装甲师,军部并配署完整特种兵,可以说突击军是中国的第一支装甲军!这个突击军在上高整编,但是战局恶化过速,使军委会不得不放弃反攻大计,而将汤集团军使用于瑞昌、阳新、通山一带阻击战。

1938年10月武汉会战接近尾声,第31集团军调往邵阳整补。1939年元月开宜城,再度隶属第五战区。5月参与随枣会战,纵横襄花路,成为日军口中的坚强部队。1939年12月冬季攻势奉蒋介石手谕进击第3师团大获全胜,成为冬季攻势中最辉煌的一段。1940年5月枣宜会战,第五战区主战场虽然全面失利,中央兵团完全崩溃,但是第31集团军仍打的有声有色。1941年2月豫南会战与敌大战于舞阳,日军再度惨遭重击。华北日军对汤氏衔恨至深,以汤恩伯部为天字第一号大敌。

1940年后汤氏兼任鲁、苏、豫、皖四省战区的行政长官。汤氏兼长民政之后豫南大灾,但汤部大事扩军,部队素质良莠不齐。汤部为了维持军费,在重灾之区大事征敛,河南省税征起著名的“汤粮”。汤恩伯部一度发展至四个集团军,含大量游杂部队共30万官兵,大半靠河南一省支持。所以河南四害,“水、旱、蝗、汤”之谣不胫而走。1942年1月汤氏兼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成立副长官部。1943年9月兼任第19集团军总司令,中美合作所第10训练班主任。

1944年4月日军发起豫中会战,第一战区防线全面崩溃,汤恩伯部野战军安全撤出中州,可谓战略性转进。这次撤退常被形容为如何狼狈,其实汤部之退尚称可佳。日军检讨即称“作战目的虽在捕捉汤之主力,而在禹县等地获得局部性胜利,但其主力则在汤之巧妙指挥下逸脱,始终未能捕获意志顽强的汤兵团”。结论出自最嘉遮掩的日寇之口,可觇其实。

1944年12月,汤氏调任黔桂湘边区总司令,辖第9军、第13军、第29军、第57军、第89军、第97军及第98军。汤部大部份经四川急开贵州,而第31集团军仍在王仲廉领导下在豫西山地与日寇奋战,并创造豫西鄂北会战之大捷。1945年3月汤氏出任第3方面军司令官,5月获选第6届中央执行委员。第3方面军在1945年7月于广西发动华南大反攻,战功卓著。日寇于1945年8月投降。

内战时期

汤指挥进攻山东解放区未能克敌,手下之国军主力,张灵甫的整编74师在孟良崮战役中被共军歼灭,汤因而被撤职,后转任南京卫戍司令。不过随后因黄泛区大会战,有其战功,因而又于1947年兼任陆军副司令,并曾代理总司令,此为汤恩伯军旅生涯最高职位。

1949年蒋介石下野后,力荐汤出任京沪杭警备司令,负责隔江保护南京、上海。但是代总统李宗仁对汤能否胜任表示质疑,在李宗仁回忆录中曾说:“汤恩伯当一师长已嫌过份,你(蒋介石)竟还把这种人引为心腹。”不久,共军渡江战役胜利,随即占南京和上海。汤将所部撤往福建、台湾。期间与汤恩伯亦师亦友的陈仪试图向汤策反,为汤恩伯所拒并呈报上级,于是蒋介石逮捕陈仪。

1949年8月,汤任福建省主席兼厦门警备司令。在解放军进攻厦门时弃军而走并将总部移到金门,督导李良荣二十二兵团,在胡琏十二兵团部分抵金门后,渡海进攻金门的解放军全数阵亡、被俘,此为金门战役。之后前往台湾任战略顾问。

汤氏在内战时表现极差,将一生勋业败尽。徐州绥署之攻势的确为其攻势作战指挥之素养不足,而对京沪防卫战则有过大的期待,但整体败局实在无从挽救,厦门之弃军而走则为一生之最大污点。

汤恩伯 - 个人评价

名噪一时的李宗仁回忆录中对汤恩伯的猛烈批评几乎成为后人评汤的主要经典依据,以致其名声恶劣异常。而汤恩伯一生坚持的反共立场,也使中共对之绝无好评。其实汤恩伯是少数日本人畏惧的抗日名将。

汤恩伯以南口血战及台儿庄会战被称为“抗日铁汉”,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不可磨灭。他在因功晋升、统御大规模部队之后,单靠对河南省征税供粮饷以致无力顾全军纪。有人认为河南人以“水、旱、蝗、‘汤’,河南四荒”形容河南当时之四大灾害。其中的“汤”就是汤恩伯;但也有人认为河南人民叫土匪为“老汤”,汤就是土匪的意思。依照汤恩伯的宿敌李宗仁在其回忆录的暗示,汤恩伯军队的军纪非常败坏。

汤恩伯在对共产党的战争后期受限于大环境,屡战屡败、或不战而败。唯效忠蒋介石,将国家财物及军队尽可能运往台湾。汤恩伯在日本去世之后蒋介石在阳明山革实院讲话,即骂汤氏“与其在日本恐,为何不在上海死”。
曾有人这样总结说,汤恩伯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是胜少败多的一生,是大踏步撤退小步幅进攻的一生,是给13军带来恶名的一生,是追随蒋介石最终被抛弃的一生。

 

汤恩伯 - 汤恩伯轶事

汤恩伯将军作战时的指挥习惯颇有意思,他在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时,参谋长为宋涛,副参谋长万建藩。宋参谋长每天在汤总部管理大大小小的琐事,总部人员讥之为常务参谋长,万副参谋长平常不大到总部上班,一有战事,宋参谋长留守,万副参谋长则到总部指挥作战。汤恩伯在作战时,喜带参谋一人(带地图),副官一人,短枪卫士七八人,电台一部,乘汽車一辆到前线找个军部住下,随军行动,对前线部队就近用有线电指挥,对总部用无线电指挥。汤恩伯往往亲自拟稿,交译电员译好发出,若交通困难则改骑马。

汤氏之喜怒无常有一趣事,1943年初汤氏到临泉巡视,当地请汤看戏,排了个棒打薄情郎。汤氏看完,即吩咐将总部某秘书谢某关起来。众人与谢秘书均莫名其妙,原来这个谢秘书也丟了一个小脚老婆在总部的镇平留守处,不给生活之资变相遗弃。谢太太悲愤之余,有个冒失鬼出主意,不妨拦车告状,于是一次汤氏车队经过,谢太太即拦车递上状纸,汤恩伯看看就忘了。这回看了戏触景生情,马上“主持正义”,莫明其妙地将谢秘书关起来,关起来后却又忘了,没再追问,总部就将人放了,不了了之。

汤恩伯曾兼任武义县私立明招初级中学董事、董事长,多方为学校筹集资金,给学校捐资法币一百万元,捐赠房屋一座、山80亩,少量田地,以及至今尚存的钢琴一架。

 

汤恩伯 - 汤恩伯之死

1948年台湾发生“二二八事件”,汤在1948年冬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当时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被调任浙江省主席,陈仪见国民党败局已定,因不愿与蒋介石同归于尽,准备通电起义。为确保起义安全,陈在上海晤见汤恩伯,对他进行了起义的鼓动活动,要汤一同起义。汤恩伯在关键时候出卖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陈仪。事后,汤电告蒋介石,并嘱咐军统头目毛森切实注意陈仪的行动。1949年2月,蒋免掉陈的省主席职务。

陈闲居上海,时汤已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兼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3月,不明底细的陈仪出于对汤的爱护,又忠告汤,要他放弃防守长江,及早率部投诚,事后汤背着李宗仁,又将陈的举动密报蒋介石。蒋在奉化电令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要他会同汤,将陈仪扣押起来。3月中旬,陈仪在寓中遭毛森诱捕。汤感到将陈关在上海有所不便,即用飞机将陈解押到衢州汤的临时公馆秘密监禁。5月初,浙江解放前夕,汤又下令将陈转解台湾,囚禁于基隆。后蒋介石把“二?二八”的罪责全加到他的头上,1950年6月将其枪毙。

汤恩伯到达台湾后,由于他并非黄埔军校出身的将领,不容于当时掌控台湾的黄埔“土木工程系”。汤恩伯的所有职务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总统府战略顾问”的虚衔。再加上“卖师求荣”让他不见容于昔日同袍,汤恩伯因此精神忧郁,情绪低落,原有的严重胃病复发。医生诊断为胃溃疡和十二指肠癌,建议他去美国治疗,但汤恩伯无法负担去美国治疗的所需巨额费用,只好去日本担任台湾驻日本军事代表。在日本,汤恩伯做了3次手术。在1954年6月24日的最后一次手术中,因医疗事故死在了手术台上。终年54岁。

有人分析,汤恩伯是抗日名将,杀过不少日本人。日本医生中可能有亲属死于侵华战场。记恨于汤,趁机报复。据目击者说:汤恩伯死前痛苦不堪,虽然上了麻药,似乎无效,他在手术台上痛得哀号不已,拼死挣扎,医生用力按住,直至力竭而亡。

汤恩伯 - 汤恩伯故居

武义旧居(一)武义旧居(二)

这座法式别墅位于上海市多伦路志安坊35号,原为广东李氏兄弟在20世纪20年代建造,抗战期间被日军侵占为军官司宿舍。

抗战胜利后被汤恩伯所占,人称“汤公馆”。 后来为国民党浙江省主席陈仪居所。在这座房子里陈仪被捕,押至台湾被害。

“汤公馆”整幢建筑是法国新古典主义风格,红墙配上白色的檐部、窗套以及入口变形、有二层楼高的科林斯巨柱,十分壮观华丽,建筑平面呈现门字形,对称布置,东西各设小边门,南向入口正门廊有四根巨柱,两侧有凹进的半圆形壁龛,为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门廊上部为二层露台现已封闭,铸铁栏杆图案精美,呈现弧平面,突出了入口,起了小雨蓬的作用。两端退后处理又保持了巨柱门廊的完整性,尺度宜人细部丰富,有层次变化。

多伦路建成文化名人一条街后,别墅成为上海金泉钱币博物馆。由于钱币博物馆涉及经济纠纷,该别墅被查封后进入拍卖程序。现已被某企业以2600万购得。

上海旧居
原南京汤恩伯公馆在今鼓楼区三步两桥12号。平房,一排朝南窗户,而以拱形门和踏步强调入口,屋顶设烟囱.。建筑物的东、西、南三个面都有阔大的柱廊,其中二楼凉台柱廊采用爱奥尼柱式。
南京旧居

汤恩伯 - 汤恩伯手迹

     

汤恩伯 - 相关影视

电影名:血战台儿庄
导 演:杨光远  翟俊杰 
编 剧:田军利  费林军 
主 演:邵宏来  初国良  江化霖  翟俊杰  赵恒多
上 映:1986年
地 区:中国大陆 
语 言:国语 
颜 色:彩色 
类 型:战争片
血战台儿庄 (1986)故事梗概
1938年春,侵华日军新任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陆军大将,接替了松井石根的统帅权。为一举打通津浦线,他打算与华北方面军南北夹攻,合围徐州。与此同时,国民革命军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冒着硝烟炮火,急速抵达徐州,亲自布置战略,与敌人进行决战。李将军力排众议,起用了代人受过、被民众斥为“汉奸”的张自忠,同时,将川军王铭章师收编进自己麾下。不久,在津浦路北线的韩复榘集团军为保存实力,擅自放弃重镇济南,致使津浦线大门洞开。日军主力矶谷乘虚南下,连克泰安、济宁、大汶口……

蒋介石闻讯,将韩骗至开封扣留,后押赴武昌枪决。日军坂坦师团为策应津浦线上矶谷师团的正面进攻,占领青岛后,沿胶济线进迫鲁南军事重镇临沂,与中国守军展开激战,台儿庄会战的序幕拉开。临沂激战,庞炳勋集团伤亡惨重。李宗仁命张自忠部队增援。由于张自忠部队及时赶到,与庞炳勋部队前后夹攻,打得日寇溃不成军,保住了阵地。3月15日,日军矶谷师团不待东南两路日军的配合,抢先入关,直扑滕县,与王铭章的川军一二师展开激战。由于汤恩伯没有及时增援,致使滕县失守,王铭章以身殉国。日军攻克滕县,又全力向徐州进犯。李宗仁决定扼守要塞台儿庄,在这里与日军展开大规模决战。他迅速向孙连仲、张自忠、汤恩伯几个集团军下达了命令,并做了周密部署。

经过与日寇空军、坦克部队几个回合的拼杀,孙连仲部伤亡惨重,三十一师池峰城部张静波营长又因负伤临阵脱逃。池峰城激愤之中决定破釜沉舟,决一死战。他炸掉唯一的退路--运河浮桥,忍痛处决了张静波。屡遭挫折的日军改变部署,遂占领了台儿庄四分之三。但抄后路的汤恩伯却依然按兵不动,李宗仁以军法严令汤立刻出兵,汤恩伯不得不率部队从侧后向日军进攻。同时,台儿庄一线中国守军全线反击,日军矶谷师团陷入重围。中国军队乘胜进击,全歼日军于台儿庄外。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向国民军事委员会发出电报,台儿庄大战告捷。

汤恩伯 - 相关词条


蒋介石、陈仪、李宗仁、国民党、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南口血战、鲁南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保卫战、随枣会战、豫南会战、金门战役

 

汤恩伯 - 参考文献


[1]《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   作者:萨苏 东画报出版社
[2]《民国名人再回首》,作者:秦风 文汇出版社出版
[3]《我所知道的汤恩伯》 作者:文思 中国文史出版社
[4]《三野战事珍闻全记录》作者:贾文祥 解放军画报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

TAGS: 上海民国和新中国时期人物 中国人 人物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浙江人 社会科学人物 金华人
上一页: 童锦泉 下一页: 太庚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