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明


陈亦明,1952年3月6日生,足坛名宿,著名足球教练,最骄傲的事情是在20世纪70年代就代表中国队出国比赛,20岁时就代表八一队就拿到了全国足球联赛冠军。陈亦明是南派足球的代表人物。结束在甘肃天马队的总经理职务后,陈亦明消失于中国足坛新闻报道中。2010年1月,在著名足球记者李承鹏的《中国足球内幕》新书中,陈亦明被爆开盘坐庄,再次成为媒体舆论焦点。

陈亦明 - 简介

陈亦明,著名足球教练,也是一名著名的俱乐部经理,他还是中国足坛的语言大师。有人认为他是继是年维泗之后中国足球口才最佳的教练。“一切尽在不言中”、“中国足球没有黑哨,只有红哨!”

他是搅动中国球员转会大潮的第一人,1995年砸出100万引进四川的马明宇、贵州的黎兵,有兵有马,对于喜欢象棋的广东人来说当时的广东宏远人气直升。作为教练陈亦明非常有名,但他离开之后他所执教过的球队都难逃降级的厄运。

陈亦明2001年底再度出山,与老搭档刘国江、左树声执掌甘肃天马,不过这次陈亦明担任的是俱乐部总经理。在该俱乐部引进英国球星加斯科因过程中,体现了陈亦明非同一般的创造力。

李承鹏在其新书《中国足球内幕》一书中将陈亦明称为职业赌徒,并直言他曾参与赌球。但书中内容是否属实仍待考证。

陈亦明 - 足球生涯

陈亦明1973年入选八一队,1979年回到广州后加盟广州部队足球队,1982年退役。

1984年开始其教练生涯,1994年、1995年任广东宏远队主教练,随后在甲B球队重庆红岩和成都五牛队执教,1998年执教甲B球队重庆红岩队获得当年联赛第三,2000年执教成都五牛,在输给广州太阳神队之后下课。后来,陈亦明一度出任甘肃天马的总经理,但在2002年下课。

1995年,陈亦明创造了中国足坛的转会奇迹,他以42万元买进了马明宇,45万元买进了黎兵,实现了转会市场的“招兵买马”。在当年联赛结束之后,他所在的广东宏远名列第四。广东宏远在1996年联赛中成绩不佳,他也就此走下了神坛。
1998年,在一场焦点之战中,本来有望冲进甲A的红岩队0:4输给了保级球队云南红塔。之后,中国足协判定此场比赛为“消极比赛”,并且吊销了陈亦明的高级职业教练证书。

在接到中国足协的处罚后,陈亦明公开扬言要进京“申冤”,甚至答应了中央电视台约他做直播的要求,“我能说出中国足球到底有多黑”。

可就在陈亦明到了北京之后,他就得到来自足协的警告,“职业改革成果来之不易,你一个人申冤,不要把所有人都搁进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中国足球未来生存或死亡的事情……”

最终,陈亦明在演播室里吃了一大堆包子之后就开始直播,结果他并没有说出足球有多黑,而是用“一切尽在不言中”一笔带过。陈亦明的妥协最终也得到了足协的认可,后来他又交了点学费,参加了学习班,重新拿到了教练证书。

陈亦明 - 涉嫌坐庄赌球

媒体风传南粤足球名宿陈亦明涉嫌坐庄赌球,已经潜逃南美。亦有李承鹏领衔的《中国足球内幕》将陈亦明描述为“从顶级教练到职业赌徒”,而且声称“陈亦明无疑是中国知名教练中最早参赌的人”。对此,陈亦明致函《体坛周报》 ,未点名地要求与李承鹏做无级别PK,法庭PK或真人拳击PK,赌注100万元。陈亦明称自己正在日本考察,本周回国,好戏将要开始。

力劝尹明善不要玩足球

陈亦明的潜台词非常清楚,因为他在足球圈子里面,对潜规则相当熟悉,也算得上运用得游刃有余的人。2006年国庆那天重庆力帆也降级了,陈亦明对降级的重庆力帆很不理解,他说自己可以挽救这支屡战屡败的球队。陈亦明将力帆的沉疴归咎于俱乐部管理层的不利,所以他声明自己不会去要求做球队的主教练,他说如果力帆愿意让他来做这次挽救的话,他将带来一个教练班子,而自己则出任俱乐部总经理。

他的方案让尹明善感兴趣的一点是,陈亦明提出了风险承包的概念——假如一年之中冲超不成功,他和他的人马将不取分文。尹明善原本打算与陈亦明面谈,后来因为商务繁忙,则派出集团分管俱乐部的副总裁任建军与陈亦明洽谈。

成为这次洽谈的唯一见证人,在第三地的成都,任建军与陈亦明躲在郊外的希望家园酒店行政套间里密谈了一个下午,当晚任建军飞回重庆,而陈亦明则留下来和一起起草给尹明善的提案。不过,这个提案最后被老爷子一票否决了,提案中除了冲超的技术性条款之外,陈亦明希望有一个关于“公关”的专门预算,但尹明善拒绝“公关”。

三年后,重庆力帆再度降级,陈亦明在电话里对说:“老爷子做生意肯定是高手,但玩足球,而且像他这样清清白白地做足球,肯定不行。他不玩,别人在玩,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真的替代个话,劝劝老爷子别玩了!”

深谙“潜规则”的高手
“谈到中国足球的假赌黑,永远绕不开这个人。”这个人指的是陈亦明,这是李承鹏等新书《中国足球内幕》中的一句话。与陈亦明交往十年,说实在话,这个人在面前从没谈到过赌球,但潜规则他并不避讳。坦率地讲,当年他希望风险承包重庆力帆而向尹明善要求的“公关预算”,其实就是为了应付潜规则的打点费。

老五牛的人都熟悉陈亦明的打法,“上半年捞够足球的分,下半年就随便耍了!”这并不是一个传说,1999年甲B联赛最后时刻,陈亦明率成都五牛队客场送给云南红塔3分,礼送红塔入甲A。这场比赛曾经被反复提起,而它正是陈亦明“随便耍”的一个明证。

但当年跟队的一位记者却透露,那个年代在联赛中集聚了一群烟草大亨,除了成都五牛,就是云南红塔、重庆红岩、厦门蓝狮等球队,他们有在每年联赛关键时期举行“烟草交易会”的惯例,这其实是关联关系的最早雏形,可以称得上是烟草系吧,比实德系早得多了。无论是烟草系的操作,还是陈亦明的“随便耍”,阿明的确是一位将潜规则运用得炉火纯青的一个人。

重庆力帆与陈亦明的最早关系是在2001年他们刚刚接手重庆足球之初,阿明未能成行,也正是因为他在圈内的做球名声。重庆力帆收购前卫寰岛之后,总经理程鹏辉爽约,在足协杯夺冠当日不辞而别,尹明善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在解放碑的一间酒店顶层咖啡厅,召集俱乐部高层和一些媒体人士讨论总经理人选,当时就有人提出了陈亦明,而且特别强调了陈亦明在重庆球迷心中的地位——陈亦明将红岩队带到了甲B第三,但他离开后的当年这支球队就降入乙级。不过,力帆集团最后否决了陈亦明,尹明善发誓要踢清白足球。

PK李承鹏,始于2000年
陈亦明这次面对李承鹏领衔编著的《中国足球内幕》的赌球指控,大声表达了不满。

这本书在叙述陈亦明的有关段落中,的确出现了许多时空上的硬伤,比如书中将陈亦明最后出现在电视镜头的时间定格在2000年从成都五牛辞职,这肯定不是他最后一次在电视上露面,至少在近年,他还屡屡出现在广东电视台的英超直播上。

当然书中所说的,陈亦明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是2001年国家队的马尔代夫之旅,因为次年阿明出任了甘肃天马总经理,甚至在去年2月,他还成为本报一个整版的主角。

但关于阿明失踪的说法从来就不绝于耳,他主要职业从事庄家也一直在坊间流传。2007年底成都谢菲联冲超成功,负责直播的电视台请来了余东风、郭瑞龙等前成足主教练,但惟独没有请来陈亦明这个在五牛历史上几乎是最有影响的教练。

电视台的同行告诉,“都说找不到他了,早就找不到了!”当着直播的镜头拨通了陈亦明的电话,阿明在电话里祝贺了成足的冲超。

陈亦明致函《体坛周报》要求与某书某作者PK,当然都知道陈亦明指的是《中国足球内幕》的主要作者李承鹏,其实两个人的PK早在2000年就开始了。时任成都五牛队总教练的陈亦明针对时任国家队和国奥队双料主教练的霍顿开炮,指责霍顿战术老套,用人不当,导致国奥惨败。

后来霍顿出任上海浦东队与成都五牛队过招之前,陈亦明已经陷入了下课风波之中,但陈亦明向成足董事会提出,在他与霍顿过招之后才卸下兵权。此举得到了俱乐部的同意,却不料招致了成都媒体相互之间的一次火并。

那一次表面上看是两家媒体的内讧,其实也是李承鹏与陈亦明的隔空交火,后来还是在陈亦明之后返回四川电视台做节目,才由一位主持界的大佬出面,当事三方在锦江宾馆“喝讲茶”,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陈亦明 - 回应涉赌

2010年1月15日晚,被媒体曝出“因涉赌欠债而下落不明”的足坛名宿陈亦明现身广州白云机场,刚从日本考察而归的陈亦明在返回广州家中之后接受了新浪体育的电话采访,并对自己的涉赌传闻及相关报导作出强烈回应。

15日20点11分,刚下飞机的陈亦明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不少短信,在返家的路上,他的手机被打成热线电话:“我一直在接电话,手机都被打爆了,都是问我写给体坛周报的那封信的事情,有很多记者都在为我叫好。”

在此之前,陈亦明淡出足坛多年,已成为老球迷记忆中的一部分,而这一次,一封不同寻常的信件将他推到风口浪尖,陈亦明再度成为被人们热议的人物。1月13日,身在日本的陈亦明以“一个被登寻人启事的人”的口吻给体坛周报写了一封公开信,他认为有人打着扫黑反赌的旗号著书立说,而作为该书所涉及的人物之一,陈亦明针对自己被写成“执迷于开盘坐庄”以及因涉赌而“被庄家追得无处藏身”等报导作出了极具讽刺意味的回应:邀请著书人在法院答辩,并开设巨额赌盘,赌的就是自己“开盘坐庄”的证据;或者与著书人来一场拳击肉搏PK,“所有门票收入、广告赞助、电视转播分成全归胜方”。

在与新浪体育的对话中,陈亦明透露了自己回应涉赌传闻的始末:“我离开足球圈十年了,没想到自己会陷入这样的负面传闻之中,前一阵,我看到过一些关于我的负面报导,也知道有人写书提到我,但我没怎么理会,因为想着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直到自己在新浪网上看到相关报导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前天凌晨,我在日本上新浪网时看到一篇报导,是一家报社范姓记者写的,提到那本书,并有一些评述,我越看越生气,决定进行反击。”

陈亦明毫不掩饰对著书立说者的不满:“这些针对我的文字不仅仅是捕风捉影,而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地乱编故事!我知道这些年来,这个写书的作者之一一直靠骂人而出名,他还到处接受电视台的采访,什么凤凰卫视、湖南卫视还有央视五套,他其实就是一个人渣,你就这么写,让他来告我!”

陈亦明越说越来气,因为他曾经和这位作者是朋友:“我和他们过去都是朋友,10年前我在成都五牛时,他曾在成都商报工作,我们经常来往,一起喝过大酒,有一次,他非要开我的车,还撞坏了我的车,我去修车花了一万块……没想到如今他们竟会如此生安白造,诬告一个朋友!”

在提到那封涉及百万人民币的PK件时,陈亦明纠正了一点:“没错,我就是想心平气和地邀请他上法院,拿出证据说明我是庄家,确认我曾经开盘坐庄,我开1000万的赌盘,不是报纸上登出的100万!而是1000万!谁赢,谁就拿走1000万!有本事,一起去法院评评理,他有这个胆量吗?没胆量就不要出来混!”

老辣的陈亦明拿出了一战到底的决心:“接下来,我和别人将合作推出一个3G视频节目,名字叫‘陈亦明足球世界’,以评说国内国际足坛热点新闻为主,我可以利用这个节目再次进行反击,我要把他们当成敌人和坏人来进行反击!”

作为昔日广东宏远队的主帅,在谈到如今的广药队因涉赌恐遭降级处罚时,陈亦明的反应十分淡然:“我退出足球圈好多年了,不爱搭理,也不关心圈内的这些事情,广药降不降级,我都不是很在意。”对于中国足坛近来猛刮的扫赌风,陈亦明立场鲜明地表示:“这是一件好事情,实际上也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我认为今后的联赛,中国足协要加强监管力度,比如可以联合公安部门成立一个扫赌委员会,就可以把赌风给压下去。”

TAGS: 人物 体育明星 新闻人物 热点人物 足球教练
上一页: 陈致远 下一页: 车侑蓝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