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瓦格纳于1930年生于塞尔茨堡。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是奥地利众多优秀建筑师的杰出代表之一霍兹鲍耶重新开始并复兴特定的奥地利现代建筑,这种建筑在现代世界建筑史上现已成为以“奥托-瓦格纳学派”命名的一种概念。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基本资料

姓名: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生卒:1930年
描述:建筑师
籍贯:奥地利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个人概述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瓦格纳于1930年生于塞尔茨堡。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是奥地利众多优秀建筑师的杰出代表之一霍兹鲍耶重新开始并复兴特定的奥地利现代建筑,这种建筑在现代世界建筑史上现已成为以“奥托-瓦格纳学派”命名的一种概念。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职业生涯

作为一名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是从手绘的线条出发进行构思的。然而,他的建筑并不象绘画,而是真实的,不朽的和基本的。他的建筑有一个基本的格调:那就是基本的,并具有高度的技巧,而且对历史的连续性有较深的认识。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同时在许多方面都才华横溢。例如:评估规划所需时间和建筑物成本预算的可靠性,建筑的审美,功能以及科技品质,还有公众和专家对他的建筑物的普遍接受。他最值得称颂的优点之一是他那种把日益增加的日常(设计)工作与一种不破灭的建筑幻想相结合的才能,伴随他那形式上的美感持续性,我们可以这么说,这种才能是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的个人写照。

代表作:(见图)                                                        

 

 

 

 

 2006年奥林匹克运动场  

 日本新国家剧院 

 维也纳地铁

 艺术品收藏家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个人荣誉

这栋完成于1988年的大型综合建筑物已经证明它是—‘个非常成功的建筑成就。 威尔姆斯·霍兹鲍耶为投标设计了若干歌剧院和戏院:1957年,悉尼歌剧院(获奖);1962年,马德里歌剧院;1983年,巴黎巴士底歌剧院(获奖);1986年,东京国家戏院1989年,卢塞恩音乐厅(获奖)。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个人影响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在他写于1965年题为“建筑的主观评价”一文中作了以下陈述:“我们再次提到了纯粹的建筑本质、可塑性和透明度的问题、开放和封闭表面的关系、体量之间的连接。 这些都是在主要建筑原则的发展中肯定要被提出来的问题,但是,它们在风格特征的洪流中丢失殆尽”。 作为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在许多方面都才华横溢。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人物评价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作为一名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是从手绘的线条出发进行构思的。然而,他的建筑并不像绘画,而是真实的,不朽的和基本的。他的建筑有—’‘个基本的格调:那就是基本的,并具有高度的技巧,而且对历史的连续性有较深的认识。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 - 相关链接


轻松营造建筑的纪念特征:浅议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的  奥地利是欧洲中部的一个小国,在经济上和文化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它的当代建筑亦享有良好的国际声誉。外国专家们再三地提到,这个小国有众多突出的建筑师,其数量与该国的总人口(约八百万)相比是令人吃惊的。汉斯·霍莱茵,古斯塔夫·派志尔和威尔海姆·霍兹鲍耶一起被誉为“维也纳三杰”,他们与其他建筑师一道为奥地利的建筑树立了优秀的国际形象。两种传记式的既成事实形成了这三位最著名的奥地利人物之间在国际建筑方面的联系。首先,霍利安、派志尔和霍兹鲍耶三位年龄相仿,他们同属于战后时期机灵和好追根问底的一代;其次,他们都是克莱蒙斯·霍兹迈斯特的学生,毕业于维也纳工艺美术学院带传奇色彩的大师班。他们之间完全不同的建筑特征和建筑概念使他们各择其道。简而言之:霍莱茵是后现代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派志尔继续国际现代主义的信念;霍兹鲍耶则重新开始并复兴特定的奥地利现代建筑,这种建筑在现代世界建筑史上现已成为以“奥托—瓦格纳学派“命名的一种概念。

1993年,美国建筑师理查德·迈耶作过如下陈述:“1976年,我被邀到维也纳作一个关于我本人建筑的讲座,就是在当时我第一次被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的作品所打动。那时,人们通过他设计的建筑物可以看到霍兹鲍耶的独到眼力,理性的设计手法,他那完美无缺的次序感。这些特征与他敏锐的历史知识相结合将会把他的事业推向一种卓越的境界。尽管霍兹鲍耶近期的作品规模逐渐增大并越来越复杂,但是,他的作品仍然精雕细凿,概念上清晰,符合城市规划的要求。我对其作品的反应并非象一位评论家那样客观、孤立的,而是象一位朋友一样,深深地尊重他的痛苦、他的精力、他的勇气、他的思考以及他的挫折。这些都是在创作过程今有重大意义的部分,同时也足以使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成为国际建筑界最具天资的成员之一”。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作为一名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是从手绘的线条出发进行构思的。然而,他的建筑并不像绘画,而是真实的,不朽的和基本的。他的建筑有—’‘个基本的格调:那就是基本的,并具有高度的技巧,而且对历史的连续性有较深的认识。 人们可以从霍兹鲍耶的设计及其完成的建筑物之中收集到他几乎所有的建筑概念。对于自己的建筑概念,他很少做过书面论述。在稀有的论述之中,他有一篇论文见于1985年标题是,“建筑:一种宗派”。文中霍兹鲍耶称他代表一种建筑风格……“其根基是一种重实效的而不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态度,虽然重实效态度的本质在解决建筑问题中是对项目本身的解释,即一项建筑计划在考虑到主要的外部影响和内部需求的情况·厂转化成容量和空间,意识形态的基础是智力型的,是以建筑物形式表达一种生活哲学”。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对古老建筑画的精细度及其古代气氛着迷。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了好些印制的建筑画: 巴洛克建筑的细部画;皮兰内西的既有学术根基,又富于想象??城市”透视图。关于建筑,他的魅力可以作如下说现象老一辈大师们一样,霍兹鲍耶对建筑理论也有一种传统的理解,即建筑物是艺术和工艺两者的综合。他的建筑概念始终是:基本的建筑态度保持永久不变;建筑的形式和功能以及建筑技术和材料要与时代保持一致。建筑师的艺术就是将永恒的和变化的两种基本成份结合在一起的能力。用手设计是达到第一联结点的最佳途径。

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在他写于1965年题为“建筑的主观评价”一文中作了以下陈述:“我们再次提到了纯粹的建筑本质、可塑性和透明度的问题、开放和封闭表面的关系、体量之间的连接。 这些都是在主要建筑原则的发展中肯定要被提出来的问题,但是,它们在风格特征的洪流中丢失殆尽”。 作为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在许多方面都才华横溢。例如:评估规划所需时间和建筑物成本预算的可靠性,建筑的审美、功能以及科技品质,还有公众和专家对他的建筑物的普遍接受。他最值得称颂的优点之一是他那种把日益增加的日常(设计)工作与一种从不破灭的建筑幻想相结合的才能,伴随他那形式上的美感持续性,我们可以这么说,这种才能是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的个人写照。 巴登—巴登从前是世界知名的健康娱乐胜地,现在已沉沦到毫无意义的地步,帮助鼓励该娱乐胜地的再度复苏是节日剧院的任务。“赫伯特·凡·卡拉扬音乐节”就是为这个原因而设立的。这个新的音乐节与塞尔茨堡举行并由奥地利指挥家赫伯特‘凡·卡拉扬(卒于1989年)领导的流行音乐事件密切相关。“美国决策过程”的一个更重要的角色当然是由霍兹鲍耶作为阿姆斯特丹剧院及市政厅的建筑师的经历来扮演。目前,塞尔茨堡第二节日音乐厅正在根据霍兹鲍耶的规划重建。这是一栋他的老师克莱蒙斯·霍兹迈斯特于1926年建成的建筑物,后来再三地被重新改造和扭曲。 塞尔茨堡的节日剧院是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奥地利建筑的一种偶像。这有两方面的原因:该大楼的建造是马克·莱因哈特发动的,他是塞尔茨堡音乐节的创始人并且是最有影响的欧洲戏剧改革运动者之一;音乐节是对奥地利共和国的文化特征作出贡献的主要因素,它是在曾经一度强大的帝国度墟中被创造出来的这个强大的帝国于1918年崩溃。

时至今日,音乐节在奥地利的文化生活中继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正如不可能正式地将霍兹鲍耶的建筑表达形式与塞尔茨堡的建筑分开一样,我们同样也不可能忽略节日气氛对霍兹鲍耶思想的上层建筑和情感的下意识的影响,他对剧院,尤其对音乐几乎情有独钟。 1918年奥托·瓦格纳去世之后,克莱蒙斯·霍兹迈斯特被认为是最有影响的奥地利建筑师,他被委任建造节日剧院。在这个历史名城最容易被城市化改变的地方,霍兹迈斯特在一个窄长地带上成功地创造了一座无懈可击的当代建筑物,这栋建筑物并没有破坏这座古城,相反,它对增色古城作出了扮演主要角色的贡献。 在霍兹迈斯特的所有学生当中,威尔海姆·霍兹鲍耶被认为是最接近他老师建筑概念的代表,特别是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因为他典型地处理大型、密集常常是立体几何型硬线条式的建筑体块,且具玩笑式和自信的手法;第二,由于对他的新建筑物在其指定的场所既敏感又自信,不管这个场所是在一个易被改造的古城里、一个空旷的景观上、还是在一个周围杂乱规划的城市之中。 正如克莱蒙斯·霍兹迈斯特的节日剧院生动地证明了新型建筑是如何不需要适应地点,但可以表现其特色而又不产生消极或破坏性的影响一样,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的建筑阐明了相似的设计方法和才能。他用一种可行的方法在各个不同的地点采用不同的新型结构。如果有一块墙角石有意无意地给建筑师威尔海姆·霍兹鲍耶留下了印象的话,那一定是出自霍兹迈斯特之手的塞尔茨堡节日剧院。将这一欧洲建筑杰作与威尔海姆·霍兹鲍耶设计的巴登—巴登新节日剧院进行比较分析能给人以启迪。 除维也纳之外,塞尔茨堡是奥地利最知名的城市,而且它被认为是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这不仅是由于它主体上的巴洛克建筑,而且是因为前罗马教会建筑的城市布局,这一布局包含一个令人兴奋的由街道、广场和庭院组成的迷宫,其严谨的排列通常因地形的偏离而被打破。这种排列形式可能被认为是一种缺乏轴线的对称,是威尔海姆“霍兹鲍耶建筑的主要特征之一。当霍兹鲍耶采用对称和韵律化手法时,他同样想避免大范围轴向性。例如,他把建筑体量置于可视(轴线)的平衡状恋之外;或者他将主人口—任何轴线次序的中心—放置在一座建筑物的边缘,在一个不允许建造任何轴的位置上。这种建筑方法可以算是霍兹鲍耶的个人建筑格调,它是基于建造最合理同质外表或建筑体量以便创造那种在几何学或求积法中独有的纪念碑效果的想法。这种纪念碑性质的形式存在于建筑体量之中,它是大约在1790年由法国的革命建筑师为建设他们的公众建筑而发明的。

塞尔茨堡大学于1973年(竞标)规划,1986年投入使用,由于其布局用了四个主庭院以及数不胜数的其他细节设计,这个项目清楚地显示了塞尔茨堡的“地灵”对霍兹鲍耶的建筑产生了多大的影响。虽然塞尔茨堡大学清晰地给予塞尔茨堡古城一种当代的表达,但是,塞尔茨堡的影响—明显地扎根在霍兹鲍耶下意识中的一种建筑常规—也反映在其他的大型建筑中,例如,德国主要大学法兰克福大学的Biozentrum(1993年),或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厅及歌剧院综合大厦。甚至对霍兹鲍耶最热心的批评家们也赞赏他的君主作风、处理相当数量建筑体量或立面的表面区域近乎开玩笑的方法。纪念碑性质的建筑特点对霍兹鲍耶永远不会有结束。一方面,它可以帮助处理建筑体量;另一方面,它是霍兹鲍耶深信公众建筑是特殊的并值得依靠有特色的建筑着重强调的一种结果。 在奥地利,二战后的这段时期是不可忽视的。虽然奥地利依靠其现代建筑先驱,如奥托‘瓦格纳、约瑟夫·玛丽亚·奥尔布里克、阿道夫·霍夫曼或约瑟夫·富兰克对建立和创造20世纪的建筑贡献最大,但是这种传统或建筑艺术之精髓在推翻国家社会主义专政后没有继承下来。那种现代建筑艺术被迫“退化”。从前的传统被打破,它的支持者被赶走并被遗忘,如果他们能幸免于难,他们也被忽视了。1945年以后,奥地利的情况就象一张白纸,霍兹鲍耶等年青一代建筑师责无旁贷,面临承担多重任务:重新创建国际现代主义或重新将它从国外介绍进来。他们只好重新发现这一传统及其支持者,并确保这种传统能压倒在法西斯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期间持反对意见的建筑师。这种在文化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责任对霍兹鲍耶时代年轻、灵活和好奇的建筑师也是一种空前的机会。鉴于自己的兴趣和社会的利益,他们已难以置信地充分利用了这一机遇。

TAGS: 1930年出生 奥地利人 建筑 建筑师 艺术
上一页: 亚历山大·伍尔兹 下一页: 史基勒恩索尔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