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泽如


中国影视男演员。生于江苏南京。1973年江苏洪泽县岔河中学毕业后进入南京艺术学院戏剧系话剧表演专业学习。1977年任南京市话剧团演员。1983年开始从影,处女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首部产生重要影响的作品《一个和八个》。其后参加拍摄了《陈赓蒙难》、《陈赓脱险》、《索伦河谷的枪声》、《最后一个冬日》、《晚钟》、《我的九月》、《米》、《红色恋人》等影片的拍摄,因主演《欢乐英雄》和《阴阳界》两片荣获第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1988年在王进执导的电影《寡妇村》中饰四德。同年在吴子牛执导的电影《欢乐英雄》、《阴阳界》中饰蔡老六,荣获第九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此后三年,他在电影《我的九月》(1990年)中饰父亲,《太阳山》中饰阿祥《大磨坊》中饰恶霸。1992年主演电影《远山情》、《烈火恩怨》,1994年主演电影《红尘》、饰德子。同时,他还主演了一批具有重要影响的电视剧作品,如《梦断情楼》、《天网》、《黑洞》等,其中因《天网》获第16届优秀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

陶泽如 - 个人简介

姓名:陶泽如
拼音:taozeru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特长:表演,驾驶,骑马,篮球

1973年江苏洪泽县岔河中学毕业后进入南京艺术学院戏剧系话剧表演专业学习。1977年任南京市话剧团演员。1983年开始从影,处女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首部产生重要影响的作品《一个和八个》。其后参加拍摄了《陈赓蒙难》、《陈赓脱险》、《索伦河谷的枪声》、《最后一个冬日》、《晚钟》、《我的九月》、《米》、《红色恋人》等影片的拍摄,因主演《欢乐英雄》和《阴阳界》两片荣获第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1988年在王进执导的电影《寡妇村》中饰四德。同年在吴子牛执导的电影《欢乐英雄》、《阴阳界》中饰蔡老六,荣获第九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此后三年,他在电影《我的九月》(1990年)中饰父亲,《太阳山》中饰阿祥《大磨坊》中饰恶霸。1992年主演电影《远山情》、《烈火恩怨》,1994年主演电影《红尘》、饰德子。同时,他还主演了一批具有重要影响的电视剧作品,如《梦断情楼》、《天网》、《黑洞》等,其中因《天网》获第16届优秀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

陶泽如 - 社会职务

南京艺术学院电影电视艺术系主任

国家一级演员(1995.6)


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

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

中国电影表演学会理事

江苏省政协委员

江苏省文联委员

江苏电影家协会副主席

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

南京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陶泽如 - 个人简历

1960年南京龙桥小学读书

1967年南师附中读书

1970年洪泽县岔河中学读书

1973年南京艺术学院戏剧系学习

1976年南京市话剧团工作

2001年南京艺术学院电影电视艺术系工作

陶泽如 - 创作年表

1979—1989话剧《秋海棠》、《高山下花环》、《香港大亨》、《八一风暴》、《曙光》、《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等剧中扮演警察、知识分子、工人、兵痞等各种主、配角形象

电影
1983电影《一个和八个》中饰男主角——八路军指导员王金
1984电影《陈赓蒙难》中饰邓文仪;电影《索伦河谷枪声》中饰连长;电影《最后一个冬日》中饰男主角——哥哥大陆
1986电影《晚钟》中饰男主角——八路军排长(影片获三十九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大奖“银熊”奖)
1987电影《寡妇村》中饰男主角——卖牛郎四德(影片获中国电影“百花奖”)
1988电影《欢乐英雄》中饰男主角——石匠蔡老六(影片获文化部优秀影片“政府奖”);电影《神秘女人》中饰男主角——解放军连长“我”
1989电影《大磨坊》中饰反动乡长廖百钧
1990电影《我九月》中饰父亲(影片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
1991电影《太阳山》中饰男主角——退伍军人阿祥;电影《烈火恩怨》中饰男主角——台湾伐木工人蔡祖德
1994电影《红尘》中饰男主角——三轮车夫德子
1995电影《南京大屠杀》中饰电厂工人李根发;电影《米》中饰男主角——逃荒农民五龙;电影《红色恋人》中饰叛徒皓明(获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奖)剧中与美国、香港演员合作拍摄采用同期声录音皓明台词全部使用英文
2001电影《生活秀》中饰男主角——企业家卓雄洲(影片获2002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爵”奖等三项大奖)
2002电影《父老乡亲》中饰男主角——县委书记何天雨
2003电影《风雪除夕夜》中饰男主角——电力业总工程师
2010年电影《建党伟业》中饰张勋———中国近代军事家

电视剧
1985电视剧《御林军枪声》中饰起义军团长;电视剧《半条红纱巾》中饰男主角——警察王志刚(上下集);电视剧《窑》中饰男主角——厂长王树远(上下集);电视剧《深圳人》中饰男主角——建筑公司总经理王东安(电视剧获“飞天”奖)
1992电视剧《赤魂》中饰男主角——新四军红八团团长1993电影《远山情》中饰男主角——家具厂老板五魁;电视剧《深圳人》(中部十集)中饰男主角——大姐夫王东安;电视剧《步上云霄》中饰男主角——竞走教练;电视剧《梦断情楼》中饰伪警察局长(二十四集)电视剧《天网》(十三集)中饰男主角——县委书记赵天祥(电视剧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二等奖、司法部“金盾”一等奖个人获“飞天奖”优秀男主角奖)
1996电视剧《我不回家》(三十五集)中饰男主角——老板陆子宽;电视剧《夏日情怀》(单本)中饰男主角——供销科长(电视剧入选中央电视台“全国优秀电视短剧”展播);电视剧《武训》(二十集)中饰男主角——“一代教圣”“千古奇丐”武训

1997电视剧《突围》中饰男主角——李子玉
1998电视剧《生死较量》(二十集)中饰老板金大旗
1999电视剧《情爱画廊》(二十集)中饰男主角——祖传名医吴先生
1999电视剧《阿Q故事》(八集)中饰男主角——阿Q
2000电视剧《黑血》(二十一集)中饰男主角——市建委彭鼓
2001电视剧《黑洞》(二十八集)中饰男主角——刑警队长刘振汉
2001电视剧《杨洋三嫁》(二十集)中饰男主角——退休驯养员居白
2001电视剧《暮然回首》(二十集)中饰摄影记者沙新民
2001电视剧《无罪辩护》(二十集)中饰男主角——企业家杨德风
2002电视剧《生死卧底》(二十五集)中饰缅甸大毒枭昆茂
2002电视剧《天之云地之雾》(二十四集)中饰男主角——孔大均、孔二均
2003电视剧《桐籽花开》(二十二集)中饰男主角——袍哥大爷巴虎
2003电视剧《第五个空弹壳》(二十集)中饰男主角——苇子
2003电视剧《心跳》(二十集)中饰下岗警察
2004电视剧《步步紧逼》(二十集)中饰男主角——邵明哲
2004电视剧《民工民工》(二十集)中饰男主角——陆长青

陶泽如 - 激情纵横四十年

2003年秋,著名演员陶泽如客串了吴子牛执导的电视剧《汗血宝马》。汗血宝马,似乎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一种马,不像五花马那样招摇过市,不像青骢马那样讨人喜欢。但只要一旦撒开四蹄,转瞬间便狂奔数千里。陶泽如无疑是影视界的汗血宝马。他善于演正派也善于演反派,他半红半紫,不算太红也不算太紫。如天马行空,飘然而来,飘忽而去。

2004年1月的一天,在北京蓟门饭店,陶泽如向记者讲述了三十多年在影视界纵横驰骋的故事。踏花归来,马蹄是否香飘依旧,无奈和迷茫。

各种门类都是相通的,我想我不能只会演戏,我不能只做一个戏呆子。———陶泽如

1977年,陶泽如毕业分配到南京市话剧团。在进入话剧团工作之前,陶泽如还根据有关政策,去当地新华书店工作了一段时间。话剧团的日子是陶泽如一生中最为迷茫的日子。话剧不景气,不要说演主角,演配角都很难。对表演充满热爱的陶泽如感到无奈和郁闷。他在电台主持过节目,还学过雕塑,最喜欢的是声乐和画画。有一个冬季,剧团在长江边上一个剧场连续演出,陶泽如就在每天下午都去长江边画画。斜晖脉脉、江水悠悠、白帆片片,都定格在陶泽如的画布上。夜幕降临,陶泽就收起画夹,直接去江边剧场化妆演出。

不演出的时候,在中山陵附近的剧团所在地,陶泽如还天天画树叶,从春天画到冬天,从刚刚长出绿芽画到凋谢飘零。学声乐是向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的母亲朱冰老师学的,主要学唱意大利歌曲,每周两次,坚持不懈。那段时间,陶泽如几乎每天都唱着意大利歌曲,直到1983年拍《一个和八个》,他突然不唱了。按理说,陶泽如在剧团里又是搞主持,又是画风景,又是学声乐,如此“不务正业”,肯定会招人闲话。但那时,同事们好奇、支持的比说闲话的多,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戏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记者问:“你如此广泛地涉猎,对你的表演有什么影响呢?”陶泽如说:“影响肯定有。各种门类都是相通的,我想我不能只会演戏,我不能只做一个戏呆子。我拍电视剧《第五个空弹壳》时,要爬火车,我一个镜头就完成,大家都给我鼓掌。我说这算什么,我当年串联的时候就爬过。当时的体育就像我们生活中的业余游戏。没有想到这些会对以后的话剧和影视表演有帮助。”

第五代导演的宠儿
现在,第五代导演所追求的东西在变,我追求的东西也在变。他们的东西不断地走向丰富和成熟,我也希望我的表演也不断地走向丰富和成熟。———陶泽如

1983年,第五代导演张军钊为他执导的《一个和八个》挑选了很长时间之后,总是觉得意犹未尽,他们向南京市话剧团打听:“你们剧团有没有皮肤再黑一点,气质再朴实一点的演员。”于是陶泽如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对陶泽如很满意,拍了照带回广西,让陶泽如静等消息。于是,陶泽如经历了人生的第二次焦虑的时光。尽管来人对陶泽如表示很满意,但走了之后一直没有下文,而此前有几个剧组也找过陶泽如,但最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好在半个月后,陶泽如就收到了《一个和八个》剧组的电报。于是1983年6月,陶泽如连忙赴广西南宁,他见到了一群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主创人员。这些人包括导演张军钊,演员陈道明、赵小锐、魏宗万、谢园等,摄影肖风、张艺谋等,美术何群等。这些人日后都成了响当当的角色,但此时大多还是毛头小伙子。这完全出乎陶泽如的意料,他印象中的导演等人应该是德高望重的,而这群毛头小伙子在一起,是在拍电影吗?能够拍成功吗?该不会在一起闹着玩吧。

陶泽如更没有意识到,这部中国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就要在他们手里诞生了。随后的日子,陶泽如很快沉浸在第五代导演充满创新和激情的艺术氛围里。《一个和八个》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九四一年,抗日硝烟笼罩下的冀中平原,夜幕沉沉,被八路军关在牲口棚里的八名罪犯准备出逃。遭奸细诬陷的八路军指导员王金被推进来与罪犯们关在一起,打乱了罪犯们出逃的计划。由于战争形势的变化,随军监狱与大部队失去联络。锄奸科长许志决定带犯人突围。当押解人员和囚犯陷入日军的包围圈时,许志不幸负伤,形势十分危急,王金等人纷纷要求参战。经许志同意,王金带领余下的人冲杀出去,勇敢抗击敌人。在浴血奋战和突围后的艰苦跋涉中,罪犯们重新认识到自身的价值。他们以行动,甚至生命赎回了自己的罪过。


陶泽如演的就是忍辱负重的八路军指导员王金,锄奸科长许志一角则由陈道明主演。对于初次“触电”的陶泽如来说,《一个和八个》剧组更像一个电影课堂。陶泽如对那种异样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记得当初我拍第一部影片时,可让人伤透了脑筋。不光自己累,还惹得组里大家伙为我干着急。越急,包袱越重,就像乡下人赶火车似的,一筹莫展总是赶不上。我是茫茫然拍完从影后第一部影片《一个和八个》的。那会儿,作为话剧演员,要很快适应镜头前的表演,要修正我以往本身在话剧表演中存在的毛病,要求以一种全新的、朴实的、无表演的表演来完成影片中的人物,哈哈……另外,要同当时银幕上存在的虚假、过火的表演现象来一个反叛。要做到这些是不容易的。”

张军钊总是很耐心地给陶泽如说戏,他说:“你的戏演不好,整部戏就立不起来,你这个人物一定要像个秤砣一样,搁在那儿要有一定的分量。如果分量轻了,你压不住这八个人。你的表演要有精神上的力量感。”

陶泽如和陈道明同住一个房间,他发现陈道明是一位自律、用功、较真的演员,有一种“拼命三郎”的精神。而光头张艺谋则对陶泽如说:“演员不要无端地皱眉头、不要无端地瞪眼睛。”由于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拍电影,于是片场有的是一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冲劲,一种超越任何权威的大胆探索。

《一个和八个》作为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却好事多磨,费劲周折才得以公映。(这似乎预示着陶泽如未来所主演的影片往往因种种原因遭遇搁浅。)最后既没有创下高票房,也没有得奖。但圈内都知道有一个实力派青年演员陶泽如。当时陶泽如默默地告诉自己:“既然要干表演了,我十年以后应该能够以表演立得住。”———陶泽如没有想着一举成名,而是有了十年磨一剑的长远打算。

自此,陶泽如与第五代导演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那张黝黑、奇崛的脸充满了硬朗和倔强,与当时流行的英俊小生迥然不同,却与第五代导演要表达的黄土地、沉重、苦难等主题不谋而合。于是在未来的日子里,陶泽如几乎成了第五代导演的宠儿。他与吴子牛的合作最具代表性。

1986年,陶泽如主演了吴子牛执导的《最后一个冬日》,揭开了与吴子牛合作的序幕。吴子牛看到陶泽如那张似乎带有“第五代”标记的脸和充满沧桑悲凉的眼神时说:“你是为电影而生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你能够演一辈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吴子牛似乎摆出了要和陶泽如合作一辈子的架势。除了《最后一个冬日》外,陶泽如还主演了吴子牛执导的《晚钟》《欢乐英雄》《阴阳界》《太阳山》《大磨房》《南京大屠杀》等影片。

谈起与吴子牛合作的感受,陶泽如说:“我非常迷恋吴子牛影片中那排山倒海的气势。“———几乎在每一部影片中,陶泽如总是用浑厚的嗓音发出灵魂最深处的呐喊:“弟弟、妹妹、哥哥呀!”(《最后一个冬日》)“快把两名中国人交出来!”(《晚钟》)“你去死吧,畜生!”(《欢乐英雄》)

陶泽如还迷恋于吴子牛在拍摄现场营造的独特的气氛。陶泽如告诉记者:“吴子牛总是视拍摄现场为艺术圣地。创作中要求个人的情感全部投入。我几乎总是抑制不住那发颤的心,等待着‘预备———开始!’的号令。如拍《欢乐英雄》时,由于太投入,我紧紧抓住玉蒜追问那是谁的孩子时,竟下意识地用力过猛,将扮演玉蒜的女演员徐守莉的双肩和肩头都捏出青印。接着拍我从南洋归来,迫不及待地拥抱妻子,以至被突然出现的‘私生女’打断,再打老婆、砸床,拍完后,我筋疲力尽,浑身湿透,坐在地上,累极了!这时,子牛用他那特有的语调,像是自语、像是对现场工作人员感叹道:‘这哪里是在表演,简直就是用血和泪在拼命!真是百分之百的投入。’的确,当夜我就莫名其妙地发高烧,病了一宿。”


1989年,吴子牛所执导的《晚钟》获第三十九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陶泽如也凭借在《晚钟》、《欢乐英雄》等影片的出色表演荣获第九届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1989年,陶泽如在吴子牛执导的《大磨房》中演反动乡长廖百钧。这是陶泽如首次演反面人物,他对此非常在意。陶泽如认为:“我认为不少影片中的不少人物并不能称之为艺术形象,而他是,廖百钧是。由于这个‘怪物’是很艺术地出现在后来的《大磨房》里的,我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也根本管不上他是主角配角、正角反角,便热情高涨地投入了创作。”

但是正因为吴子牛的探索,他所拍摄的影片往往引起争议,经常不能如期公映。陶泽如说:“我跟吴子牛拍了五六部戏,几乎有一半没有如期公映,但是作品是个好作品,导演是个好导演,我依然感到满足。”据悉,陶泽如和吴子牛已经七八年没有合作了。不久前吴子牛执导电视剧《汗血宝马》,剧中有一个特殊的角色,一位专门为做太监从事阉割的人,到了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改行在北方为宰杀、阉割牛羊的屠夫,却依然与宫中保持着千丝万屡的联系。这是一个戏分不多却又非常难演的角色。于是吴子牛想到了老搭档陶泽如。陶泽如的全身心投入和才情四溢的表演让吴子牛非常满意。陶泽如与吴子牛的合作创下了中国影视界的一项纪录,就是一位导演和一位演员进行八次合作。而这个纪录似乎还有可能被他们自己刷新。据悉,2004年,陶泽如极有可能在吴子牛的新片中演一名刀客。

除了与张军钊、吴子牛合作外,陶泽如还主演了另外一位第五代导演尹力执导的《我的九月》。十年来,陶泽如的影视生涯似乎有“成也第五代,败也第五代”的味道。他与第五代导演一起浮出水面,一起沉入水底;一起接受鲜花,一起接受非议.陶泽如说:“现在,第五代导演所追求的东西在变,我追求的东西也在变。他们的东西不断地走向丰富和成熟,我也希望我的表演也不断地走向丰富和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十年里,陶泽如还与其他导演合作,在电影《陈赓蒙难》《陈赓脱险》《索伦河谷的枪声》《寡妇村》《远山情》《烈火恩怨》等影片中有出色表演。陶泽如的这十年是以电视剧《梦断情楼》画上圆满的句号的。在这部影片中,他主演了一位三十年代的坏警察。

那股狠劲儿
陶泽如的造型感非常强,洋溢着劳动者的气息,是主演《大鸿米店》里五龙的最佳人选。———苏童1994年,陶泽如主演了电视剧《深圳人》《天网》等,均受好评。1995年,陶泽如主演了引起争议的《大鸿米店》。《大鸿米店》根据著名先锋作家苏童的长篇小说《米》改编。该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旧中国,军阀相戈、土霸横行、连年灾荒、民不聊生。农民五龙在一次洪灾中逃难来到城里谋生,他五龙为米而来,他的灵魂却葬于黑色的米中;五龙带着小人物的恶毒和饥饿造就的仇恨来到米店,用他的阴鸷和执著、顽劣和狠毒书写了他充满屈辱、劣迹、欲望,贪婪和报复的一生。

有意思的是,苏童在《米》写到一半的时候,他与陶泽如相识,并且成为朋友。于是有了这样一种传闻:“苏童在写这部小说时,脑子里就一直想着陶泽如的形象,或者说,他是比照着陶泽如的样子来写五龙、来写这部小说的。”2004年2月9日,记者专门给苏童打电话求证此事。苏童表示,这个传闻是不真实的。真实的是苏童确实向导演黄建中推荐陶泽如来主演五龙。苏童认为:“陶泽如的造型感非常强,洋溢着劳动者的气息,是主演《大鸿米店》里五龙的最佳人选。”黄建中也认为陶泽如非常适合演这个角色。黄建中对有关记者说:“我本人也觉得陶泽如非常合适。陶泽如的眼睛有一股狠劲儿,很毒,有一种咄咄逼人的眼神,非常适合这个角色。剧中阿保不是对绮云说嘛:‘你看看他(五龙)的眼睛,将来他比我还坏。’其实,原来的香港投资方想让吕良伟出演。吕良伟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但是他的眼睛太美了,整个形象很英俊,缺乏恶气。所以我觉得苏童的选择是正确的。”

对于陶泽如来说,所演的《大鸿米店》是从艺以来最为复杂的角色,也是一次最为酣畅淋漓的发挥。他凭借从容不迫的节奏感,毫厘不差的准确性,把阴鸷狠毒的五龙刻画得入木三分,把五龙从善良到良知逐步泯灭直至堕入人性最黑暗的深渊的心路历程演绎得淋漓尽致。为了更真实地表现人物,陶泽如不惜全裸出镜。《大鸿米店》的搁浅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接着,陶泽如依然依靠自己的执著和毅力主演了《武训传》《父老乡亲》《雪夜惊魂》《黑雪》等影片。在《红色恋人》《黑洞》《生活秀》等影视作品中的出色表演使陶泽如一度成为影视焦点人物。

这一两年我反过来主动拍一些电视剧,多拍电视剧有更多的选择,化被动为主动。 ———陶泽如

刘恒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张大民对妹妹发出这样的感叹:“这么好的女孩怎么没有男朋友?”而许多圈内圈外人士不禁对陶泽如发出这样的感叹:“这么优秀的演员怎么不走红?”

著名作家黄蓓佳在《在我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了谁》一文中写道:“十七岁,南京艺术学院话剧系到县城招生。一路过关斩将,竟得到南艺老师的青睐,说我身材高挑,面容端庄,能演舞台上的英雄形象。如若不是家庭出身的原因,当年我应该是优秀演员陶泽如的同学,如今可能还能演个居委会主任什么的。”陶泽如无疑是中国影视界为数不多的优秀演员之一,但似乎是造化弄人,陶泽如在影视圈一直半红不紫。记者刘净植这样写道:“一个有着如此丰厚演艺经历的资深老演员,似乎满可以携往昔荣光笑傲天下,然而,由于诸多的原因,为了适应影视市场竞争的商业原则,老演员陶泽如在如今却要以新人姿态出击———他说,现阶段要尽量多演戏,多让观众认识他,现在的状态‘重敲锣鼓重开台’。这样的话里,有着几许的无奈和自嘲,也体现了他人到中年后直面现实的务实态度。”

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原因确有造化弄人,天不助陶泽如的因素。他的许多影片往往拍完后搁浅多年才公映或者拍完了就石沉大海。获得“飞天奖”的电视剧《天网》和倾注了大量心血的电视剧《武训》,也最终没能在黄金时段播出。

有意思的是,影片得奖了,陶泽如似乎连在颁奖晚会上风光一下的机会都没有。1989年陶泽如因主演《晚钟》《欢乐英雄》荣获“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1995年,他因主演《天网》荣获“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他充满期待地准备在颁奖晚会上风光一番。偏偏这两届因故没有举办颁奖晚会。1998年,“金鸡奖”倒是有颁奖晚会的,因演《红色恋人》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的陶泽如早早来到现场,但最终花落别家院。心情郁闷可想而知,偏偏晚会还安排了他演出,他演出前还出了一点状况———他的西装纽扣掉了,再也找不着,而且偏偏那时患了感冒,歌也唱不好。不久前,许多电影节邀请陶泽如参加,并且告诉他,极有可能获奖,陶泽如甚至不敢相信,因为这来得太突然了,不踏实。

但陶泽如半红不紫的另外一个原因似乎是自找的:他有意无意地与商业电影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他曾经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一部可以预见红遍全国的影片。早有人指出,开创高收视率的电视剧《黑洞》,陶泽如的表演风格也显得与商业法则格格不入。

他曾多次对媒体说:“我不希望变成演戏商人,演戏纯粹变成一个经商的手段。我差点、几乎变成这样的人,演员是要塑造角色的。”陶泽如对当今电视剧的批评是一针见血的:“现在的电视剧台词多,少了表演的成分,太多的长镜头,演员处理一般,剪辑上又概念化,让人失望。”他戏称之“广播电视剧”。他甚至对一部好评如潮的电视剧直率地表达了自己的不屑:“我对学生讲,这样的电视剧你们学半年就可以演了。”

陶泽如认为,演员是一粒种子,能够种出很多东西,同时通过嫁接,就会塑造出各种不同的形象。但他依然存在着这么一个问题:“想演的觉得还是演不着,最近特别想演警察戏,但是可以选择的余地特别少。也特别想演军人,在此之前《一个和八个》演了一个忍辱负重、非常顽强的中国军人,而在《索伦河谷的枪声》则演一个思想落后的连长。”

陶泽如告诉记者:“这一两年我反过来主动拍一些电视剧,多拍电视剧有更多的选择,化被动为主动。”为了争取主动,陶泽如甚至准备把家搬到北京,目前已经在北京买了房子。另外,他还打算加盟经纪公司。陶泽如的主动出击取得了很大的收获。电视剧《黑洞》热播后,陶泽如乘胜追击,相继主演了《黑血》《天之云地之雾》等电视剧。2003年,他就主演了包括电视剧《第五个空弹壳》在内的七部影视作品。

目前《天之云地之雾》正在全国各地热播,该剧以煤都淮海市的法案为背景,刻画了四个情同手足的男人面对法律的一场惨痛相煎。四个当年的生死兄弟,长大后分别成了律师、刑警队长和两个对立的煤都企业家。煤矿发生瓦斯大爆炸,一起抢劫杀人案开始侦破。在这中间,他们之间的友情、亲情受到了严酷挑战。陶泽如在剧中一人两身,分别演孔大均、孔二均兄弟,这使人有一种别致的感觉。陶泽如认为,该剧本涉及面比《黑洞》广,更加气势恢弘、波澜壮阔,但情感却偏向婉约阴柔。他更喜欢《黑洞》。“我的表演并不透彻,幸好在《第五个空弹壳》中得到了弥补。”

没有结束,没有开端
意大利著名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说过:没有结束,没有开端,只有永无穷尽的生活激情。我觉得这句话会伴随着我整个艺术人生。———陶泽如1999年,陶泽如担任了南京艺术学院影视系主任,影视系的前身就是当年陶泽如就读的戏剧系。但因后来话剧不景气,多年来该系名存实亡。到1999年才改组为电影电视艺术系。目前设有表演、播音与主持、戏剧影视文学专业。

尽管陶泽如一年中大量的时间都在外面拍戏,但影视系基本上贯彻了他的最初的想法。一拍完戏,陶泽如就往学校跑,他会去教室听课,与学生聊天,把最近拍的一些戏的真实感受告诉学生,他也会请一些优秀演员去学校上课。陶泽如认为:“学院培养的学生应该有所领悟和掌握,并且能够把握重大的疑难角色。”

2003年秋季,第一批影视系的毕业生排出了《北京人》《地质师》等大戏,引起了圈内人士的刮目相看,毕业生纷纷被北京乃至全国各著名艺术团体要走。2004年春季的毕业生更为优秀,目前正在彩排四台国外名家话剧。记者问拍戏和教学有什么不同的感受。陶泽如说:“在片场是非常紧张的,而在学校里却非常轻松,没有太多的压力。”据陶泽如透露,这次来北京有两个任务,第一就是参加所主演的电影《雪夜惊魂》的首映式,第二就是为影视系招生。

回顾自己的影视生涯,陶泽如说:“1973年到1983年,我在表演上是茫然的,因为主要是在学校,许多表演很幼稚,幸好我演得不多。1983年到1993年是冥思苦想、大胆实践的十年。这个时间不是完全地释放,却是一种有节制的修炼。我觉得以后应该更精彩。1993年到2003年,我什么都敢演,无论正面反面,无论军人、农民、警察、领导、父亲等,我都有过大胆的尝试。通过这些表演,我的激情完全被释放出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希望我能够在演技上不断地走向成熟,因为到了那个年龄,许多老演员就会被老化,也有精彩的作品,但非常少,我希望不会被老化,而是越来越清醒。”

陶泽如告诉记者:“意大利著名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说过:没有结束,没有开端,只有永无穷尽的生活激情。我觉得这句话会伴随着我整个艺术人生。”

陶泽如 - 陶泽如的家

陶泽如的家很简洁幽雅、有男性的硬朗之气。室内设计、家具的摆放都受到当时拍摄的电视剧影响。陶泽如讲到“他的家肯定不要现代风格的,可以考虑的是地中海风情的”。在装修想法时,那个《黑洞》里刚直硬朗的警察形象,还没从这个年轻设计师的脑海中跳脱出来,而轻歌曼舞的浪漫地中海怎么能够打动钢铁硬汉呢?目光触及便让人联想到岩石泥土的男人融为一体?简洁幽雅的客厅,粗粝的横梁在其中凸现了男性的硬朗之气。装修过程中,因为陶泽如的拍摄档期很紧,与设计师的沟通常常中断,每一次的沟通就会有些新的想法出现,这就需要专业素质来评定哪些是可以实现的,哪些是无法操作的。几次沟通下来陶泽如就把这个家交给姬来全权实施了,这样完全的信任令人对他更增添了几分尊重。

TAGS: 中国人 中国演员 亚洲明星 人物 内地50年代演员 内地明星 内地演员 各国人物 各职业人物 娱乐人物 建国大业演员 影视歌人物 影视演员 热点人物 电影人 艺人 艺术领域人物
上一页: 陶渊明 下一页: 陶峙岳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