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十发


中国是海派书画大师,在人物、花鸟方面独树一帜。在连环画、年画、插画、插图等方面均有造诣。工书法,得力于秦汉木简及怀素狂草,善将草、篆、隶结为一体。

程十发 - 基本资料

中文名: 程十发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上海松江
出生日期: 1921年4月10日
逝世日期: 2007年7月18日
职业: 书画家
代表作品: 《丽人行》,《程十发近作选》

程十发 - 人物简介

程十发(1921年4月10日-2007年7月18日),上海松江人。名潼,斋名曾用步鲸楼、不教一日闲过斋,后称三釜书屋、修竹远山楼。幼年即接触中国字画,但给他印象之深莫过民间艺术。1941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系。1942年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个人画展,1949年后从事美术普及工作,1952年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员,1956年参加上海画院的筹备工作,并任画师。长期任上海画院院长,是一位成就斐然、中外盛誉的艺术家。山水画笔墨已颇具功力。上世纪50年代以来,以连环画、插图影响于画坛。此后,艺术视野不断拓展,“取古今中外法而化之”,在人物、花鸟方面独树一帜。在连环画、年画、插画、插图等方面均有造诣。工书法,得力于秦汉木简及怀素狂草,善将草、篆、隶结为一体。他的画早年受陈老莲影响,以至后来青藤、八大山人、石涛、新罗山人的画风也给他启示,他的特殊表现方法,给美带来了隽永的趣味。晚年,画家多作花鸟画,笔法、墨法更趋灵动,色彩明艳,构成新颖。 连环画代表作品有:《列宁在一九一八》、《列宁的故事》、《胆剑篇》、《画皮》、《老孙归社》、《孔乙己》等。《儒林外史》插图获1959年莱比锡国际书籍装帧展览银质奖。《孔乙己》荣获首届全国连环画绘画评奖二等奖。
  

程十发多才多艺又勤奋多产,很早就形成自己独特的画风。他的作品,笔墨洒脱精湛,气韵生动,抒情而浪漫。在人物、花鸟、山水画三大门类中,他善于通贯其中融为一体,具有纵横挥洒,浑厚、古朴、生机盎然的艺术效果。即使是书法艺术,同样显示了奇突、清丽的艺术特色。曾到云南德宏等地体验生活,创作不少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作品。擅人物、山水、花鸟,取法于梁楷,贯休、陈洪绶、任伯年诸家,并吸收民间艺术之营养,融会贯通,在实践中总结出表现现代生活的绘画技巧,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作品《丽人行》根据唐代大诗人杜甫同名诗而作,但取“三月三日气象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句意,重点塑造了几位青年女子游春、惜春、恋春的爱美之心和天清气爽的舒朗心境。在中国传统人物题材中,钟馗是程十发百画不厌的一个。他曾经说:“钟馗就是我。”不过,他笔下的钟馗与其他画家的钟馗不同:善良、幽默、机灵、闲淡、毫无怒威之气。
  

画册有《程十发近作选》、《程十发花鸟习作选》、《程十发作品展》(日本版)等。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获奖。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文联委员,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中国画院院长。2007年7月17日18点58分,著名国画大师程十发先生因心力衰竭抢救无效在上海华东医院病逝。

程十发 - 人物生平

1921年生于上海松江。
1941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毕业。
1952年任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员。
1956年参加筹备上海中国画院并聘为画师。
1957年国画《歌唱祖国的春天》获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
1959年《儒林外史》插图获莱比锡国际书籍装帧展览银质奖、中国华东地区书籍装帧展览一等奖。
1960年连环画《画皮》获全国连环画评选二等奖。
1979年《西湖民间故事》插图获全国图书装帧展览荣誉奖状。《程十发花鸟习作选》(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1980年于日本东京、大阪举行个人画展。
1981年《程十发近作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程十发书画》1-9集(杭州西泠印社)出版。
1984年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
1986年被列入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所编 《世界名人录》。
1989年聘为全国七届美展中国画评委。
1991年获全国先进文化工作者称号。《程十发全家画展》在上海美术馆举行。
1993年获第二届上海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
1994年香港《名家翰墨》杂志48期出版“程十发特集”。
1995年先后于澳门市政厅、上海美术馆举办《程十发作品回顾展》。
1996年将家藏122件古字画捐献给国家。《程十发画集》(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1998年赴加拿大同加总理克雷蒂安共同为“二十世纪中国当代画展”主持闭幕式。

程十发 - 轶事

他出生于中国景物明媚、文风颇盛的一个江南小城松江,家里三代人都是一悬壶济世的中医师,尤其到了父亲一代,更是雅好书画艺术,家里的墙上壁间,经常挂满各种艺术作品,由于这样的家庭“优雅气氛”,使得年少的程十发很早就喜欢上美术。 可是,他的艺术道路并非一帆风顺,18岁那年,他靠一批亲友的协助,才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求学,他聪慧早熟,从小就对绘画的墨守成规无法接受,他的看法和做法,在当时很引起学院派保守人士的反感,老师骂他,有时还拒绝批改他的作业,如此紧张的师生关系,确实是很少见的。好不容易才挨到毕业,日子却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愉快起来,他的那类“离经叛道”的作品,一幅也卖不出去,生活所逼,为了养家活口,最后他毅然放下手中的画笔,转行当了钱庄职员,更不幸的事,肺病悄悄侵入体内,使他在贫病交加之余,辞掉工作在家中疗养,通过画“小人书”、连环画来赚取家用,一直到后来进了上海美术出版社当专业画家,情况才告好转。程十发创作了不少影响深远的连环图,他说:“这类艺术,绝对可以做到通俗而不庸俗,古代的佛、道、宗教画,水准极高,晚年的任伯年就为买客的会客厅画了不少较俗的画。

程十发 - 作品拍卖纪录

在嘉德四季第3期拍卖会上,其40开册页《召树屯和喃婼娜》曾以1100万元成交,创下其个人作品拍卖最高纪录,同时也创造了连环画原稿拍卖的最高纪录。

程十发 - 艺术的飞跃

1949年后,程十发来到天马山下,感受那里的土地改革运动,回到松江之后,便创作了第一幅年画——《反黑田》。不久,《反黑田》印刷出版了,引起了当时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领导吕蒙同志的关注,他看出程十发的热情、敏感与才气,便安排其加入了出版社,从事连环画、年画的绘制工作。从此,程十发成了“国家干部”,开始了他美术创作的新天地。他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是《野猪林》,由于是“新手上路”,画出来的人物往往采用中景,每个人都只有半个身体,因此被戏称为"半部《野猪林》。可就在短短的5年内,程十发的人物画造型能力有了飞速的提高,在这段时间里,程十发集中学习了传统线描技法以及欧洲古典版画艺术风格,取古今中外之法而用之。于是,一部融会了传统写意国画的连环画佳作——《画皮》诞生了。

《画皮》是一部彩色连环画,无论从人物造型还是笔墨的运用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出作者所受过的中西方绘画艺术的熏陶,以及传统笔墨的再现。"著名人物画家戴敦邦先生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说,他至今记得《画皮》出版后所引起的轰动:"原来连环画也可以画得这样有趣味!"在戴先生看来,原先的连环画,受"跑马书"的影响,往往采用单线勾勒的办法来表现人物,而《画皮》的出现,不仅大大丰富了连环画的技法,更使得国画的意趣巧妙地融入连环画中。程十发用国画元素表现《聊斋》题材,恰好体现了原著的浪漫气息和深长寓意。无论是懦弱猥琐的书生,还是凶残恶毒的美女,无不形象生动,夸张中不失艺术感染力。"我最欣赏的还是那个宽袍大袖的道士,造型上是那么有趣,用笔简洁,两笔就勾勒了体形,而五官又是如此俏皮可爱。有种说不出的诙谐幽默与悲悯情怀。"著名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自己还记得当年看到该书时的激动:"我们几个同事甚至自发组织了一个小团体,专门开了次研讨会,一张一张分析十发先生的这部作品!"

《画皮》的成功,只是程十发连环画艺术探索的开始。之后,他又创作了外国题材的《毕加索与和平鸽》,古典题材的《胆剑篇》,现代文学题材的《阿Q正传108图》等等。每一部作品都采用了不一样的绘画手法,无不又新又好,让人们惊叹于其高超的造型艺术与独特的艺术思维。

1956年下半年,程十发受命参加上海中国画院的筹备与建设,画院成立后更被聘为专职画师。重拾国画的他借鉴吸收了陈老莲的工笔人物,任伯年的写意人物,吴昌硕的大笔触线条以及诸多民间美术的艺术元素来丰富自己的创作,诸如无锡泥人的造型,唐代陶俑的色彩等等,将大俗大雅熔于一炉。这段时间,程十发创作最多的是政治题材作品:《毛主席来到我们身边》、《歌唱祖国的春天》等等。难能可贵的是,程十发通过自己独具匠心的艺术思考和精湛的艺术笔墨,将原本形式化的政治宣传画表现得生动鲜活,充满趣味。

程十发艺术的巨大飞跃,是在1957年的云南写生之后。从德宏到西双版纳,从怒江到澜沧江,在孔雀之乡的傣族聚居地,程十发激动地找到了一片艺术创作的新天地。有一天,他看见怒江边开满了鲜红的野花,蓬蓬勃勃充满生意。老乡告诉他,这叫"怒江美人",霎时间,程十发惊叹于这名字与红花竟是如此贴切!从此,"怒江美人"便化作他笔下的云南少女,鲜衣红裙,翩翩起舞,他的画风也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程十发尝试变法的第一幅作品是《小河淌水》:画面中一位傣族少女挑着担子,戴着草帽,提起裙子悠悠过河。人物面部的轮廓线逐渐虚掉了,两腮则用胭脂染红确定框架,线条开始变得有粗有细,粗的一面是阴影,细的一面表现受光,转折枯笔,变化多端。他的线条开始走向自由王国,兼工带写,收放自如,创立了独特的"程家样"。从《泼水节》、《瑞丽江边》、《傣族赶摆》到连环画《菠萝飘香的季节》等等,一发不可收,成为新中国五十年美术史上的一朵奇葩。

程十发 - 最后的岁月

进入90年代后,程十发渐渐老去,曾经的辉煌与磨难,都如过眼云烟。老友的逐渐凋零,使得他更寂寞了。70岁过后,程十发更多地苦闷于成功之后的无奈:他希望自己的艺术能再一次变法,以取得更高成就。可惜的是,晚年的他时常受到心、肺等疾病的困扰,再加上俗事的冗杂,无论从身体出发还是其他原因,都很难能像以前那样钻研艺术了。这令他十分苦恼。此外,坊间大量充斥的假画也让他苦闷不已。尽管他是一个豁达开朗的人,面对假画往往表现得十分大度:“他们看我画不动了,做好事帮帮我。”而他的内心,却是深以为忧的。因此,每当朋友们带来字画请他鉴定,他总是看得很仔细。倘若遇上假画,往往会画一幅真的换下来。但长此以往,老人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了。

1993年,人生的第三次磨难再度降临在这位七十多岁的长者身上。夫人张金锜的突发性脑溢血,让毫无准备的程十发再度遭受打击。"程师母抢救那天,我陪老先生去了医院。老先生望着自己的爱妻,足足看了好一阵。我问他比想象中如何,老先生颓然答道:不敢想象。"王汝刚回忆起那天的细节,依旧为程十发伉俪情笃而感动不已:"师母逝世之后,家里人布置起了灵堂。大家怕老先生情绪激动,都劝他回房休息。可倔强的他说什么也不肯,突然一下跪倒在地,对夫人灵位磕了三个头。我们都惊呆了,连忙搀扶起老先生。浑身颤抖,饱含热泪的程老慢慢说道:“金锜不光是我的夫人,更是我的姐姐。我有今天,是绝不会忘记她的!”这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泪湿衣襟。

1996年夏天,刚走出丧妻之痛不久的程老,又一次面临与亲人的离别。这一回,是他最心爱的女儿程欣荪。强忍悲哀的程老最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将自己毕生所藏珍贵字画,悉数捐赠国家!经历了人生最后一次打击的程老,身体迅速衰老下去,逐渐减少了作画的时间。他每年都会到美国静养一段时间,并与远在旧金山的媳妇、孙女共享天伦之乐。而天生喜欢热闹的他只要在上海,“三釜书屋”总是高朋满座。

2000年岁末,程十发迎来了自己的八十岁寿辰,上海中国画院为此专门举办了"程十发艺术大展",并出版了《程十发艺术》大型画册。八十岁后,程十发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多种慢性疾病的困扰使得他提笔写字作画都十分困难,往往发颤发抖,可他还戏称"我这是精神抖擞"。他患有气喘病,时常喘息不止,他却常常笑着解释:“我这叫英雄气短。”

2002年,在安装了心脏起搏器后,健康略有好转的程老移居沪西剑河路新居。在为新画室题名时,老先生写下了"三釜老屋"四个大字,并赋诗一首:“今日重回程家桥,风光依旧宅门高。而今借重三板斧,老朽耄矣让尔曹。”一片拳拳舐犊之心溢满笔端。

2006年,卧病华东医院的程十发在病榻上接受了一生中最后,也是最高的一项荣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联授予的“国家造型艺术终生成就奖”。这是国家和人民对于他半个多世纪以来艺术探索的最大肯定。得知获奖消息的程老并没有喜形于色,已有一年不曾拿起画笔的手却不停地腾空挥舞着,他还是想再多画些画……。

曲终收琴意犹浓,春去落花芳未淡。

程十发走完了自己坎坷而不平凡的86年历程。其中有功成名就背后的艰辛,也有风光无限之下的孤寂。

程十发 - 人物评价

“如果从当代中国画家中评议最高智慧者,恐怕首选是程十发先生。”昨天傍晚,在获悉海派书画大师程十发老先生辞世的消息后,记者采访了上海书画出版社社长、著名国画家、理论家卢辅圣,请他从美术史的角度梳理程十发先生的艺术。

巧合的是,程十发老先生数年前曾经请卢辅圣为他的画册写过一篇序言,那是上海中国画院为庆贺程老先生八十大寿出的一本画册。

在卢辅圣看来,程老的艺术广度、基于国画本体的思索和探索,都体现了其过人的艺术智慧。仅就一例,程老先生曾经画过很长时间的连环画,这一点卢辅圣本人也一样。他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纯国画的创作是十分艰难甚至不被允许的,大批艺术家转向了连环画———当时主流的艺术形式的创作。无论国画还是西画,当时许多有才华的艺术家都在连环画的创作中取得了滋养。后来的成名艺术家中,也有相当多人有这样的背景,但同样也有很多人因此就再也摆脱不了连环画的影响,沦为庸俗艺术家。

可是程十发先生却成功摆脱了,而且十分彻底,他后来作品的格调、情境,完全看不出连环画的痕迹。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程十发先生自己也谈及过。他曾经说:“这类艺术(连环画),绝对可以做到通俗而不庸俗,古代的佛、道、宗教画,水准极高,晚年的任伯年就为买客的会客厅画了不少较俗的画。日前有些人认为,画惯连环画的画家再改变方向创作水墨画,会有不良的影响,以我个人来说,我是采用中国画的传统方法来处理连环图。”也许,这就是卢辅圣所说的艺术智慧的体现。

大师的离去总会引发某个领域即将危机重重的焦虑,尤其对于国画来说,传承、复古、创新、西化的论争和各自为战的实践,让国画正处于急需突围的低潮期。

卢辅圣认为,大师离去确会让人有青黄不接之感,但是国画一样也处在大浪淘沙的阶段。后起之秀尚未经历考验,也还没有占据话语权。但长远看,他们终究会接力。只是评价他们的标准肯定将发生改变。这一切转化需要时间。

程十发老先生是南方国画的重要人物,他的辞世对南方国画来说损失巨大。在当前,北派国画在宣传力度和公众认可程度上要高于南方,但是将这一切放置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美术史的坐标上衡量,南方国画的价值必将获得高度评价。它的格调气息、文人画的色彩,是无法取代的。

就像程十发老先生一样,他将在美术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他的生命沥干宣纸,他的丹青将化入汗青。

TAGS: 上海人 上海民国和新中国时期人物 中国人 中国国画家 中国当代画家 中国画 中国画家 人物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画家 社会科学人物 艺术大师
上一页: 程昱 下一页: 池小宁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