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煜清


胡煜清(Huyuqing,1981年-),中国业余围棋选手。

胡煜清 - 简介

胡煜清,上海人,1981年出生,7岁开始学围棋,初中、高中时候专心读书。到了大学,我才开始有选择地参加一些围棋比赛上海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在中国移动集团上海有限公司工作。胡煜清颇有围棋天赋,连续参加业余围棋大赛,并夺得冠军。

胡煜清 - 主要成绩

2003年美罗杯冠军
2004年华山全国业余围棋争霸赛冠军
2005年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冠军
2005年亚洲大学生赛团体冠军,个人冠军
2004,2005,2006连续三年获商业杯国际城市赛冠军
2006年宁波国际城市邀请赛冠军
2006、2007连续两年获得南方业余天元赛冠军
2006年国务总理杯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亚军
2002、2006、2007晚报杯团体冠军
2005、2006年晚报杯个人亚军
2010年11月8日至11月12日在杭举行的2010年“商业杯”杭州国际城市围棋赛夺得“商业杯”个人赛冠军。
2011年1月13日,第24届晚报杯全国业余围棋锦标赛第四名。

2011年6月6日,获得首届青岛出版社杯全国业余围棋赛第5名。

胡煜清 - 个人卫冕

2007年4月18日,“本次比赛对手实力非常强,每一盘棋都赢得很艰苦。能够卫冕冠军,是飞石岭景区给我带来好运气。”这是世界业余围棋冠军胡煜清,在第二届南方业余围棋天元赛闭幕式上发表的感言。
经过3天9轮180盘黑白竞技,“凯恩·飞石岭”杯第二届南方业余围棋天元赛,4月12日晚在飞石岭酒店落下帷幕。赛前夺冠呼声最高的胡煜清8段不负众望,突破众多高手的狙击,以8胜1负的战绩成功卫冕,并领走10000元奖金。另一位世界业余围棋冠军李岱春,同为8胜1负,因小分略低屈居亚军。
本次比赛于4月9日开赛,来自上海、江苏、北京、浙江等省、市的40名业余围棋高手,角逐南方业余围棋“天元”称号。与上届相比,本届比赛高手云集,争夺激烈。除了两位世界冠军外,张磊6段、崔超6段、谢耘超6段、胡子真6段等,均为国内业余围棋顶尖高手。9轮比赛结束,没有一位棋手保持全胜。
遂昌市共有4名选手参赛,其中市围棋赛冠军,少年王戴韬成绩最好,获得第21名。闭幕式上,赛事承办方——凯恩集团有限公司承诺,将南方业余围棋天元赛作为一项传统赛事,一年一届办下去。

胡煜清 - 个人专访

黄河杯:白宝祥惟一保持全胜胡煜清拼命打劫负于小将
8月6日,第21届“生力—黄河杯”业余围棋大奖赛安排所有棋手游览成吉思汗陵。在成吉思汗策马扬鞭的雕塑下,主办方别出心裁地安排了多面打活动。由国家围棋队领队华学明七段和胡煜清7段、李天罡7段两位业余高手分别对阵当地棋迷,蒙古族棋迷穿上民族服装,端坐于纹枰前,场景动人。  
鄂尔多斯少儿围棋学校的孩子们也打着横幅,前来助阵,只是可惜因对局盘数有限,孩子们不能全部上场,正午的阳光强烈,站在广场中间的他们一个都没散去。  
对局时间很短,棋迷们又珍惜这次对局机会,行棋速度缓慢,结果华学明的12盘指导棋中,仅有三盘棋结束。壮观的成吉思汗陵和棋迷们的热情让华学明很高兴,她拍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后来,在等小棋手及其父母们结束游览的间隙,华学明还在边上的草原上骑马,不断听到她快乐的笑声。后来不断有小棋手们加入,他们难得地放归天性,恣意玩闹。  
一天的快乐休闲时光很快过去。8月7日,比赛重启,上午进行第6轮比赛,同为5连胜的胡煜清7段与广西小将唐崇哲5段的对局被安排在主席台上进行。6轮比赛过后,还有7人不败,但7日三轮过后,连胜者即寥寥无几了。  
胡煜清执黑先取四角,逼迫唐崇哲大张模样。棋入中盘,胡煜清深入白棋左下模样中,激战就此展开。一度两人三条大龙对跑。胡煜清一着妙手,处理好了己方两条大龙,而后对白棋大龙发起总攻。唐崇哲亦深谙“攻击是最好的防守”之道,防守之时总瞄着黑棋弱点伺机反击,手段强硬。  
华学明七段前往赛场观战,看到前几台的比赛,她的感想是,“一看棋就知道他们差不多都是职业的,一般的业余棋手根本下不出来的。”10岁不到的汪希如长得虎头虎脑,下棋专一,着法漂亮,前5轮保持全胜。华学明说,“这孩子太可爱了!真想过去摸摸他的脑袋。”  
优势下的胡煜清百密一疏,错过一个先手提子的次序,被唐崇哲机敏粘住,厚薄顿时易位。而后在右边的交接中,唐崇哲活棋为大,忍辱负重两眼做活大块,但只要活了,白棋实地就领先了。  
不过,此时对唐崇哲威胁最大的竟是用时。黄河杯每方包干1个半小时,超时判负。胡煜清尚有30多分钟,唐崇哲却不到5分钟了!胡煜清看清局面,选择打劫,一个劫打完,再打第二个劫;打完第二个劫,胡煜清要赢的话,还得打第三个劫。胡煜清当然乐意打劫,用时仅剩12秒的唐崇哲敢吗?  
唐崇哲还真敢,也许是无暇细算,也许是气势使然。生死时速中,胡煜清劫材已尽,双方在角部共活成定局,终局数子,唐崇哲执白3又1/4子胜。  
本轮另几盘,汪希如首败。白宝祥胜程子逸,继续保持全胜。下午和晚上两轮比赛中,胡煜清连胜周之典5段和陈浩5段,积14分,与唐崇哲、陈润滔、伍北轩、李旭、杨宇轩、白豫林一起并列第2,白宝祥继续保持全胜,他也是全场唯一的不败者了。  
8月8日进行第9轮比赛,对阵有白宝祥VS唐崇哲,胡煜清VS陈润滔,伍北轩VS李旭,杨宇轩VS白豫林等等,孙宜国、付利、李天罡等名将均输两盘,积12分,尚未失去冲击冠军的机会。

胡煜清 - 个人专稿

第七届“商业杯”国际城市邀请赛于2008年10月30日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再次擂响战鼓。早在去杭州之前,就收到了老魏的“命题作文”:写一下目前的中韩业余实力对比吧。是的,“商业杯”最大的看点就是中国绿林和韩国业余的大火拼。和去年一样,今年韩国也派出了四支参赛队伍。但其精锐程度却胜于去年,其中参加团体的三支队9名棋手几乎网尽了目前韩国业余顶尖高手。前不久刚刚代表韩国参加智运会公开组的咸永雨7段和李勇熙7段,参加混双组的洪奭羲7段,以及去年在韩国创下35连胜的姜昌培7段等悉数在列。朝鲜棋手向来是“商业杯”的常客,此次也不例外,派出了目前朝鲜最具实力棋手朴虎吉领衔的平壤队。中国作为东道主,自然也是老中青三代高手尽出,老的有业余天王孙宜国7段和李岱春7段,中生代则有卢宁,李嘉男和陈思奇,新生代则有目前代表最高水平的冲段少年王琛,范蕴若,张一鸣等。这一届“商业杯”国际城市邀请赛成了真正中韩朝三国大火拼。
在收到老魏约稿时,我心血来潮,马上在MSN上做出了惊人的四大预测:
1.韩国业余棋手将包揽本次比赛的团体和个人冠军。
2.中国棋手将有一人进入个人前三,有一支队进团体前三。
3.朝鲜棋手将无人进入个人前八,也将无缘团体前六。
4.中国棋手将有三人进入个人前八。
尽管隔着电脑屏幕,但我能猜想老魏惊诧的表情,就如同几天后,在“商业杯”开幕式欢迎晚宴上胡子真6段听完我同样预测后的情形。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也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这只是一个冷冰冰的预言。
又过了几天,“商业杯”结束了,带着些失意地等待着裁判宣布最终名次。几个小时前,我纯属没事找事地把一盘“安乐胜”的棋下成了“壮烈死”。丢失了几乎到手的个人冠军,那时,至于赛前的预言能否实现和我个人最后究竟第几,似乎都已不再关心。
裁判长孙老师的声音依然传到了耳边。团体冠军韩国全南队,2-6名分别是韩国京畿道队、中国杭州棋院队、朝鲜平壤队、中国河南队、中国汕头队。个人冠军为洪奭羲,2到8名分别为韩国咸泳雨、中国胡煜清、朝鲜朴虎吉、韩国文炳权、韩国俞炳龙,中国王琛,中国唐崇哲。
我似乎获得了安慰奖,个人和团体都第三,在前几届我三连冠时,一直非常渴望把团体冠军从韩国队手上夺回来,在某种程度上,团体冠军比个人冠军对我更巨诱惑力,只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团体冠军没有夺回来,个人冠军却也丢了。
如果赛前告诉我,我能进商业杯的前三,我肯定没事偷着乐了。智运会的重创,使得在商业杯之时,无论身体状态还是竞技状态都是非常的低迷。曾经一度想退出今年的“商业杯”好好调整一下,只是比赛临近无法换人,才放弃了这样的想法。比起我自己,我更把希望寄托在我的两名队友李岱春和王琛身上。第三名的成绩确实是我赛前不敢想象的,我一直坚信这次比赛必“飞”无疑。只是最后夺得第三名的过程却让人遗憾。第三盘对朝鲜朴虎吉时整个一“勺子”不断。那盘对棋的印象已渐渐模糊,只记得当时打一勺后,我摇摇头,叹口气,周围旁观的朋友们和棋友们也不断叹气。在那盘棋的后半盘,这一场景不断出现。赛后的复盘,朋友们只能用“无语”来对我那盘棋进行评价。最后一轮对韩国洪奭羲7段的争冠之战,前半盘下完,我当时判断这棋基本可以收子了,尽管没有任何战斗,双方也下的很快,但黑棋盘面15目的优势已经不可动摇。然后我在一个毫无必要的地方选择了一个丧失理智的反击,局面陷入大苦战,亏损惨重,后面虽奋力追赶,无奈棋盘太小了,最终贴不出目。赛后,无论是杭州队的教练杭天鹏四段,一起摆棋的中国棋手们,甚至远在香港网络观战的刘轶一都觉得我当时肯定是疯了。这样丢失冠军,没有办法不遗憾,但这就是围棋。早已习惯了围棋的残酷,唯有一笑了之。
看来,相比棋手,我似乎更适合做赛前预测。除了朝鲜棋手外,中韩棋手都很给面子,共同努力让我的预测对了75%。只是一人让我预言全对的可能性化为泡影-他就是朝鲜朴虎吉,从这几年比赛成绩看,他应该是目前朝鲜第一人,去年朝鲜参赛三人尽管无人进前8,也没有打进团体前6,但他6胜3败的成绩相比赵星星的5胜4败和赵大元的4胜5败都要好出不少。今年又是他的神勇发挥,非但个人获得第四名,也把朝鲜团体带进了前6名。他是名气势型选手,下棋特别有气势,不管赢棋还是输棋都是挑最狠的下,下顺了谁都能赢,下得不顺的话,再优势的局面也可能会输出去。这样的对手谁都头疼,我的个人感觉,他今年比去年又精进了不少,看来,应该要重新审视这名老对手了。
目前世界业余界,基本已经形成了新的格局。现在已经不是中日韩三国鼎立了。而是中韩第一档次,朝鲜,日本,中国台北第二档次三足鼎立。从整体厚度来讲,日本高于中国台北和朝鲜,但从顶尖棋手数量上看,朝鲜却要优于日本和中国台北。朝鲜的朴虎吉,赵大元和赵星星已羽翼丰满,更年轻一代的朝鲜棋手也已日益成熟,而日本目前真正的世界级业余高手似乎只有平冈聪一人,日本的“四大业余天王”尽管棋艺高超,并且深受世界业余围棋爱好者尊敬,但毕竟平均年龄已经超过70。在目前这个30岁都已成老将的围棋界里,已经渐渐远离了第一线。而日本年轻一代业余棋手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
目前中韩争霸已成世界业余界的主旋律,客观地说,目前中国稍处下风。我不认为韩国顶尖棋手的高度高于我们,而是他们的厚度很让我羡慕。举个例子,此次赛前认为比较强的姜昌培和李勇熙都没有打进前八名,而去年被我们认为“不怎么强”的文炳权却连胜强手获得了第五名。夺冠的洪奭羲赛前也没被我们列为最危险的人物,但这次却一路连胜。这就是厚度,他们有10人左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水平接近。也许发挥差时前八名都进不去,但发挥好了就有冲击冠军的实力。而目前,我觉得中国业余欠缺的就是这个厚度。尽管我们冲段少年也很有厚度,但如果既要比“高度”,又要比“厚度”的话,我们应该承认差距。形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目前韩国业余顶尖棋手全部为以前的院生毕业,而且不少还是A组院生毕业,象06年发生的韩国韩尚勋定上了段,掀起了初段风暴,而同为A组,平时好胜负的禹东河未定上段,院生毕业,开始在韩国业余大赛中掀起风暴。只是这股风暴很快被其它毕业的院生镇压,久而久之韩国业余就被磨砺的越来越强。一句话概括,韩国每年8个定段名额,而我国有20个。
作为棋手,非常愿意和高水平的对手切磋,这样才能互相促进和提高,“商业杯”正是给了我们这样一次机会,我想,中国的业余棋手也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不断的提高,中韩争霸才刚刚开始。

胡煜清 - 晚报杯随想

晚报杯是每个业余棋手的梦想,本以为作为业余棋手的我,能够享受围棋带来的快乐,不再为输棋而难过,没想到,输了晚报杯决赛依然是那么的痛苦,也许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

梦的破碎

一年多来,我连续拿下了美罗杯,“商业杯”国际城市邀请赛,华山业余围棋争霸赛的冠军,在四项业余大赛中独缺晚报杯冠军了。
回想三年前,我第一次参加晚报杯,也是代表上海队,至今仍能在GOOGLE等搜索引擎中查到的“上海名将刘钧,刘轶一带领小将胡煜清夺得晚报杯团体冠军”成为了我记忆中的永恒。记得去年晚报杯时曾相约,我们三人重新回上海,为上海拿下第10个晚报杯团体冠军,没想到却成了永远的遗憾。真的好想拿下这次比赛的团体冠军和个人冠军来告慰我永远的师友,告慰我们远在天堂的战友。
比赛开始了,美丽的三亚,温馨的海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在死亡之组提前出线,淘汰赛有惊无险连过三轮,决赛对手又是不知名的少年棋手,基于我良好的状态,再加上此前我在业余大赛决定冠军的比赛中从未失手过,非但我本人自信满满,连身边所有的好友们都认为问题不大了。可是,围棋是竞技项目,竞技项目最大的魅力就是不可预测性。结果我输了,我不知道是怎样走出赛场,只感觉一种窒息。
其实,在晚报杯失意的又何止我一个呢,肯定有人更想比我拿这个冠军,也肯定有人没有达到自己预定的目标,这也许就是围棋,作为一名棋手,哪怕是一名业余棋手,也一定要学会品尝失败。

品尝失败

回到上海,好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因为太想拿这个冠军,导致技术变形输掉的,还有好多朋友认为我是打勺,实在不走运。而我觉得根本的根本还是实力不到家,就算是打勺,在对局时也认为这是最好的下法,所以对局时的错觉也是缘于平时对棋的生疏,关键的关键还是实力。用付利的话来说,“晚报杯关键还是实力,如果让李世石来下,肯定稳拿。”
回顾决赛,我觉得发挥也还可以,整盘棋我一直觉得形势不错,但为了控制局面,下得有点缓,正当我以为已经输不出去的时候,对手拼命般地断了上来,导致了局面混乱。关键时刻,我在时间大幅度领先的情况下,出现了致命的错觉,以为快一气,结果却慢一气。起初我以为是计算失误,然而回去和同伴们复盘研究时,却发现错误在我自以为必然的“遇劫先提”,正是这随手一提,撞了一口气,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可是当时却以为是一条最简明走向胜利的道路,白棋除此外至少有3、4次机会,可惜都一一放过了。输棋只能怪自己不够冷静,怪自己实力还不够。回想这盘棋,我如果更谨慎一点,如果更狠一点,如果更冷静一点……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
输棋的感觉是痛苦的,从大二开始重新下棋这四年来,似乎这次输棋是最痛苦的,但比起付利的4年三次亚军,常昊的六次亚军,社会上其他人各种各样的失败,这次失败似乎又算不了什么,品味失败,是人生必不可少的课题。失败了,痛苦了,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这不是围棋给我们带来的一笔宝贵财富吗?

老将和小将

这个问题一直是晚报杯的热点,关于允不允许专业棋手参加晚报杯,该不该限制冲段小孩的数量一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是一把双刃剑,激烈的竞争的确提高了业余棋手的整体水平,但同时也伤害了大部分业余棋手的积极性。
依个人观点,小孩问题对晚报杯最大的冲击不是水平问题,而是数量问题。本次晚报杯16强有8名成年棋手,8名少年棋手,这可以证明少年棋手的实力,但是要知道,现在参加晚报杯,并且有出线实力的少年棋手大概有50名,而有出线实力的成年棋手只有20名左右,真正使晚报杯有点变质的不是冲段少年棋手真正有多厉害,而是少年棋手的数量。的确,现在晚报杯的水平是越来越接近了,没有任何一名棋手敢言必定出线。但是,又有哪名冲段少年敢说肯定能出线呢,之所以在近几届晚报杯出现小孩称霸的局面,完全是因为东方不亮西方亮的道理。
说一个故事,去年付利代表中国参加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记者采访时问道:“请问您是取得什么成绩才能代表中国参赛呢?”付利答道:“我获得了晚报杯亚军。”记者不由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冠军不来呢?”付利说:“冠军是专业棋手,所以我来了。”记者不解又问:“中国业余选拔是专业比赛吗?”付利答:“不是,是业余比赛。”据说,当时所有的国外记者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其所以然。
其实,受伤害最大的不是业余顶尖棋手,而是那些真正的各省市业余高手,他们平时或教棋,或有其他工作,本来肯定有资格参加晚报杯这一业余围棋界的盛会,可是,自从晚报杯变质为冲段少年热身赛后,他们有的是被直接剥夺了参赛资格,有的即使获得了参赛资格,也难以抵挡天天以棋为伴的冲段少年棋手。
在韩国,研究生(院生)是严格禁止参加业余比赛的,因为众所周知,韩国研究生的实力不在专业棋手之下,禁止参赛是为了提高业余棋手积极性,每年韩国的业余比赛有十几个。在日本,要参加定段赛的院生同样也禁止参加业余比赛和各级学生比赛。
其实,该不该限制少年棋手这话题并没有太多的争论必要,关键是在于政策取向,如果把晚报杯作为提高水平的一个比赛,限制少年棋手参赛毫无必要,毕竟少年棋手的大规模涌入的确大大促进了业余棋手的进步。但如果把晚报杯定位于业余棋手的盛会,我想还是应该把晚报杯还给那些真正的业余棋手,对棋手进行细分,提高业余棋手积极性,对普及围棋也是大大有益。

TAGS: 人物 体育人物 体育明星 各类体育明星 著名棋手
上一页: 胡美 下一页: 胡明海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