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倍尔


倍倍尔(August Bebel,1840~1913),德国工人运动著名的活动家,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和第二国际的领袖和创始人之一。主要著作有《妇女与社会主义》、《我的一生》、《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等。倍倍尔善于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分析和研究各种历史的和现实的问题,尤其是研究妇女解放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关系,认为为了根本改变无产妇女的现状,必须根本地改造现在的国家制度及社会组织。

倍倍尔 - 人物介绍

倍倍尔(1840~1913)

Bebel,August

德国和国际工人运动活动家,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和创始人之一。1840年2月22日生于普鲁士 ,1913年8月13日卒于瑞士格尔桑斯。1865年8月结识W.李卜克内西,在其帮助下成长为社会主义者。1866年同李卜克内西创建萨克森人民党,加入第一国际。次年当选为德国工人协会联合会主席,并促使该会于1868年参加第一国际。1867年当选北德意志联邦议会议员 ,成为议会中第一个工人代表,坚决反对O.von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主张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统一德意志。他和李卜克内西于1869年8月共同创建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并制定了党纲。倍倍尔善于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分析和研究各种历史的和现实的问题,尤其是研究妇女解放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关系,认为为了根本改变无产妇女的现状,必须根本地改造现在的国家制度及社会组织。

倍倍尔 - 家庭出生

1840年2月22日生于科伦市郊多伊茨一个贫苦的军士家庭,1913年8月13日卒于瑞士格尔桑斯。

60年代初投入工人运动。

1861年加入莱比锡职工教育联合会。

1865年8月结识W.李卜克内西,在其帮助下成长为社会主义者。

1866年同李卜克内西创建萨克森人民党,加入第一国际。次年当选为德国工人协会联合会主席,并促使该会于1868年参加第一国际。

1867年起,领导德意志工人协会联合会,当选北德意志联邦议会议员,成为议会中第一个工人代表,坚决反对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主张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统一德意志。他和李卜克内西于1869年8月共同创建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并制定了党纲。曾进行反对拉萨尔的斗争。

倍倍尔 - 普法战争

1870~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倍倍尔利用议会讲坛,反对俾斯麦政府的侵略和吞并政策,支持巴黎公社的革命事业。

1870年12月被捕入狱。1871年3月被选入全德国会后,政府当局妄加以“叛国罪”剥夺其议员资格,

1872 年3月被判两年徒刑,又以“侮辱皇帝罪”加处9个月监禁,直到1875年4月获释。

1878~1890年俾斯麦政府实施镇压社会党人的非常法期间,他把合法斗争与秘密斗争结合起来,使党在极困难的情况下得到巩固和发展。

1879年在瑞士苏黎世创办党的机关报《社会民主党人报》。

1884、1887、1889年倍倍尔都当选为帝国国会议员,在国会中捍卫工人阶级的利益。

倍倍尔 - 第二国际

80年代末,倍倍尔投入创建第二国际的工作。1897年,当选为党的执行委员会主席,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义,捍卫党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倍倍尔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 严厉谴责德帝国主义纠合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罪行。

1907年,他在第二国际斯图加特代表大会上提出反对军国主义问题决议草案。晚年在战争、民族和殖民地问题上犯有中派主义错误。 主要著作有 《妇女和社会主义》、《我的一生》等。

倍倍尔 - 后人对倍倍尔的评价

20世纪初期,德国社会民主党党内形成了左、中、右三派。倍倍尔(1840~1913年)作为该党的创始者、领导者、“国际革命社会民主运动的一位最卓越的领导”,究竟属于何派,是否“左派之首”,对其晚年所犯的错误应如何看待,这是对倍倍尔评价的重大问题。

1930年,德国著名史学家约·连茨在《第二国际的兴亡》一书中,不仅把倍倍尔列为中派,而且干脆称之为“中派之首”,认为“在倍倍尔领导下形成的中派,中派保持着旧的革命者的辞令,然而实际上越来越靠近修正主义。”倍倍尔是“过时的革命家”。   

1939年,前苏联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的《近代史教程》认为,“以倍倍尔和考茨基为首的社会民主党的领导集团……曾是怯弱而不彻底地企图向左走几步。但随着又向右派投降了。这一集团被称为中派……它的参加者称为中派主义者。”该书还多处提到“中派倍倍尔”。     

1955年,由前苏共中央马列研究院开始编译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在其“人名索引”中首次出现的倍倍尔条目认为,他“在90年代和20世纪初反对改良主义和修正主义,但是也犯过一系列中派性质的错误,特别是在他活动的后期。”可是回避了倍倍尔属于何派的问题。     

1958年,维纳·洛赫在《德国史》中说:“右派竟然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内起着决定作用,并且实际上把这个党变成一个社会改良主义的政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党领导中多数派的调和态度,即所谓中间派的调和态度。但是,伟大的德国工人领袖倍倍尔的调和态度在这种发展中起了不小的作用。”这种闪烁其辞的背后, 就是暗示倍倍尔倾向于中派。     

1963年,前民主德国史学家霍尔斯特·巴尔特尔等著的《倍倍尔传》认为,倍倍尔既非中派,也不属于左派。围绕着俄国革命理论的多次辩论,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中形成了三派。“德国的左派是右派和正在发展的中派势力的反对派、奥古斯都·倍倍尔虽然不属于德国左派,但他始终坚持其革命的立场。”“他和左派之间的意见分歧并不是原则问题,原因在于倍倍尔因循守旧,仍然按照十九世纪的经验和认识行事,从而使他不能像左派那样所断然采用新的斗争方法。”该书对倍倍尔晚年的错误有点避重就轻,并且诸多解释,回避其所犯错误的中派主义倾向。    

在我国,在60年代,有一部由国家出版社印行,在高等学校普遍使用,并且影响深远的教材《世界通史》,出于种种原因,完全回避了倍倍尔究竟属于何派的问题。在70~80年代初,在有关的小册子、人物传记和辞书中,都缄口不提倍倍尔属于何派,只是异口同声地说,倍倍尔晚年犯了中派主义、机会主义、调和主义的错误。直到1984年出版的、供高校使用的教材《世界史·近代史》,才较为明确地指出了倍倍尔的派别倾向:“倍倍尔后期也犯有错误……在一些问题上表现了‘中派’的调和倾向。”“‘中派’。其代表人物有考茨基、麦克唐纳等。对革命的工人运动有很大劳绩的倍倍尔越来越与中派密切联系。”

TAGS: 各国历史人物 德国人
上一页: 陈尔贝特·凯塞林 下一页: 比尔·鲍姆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