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塞莱斯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初最出色的女子网球选手,莫妮卡·塞莱斯那令人生畏的穿越球,伴随着一声声高分贝的吼叫,全然看不到一点优雅,但她所具有的坚韧美和绝对优异的运动天赋总能把人们吸引到观众席上。

莫妮卡·塞莱斯 - 个人资料

姓名:莫妮卡·塞莱斯

英文姓名:Monica Seles

出生城市:前南斯拉夫

出生日期:1973年12月2日

星座:射手座

身高:179Cm

体重:70kg

职业:网球运动员

握拍方式:左手握拍

莫妮卡·塞莱斯 - 个人简介

射手座的塞莱斯从小就十分喜爱运动,曾经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冰上芭蕾舞选手,后来因受到父亲的影响而投身网坛。在她的命盘中,木星三合冥王六合太阳,可以说这个等边三角使每一个出现在塞莱斯生命中的男人,都能给她带来积极、带领与扶持的力量。塞莱斯即对父亲充满了无限感激和敬佩之情:“他的自立和拼搏精神是我得到的最大财富”,在她看来,父亲不仅教授球技,也教会了她如何独立地生活,不依赖他人,不轻易放弃。带着坚定的信念,塞莱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便横扫世界各地,连夺两项欧洲锦标赛冠军和两项少年大满贯赛冠军,成为网球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在1991—1993年间她更8次获得大满贯赛事冠军……一连串的纪录曾为塞莱斯铺就了一条多么辉煌的未来之路,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正当事业如日中天,她却倒在了1993年的德国汉堡,倒在了赛场上,一个格拉芙的德国男球迷用把水果刀刺中了她的背部,位置就在左肩胛骨的下方。“你很幸运,塞莱斯小姐,如果刀尖向左再偏一头发丝,你就可能瘫痪”,一位医生这样告诉她。从本命盘上来看,火星冲天王星刑金星,这的确是一个意外、伤病颇多的迹象,但好在这组合相位中的三颗行星远算不上凶险,然而1994年行运海王、天王合本命金星,位于三行汇冲的顶点;行运土星与代表健康的月亮相合,这一连串无法预见的灾难随着行运木星合本命冥王全部体现出来,竞争带来恶果,身体的损伤,颠覆性的生活。

塞莱斯从此离开网坛,足足27个月。在没有塞莱斯的两年时间里,女子网坛是星光黯淡的,那个技术精湛、气势如虹的女孩忽然消失在了视野中,让人有些措手不及。1996年,坚强的塞莱斯回到球场中,可复出后的她再也找不回世界第一的感觉了,太阳合海王的人往往外表冷漠,内心极为脆弱,塞莱斯的身体和精神同时受到了巨创,刀伤可以愈合,但心灵的伤害却久久没有康复,她再没有踏上过德国这片土地,即使WTA年终总决赛移师慕尼黑也不例外。复出之后,她仅在1996年的澳网上夺得个人最后一个大满贯赛冠军,受“行刺事件”的影响可见一斑。

2003年法网,塞莱斯在参加完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于首轮输给俄罗斯选手佩特洛娃之后,因为严重的脚伤就一直未能再参加任何职业比赛,而在经过近5年的努力之后,已经34岁的她最终还是未能抵挡住岁月的残酷事实,最终于2008年2月14日宣布退役。

莫妮卡·塞莱斯 - 历程

在1993年4月30日前,塞莱斯一直拥有这样理想的生活。慈爱的母亲、知己一样的父亲、辉煌的事业,当那个格拉夫的球迷将尖刀刺入她的后背时,她的幸福破碎了,那一刀断送了她两年的青春,也毁掉了她上升的事业,随后发生的一切,让塞莱斯目睹了自己的天堂如何坍塌。10年过去了,当时的对手们多已离开赛场,背后的伤口也已经愈合,甚至发生悲剧的比赛也不复存在,饱经风霜的塞莱斯却依旧在网球场上拼搏。当我们回眸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曾经的网坛上有着怎样优秀的一个天才,她用她的生命诠释了网球的美丽。当14岁的左佐尔坦·塞莱斯立志成为另一个博格时,6岁的妹妹莫妮卡·塞莱斯也爱上了这绿色的小球。身为田径教练的老塞莱斯本来只想帮助儿子完成梦想,为此他开车去意大利买来球拍,以及博格的球衫,并仅通过一本介绍网球的小册子指导儿子。但当6岁的莫妮卡·塞莱斯笑着举起了哥哥的杠铃时,老塞莱斯发现了女儿身上超常的力量。莫尼卡第一次拿到网球拍时,她就愉快地用双手抽打着网球,老塞莱斯没有纠正女儿不规范的动作。“如果莫妮卡·塞莱斯需要为什么不呢?”这是他的口头禅,对女儿的培养他完全是诱导而非强迫。当莫妮卡·塞莱斯厌倦了枯燥的训练,他就把卡通人物画在球上抛给女儿,在莫妮卡·塞莱斯眼中打网球就是和米老鼠、唐老鸭玩耍。

勤奋的莫妮卡·塞莱斯每天早上都要对墙练习,冬季到来她就在客厅练习。公园、绿地、停车场,对于莫妮卡·塞莱斯都是训练地,条件的艰苦没有阻碍她的成长,在9岁时塞莱斯就获得了南斯拉夫12岁以下网球比赛的冠军。她优异的表现引起了美国著名网球训练营的注意,他们两次邀请她去美国训练。在那里塞莱斯全面地接触了专业的网球训练,并在14岁前包揽了几乎全部重要少年比赛的冠军。

君临天下

1988年3月,年仅14岁的塞莱斯进入职业网坛,在首场比赛中她以2∶0战胜对手,开始被行家关注。当年她仅参加了3项比赛,年终世界排名已达88位。1989年她获得了参加更多比赛的机会,在法网上她连克众多高手进入半决赛,虽然最终输给当时的世界头号种子格拉夫,但大胆的进攻和接近的比分让人们对她寄予了厚望。在其后的多项比赛中,她虽输给埃弗特和纳芙娜蒂诺娃,但激烈的比赛和接近的比分预示着她不可限量的未来。1989年末她的排名已经达到第6位。当很多天才少女成名后止步不前时,塞莱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和顶尖高手的对抗中没有绝对的实力。因此她退出了包括澳网在内的多个比赛以及大量商业活动闭门练球,每天她都要接上父亲至少500个大力发球,大量的练习换来她世界第一接发球手的美誉,迄今为止她大胆的接发球依然独步网坛。

从1990年3月起塞莱斯捷报频传,迈阿密、柏林、罗马、巴黎,她连续获得红土和硬地上的全部重要冠军。期间两次击败格拉夫,年终排名也飚升至第二。1990年是女子网坛格局深刻变化的一年,4大满贯分属4个冠军,而塞莱斯正是在此时用她双正双反的猛烈抽击,开创了女子网球力量打法的先河,并成为包括大小威等后代选手的偶像。如果说1989年她初露峥嵘,1990年是在展翅高飞,那从1991年到1993年4月她已经君临天下。她囊括了此间除温网外全部大满贯的冠军以及年终决赛的冠军,并于1991年3月成为当时WTA最年轻的世界排名第一。

塞莱斯统治网坛的时期,可以用群星黯淡来形容,并非塞莱斯不输球,但她无论在比赛处于何种局面时都有一种王者的霸气,永不手软的作风来自她的自信,即使输掉比赛她也完全占据着场面的主动以及多于对手的主动得分。她正反手完全发力的狠抽、高声呐喊、闪电般的移动横扫了整个网坛。网球是她生命中的华彩乐章,她在球场上释放激情享受快乐,人们都预见了她成为历史上最伟大选手的未来,然而悲剧就在最美妙时发生了。

汉堡梦魇

1993年4月30日,在汉堡网球公开赛1/4决赛中,当塞莱斯6∶4、4∶3领先进入场间休息时,一个名叫君坦·帕奇尔的格拉夫球迷,从看台溜到她身后完成了刺杀行动。刀口在她左肩胛骨下,事后凶手招认他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偶像格拉夫重回世界第一才行刺的,这一刀直接导致塞莱斯离开网坛27个月并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事实上这是一场策划很久的刺杀。从1990年塞莱斯在柏林战胜格拉夫时起,这个疯狂的球迷就一直计划行刺。据他招供,他曾数次计划但因为得不到护照,才等到塞莱斯到汉堡参赛。在塞莱斯到达汉堡后一直就有一些蹊跷的事情发生,她训练时很多球迷曾在球场内摄像,而且凶手就站在选手区内多次,这些都让塞莱斯感到不安,首场比赛结束后她还被跟踪。尽管她向组委会申请了保护,但是保安们一直玩忽职守,没有一次准时到达。事件发生当天,老塞莱斯因胃病检查,致使无人陪同她去赛场,最终导致惨剧不可避免的发生。

如果说后背上的伤口只是肉体上的伤害,那心理上的打击却是无形的,她开始恐慌,害怕没有亲人陪伴的时间,很多时候需要依靠镇静剂才能入睡。遇刺本身就是一个打击,引发的连锁事件让她绝望,曾经的华美世界一瞬间瓦解,她从此看清楚了人性的丑恶与世界的荒诞。雪上加霜的是父亲的胃病被诊断为胃癌,这在当时等于宣判了死刑。而在一周后的罗马站比赛中,排名前24的女子选手中有15人参加了是否保留塞莱斯排名的表决,结果除萨巴蒂尼弃权外,包括格拉夫的14人均表示反对。

打击没有结束,1994年德国媒体毫无根据地相继刊登塞莱斯试图依靠名气加重对凶手刑罚的报道,这个无端指责虽然让塞莱斯委屈和无奈,但接下来凶手的直接释放让她平静的心理再次恐慌。多次诉讼没有得到合理结果的塞莱斯终于说出了永不去德国的誓言。当她的世界一片灰暗的时候,伟大的父爱和偶像的力量挽救了她。身患胃癌的老塞莱斯生性乐观,他从不把自己的病当作不治之症,他总是告诫女儿“你的生命刚刚开始,如果现在就放弃,你将一事无成。”他用乐观和洒脱教导莫尼卡重新站起来。著名选手纳芙娜蒂诺娃是塞莱斯儿时的偶像,这位女金刚不能被赛场上的对手征服,现实中苦闷孤独也不能将她击败。当她主动邀请塞莱斯和她一起训练时,塞莱斯的惊喜无以言表,偶像用自己的经历作为药引,用网球作为药材,逐渐治愈了塞莱斯的伤口并让她重新爱上了网球。

炼狱归来
1995年8月,塞莱斯回来了。依旧轻快的步伐,依旧灿烂的笑容,因为她的回归WTA授予她并列世界第一的荣誉。在一场表演赛中,人们看到曾经叱咤风云的塞莱斯真的复活了,比赛结束后她深情地拥抱了纳芙娜蒂诺娃。她回来是因为她还爱网球,她重新认识了世界,当迷茫过痛苦过失落过后,她发现网球仍旧是她生命中的最爱。在随后进行的加拿大公开赛中她成功夺冠并创造了失局最少的记录,同年9月美国网球公开赛历史上出现了惟一一次拥有两个头号种子的场面。

当塞莱斯举起亚军奖杯后,她对着观众席真诚地说了声谢谢。网球的记录对她已经不再重要了,曾经的辉煌已经足够说明她的伟大,她回来要的是在球场上那美妙的感觉。在1996年的澳网中她顺利夺魁并创造了连胜28场的骄人记录,之后她出版了自传《从恐惧到胜利的经历》,讲述了自己战胜心中魔鬼的故事。后来的日子里她并不顺利,手骨骨折、脚伤以及父亲的病势一直困挠着她,即使这样塞莱斯也保持着相当的水准,并一直都有冠军入账。1998年4月,塞莱斯的生命支柱坍塌了,老塞莱斯永远离开了世界。当比赛后回到家里的塞莱斯,看到的是已经失去知觉的父亲,因为网球她甚至没有机会和父亲说声再见。在临终前老塞莱斯仍看着比赛、记录着比赛中的点滴。他留给女儿这样一句话:“你小时候是如此的具有天赋,是如此的勤奋努力,而你正在失去这些,如果你不想过去的成绩成为别人的笑谈,现在就抓起球拍回到球场上去。”带着父亲的嘱托她拿出勇气参加了一周后的法国网球公开赛,那次比赛塞莱斯表现了不同以往的杀气,在半决赛2∶0首次战胜辛吉斯后,她不是欢呼而是回过身自信地向身后挥拳,也许那是天国中的父亲正在保佑她。

复出后的塞莱斯成熟了很多,她知道自己不仅是一个网球选手而且还是一个公众人物。身为联合国的体育大使她曾多次去非洲等地慰问,作为球员她经常去网球的第三世界国家进行网球推广,她总是不在乎利益而大量参加没有任何报酬的慈善比赛,甚至因为受伤不去参加职业比赛,也要去打预定的为失学儿童酬款的慈善赛。2001年9月中国的上海,塞莱斯带着精湛的球技和迷人的微笑,为中国体育迷带来一顿丰盛的网球大餐,赛场上的塞莱斯技艺精湛,场下的塞莱斯平易近人,对于球迷的签名有求必应,在中国这个网球欠发达的国度,她让我们领略了网坛女皇的风采。时光荏苒,年近而立的塞莱斯知道自己留在网坛上时间不多了,她开始爱惜自己的身体,减少比赛数量并加强体能,期望在职业生涯末期再获得一个大满贯。

10年的时光可以改变很多,它可以让皱纹爬上人的眼角,可以让美丽的心灵饱经创伤,甚至可以让人脱胎换骨,但是时间没有减少塞莱斯的美丽。女人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她有一颗美丽的心。无论再过多少年,当我们回眸那些为网球做出贡献的人我们总会看到她,一代传奇人物莫妮卡·塞莱斯。

莫妮卡·塞莱斯 - 职业生涯与荣誉

1990年,获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当时年仅16岁零6个月,成为法国网球公开赛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子单打冠军。

1991年,蝉联法国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并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和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女子单打冠军。

1992年,成功卫冕澳大利亚、法国、美国3大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

1993年初,第三次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

1993年4月30日,在德国汉堡网球公开赛上,因不幸被德国著名选手格拉夫的崇拜者刺伤而暂时退出体坛,当时她的网球排名为世界第一。

1994年3月加入美国国籍。

1995年7月20日,世界女子网协宣布,塞莱斯以与德国网球选手格拉夫排名并列世界第一的身份重返网坛。

1995年9月,在美国网球公开赛中,以1:2负于德国的格拉夫,获得女子单打亚军。

1996年1月27日,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中,以2:0战胜德国选手胡贝尔,获得女子单打冠军。

1998年6月,获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亚军。

1999年3月2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举行的利普顿网球锦标赛上,与西班牙的玛丽·乔·费尔南德斯合作,获得女子双打亚军。

1999年4月11日,在美国佛罗里达阿米利亚岛举行的博士伦网球锦标赛上,以2:0战胜非种子选手、罗马尼亚的鲁克桑德拉·德拉戈米尔,获得女子单打冠军。

1999年8月23日获得加拿大多伦多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亚军。

2000年5月21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意大利女子网球公开赛上,以2:0(6:2,7:6)战胜法国选手毛瑞斯莫,获得冠军。

2000年9月27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的第27届奥运会上,获得女子网球单打第三名。

2002年1月5日,在澳大利亚帕斯举行的霍普曼杯网球赛决赛中,以6:1、7:6(8:6)战胜西班牙老将桑切斯。

塞莱斯职业生涯中总共获得53个单打冠军、9个大满贯冠军、两次联合会杯冠军和6个WTA双打冠军。

塞莱斯在1991年、1992年、1993年和1996年四次夺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冠军。

在1990年、1991年和1992年,她连续三年夺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冠军。

在1991年和1992年,她获得两次美国网球公开赛冠军。

在1996年和2000年,塞莱斯率领美国队两次夺得联合会杯冠军。

莫妮卡·塞莱斯 - 伤已逝

这几天看澳网转播,电视台为纪念百年澳网穿插播出了一些历史片段,一些久违了的名将又出现在眼前:格拉夫、萨巴蒂尼、诺沃特纳、塞莱斯......这当中,目前还没正式退役的就是莫妮卡·塞莱斯了。这是一个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如今却更多的出现在历史数据当中:辛吉斯之前最年轻的世界第一、法网最年轻的冠军、首次参加澳网就能夺冠的选手......还有在大小巡回赛上数不清的蝉联纪录。早年的塞莱斯,曾经是个比辛吉斯还要天才的少女。关于她的辉煌历史,不需要在这里详尽描述。说说我当时的印象吧,那是一个活泼开朗、喜欢在公共场合咯咯乐的少女,一个爱美、喜欢不断变换发型和发色和指甲油的少女,一个打起球来力量十足又喧闹震天的少女。简而言之,她当时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一号,却不是一个为我所欣赏的球员。可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天妒英才,一场如此可怕的、在体育史上罕见的灾难降临到了她的头上。很快,女子网坛就象不曾存在过她一样,马上又回到了格拉夫统治的年代。1995年,在亲人的鼓励和女金刚纳弗拉蒂洛娃的帮助下,塞莱斯重返赛场。那只是一场表演赛,却是阔别赛场两年半后她第一次出赛。塞莱斯明显比以前胖了,还长高了一点,她依然是世界第一最有力的争夺者。

令人感动的是1995年的美网,她和格拉夫作为并列一号选手如愿以偿地回师决赛。那时的格拉夫日子并不好过,父亲逃税风波闹的沸沸扬扬,塞莱斯的复出又使两年前的事件被重新提起,如今二人又隔网相对难免尴尬,舆论对格拉夫绝不有利。但格拉夫是一个只要站在赛场内就可以忘记一切的人,她只想用胜利来犒劳自己,而塞莱斯,当然也想赢,求胜欲望依然很强烈。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霸气消失了,尽管她可以在第二盘中把对手打成6-0,但她没能赢。比赛结束后,她主动到网前拥抱获胜后激动的格拉夫,霎时间,多少千言万语、矛盾误解、猜忌和怨恨,都在那个泪眼婆娑的拥抱中被一一化解,那需要怎样的勇气与胸怀啊。要知道,1993年的澳网决赛后,她们仅仅是简单随意地握手而已。那场比赛没有失败者,格拉夫的胜利当然在于她赢得了冠军,而塞莱斯的胜利则是她又站在了决赛的赛场上。也许,她们仍然心存芥蒂,但即使就是形式上的和解,也足够难能可贵了。

那种胸襟、那种风度,在今天的WTA上,几乎绝迹。我不知道她隐退那两年多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但我能看到,复出后的塞莱斯,已经不是那个在纽约享有“购物女王”称号的傻笑女孩,那是一个宽容、内省、稳重而又依然坚强、乐观的女孩。或许,一场不幸,的确能使人对生活有种新的感悟。一个能在赛场内长胜不衰的人,是名副其实的冠军,但只有人格魅力,才能造就一个伟大的冠军。至于十二年前的那个事件,我们要是再去追问无数个“假如…”已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件事上没有赢家。虽然表面上看,格拉夫因此而获得了比莫尼卡多的多的冠军,可谁又知道,格拉夫的内心没有过煎熬与挣扎?这种负疚绝对不会比肉体伤痛要轻多少,也许内向的她不善表达,也没法表达。既然莫妮卡·塞莱斯本人对此已经释怀,我们也就更没有必要再去纠缠不休了。虽然直到现在,莫妮卡·塞莱斯仍不愿踏上德国的土地。命运对莫尼卡真的是太苛刻了,她的麻烦远不至于此。以前的服装赞助尚斐乐(FILA)竟然把她告上法庭。具体细节我不得而知,但我感叹商业社会的无情和冷血,对一个已经遭受如此打击的运动员落井下石。德国法庭后来对伤人凶犯的无罪释放对养伤期间的莫尼卡更是雪上加霜。

1998年,父亲因病过世,她的生活里又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持者。但坚韧的莫妮卡·塞莱斯没有倒下,并在当年的法网打入决赛,遗憾的是,再一次与冠军失之交臂。之后几年,她再也难以找回颠峰状态,而她后来选择参加的巡回赛,有些是一些级别不高,但她从来没有涉足过的城市,比如中国上海,巴西Bahia,卡塔尔多哈等,而且每到一站,都全力以赴,绝对不让当地球迷失望。这个时候,再多的冠军头衔对她而言已经是数字简单的叠加,她要利用参赛机会,好好浏览一下世界,享受一下人生。事业上,她的确在走下坡路,但赢得的球迷,却是空前的。在2002年的WTA网络投票中,她以绝对的优势当选为年度英雄,并在WTA年终总决赛上接受了这一殊荣。

经历过遇刺之恸、赞助商状告、丧父之悲等一系列打击,莫妮卡·塞莱斯无疑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无论她现在是否立即退役,其实都已经足够幸运,因为她19岁时的成就已然超越任何一名选手,是史上最成功的teenageplayer。经历过太多磨难,我实在有些不忍心看到她重返赛场后再输给一些不知名选手,就算她本人并不介意。现如今,愈加残酷激烈的职业网球也许无法再有她的位置,也许是时候过一下轻松的生活了,然后耐心等待名人堂的请柬。

莫妮卡·塞莱斯 - 匕首下的天使

塞莱斯就这样退役了,带走了她的九个大满贯冠军和178周排名世界第一的伟大记忆。她的离去,使得上世纪90年代的女子网坛代表人物仅剩下了在做母亲后仍然复出参赛的美国老将达文波特一人。这位网球史上屈指可数的单打天才,曾在两年之内连夺七个大满贯奖杯,就连今天的费德勒,也没有如此可怕的战绩。他本可以走得更远,但可惜的是,在1993年,那次臭名卓著的行刺毁掉了无辜的她。“我说过我这辈子不会再去德国比赛,我不是仇恨德国,但我将远离这块伤心之地。”10年过去了,塞莱斯仍未改口。为格拉芙痴狂的刺客帕尔奇,只因无法忍受塞莱斯打败自己的偶像格拉芙,竟然采用了“行刺”这种耸人听闻的方式,他后来被法庭以伤害罪只判了两年有期徒刑,塞莱斯向德国网协索赔2440万马克也以败诉告终。对此,她今天仍然耿耿于怀,认为她受到的伤害没有得到应有的慰藉。肉体的创伤好了,而她心灵上的伤口则终生难愈。塞莱斯养伤27个月后才重新回到球场,但是她错过了作为网球运动员的黄金生涯,换句话说,她是在痛苦中度过了自己本该辉煌的岁月。

塞莱斯说:“如果说我从那次悲惨事件中有什么收获,唯一的就是它让我变得更亲切一些,也许有更多的球迷喜欢我了。当我参加比赛时,球迷就会说,哦,那个被伤害的‘小姑娘’来了。但我再也找不到受伤前的那种感觉,那时我觉得自己所向无敌。”10年前唯一一个拍到塞莱斯遇刺瞬间的德国记者托斯腾·贝尔林说:“想起那一幕,我心里至今还有一股后怕。和塞莱斯一样,我也将终生难忘。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没有拍到这张令我一举成名的照片,因为它使我忘不了那刺眼的鲜血。”

这两天,德国特别是汉堡的媒体接连刊登塞莱斯遇刺10年的纪念文章,再次让读者回忆起这个曾令世界震惊、而对塞莱斯来说却“很不公平”的事件。汉堡晚报和早晨邮报的作者不仅扼腕塞莱斯的遭遇,还一致认为,塞莱斯的痛苦不是她一个人的痛苦,也是德国人的痛苦。在德国汉堡发生的这起悲剧,是运动史上最揪心最丑恶的一次。

TAGS: 人物 体育人物 南斯拉夫 各类体育明星 各项目运动员 外国体育明星 网球 网球明星 网球运动员 著名体育明星 著名网球运动员 运动会 运动员
上一页: 莫莫·西索科 下一页: 米盖尔·安杜兰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