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莎朱可娃


达莎朱可娃,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尤物,俄罗斯首富阿布的女友,潮牌KOVA &T创始人,时尚杂志《POP》现任主编。

达莎朱可娃 - 简介

人们叫她Dasha Zhukova(达莎朱可娃),而实际上Dasha只是她广为人知的昵称而已,她的名字全称是Daria Alexandrovna Zhukova,双子座,出生于1981年6月8日,莫斯科。她的母亲Elena Zhukov是化学家,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教授。

Dasha Zhukova是石油巨头Alexander Zhukova 的女儿、时尚杂志《Pop》新任主编、莫斯科格拉吉当代艺术中心(the Garage Central forContemporary Culture,简称GCCC)创始人、时装品牌Kova &T的老板和设计师。但她最著名的身份,还是俄罗斯寡头、楚科奇自治区区长兼英格兰球会切尔西老板Roman Abramovich的女朋友。

在新书《俄罗斯风格》(Russian Style)中, 作者Khromtchenko将“Z”字条给了Zhukova,将她称作“一定要知道的姑娘”。“俄罗斯的高级定制客户目前仍然是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中坚力量。”Khromtchenko 说, “俄罗斯的It girl 们拥有丰富的时装知识,完全不亚于任何一本时装杂志的主编。”

达莎朱可娃 - 身世

朱可娃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俄罗斯富豪、军火商、石油巨头Alexander Zhukov。这位Zhukov先生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坐拥上亿美元的身家。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时,Zhukov先生参与了国有石油天然气以及金属产业拍卖,发家致富。他本名Alexander Shayyaborhovich Radkin,婚后随了自己孩子他妈的姓氏。

谣传朱可娃她爹因为其巨额财产实在太巨,于是不得不在1993年移居英国,定居在伦敦的富豪区。

2001年,朱可娃她爹因为涉及3万把冲锋枪、1万个手榴弹,1万多个专门打坦克的导弹,还有320万个弹药筒的军火生意处理不当,在都灵的监狱待了几个月,洗干净牢狱之灾后,她爹回到伦敦,将都灵的经历轻描淡写称为小丑闻。

这个小插曲的主要影响就是让朱可娃的父亲爱上意大利,在撒丁岛买了幢房子。

达莎朱可娃 - 情感生活

第一任男友是网球沙皇萨芬

朱可娃10岁时,父母分居离婚,母亲带她前往美国生活。她在洛杉矶读书,养成一口美国口音,并早早养成了不吃淀粉食物和乳制品的习惯。她爹和她关系一直很紧密,他爹再婚后,她有了对双胞胎弟弟,她和继母关系不怎么样。

16岁开始,朱可娃成为伦敦和洛杉矶两地名利场上名媛,白天穿Chloe和伦敦潮牌Luella,晚上穿YSL 和 Prada。一直到她和俄罗斯网球王子萨芬(Marat Safin)约会时,这个漂亮女孩子才真正引起媒体关注。

2003年她认识了萨芬。她让萨芬在爱情的沐浴下,一步步走出伤病和失利的阴影,重新找到比赛节奏。而且,名草有主之后的萨芬不再去夜总会消磨时光了。“还去夜总会吗?”有记者问。萨芬的回答是:“我已经变老了。”

2005年,萨芬在澳网半决赛和决赛中先后击败费德勒、休伊特,成功捧起个人职业生涯第二个大满贯奖杯。他脖子上佩戴的两条项链引起人们的兴趣,赛后他说分别来自妹妹萨芬娜和朱可娃,之后的感言中他更是不忘提及女友对自己的帮助。“我有了一个女朋友,而且我正在努力认真起来。我是说,更加认真地对待我的职业生涯,以及我的人生。”他的一位密友也透露,萨芬花了很多时间和朱可娃在一起,比以前任何一个女友都多。

不过,幸福似乎总是很短暂。在经历了多次分分和和之后,萨芬和朱可娃之间已经没有了2004和2005年时的那种激情,他们的感情走到了尽头。

这个时候,朱可娃突然定居伦敦。不久被强大的英国小报记者们挖出内幕,她是俄罗斯超级富豪阿布(Roman Arkadyevich Abramovich,出生于1966年10月24日)的最新约会对象,两人坐着喷气飞机在世界各地约会。最早的被拍摄下来的约会记录是2005年2月在巴塞罗那。

第二任男友是“父亲的战友”俄罗斯巨富阿布

阿布算起来应该是她爹当年发家致富的战友伙伴,或者说明争暗斗的生意对手。而且阿布先生还是已婚,有一位16年的糟糠之妻和5个孩子。

曾有人打趣,“阿布用卢布征服斯坦福桥(斯坦福桥球场为英超切尔西足球队的主场,阿布在2003年用8000万英镑将球队购入),朱可娃用美色征服了阿布。”

两人相恋后,阿布宁愿付出55亿英镑的分手费也要与相伴16年的妻子一刀两断(据传最终的分手费为10亿英镑)。

阿布全力支持朱可娃的艺术品事业,两人携手出入各大艺术品拍卖会,标价1.2亿美金的珍品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超市里的特价货,便宜得不像话。虽然这对爱侣因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而推迟了婚礼,但仍然在忙碌之余尽情享受人生,比如到市值2.5亿英镑、位于法国南部的山顶别墅小住几日。

达莎朱可娃 - 事业

创业:推出时装品牌Kova &T

2006年,在男朋友阿布和原配夫人打官司闹离婚时,朱可娃决定干点正经事儿,创业。

富豪千金们最熟悉的产业莫过于时装业了,朱可娃发现自己满世界也找不到一件称心的牛仔裤或者白色T,市面上的名牌们显然有些设计过度了。

朱可娃和发小、来自中国香港的女孩Christina Tang推出时装品牌 Kova &T,品牌名字源自她和发小姓氏的缩写。Christina Tang是朱可娃在洛杉矶读书时结识的同学兼死党,Christina Tang的父亲“Shanghai Tang上海滩” 的创始人邓永锵(David Tang)。她们都认为:“人们有时只是想要一件T恤加牛仔裤,并非真的想要买下全套的Gucci服饰。”两个姑娘说,她们的时装偶像是Vivienne Westwood以及法国版Vogue主编Carine Roitfeld与时装总监Emanuelle Alt。

Kova &T衣服设计强调随意,不过,它的发布会绝对不随意,选择在伦敦的豪宅举办。品牌创立后,两个姑娘的朋友们都很捧场,迅速进入美国和英国的各大一线百货公司。

去年最受欢迎的KOVA &T设计单品是PVC材料的Legging,被Kate Moss、Drew Barrymore、Olsen Twins、Rihanna等街拍女王们疯狂追捧,几乎每天都要穿着出门溜达一圈。现在Kova&T在全世界已经有83个服装店。

朱可娃的朋友们,那些俄罗斯富豪们的第二代,认为朱可娃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在媒体面前,朋友们从不吝于赞美朱可娃:“她很认真对待大家的意见,她几乎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工作,至少有70个人在和她一起工作一起忙碌。”

涉足艺术圈:成立Garage当代艺术中心(简称GCCC)

去年9月,朱可娃在莫斯科修建一家占地8500平方米的当代文化中心(the Garage Central for Contemporary Culture,简称GCCC)。开幕当日到场祝贺的嘉宾超过300人,其中包括摩纳哥公主Charlotte Casiraghi、雅诗兰黛家族继承人Ronald S. Lauder、全球第三大收藏家Steven Cohen、当代顶级艺术家Jeff Koons……英国歌坛的话题女王Amy Winehouse登台献歌一首,两百万美金的支票就到手了。事后,《纽约时报》问朱可娃,打造这所中心的目的是什么,朱可娃答,“俄罗斯的年轻一代十分向往当代艺术,但是他们在此之前只能依靠互联网了解它。”

不过,曾几何时,有记者采访朱可娃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这个俄罗斯女孩用标准的美国口音说:“我喜欢,嗯,我真的很不善于记名字。”

这个俄罗斯最大的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另一个创始人兼出资人是朱可娃的男朋友阿布。至于她的男友在GCCC这一项目上投入了多少资金,外界难以知晓。不少莫斯科人认为,GCCC最终会成为这对情侣私人收藏的陈列馆。

莫斯科的开幕展览很成功,除了俄罗斯本土艺术家,还有Antony Gormley这样的国际大牌艺术家撑台脚,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作品参展。朱可娃不是艺术圈新人,而是有着庞大财力支持的艺术圈新贵,并且,她非常愿意求教。她求教的对象是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的Hans Ulrich Obrist 与 Julia Peyton-Jones,泰特美术馆的Nicholas Serota以及苏富比拍卖行的Mollie Dent-Brocklehurst。这些人显然也知道怎么和这个年轻的俄罗斯女孩打交道,他们的心得是:“别提阿布,她不喜欢被当作附属品。”

也有人说,朱可娃这么做是为了摆脱男友盛名之下的阴影。可惜在莫斯科,人们反而更频繁地将GCCC与阿布联系在一起。实际上,这恰恰是当今俄国妇女影响社会的一种方式:不少女性开始做生意,用的往往是丈夫或父亲的钱。

高调接手顶级先锋时尚杂志《POP》

2009年初,朱可娃接手了英国最潮的时尚杂志《POP》,担任新主编。

朱可娃四处游说朋友们加入POP杂志的重新创刊,比如Julia Restoin Roitfeld,她是法国版Vogue杂志主编的女儿,Tom Ford的宠儿。朱可娃引发的另一个话题是英国名媛Daphne Guinness是否会成为《POP》的一员。热爱时装的女富豪Daphne Guinness对媒体表示自己很开心能成为《POP》一员。而Ashley Heath出面澄清,这是一个不予置评的误会,Daphne Guinness不会成为编辑团队的一员,但是会参与一些项目。

杂志出街后,我们看到Julia Restoin Roitfeld的确出现在版权页上,头衔是美国特约编辑。她贡献了两页内容的制作,内容是是她和亲弟弟Vladimir的合影,拍照的人是装置艺术家Tom Sachs,照片下方注解特别指出亮点是此乃是用宝丽来拍摄的。Daphne Guinness可能会比较尴尬,因为她没有伊任何方式出现在杂志上。

新《POP》以13岁的美国时装博主Tavi为封面

从朱可娃主编的第一期POP看来,这个完全没有丝毫编辑经验的俄罗斯女郎深知掌握控制权的重要性,她不仅为自己争取到唯一的、排他性的主编职位,还和Ashley Heath以及美术总监一起出任创意指导。

重出发的POP一共制作了四个封面,两个以13岁的美国时装博客女孩Tavi为主角,然后和Damien Hirst 的作品拼贴在一起。另外两个限量发行,另一个是艺术家Ed Ruscha为POP重生而专门制作的,第四个则是Ilona Staller,这位前色情片明星以及意大利国会议员依然美艳出镜,并激情凸点。内文里有她8页的专访,虽然基本没穿啥蔽体之物,但是杂志特别标注衣饰全部来自纪梵希,并且安排纪梵希设计师采访她。意大利籍的Riccardo Tisci待人友善,一上来就称赞Ilona是自己最喜欢的 Style Icon。(虽然我也很喜欢Riccardo Tisci的设计,但是这个,好吧,让我们对这个友善的意大利人也保持友善吧。)

内容究竟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是,朱可娃的POP杂志的编辑成本很贵,非常贵。314页的杂志——至少使用了三种不同质地纸张,并插入了3个小开本的刊中刊,以及一张折叠起来的大海报。这样的成本能维系多久,没人知道。只是,在经济不景气,杂志们接二连三关门的今天,能有人继续不及工本的大手笔做杂志,终归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TAGS: 俄罗斯 富豪 美女
上一页: 大卫·雅曼 下一页: 邓天晴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