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玉如


叶玉如,女,神经生物学家。 生于香港,原籍广东台山。

叶玉如 - 简介

叶玉如,女,神经生物学家。 生于香港,原籍广东台山。1977年毕业于美国Simmons学院,1983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学位。1993年回香港,任香港科技大学生物系讲师,1994年升任副教授,1998年升任教授。现任香港科技大学教授、理学院副院长、生物化学系主任和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及分子神经科学中心主任等职务,兼任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及神经科学研究所客席研究员,南京大学、同济医科大学等大学的名誉教授。叶玉如运用现代分子与细胞生物学方法,探讨神经营养因子与神经元发育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用于治疗神经性病患的可能性。研究结果有助于阐明神经突触形成的机理及突触的功能,对了解由此衍生的学习及记忆的机理有很大帮助。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4荣获“联合国(教科文——欧莱雅)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

叶玉如 - 主要成就

科研成就

叶玉如在细胞与分子神经科学诸多领域的研究中取得了相当杰出的成就。主要运用现代分子与细胞生物学方法,着重探讨神经元的发育过程、神经营养因子对神经元和靶细胞间突触形成及功能发展之关系,以及它们用于治疗各类退行性神经病患的可能性等。主要贡献可概括为下列5项开创性的研究项目:

一、型神经营养素的发现及其功能研究:自20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相继发现了属于神经营养素家族的3个新成员,即神经营养素-3 (NT-3)、神经营养素-4 (NT-4) 和神经营养素-7 (NT-7)。此项发现令人振奋,因为它开创了一个研究神经营养因子受体特异性和功能,以及它们在神经系统发育过程中作用的全新领域,加深了对神经营养素如何有效促进神经细胞之生长、分化以及存活的理解,更成功导致多种神经营养素作为药物治疗某些神经退行性疾患的临床研究。

二、睫状神经营养因子(CNTF)受体三元聚合物的发现及其功能研究:20世纪90年代初期,首先确定了CNTF 及其相关细胞因子的受体三元聚合物的复杂结构和功能,此项研究有助于深入理解CNTF如何诱导靶细胞上的信号传导,以及神经源性的细胞因子何以仅仅作用于神经元。

三、解析营养因子对靶细胞分化的协同效应及其机理:证明了多种神经营养因子对靶细胞的协同效应,从而揭示出不同信号传导通路之间相互配合共同诱导细胞的神经表型分化的分子机理。最近,发现视黄酸可调控神经营养素受体以及某些新基因的表达,从而互相作用以影响神经元分化。

四、阐明神经肌肉突触形成的调节机制:细胞周期蛋白激酶-5(Cdk5)是脑内重要的蛋白酶分子,叶玉如首先发现Cdk5亦存在于神经肌肉突触,并能控制乙酰胆碱受体之基因表达,直接影响神经肌肉突触之形成及其功能发展。首先发现Eph存在于神经肌肉突触与一重要肌肉细胞传讯蛋白联合产生效应。利用崭新之生物技术勾划出一系列与神经肌肉突触形成或神经损伤及再生有关之基因。以上研究,不但有助进一步了解神经肌肉突触形成之机制,更作为发展药物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及神经受损提供了的新靶点,对了解由此衍生的学习及记忆的机理有很大帮助。

五、根据以上研究成果,在国际学术刊物发表论文与综述共135余篇,其中绝大部分发表于《科学》、《自然》、《神经元》、《细胞》、《神经科学年度评论》、《神经科学杂志》以及《遗传学进展杂志》等顶尖期刊。文献被引总次数近1万次,此外获颁12项国际科技发明专利。

叶玉如在香港科技大学工作期间(1993-),己成功获颁个人及课题研究项目资助近40项,基金总额高达1.28亿港元之巨。

她致力探讨:1、 多种神经营养因子之间的协同作用,以及神经营养因子与其它信号传导通路之间的联系;2、神经营养因子及其受体在细胞内,主要是神经肌肉接头处的分布,表达和调控;3、神经源性和肌源性信号对神经肌肉接头形成的影响。2003年,叶玉如的“神经肌肉突触新讯传递机制的鉴定”研究,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学术成就

国际学术界曾多次表彰叶玉如杰出的学术成就。

1998年她获得香港裘槎基金会颁发“香港优秀学者”计划奖金。

2001年当选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时,她也被相继受聘担任国际重要学术期刊要职。如《中国药理学报》,

1996—;“Journal of Biomedical Science”编委,

1999—;“Neuroscience Letters”副主编,

2000—2003;“NeuroSignals”主编,

2002—;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编委,

2003—;Cell  Research编委,2003—。

另一方面,她被邀请作为许多重要学术组织。如“香港政府研究资助局评审组”、“香港政府大学资助委员会研究资助局”、“大学教育资助(生物学及医学)委员会”、“创新科技基金(生物科技项目)评审委员会”、“亚太分子生物学网络”及“香港生物科技联盟”等的领导成员或学术会议(如“第二届亚太生物科学国际研讨会”、“日本与欧洲动物细胞技术联合研讨会”、“香港神经科学年会”、“Gordon  Research  Conference分子与细胞神经生物学研讨会”及“第四届中国神经科学年会”等)的主持人。

此外,她的事迹还入选国际多种名人录。              

叶玉如 - 成功原因

责任感带来压力

叶玉如的专业属于神经生物学范畴,具体点说是从事神经营养因子及神经信号传导等领域的研究。她发现了一系列新型神经营养因子,并阐明了它们如何作用于神经细胞上的受体。这些成果有助于理解神经营养因子如何参与神经细胞的分化及维持,并揭示其应用于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如老年痴呆症、帕金森氏症的可能性。她的研究还大大提高了对神经肌肉突触形成过程的了解。神经突触是神经细胞与其它细胞的信息传递点。最近,她在神经肌肉接点发现了新的信息传递机理,为治疗不同类型的肌肉神经疾病提供了重要线索。这一新的成果也为她最终获得“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打下坚实基础。

从博士毕业,20多年的科学生涯总不会一帆风顺。但问及其中甘苦,叶玉如觉得最难的,还是如何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者兼顾起来。“理论和实践都很重要”,她说,“如果既希望在基础研究上有所突破,又要在应用研究上取得进展,克服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多投入。”应用研究方面的压力更主要地来自科学家的责任感。叶玉如说,“为生命质量的提高做一份努力,是所有生命科学家都梦寐以求的。

同时担任香港科技大学生物化学系主任、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两个行政职务的叶玉如还带着学生,为了能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边都兼顾起来,她每天的工作时间几乎都在12个小时左右。把工作带回家是不可避免的,叶玉如说,“因为责任很重。”

重要的是团队

“团队精神”是叶玉如分析出来的另一个原因。“我很喜欢团队精神。很多事情,如果一个人去做,成功的机会就很小;但如果是一个团队一起做,不但成功机会高,而且大家也会很开心。”她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我希望能鼓励大家共同把一件事做好。”

“我是神经生物学家,对化学的了解不是很深,但做药物研究就必须有化学方面的知识,当然,也需要动物学方面的知识。这就需要很多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合作,一起努力。”叶玉如以中药筛选新药物为例说明她的观点。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说,“我的责任就是把大家聚在一起,不分彼此地为项目出一分力。”

“每个科学家都有自己的风格。”叶玉如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一种最好的模式,尤其是对其他女性科学家而言。在她看来,如果一位女性科学家认为自己更适合独立从事科学研究并付出努力,一样值得肯定。

热情解决一切

“我没有感觉到过来自性别的压力。”叶玉如说,从事科研的二十几年中,自己并不觉得因为是女性而跟别的男性科学家有什么区别。“我去参加科研会议,跟别的科学家一起讨论,从来没觉得人家会用不同的眼光看我。大家一样,兴趣都在科研项目上。我都是以一位科学家的心态去参与的,而不是总想着自己是一位女性。”

叶玉如说,女性在竞争的时候的确有很多力不从心的地方,比如自己,就担当着妻子、母亲、科学家三个角色,要在之间取得平衡,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需要将时间分配好,“因为每天只有那么多时间”。

虽然自己做得还好,但叶玉如还是不能对一位有兴趣从事科学研究的年轻女性给出什么忠告或建议,“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对她而言,幸运的是家人都非常理解并支持她对科研的追求,使她可以投入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叶玉如 - 个人生活

叶玉如从来不认为性别是导致女孩子从事科学研究的很大障碍,尽管她承认作为女性,在这条路上,必须克服许多困难。

科研投入需要长时间,而照顾家庭也需要时间,要在这两方面取得平衡,要得到丈夫与孩子的理解。每个工作的女性都曾遇到同样的困难,比如说孩子有表演,你都想参与,但工作方面又不允许,他们的理解真的是非常的重要。叶说自己是很幸运的人,能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除了经商的背景,叶教授不愿意过多谈论自己的先生,她觉得这是相互尊重的表现。对于孩子的教育,她也并不如内地的一些父母那么严格:“我向来不会和孩子说他们一定要怎么样,或者要他们按我的意愿发展。我想他们还小,他们自己对哪方面感兴趣就可以朝哪方面发展,我自己以前就是这样的。而我的孩子都很自觉,不用我太多督促。”也许是因为有一个榜样母亲,叶玉如的一双女常常学习到深夜两三点,要母亲催了才肯睡。

叶教授的一天通常是这样度过的,她每天七点半左右就到了办公室。每天做的事情相对来讲是在实验室、办公室,或者开会。因为叶教授除了要训练照顾研究生之外,她还有行政方面的的工作,目前,她是香港科技大学生化系的系主任、理学院的院长和生物技术研究所的所长。“所以每天的工作很忙,这些工作占据我一半的时间。工作比较多的时候我就边工作边吃中饭,而晚上下班的时间也视一天的工作而定。”她每天的工作时间平均在12个小时左右。

她不喜欢自己的学生像内地很多学校流行的那样,管自己的导师叫老板。她强调研究生做科研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和精神,必须发自内心想对科研有所贡献才能做好。她给博士生一个项目的时候不会每天和他们讲要做什么,就是要训练自己独立的想法。“我学生毕业后的出路是不一样的,大多出国读博士后或在别的研究机构工作,有些在香港继续读书,或者教书。

她并不觉得香港和内地学生在学习上有多大的不同,对科研有着浓厚的兴趣是两地学生的共同特点。不同的是,香港学生家人都在香港,有一些时间他们要和家人在一起。可是大陆的学生家不在香港,因此他们在实验室的时间就更多。所以大陆来的学生工作很努力、学得很快,几个月之内就可以看到他们很大的进展。

工作之余,叶教授也和普通人一样陶醉于家庭的亲情,有空就和家人一起看电影,或者聊天、逛街。除了科研方面的专业著作,她也广泛涉猎其他方面的作品。

叶玉如 - 重大事件

巴黎时间2004年3月11日晚7点半,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会议大厅,2004年度“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颁奖仪式在此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先生和欧莱雅集团主席欧文中先生亲自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叶玉如教授等五位获奖者颁奖。

评委宣布叶教授的获奖理由只有寥寥数语:因她在分子生长控制、鉴别和神经系统树突形成中的重要发现授予她此项殊荣。

这是一种简洁而专业的说法,也许本届评委会主席、1974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德杜夫教授的介绍可以令我们更容易理解叶玉如的非凡成就,他说:“叶教授在神经生物学方面的发现,将使人类最终治愈帕金森氏症、老年痴呆症成为可能。”

“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于1999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上最大的化妆品集团欧莱雅公司共同设立,每年授予全球5位卓有成就的科学女性,主要侧重于对科学家整个学术生涯的评价。它是目前全球范围专门奖励科学女性的最高奖项,有“女性诺贝尔奖”之称。

由两位诺贝尔奖得主挂帅(1974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ChristiandeDuve和另一位德裔科学家)的12名评委,历时半年多,从全球200多名女科学家中初评了55位入围者,再从中评出各洲唯一的大奖。

中科院院士、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裴钢已是第二次担任该奖项的评委。裴钢的办公室里,五大洲55位女科学家的资料躺在红、蓝、粉、黄、绿5种颜色的资料夹里,堆成半米多高。裴钢院士阐明自己推选叶玉如的理由:叶教授的研究获得了全球范围内同行的认同,她在主要核心期刊上的130多篇学术论文被转载或引用9000多次,拥有12项专利;她的《神经肌肉突触新信号传递机制的鉴定》项目获得2003年度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叶玉如2001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时仅45岁,是当时最年轻的院士。

最终,同样的理由征服了来自五大洲的评委们,使叶玉如在黄色资料夹里脱颖而出,和其他四位女科学家一起问鼎“女性诺贝尔奖”,每人各获10万美元奖金,这也是继李方华院士之后,中国女科学家连续第二年蝉联“女性诺贝尔奖”。

TAGS: 中国科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科院院士 南京大学在聘兼职教授 女性科学家 女科学家 数学物理部院士 科学 科学家 院士
上一页: 叶连俊 下一页: 叶桔泉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