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


胡美,原中国艺术体操队运动员,已经退役。雅典奥运上,胡美认识了朱芳雨。很快两人便坠入爱河,并约定在北京奥运会之后结为伴侣。终于在2008年9月8日0时开始,胡美和朱芳雨一步步走向了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胡美 - 运动经历

1994年在柳州体操学校开始艺术体操训练,教练是李娟
1997年进入深圳市体工队,教练是梁芹
2001年进入国家艺术体操队,教练是何晓敏

胡美 - 主要成绩

1999年全国艺术体操少年比赛个人全能冠军
2000年全国艺术体操锦标赛团体冠军
2001年九运会个人全能第八
2001年广东省第10届省运会个人全能冠军
2002年全国艺术体操锦标赛集体全能冠军
2003年世锦赛集体全能第七
2003年法国邀请赛单项亚军
2003年保加利亚国际邀请赛集体全能第三
2004年雅典奥运会热身赛集体全能第六

胡美 - 成长故事

胡美,身材高挑,穿一件简单的粉色T恤,一条灰色的运动长裤,长长的头发简单在脑后扎成了马尾,一副清秀的模样。从小在运动队里长大,让她的全身上下带着一股洒脱气,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很是讨人喜欢。

“我有时候仍然很孩子气,不过另一方面,我的经历也让我比同龄人更懂事。尤其是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可以说在那‘一分钟’内,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胡美说。艺术体操并不是中国的强势项目,在雅典奥运会前,中国的艺术体操一直没能进入到奥运会正赛之中。而那次,国家队是靠资格赛的优异表现,难得地取得了一张外卡后才得以进入奥运赛场的。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初次踏上奥运赛场,胡美的动作表现接近完美。比赛结束后,当大屏幕上显示出中国队排名第五时,全队欢呼雀跃。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获得第五名,这样的佳绩足以让胡美无比自豪。就在这个时候,胡美被抽中进行尿检,当时她心情很轻松,一边排队等待尿检,一边跟朋友聊天。突然,有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对她说:“中国队不是第五,是第六,不用尿检了。”胡美一下愣了,“当时那位工作人员说的是中文,但是我完全没有听懂她的意思。”胡美一直站在原地发呆,那人又重复:“你不用排队了,回队吧。”

原来,在比赛的时候,中国队其中有一个动作出界了,裁判当时没有看清楚,在赛后录像时发现后补扣了0.1分,总成绩就退居第六名。“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眼泪就掉下来了,队友们也全都开始哭了,我们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虽然只是相差一名,但还是让全体队员十分沮丧,一直坐在场馆内默默无语,等到外面天全黑了,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才离开了场馆。

“那一刻我突然长大了,我真正明白到生活和赛场是相通的,比赛时候尽力就好,至于其他的意外自己无法把握,而悲和喜都要自己来承受。”就因为有了这样的小插曲,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为胡美和队友留下了终生的遗憾。胡美坦言:“我现在觉得这段小插曲也很美,它给我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让我永生难忘。”

胡美 - 求学之路

参加完雅典奥运会之后,胡美逐渐萌生退役的想法。之后,她还参加了全国十运会,但是成绩并不理想。那一段时间,她的心思更多放在了退役之后该做什么的问题上。看着师姐们退役后大多选择了先深造读书,她也决定走这条路。凭借自己优异的体育成绩,她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北京体院读书。

机缘巧合,她在大二时回到了广东,她的思想也随之改变。她希望能够在一所综合型大学读书,目标也锁定在了中山大学。但是转校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特别是她在北京已经读到大二了。首先要回到北京体院办理退学手续,其次要在中山大学申请入学,这中间需要繁杂的转学手续,同时更需要机遇,这一等就是一年的时间。“那一年我情绪很低落,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不训练,不工作,不上学,留在家里我越来越没有自信心,觉得前途一片灰暗。”这个时候,男朋友朱芳雨给了她很大的帮助。经过一年的等待,胡美终于进入了中山大学公共管理系就读,开始了另一段崭新的求学道路。

尽管要重新从大一读起,但胡美并不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在一所优秀的综合型大学读书,胡美觉得每天要学的知识很多,总有点忙不过来的感觉。胡美承认:“上学的日子艰难,但是很充实,我非常珍惜我在大学的日子。将来我结婚了,我也会继续我的学业,而且,我希望能够读研究生,这是我目前的最大目标。”

胡美 - 爱情故事

在雅典奥运会的闭幕式上,姚明高调地搭着女友叶莉的肩膀,大大方方地走在队伍里,他用这种浪漫而又自然的方式向全世界公布了自己的恋情。

其实,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另一段甜蜜的爱情也在酝酿之中,国篮球员朱芳雨和艺术体操队胡美的恋情正在撞击着火花。

在参加雅典奥运会前,朱芳雨就知道自己有个老乡在艺术体操队,而且是个大美女。一直苦于未能相识,于是奥运会闭幕式成了最佳机会。但胡美到现在还是坚持说,闭幕式上与朱芳雨的相遇,是他们第一次认识对方。“反正我那时是第一次认识他,之前跟篮球队的几乎都不怎么熟。”她说。

在胡美看来,其实一切都很自然。“当时他要跟我合影,然后我就答应了,后来发现聊得还挺好的,彼此都聊得很坦白。”确实,对于直率单纯的胡美来说,坦白是最能让她产生好感的方式。在日后交往的4年里,胡美和朱芳雨几乎都是以这样直来直往的交流方式相处,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但一个个细节,都让胡美体会得到小朱的一片深情。比如说,在雅典回北京的飞机上,朱芳雨特意给胡美留了身边一个位置。这个留座的回忆,胡美仍觉得是他们的故事里最浪漫的情节之一。2004年9月初,朱芳雨向胡美提出了“能不能当我女朋友”的要求,胡美答应了。

2005年十运会后,胡美彻底从国家队退役。当时胡美想从北体大转到中山大学学习,但繁琐的手续让她等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一段,胡美失去了目标和动力,“前面的路看不清楚,原来的路也彻底截断了,不上不下的特别不安。”暂时投靠男友的胡美住在朱芳雨的宿舍里,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游戏,意志消沉。“但小朱一句没怨过我,还是该训练训练,该摇醒我吃饭就摇醒我吃饭,但一句‘不上进’的狠话都没跟我说。”胡美说。小朱的沉稳,小朱的宽容,让短暂迷失的胡美安然度过了那段时期,也认定了小朱就是她相守终身的人。

胡美 - 婚礼现场

抢亲:兄弟连大战姐妹团

广东人结婚,礼数非常讲究。何时去迎亲,何时摆酒都有很多说道。朱芳雨和妻子胡美都不是广东人,但他们要在东莞举行婚礼,自然也就要学会入乡随俗。“这里的规矩很多,我们广西也有很多习俗,既然在这边办婚礼,我爸说还是要按照这边的规矩,但还是要简单一些,”7日的深夜,朱芳雨边整理着自己的礼服边说,“等会儿12点我们就要从我家出发,到小美那边去接亲。”

朱芳雨的桌上摆着厚厚的一叠红包,他说有160个,就怕到了女方“家里”红包不够,所以多准备一些。时间一点点地走向了7日的半夜12点(8日0点),朱芳雨穿戴整齐,下楼坐进了花车。一支由十几辆车组成的豪华车队浩浩荡荡驶向了新娘的“家”。由于胡美也是广西人,所以接亲这天朱芳雨租下了一套别墅,作为新娘子临时的“家”。

很快,车队在别墅前面停了下来。小朱手捧鲜花下了车,还没等他站稳,别墅的阳台上,早已等待他到来的胡美的姐妹团就喊了起来:“红包拿来,给你开门!”

朱芳雨早就知道,这是缓兵之计。他不知对方会用什么办法对付新郎,所以并没有贸然进前。“一共要多少?”朱芳雨的话音还没落,几个“水弹”就从阳台上射了下来,啪啪啪,在他周围炸开了花。“先别扔!找个人出来谈判!你们一共多少人?”朱芳雨边躲边喊,旁边的伴郎王仕鹏也一直帮他大喊。于是双方开始进入对峙状态。朱芳雨的身边同样有很多兄弟连的弟兄,由杜锋带头,开始点燃鞭炮扔到空中吓唬姐妹团。可想要进入别墅迎娶新娘谈何容易?双方用水弹和鞭炮对峙了十几分钟。

看到迟迟无法近身到别墅门前,杜锋一声令下:“兄弟们,冲啊,撞开大门。”话音刚落,一个宏远队的青年球员已经用身体冲向了大门,砰的一声,他被弹了回来。看来门后面定是有重物顶在那里。此时有人开始大喊:“苏伟!苏伟快来!”众人闪身,队中力量最大的苏伟冲了进来,抬脚踹向大门。当的一声巨响,大门裂开了一条缝。还没等苏伟再次出脚,中锋王征大吼着冲了过去:“闪开,我来!”又是一声巨响,那扇沉重的大门终于被踹开了。进到屋内才发现,原来,胡美的姐妹团,用四五个巨大的沙发将门堵住了。

虽然朱芳雨在兄弟连的掩护下冲进了别墅,可还是遭到姐妹团用各式各样的喷射彩弹的攻击,头上身上到处都是。终于,朱芳雨来到了二楼的一个门前。可是紧闭的大门又将大伙拦住了。同样,红包开道,接亲的人冲进了过了第二道关。

最后一道门,这里才是最难的一关。“老婆,快开门,我来接你啦!”隔着房门,朱芳雨大喊着。可是里面并没有传出胡美的声音。“先读家规,再送红包,才给开门,”固守在里面的姐妹团成员大喊,“而且要让里面的人听见。”朱芳雨没辙了,只得大声朗诵:“三从:第一,太太出门要跟从;第二,太太命令要服从;第三……”外面仍然正在激战当中的兄弟连和姐妹团声音太嘈杂,急得伴郎王仕鹏干脆用广东话大喊:“莫吵!莫吵!”

终于,在又从门缝地下塞进了三十多个红包后,新娘子的门被攻破了。可是难题又来了。那些夫妻二人咬葡萄,新郎给新娘唱歌这样的游戏已经难不住小朱了。但给新娘子找鞋却遇到了麻烦。偌大的房间,被朱芳雨的兄弟连成员给翻了底朝天,他们甚至将端坐在床上的胡美连人带床一起抬起来找,可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空调、通风口、洗手间……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时间指向凌晨2点。终于,在一个“内线”的帮助下,刘晓宇在一楼的一间储藏室里找到了那只鞋。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斗智斗勇,朱芳雨“抢亲”成功。

新娘子抢回来了,剩下的就是婚礼了。

婚礼:600人见证幸福

8日下午6点,宏远酒店的国际宴会中心人声鼎沸。60张大桌子整齐地排列在宴会厅里。最里面的舞台帷幕上,金色的大字表明了今天的主人——“朱胡联婚”。

从各地赶来的朱芳雨的亲朋好友早早地就开始入场。而朱芳雨和新婚妻子胡美也早早地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们的到来。宏远队的队员们列队入场,每个人都送上了自己的贺礼。篮管中心的领导也派出了代表:篮管中心副主任胡加时,男篮领队白喜林,男篮教练孙军,女篮领队匡鲁彬,女篮教练范斌……朱芳雨一一跟前来道贺的人握手、合影。

朱芳雨的婚礼自然也要吸引不少媒体。北京的,广州的,东莞的,光是记者们加在一起也有三四十人。闪光灯发出的刺眼的光让整个宴会厅显得更加亮堂。就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战神”刘玉栋和福建队的吕晓明也赶到了现场。虽然并没有像此前的报道中所说的,中国的三大中锋悉数到场,也可以说是高朋满座了。已经赶往美国的易建联虽然没能亲自参加昔日战友的婚礼庆典,也让父母代表送上了自己的贺礼。

7点30分,随着主持人开场白,朱芳雨和胡美的婚礼终于开始了。伴随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胡美挽着朱芳雨的胳膊,慢慢地走上了神圣的红地毯。两个人走得很慢很慢,用主持人的话讲:“他们在慢慢走向这个神圣的时刻。”

婚礼上做个小游戏自然少不了。主持人出了个点子,要求新娘胡美把喜糖一颗颗剥开喂给朱芳雨,但小朱不可以吃下去,而是要含在嘴里,直到塞满为止,并且每吃一颗都要说一句:“老婆,我爱你!”就这样,朱芳雨一遍遍重复着这句甜蜜的话语,而声音也随着糖块的增多变得越来越模糊和搞笑。

游戏结束了,主持人问小朱:“你刚才吃了那么多糖,感觉怎么样?”朱芳雨大声地回答:“我从来没吃过这么糖的甜!”开香槟、切蛋糕,朱芳雨和胡美在超过600人的祝福当中完成了神圣的仪式。

胡美 - 同名人物

元末时,曾为陈友谅“汉”政权辖下之江西行省丞相,驻守南昌。元代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八月朱元璋征伐陈友谅;友谅不敌,走武昌府城(今武汉市武昌)。他遣郑仁杰为使,至朱元璋军中纳款归附。次年春,朱元璋至南昌,他迎于新城门外,奉命仍任原职。至正二十三年,随朱元璋征武昌,围攻友谅子陈理。二十五年,随徐达进取淮东。次年,讨伐张士诚.下湖州,破苏州,俘获张士诚,继又攻占无锡。加爵荣禄大夫。同年十月,任征南将军,率师由江西进取福建,沿途不战归附。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以荣禄大夫任中书平章、同知詹事院事。洪武元年(1368年),攻占建宁,邻近州郡均纳款请降。次年冬,赴河南招集扩廓帖木儿旧部。授柱国公豫章侯,食禄一千五百石,赐诰命铁券。十三年,改封临川侯,督建潭王府于长沙。长女被选为贵妃。二十三年(一说十七年),偕同子、婿入宫室;太祖以乱宫禁加罪,逼他自杀,子及婿受刑死。

TAGS: 人物 体育人物 体育明星 运动员
上一页: 胡耀宇 下一页: 胡煜清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