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芝贵


段芝贵:安徽合肥人,字香岩。北洋武备学堂毕业。历任陆军第镇统制、督练处总参议。武昌起义后,被袁世凯委为武卫右翼翼长,旋护理湖广总督。民国成立,任驻京总司令官,统制陆军和武卫右军,继任拱卫军总司令、察哈尔都统。1913年任江西宣抚使,并任第一军军长。次年改任湖北都督,1915年任奉天将军,旋兼署巡按使。不久,联合十四省将军密呈袁世凯,拥护帝制。1917年随段祺瑞讨伐张勋,曾任京畿警备司令、陆军总长。1919年改任京畿卫戍司令。次年,在直皖战争中任皖系前敌总司令。后在天津病死。段芝贵一生中,为了攀龙附凤,升官发财,谋取私利,常使用美人计。

段芝贵 - 简介

段芝贵,字香岩,安徽省合肥人,1869年生。天津北洋武备学堂毕业,留校任教习,后任职于淮军。1895年投入新建陆军,历任督队稽查先锋官、步队左翼第二营统带、督操营务处提调兼讲武堂教习,赏道员衔。1902年后历任直隶军政司参谋处总办、天津南段警察局总办、天津巡警工程捐募事宜。1905年2月任第三镇统制官,后任督练处总参谋兼督办。1907年任东三省军务处总办,同年4月27日署黑龙江巡抚,5月7日因行贿案发被免职。1910年任镶红旗蒙古都统。

1911年辛亥革命时,于11月14日护理湖广总督,12月任武卫右军右翼翼长。民国元年时曾任驻京总司令官,5月1日武卫右军改编拱卫军,任拱卫军总司令。12月22日任察哈尔都统。1913年7月“二次革命”时,于16日被任命为江西宣抚使兼第一军军长,率军南下镇压江西讨袁军,旋改兼安徽宣抚使,授陆军上将。1914年2月1日署湖北都督,6月30日为彰武上将军督理湖北军务。1915年8月22日调任奉天督理、镇安上将军兼督理东三省军务,9月兼奉天巡按使。12月受袁世凯封为一等公。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于20日辞去奉天将军职,归居天津。1917年7月任讨伐张勋复辟时任讨逆军东路总司令,7月17日出任京师卫戍司令,8月11日授辅威上将军,8月18日改京畿警备总司令,10月9日晋授勋一位。12月18日任陆军总长。1919年1月11日去总长职,9月3日又改京畿警备总司令为京畿卫戍总司令。1920年7月直皖战争时,任皖系的定国军西路司令,被直军击败后。8月受通缉,匿居于天津,后获特赦,于天津闲居。1924年冬曾参加段政府成立,1925年3月22日病故于天津,年五十六。曾著有《壮游记》。

段芝贵 - 轶事

段芝贵一生中,为了攀龙附凤,升官发财,谋取私利,常使用美人计。

1900年,袁世凯被清改府任命为直隶总督。袁即调投靠自己并得到自己器重的段芝贵为天津北段巡警总办,但段并不满足于此,他针对袁的贪财好色,投其所好,多方选购名妓美女献给袁。此举深得袁氏欢心,在袁的保存下,段成了天津巡警道。美人计初试成功,段氏尝到了甜头,得意洋洋。从此一发不可收,又导演了两次广为时人所知的美人计。

 

1907年,庆亲王奕劻正任军机大臣,位高权重,声势显赫。其子载振,任农工商部尚书及御前大臣。一次载振往东三省路过天津,艳羡天津貌似天仙、才智出众的坤伶杨翠喜,欲纳为妾,遭杨拒绝。作为随员的段芝贵听说这件事,即利用手中权力威胁利诱杨的父兄,给银一万两作为赎身费,杨家被迫应允。段随即派随从在深夜中将杨送到载振邸中。载振大喜,感谢段芝贵玉成美事,即面请其父,夸段政绩卓著,心细才长,请破格使用。其父乃奏请慈禧即发上谕:“钦命天津巡警道段芝贵恩赐布政使,署理黑龙江巡抚,着即前往任事。”段的上述情事被御史赵启霖所闻,乃上奏折参劾,各大报刊如《申报》、《时报》等也不惜版面作追踪报道。但赵的参劾遭到失败,赵本人被庆亲王以擅干上谕诬蔑亲贵重臣名节论罪革职,引起舆论大哗。稍后,素以刚直敢言的岑春煊走访段,遭段手下传话者拒绝,岑愤怒已极,即上奏折云:“段芝贵为皂班之子,李氏家奴,献妓取幸,众所不齿!命为封疆大吏,实属有违官箴。”并面见慈禧详细申诉。慈禧大怒,即再颁上谕将段革职。时段已在赴任途中,接上谕如晴天霹雳,十分懊丧,只好中途折返。载振因此事也不得不具疏辞职,而杨翠喜之名却哄动全国。

在事隔七年后的1914年,即段芝贵督鄂期间,段氏又演出了同样的一幕。其时,袁世凯之子袁克定因事来武汉,一日在怡园观剧,看见名噪南北的坤伶王克琴而艳之。段探知袁旨,即两次微服访王克琴,并花费银八千元为王购备家具日用品,欲将王贡献于袁。此讯传出后,怡园内外热闹非凡,无日不车水马龙。《大汉报》经理胡石庵闻之,乃约编辑二人,往怡园观剧,借以窥探虚实。是晚,演《梅龙镇》,王克琴饰演凤姐,剧中有台词云:“军爷有钱,买不得凤姐不卖之物。”王说此语时,斜看楼座,嗔态可掬。原来楼座中观客即为段党。胡石庵调查既确,返社后借题发挥,刊发《落花有主》时评讥讽段。段阅报大怒,怀恨在心,寻找机会报复。时值白朗进攻老河口,《大汉报》据事直书,并开辟“中原狼祸论”一栏。段为泄私愤,诬诋《大汉报》私通白朗,编造“报馆通匪案”,以“泄漏军机,鼓吹乱党,扰乱治安,摇惑人心”十六字罪名,饬令封禁,并捕经理胡石庵及编辑、理事、发行、访事等十多人入狱,发交陆军审判处讯办,欲置胡石庵等人死地。但在当时社会各方压力下,段的这一阴谋并没有得逞。胡等几位仅被判处短期徒刑。1915年段离开湖北,胡等未待刑满即获释放。

TAGS: 军阀 民国人物
上一页: 邓兆祥 下一页: 陈竹隐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