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林

白岩林 白岩林,网络上热议的大二女村长白一彤的父亲。根据媒体报道,白岩林是陕北一带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自称是一家杂志社记者,不但在榆林、西安、北京都有房子。他出行使用牌号为陕K88888的猎豹汽车,车顶上还经常装有警灯。在陕北各级政府部门,白岩林几乎是无人不知,有人说他是“能人”,没有什么事情他办不到;有人说他是“混混”,没有什么地方他不能到达的;还有人说他是“骗子”,到处坑蒙拐骗。在接受采访时,白岩林搬出一大堆他和各级领导人的合影,来证实他的影响力。

白岩林 - 家庭背景

白岩林的父亲白补厚,曾任县农业局局长,去世多年,素有官声。大哥白延强,部队转业后在榆林公安局工作。二哥白延平,现为榆林新恒安集团董事长,在陕北颇具影响力。而白岩林的经历最显特别。他当过兵,之后在乡镇武装部工作,开诊所、卖粉条、贩红枣、开饭馆,“什么都做过”,2001年离职下海,来到榆林。他的车号和手机号码末五位,都是88888。

他自称在榆林、西安、北京都有房子,房子里挂着的大幅照片上,他握着省委书记的手,市委书记和市长分立两侧。

他用过多张名片,有《陕西政协》、《各界》杂志记者部主任,有化名为“白哲”的“全省公安督察三年行组委会办公室”副主编,还有标明“中共中央”的某杂志陕西工作站站长。

白岩林 - 记者身份

白岩林是当地知名的“记者”,自称和白岩松是一家子兄弟,善于“搞钱”、“搞关系”……最近几年,清涧和村里的熟人发现白岩林事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他发给大家的名片显示,他曾经是陕西省政协《各界导报·法制周刊》副主编,《求是》杂志陕西工作站站长,《陕西政协》、《各界杂志》记者部主任。他的亲戚乐于向别人介绍:“他还有‘警务督察证’呢。”

据证实,2年前,白岩林确实是《求是》杂志陕西工作站站长,但并不是陕西政协下属《各界》杂志和《各界导报》的记者,两张名片上留的办公电话,一个是陕西日报原下属的金色旅行社办公电话,一个虽是杂志社总编办电话,但工作人员说,这么多年,根本就不知道这么个人。白岩林有一张盖着新闻出版总署和《各界》杂志公章的记者证,但网上“查无此证”。

白岩林

在榆林市区某公务部门,等待办事的五六人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心地笑起来,互相拌嘴:“记者?”假记者!榆林的主流报纸驻站记者众口一词:“就是个假记者,骗吃骗喝,我们希望把这样的人早早清理出去。”一位报纸记者站站长说,一般正规单位活动的邀请名录,通常没有白岩林,但在这些场合,他却经常出现。在集体采访的场合,“正规报社的记者理都不理他。”

白家兄弟的名字里本来都有一个“延”字,只有白岩林把“延”改做“岩”。白岩林说这与他和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的交情有关。“我们是一家子兄弟,2000年母亲节,我和他在西安见面,他送给我母亲和女儿他的《痛并快乐着》。因为他本来也叫‘延松’,后来改成‘岩松’,于是我也改成‘岩林’。”

这个故事榆林广为人知。但白岩松的答复是:“我从未改过名字;我只有一个兄弟,在内蒙古;我的书出版了4万册,也在各地进行过签名售书,因此很多人有我签名的书。”

榆林新闻圈里还流传着这个故事:2006年,一位刚调到本地的市领导,在一个会议场合,遇见《求是》杂志陕西工作站站长白岩林,白要求拿到5个8的车号。“领导也是刚来,还不熟悉情况,但我们要听上级的,”一位匿名知情人说,“为了避免白这个人出事,伤害不明真相的领导,我们规定,车牌不能转让,包括车型、车主,并且只有10年期限。”这块车牌曾经被挂在别的车上,但对白怀着不满情绪的交警部门,挂一辆,扣一辆。

记者身份,似乎很受白家倚重。在白延平企业的座驾里,也挂着一个2年前的过期采访证———“陕西省政协九届五次会议”,而证件上的人,是白延平的一个下属职员。

2000年以来,榆林市经济迅速成长,大量煤矿纷纷开设。这也是一些身份灰色的记者大量出现的时期。当地的作家姬晓东曾经写过一本叫做《记者》的长篇小说,一些圈内人认为,“很多故事就来自白岩林。”

在榆林矿业大县神木的一个收费站,收费站稽查人员曾对要求免费通行的17个记者证进行网上核验,显示只有3个证件是真的。当地一种说法是,一个以假乱真的记者证,街头只要数百元就能买到。

“我认识的一些矿老板确实和白岩林很熟,矿里难免出些事情,白岩林就拿着相机、带着真假难辨的记者去,老板拿钱送瘟神。”一位当地驻站记者说。

2008年4月,在榆林开着“协和医院”的福建人吴曦东遇见一件郁闷的事情。一位叫“白富安”的23岁患者,到门诊做了一个包皮切除手术。没几天,白岩林带上男女两名自称是各界导报的记者上门,说没有经过家长签字同意的这个手术,断送了孩子上军校的前程。他提出数万元赔偿,否则曝光。吴曦东不肯。

第二天,物价局、卫生局的接收投诉部门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手术的事。吴不讳言,这些单位跟自己关系都不错,然而,接下来半个月,白岩林“天天坐到领导办公室,软磨硬泡,以动员榆林所有病人、负面报道相挟,最后大家都烦了。”在这些部门的协调下,最后吴曦东交出8万元赔偿了事。

一位榆林某政府机关负责媒体接待的干部说,2007年前,榆林曾发生过数起恶性的假记者行骗事件,“不抓,是因为受骗的领导被骗得太难看。”

白岩林 - 人物形象

在女儿白一彤的眼里,白岩林“正直、忠诚、忧国忧民”。白一彤六年级的时候,国庆节,白岩林带他们姐弟和邻居孩子一起去参观清涧烈士纪念馆。“那里面很多资料,都是我到北京走访很多位老革命弄回来的。我跟他们讲解先苦后甜,要做有益国家的事。”白岩林说。参观回来之后,白岩林带着孩子们,在自家房顶放国歌、升国旗。这一幕让一些清涧人耳语至今。

2000年,白岩林是高杰村镇退伍军人出身的武装干事,当时任县委秘书的惠礼生陪县委书记下乡检查工作时,白岩林“穿着很多口袋的野战服”,摆出各种姿势为书记摄影。

时任高杰村镇党委书记的刘光忠直接说:“那就是一个把事情搞砸的人。”而白岩林自己的解释是,他那时候兼任县市各家媒体的通讯员,仗义执言,关心弱势,给地方工作上带来一些困扰。然而这种对新闻的兴趣,刘光忠有不同理解,他举例说,镇干部要为村民送去预防免疫糖丸,白有一次深夜要骑摩托前往,并要求镇上派一名干部同去———为他拍一张星夜兼程送药的照片。

1999年后,高杰村镇镇长之职因故空缺了一年多,刘光忠说,白岩林曾经毛遂自荐要当镇长。“他对我说,跑项目跑钱他来,我只管花钱。”白岩林也承认曾为镇里的发展建言,“我当时给县委书记递交了一个‘高杰村镇发展的问题与策略建议’,提出‘高人治高’,县上很重视。”

白岩林自陈当年是因为曝光了清涧县武装部的问题,导致被纪检委、公安局抓捕,逃离了清涧。而他的老领导和同事的说法,则是他在2002年被分流,不在政府上班而领空饷至今。

白岩林 - 参考资料

[1] 南方报业网 http://m.nanfangdaily.com.cn/nfzm/200902260125.asp
[2] 星岛环球网 http://m.stnn.cc/china/200902/t20090227_986541_2.html

TAGS: HOT 人物 新闻人物 热点人物 记者
上一页: 巴伊亚·巴卡里 下一页: 包冉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