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克拉克

马克·韦恩·克拉克(英文:Mark Wayne Clark,1896年5月1日-1984年4月17日)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第五军团司令与韩战时的联合国部队指挥官。

马克·克拉克 - 人物介绍

马克·韦恩·克拉克(英文:Mark Wayne Clark,1896年5月1日-1984年4月17日)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第五军团司令与韩战时的联合国部队指挥官。

出生地点:

纽约州沙克次港

逝世地点:

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

国籍:

美国

隶属:

美国陆军

服役年份:

1917年-1953年

军衔:

上将

统率:

美国第五军团司令

联合国部队指挥官(朝鲜战争)

参与战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其他工作:

堡垒军校校长

马克·克拉克 - 早年生活

    马克·克拉克于1896年5月1日出生在纽约沙克次港的麦迪逊军营,父亲查理斯·克拉克(Charles C. Clark)也是美国陆军军官,最后以上校官阶退伍。克拉克于1917年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全班139人中排名第111。当克拉克刚进西点军校时,他的指导学长正是德怀特·艾森豪。克拉克毕业后即前往法国,加入美国第5步兵师,在孚日山脉(Vosges Mountains)的战役中负伤。在圣米榭尔(St. Mihiel)与谬斯-阿尔贡(Meuse-Argonne)攻势中,克拉克上尉则在美国第一军团司令部的补给组服务,休战后则在美国第三军团服役。
    克拉克于1919年返国,先任职于陆军部助理部长办公室,1925年进入步兵学校受训,1929年至1933年担任印地安纳州国民兵部队的教官,1935年进入陆军指参学校受训,结训后担任过一年的内布拉斯加州公共资源保护队的副指挥官。1937年进入陆军战争学院受训,并成为著名的两栖作战专家。

马克·克拉克 - 第二次世界大战成名战役

火炬行动

    1939年在美国西海岸的两栖登陆演习中,克拉克少校的表现获得了当时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的赏识。之后,克拉克的升迁速度就很快了,1940年升中校,任战争学院教官,1941年8月被马歇尔调到陆军总部任主管作战的助理参谋长,跳升准将。1942年初,他先后担任美国地面部队副参谋长、参谋长,8月升少将,任第2军军长,与美国驻英国的地面部队指挥官。到了11月,他已成为中将并被任命为火炬行动的联军副总司令(总司令为艾森豪将军)。他升任中将时年仅46岁,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将。


    但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不是军事行动,而是政治与外交的作为。由于火炬行动中,美、英两国部队将登陆法属北非,为减少维琪法国部队的抵抗,甚至号召这些部队加入同盟,于是在美国驻北非首席代表墨非(RobertMurphy)与法国阿尔及耳地区指挥官马斯特(Charles-EmmanuelMast)少将的要求下,克拉克将军带领四位随员,搭乘一艘英国潜艇至北非与马斯特会面,并敲定由吉劳德(Henri-HonoréGiraud)将军为合作对象。不过由于美国人对法国合作者过份保密,于是在11月8日进行登陆行动时,受到奇袭的反而是法国的合作者,结果是一片混乱,并让所有的登陆行动都受到维琪部队的抵抗。于是法国北非总司令余安(Alphonse-PierreJuin)将军建议联军应寻求达尔朗(Jean-Fran?oisDarlan)海军上将的协助,后者是法国三军统帅与贝当元帅的指定接班人,此时正在阿尔及耳。
    达尔朗原则上同意协助联军,并下令阿尔及耳地区的部队停止作战,同时授权余安安排其它地区的停火。于是克拉克在9日又赶往阿尔及耳与达尔朗、余安、与吉劳德等人会谈。会中克拉克压迫达尔朗应立即以法国三军统帅的身份下令全面停火。会谈的气氛很火爆,但最后达尔朗还是接受克拉克的最后通牒,发出了停火命令。这个命令让德国于10日午夜进入法国南部,并迫使维琪政府让德、义部队占领突尼斯。11日到13日,克拉克不断压迫达尔朗接受盟军的诸多要求,最后于13日下午达成最后协议,刚刚抵达阿尔及耳的艾森豪随即批准,于是法国北非部队跟同盟国的合作立即生效。之后克拉克与达尔朗协商出一个具体的细节,让突尼斯以外的法属北非都与同盟国合作,否则法国驻北非的部队达12万人,若他们决心抵抗,就会对联军的行动造成极大的阻碍。

第五军团司令   

克拉克中将摄于两栖舰队指挥舰安肯号(USS Ancon,AGC-4),时间为1943年9月12日1943年,克拉克出任新成立的第五军团司令,该军团辖英国第10军与美国第6军。该军团的第一个任务为意大利萨莱诺湾的登陆行动,代字“雪崩”。虽然目的地是最高机密,但一方面美国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差,另一方面德国人早就猜到登陆地点,甚至于希特勒在8月18日亲令德国魏亭果夫(Heinrich von Vietinghoff)将军的第十军团必需在那不勒斯(雪崩行动的主要目标)与萨莱诺之间布署机动战斗群,并将军团中的非机动单位都送进该地。于是当第五军团在9月9日准备登陆前,德国部队已经严加戒备,尤其当时克拉克还希望能获得战术奇袭的机会,因此禁止海军进行登陆前的炮击;而且登陆部队在船上已经知道意大利于8日与联军签署休战协议,因此都认为这将是一次轻松的登陆。结果登陆艇还没接近滩头就受到德军的火力的猛烈反击。


    在登陆地区的德国部队主要是第16装甲师,克拉克在其自传中说当地有600辆德军战车[3],但事实上只有80辆IV号战车与48辆自行火炮。另外戈林伞兵师与第15装甲步兵师的残部也在当地。虽然德国的兵力比起英美联军的五万多人少很多(虽有三个师的番号,但实际兵力还不到两个师),但仍然造成联军的严重损失。到第一天结束时联军虽然占领了4个不连续又狭窄的滩头,但随时都有被赶下海的危机。10日到14日,德军对滩头展开猛攻,第29装甲步兵师也从意大利南部赶到,该师与第16装甲师在13日事实上已切断英、美两军。英军被困在萨莱诺附近,而美军也被赶回滩头,克拉克已经要求海军准备将第五军团司令部接回海上。于是艾森豪与第十五集团军司令哈洛德·亚历山大(Harold Alexander)将军立即增加沙莱诺地区的海、空支援,并将第82空降师交给克拉克指挥,才勉强守住滩头。
    虽然魏亭果夫在16日集中了4个师与100多辆战车,并对英军再做一次攻击,但由于联军强大的海空联合火力,使得联军得以击退德军,加上英国第八军团已与第五军团建立陆上的联系,于是德国南战场总司令凯赛林(Albrecht Kesselring)元帅才下令部队往北撤退。萨莱诺登陆对联军几乎是一场灾难,仅凭著联军强大的海空军资源才得以幸免。德军北撤之后,第五军团于10月2日占领那不勒斯,那原是希望在9月13日就该攻占的主要目标,其代价为近12,000人的损失。接着第五军团沿着西海岸往罗马推进,由于德军采举迟滞防御作战并将桥梁摧毁,而且雨季提早来临与德国援军的到来,使得第五军团的进展非常缓慢。到1944年1月中旬,第五军团连凯赛林所设定的古斯塔夫防线的前缘都还没到达,四个月中只进展了70哩,离罗马还有80哩,战斗损失却近40,000人,而美军的病患损失则达50,000人。
    媒体用“寸进”来形容1943年时的意大利战场,李德哈特则用“蚕食”来批评联军的行动,他认为联军浪费太多时间在整顿、准备、与巩固。此外,丘吉尔也批评联军不知利用两栖作战来迂回德军侧面。于是第十五集团军司令部遂规划一次在古斯塔夫防线后的两栖作战,主要是利用第五军团对德军防线进行正面攻击,然后由美国第6军在安济奥登陆,代字“鹅卵石”。第五军团的攻击从1944年1月17至18日夜间发动,但因损失惨重,遂于20日自动停止。22日第6军在安济奥登陆,虽然当地只有德军两个营,从安济奥到罗马也根本没有德军,但第六军在滩头却足足等了8天才试图前进,结果这八天里凯赛林已抽调了八个师送到滩头,把美军封锁住。结果第五军团不特不能获得迂回的帮助,反而被迫不断发动正面攻击以援救登陆部队。双方战至2月10日才停止,第五军团无法突破古斯塔夫防线,德军也无法把美军赶下海,遂成僵持之势。


由于大君主行动已经决定在1944年5月到6月间发动,于是亚历山大于2月下旬建议在大君主行动发动之前,在意大利发动另一次大规模攻击。经美、英参谋首长同意后,作战于1944年5月11日发动,一直到5月30日始突破德军防线,并于6月4日占领罗马。2天之后,联军在诺曼地登陆,意大利战役于是退居幕后。由于支援南法的作战(代字“龙”),第五军团在7月又被抽调两个军,于是之后除了第八军团曾尝试在东岸攻击外,联军与德军在意大利保持一种对峙的状态。1944年12月,克拉克接替亚历山大担任第十五集团军司令,1945年3月10日晋升为上将。联军在意大利的最后战役是4月9日发动的对波隆纳的攻击,并使联军进入波河谷地。4月29日德国南战场总司令部与联军地中海战区总部签署休战协定,于是意大利地区在5月2日即已停战。

马克·克拉克 - 朝鲜战争

    当欧战结束后,克拉克任美国驻奥地利的高级专员,并为美、英、苏、法等四国占领军的代表。1947年任美国国务卿的代表,与英、苏两国的外长会议协商对奥条约。1947年6月返美,先任司令部设于旧金山的第六军团司令,两年后出任美国地面部队司令。1952年4月,克拉克任美国远东地区总司令,并在5月接任联合国部队指挥官。1953年7月27日,克拉克将军代表联合国部队,与北朝鲜陆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

马克·克拉克 - 退休

    克拉克将军于1953年10月31日退休,接任查尔斯顿的堡垒军校校长,并曾接受前总统赫伯特·胡佛的委托,进行对中央情报局以及美国政府其它情报机构的研究工作。克拉克将军在堡垒军校任职12年,直到1965年才退休。
    克拉克在1924年与莫琳·多兰(Maurine Doran)结婚,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威廉·克拉克(William D. Clark)也是美国陆军军官,以少校官阶退伍。克拉克夫人于1966年10月过世后,将军于1967年与玛丽·艾波盖特(Mary M. Applegate)夫人结婚。克拉克将军于1984年4月17日病逝于查尔斯顿,并葬于堡垒军校的校园。

马克·克拉克 - 参考文献

1、钮先钟(1979).《第二次大战》,西洋全史(十八).燕京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2、General Mark W. Clark(2007).Calculated Risk.Enigma Books.ISBN 978-0313291197. (英文)
3、B. H. Liddell Hart(1999).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Da Capo Press.ISBN 978-0306809125. (英文)

4、http://m.51saomang.com/news/view/id-309 马克·克拉克是谁,他有什么事迹
TAGS: 名人 战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上一页: michael learns to rock 下一页: 马之龙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