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伟

马国伟 非职业演员、 哈尔滨某派出所民警马国伟成为颁奖典礼上的焦点,他凭借在电影《 千钧。一发》中成功演绎“ 老鱼”这一角色,成为第1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男演员。

马国伟 - 人物简介

马国伟,1963年出生,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靖宇派出所副所长,2007年3月,导演高群书为电影《千钧一发》取外景时看中了马国伟,让他出任男主角,再现普通警察于尚清两天之内连排11枚炸弹,最后被炸成重伤的英勇事迹。这次偶然触电让在基层默默无闻干了26年的马国伟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8年6月22日,在第11届上海电影节颁奖典礼上,评委们一致认为马国伟质朴、不事雕琢的表现难能可贵,将影帝桂冠授予了他,平民影帝的光环让马国伟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一夜之间,从普通民警跃升国际影帝,领奖台上的他不知所措实况:导演说,你感觉那手就像抓小偷一样已经有二十几年没看过电影的他,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实况:他说我就看你这身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相中了。

马国伟是一位非职业演员、实实在在的片儿警。此次马国伟荣膺影帝是全票通过的,这在国际A级电影节上是罕见的。非职业演员的他首次意外触电,就拿下了令许多演员为之奋斗终身的影帝大奖,创造了世界影坛的又一个奇迹,成为本届电影节上最大一匹黑马。 

马国伟 - 当警察

最得意抓过4个杀人犯

马国伟快五十了,在08年6月22日拿下上海国际电影节影帝前,他全身上下唯一和娱乐圈搭界的估计是他的手机彩铃。电话打过去,那头放的是《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过,马国伟非常老实地交底:“这个也是我儿子帮我弄的,你不说我还不知道。”马国伟不唱歌、不跳舞,更不会演奏乐器,从来没表演过,至于电影,别说演电影,连走进电影院看电影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马国伟最擅长的是当警察,自己能演好《千钧。一发》,全因为当了26年的警察,演的就是自己。马国伟说他人生第一次感到像中奖一样兴奋,是26年前从哈尔滨毛毯纺织厂考上公安局,“那个时候当警察很难,我是通过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考考上的”。从毛纺厂借调到公安局两年之后,马国伟从工人变成警察,“我当时别提多高兴了,因为我从小就想当警察,小时候看到警察一喊,街上的小流氓小混混就吓得魂都没了,就觉得警察特别神奇,我打心里喜欢这个职业”。

马国伟

26年的时间里,马国伟换了两个科室、4个派出所,现在是靖宇派出所的副所长,演电影前他从没想过要换一份工作,“其实我们日常工作很普通,这家漏水啊,那家马桶坏了啊,要不就是调节邻里纠纷”。

没有立过大功,马国伟照样乐此不疲,他最自豪的事情,是26年里一共抓到4个杀人犯,最近的这一个还是拿了影帝后逮住的,“我回来休息了一天,25日上班接到群众举报,结果,和两个同事一起抓到一个从河北流窜过来的杀人犯,那个人2002年用斧头杀了他老婆,潜逃了6年”。马国伟笑着说,杀人犯抓住后,当地电视台把他赤膊抓坏蛋的镜头和之前拿影帝“衣冠楚楚”的特写放到一起,“他们还把镜头上的我用红圈给圈出来,别提多寒碜了”。

马国伟 - 演电影

一部影片酬劳八千元

马国伟的人生和电影发生交集,是在2007年3月5日。他在执勤的时候,被《千钧一发》副导演一眼看中,然后让他去导演高群书那里试戏。

所谓试戏就是聊聊天,过了三天,马国伟就接到演男一号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他一下子就懵了,再去见导演的时候找了个同行打算让对方顶班,“他当警察前也当过20多年兵,年纪和原型只相差两岁,性格个性也像”,马国伟理由说了一堆,但导演高群书大手一挥,别烦了,就这么定了。8日省公安厅召开开机大会,转天剧组就拉到了齐齐哈尔,“怎么办啊,开机大会上我也表了决心下了保证,没法退出了,当是完成政治任务了”,马国伟在片场头一个星期,紧张得每天都睡不着觉。

拿了影帝之后,别人问马国伟如何真切地演好主人公老鱼,马国伟的回答基本上只有两句话:“导演调教得好,原型故事感人。”马国伟说自己不贪功真的不是谦虚,自己虽然当了多年警察,还从没有遇到过电影里那样危险的场景,“就算是抓杀人犯,也就是我拿枪一说,不许动,对方就老实了”。

马国伟印象最深刻的是影片最后一个长镜头,拍摄的是“老鱼”——于尚清排炸弹被炸成重伤,马国伟也因此受了伤,整个脸部掉了一层皮,右手手腕至今仍有一块类似白癜风的疤痕,“这场戏是重头戏,因为是10分钟的长镜头,当时熬了两宿来排机器走位置,结果拍了一条,我的脸部就受了伤”。导演问能不能再来一条,马国伟扯了纱布再上阵,真血假血一起流,现场的工作人员哭成一片,“其实我觉得也没太大事儿,大家那么一弄真跟生离死别了一样”。

问了马国伟片酬,老马坦诚地说八千,并透露,拿了影帝也没有额外奖金。不过,他一点也不觉得少,因为在他看来,任务完成了,工资也没少拿,已经是赚了。

马国伟 - 拿影帝

回到派出所,有了新外号

电影拍摄用了一个月时间,马国伟又回去当他的警察。拍电影纯属玩票,没想到一年之后,《千钧一发》会被上海国际电影节选作参赛片,更想不到会当上影帝。马国伟说自己压根儿没准备什么获奖感言,结果一不小心先在电影节期间举行的传媒大奖上拿了影帝,“还好我写了小纸条,把感谢的人都写上了,结果我一拿出来记者就都笑了”。

主持人一宣布他拿金爵影帝的消息,马国伟就被吓到了,“我当时一听就傻了,感觉跟犯了罪一样”。当时,马国伟紧紧抓住导演高群书的手,“导演后来跟我说我好像抓小偷一样,抓住就不撒手”。马国伟上台之后只说了一句话,表示影片都是导演的功劳,一定要导演上台,结果高群书被请了上去。马国伟之后再没找到发言的机会,他辛苦准备的获奖感言也没有用上,“那么多人的确应该感谢,这个影帝不是给我个人的”。

即使拿了影帝,马国伟对自己的表演还是没谱。7月4日,影片在马国伟的家乡哈尔滨举行首映,马国伟把他的初中老师以及同事都请到影院去看电影,看完后问他们:“你们觉得我演得咋样,千万别恭维我,说实话。”同事朋友们看完后的评价是“好像跟平常生活中的你是一个样子”,这句话让马国伟放心了,“导演说了就是要演得生活化”。

马国伟回到派出所之后有了新外号,同事们都不叫他的名字,直接叫他“影帝”,就连他的儿子在学校放学之后,同学也会说“请影帝的儿子先走”。不过,马国伟知道,当演员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每天忙着电影宣传“感觉有点不务正业”。至于接下来是不是接着演电影,马国伟说要演也只能演警察,要合作也只找高群书导演,“我不会自我膨胀,我知道我自己会不会演戏,当警察才是一辈子的正业”。

马国伟 - 拍戏经历

道具师失误,炸弹爆炸时他真的被崩伤了

马国伟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靖宇派出所副所长,分管刑事案件工作。26年前他从哈尔滨毛毯纺织厂考进公安局,那个时候当警察很难,他是通过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考考上的。马国伟从工人变成警察,当时别提多高兴了,因为从小就想当警察,小时候看到警察一喊,街上的小流氓小混混就吓得魂都没了,就觉得警察特别神奇,他打心里喜欢这个职业。26年的时间里,马国伟换了两个科室、四个派出所,演电影前他从没想过要换一份工作,却被高群书导演“抓来”在影片《千钧一发》中挑大梁。 

马国伟在片场头一个星期,紧张得每天都睡不着觉 

有一次,马国伟要表演一个惊恐万分的面相。但隔行如隔山。高群书导演要求他在表现这个面相的时候,一定要绷紧面部的每块肌肉。他表演了一下午,就是没能过关。就这样,一遍又一遍,过了两天,也拍了不少胶片。马国伟回家后特郁闷,琢磨了很久,到了第三天下午,他就对旁边的同事说:“来,给我两拳。”同事十分吃惊,不轻不重地打了两下,不想这—招还挺有用,在这以后他的面相开始有了转变,但依然没有达到导演所要的效果。他就—咬牙,又对同事狠狠地说:“来,再给我两脚!”同事迟疑了一阵,突然狠狠地踹了他两脚,没想到还真的通过了。 

拍最后一场爆炸高潮戏时,被炸伤住院的一幕。那是真伤了,整个脸部掉了一层皮,右手手腕至今仍有一块类似白癜风的疤痕,因为道具师的失误,“炸弹”里面没有清理干净,爆炸时马国伟真的被崩伤,导演问能不能再来一条,马国伟扯了纱布再上阵,真血假血一起流,现场的工作人员哭成一片,大家那么一弄真跟生离死别了一样。 

那是凌晨三四点钟,早春的寒风刺骨:脸上、身上的划伤更加疼,旁边作为道具的救护车派上了用场,把马国伟送进了医院。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剧组和马国伟精心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这是在医院拍戏呢。马国伟的妻子来探班,一进病房就竖起大拇指,瞧人家这妆化得,太像了!马国伟忍着剧痛应和着,不能告诉妻子真相,他不想让亲近的人有一点担心。一瞬间,他似乎找到了人戏不分、物我两忘的感觉。演戏时最怕被熟人看,这部电影的很多场景就选在马国伟工作的靖宇派出所辖区内,同事朋友、街坊邻居听说马国伟演戏了,都抢着来看热闹,寻思给老朋友捧个“人场”,这却让马国伟相当尴尬。“弄得我这个紧张呀,你说这么多熟人看着你,你就在那儿一会大喊大叫,实在不好意思,觉得特别尴尬。不过,随着我慢慢入戏,渐渐和角色融为一体,什么都好起来了,后来干脆就感觉不到围观的人了。” 

偶尔玩把刺激,拍电影和抓杀人逃犯两不误

有一件事让马国伟一直内疚。在拍戏之前,马国伟的父亲身体还不错,但拍戏的时候,马国伟发现父亲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眼睛没神,当时就跟他哥说:“咱爸好像不太好,可千万别跟我的任务撞车啊!拍戏都是有计划的,这戏开机就有我的戏,我不去的话剧组一天得赔多少钱呀,我偷偷跟副导演说了这事,副导演让我跟高群书导演请假,我也不好意思呀。省厅派我拍戏,我不能给剧组添麻烦。最后副导演跟高群书导演说了,高群书导演让我先处理家里的事,让我放心。”马国伟拍戏的时候,父亲已是重病在身。“在拍戏过程中,我一面要向同事了解单位的工作情况,另一面还要赶紧去医院看望父亲。那一天很奇怪,剧组要拍摄一场戏,但是当时却在下雪。等我们收起了装备,雪却停了。于是我们又拿出器具拍摄,可这时却又下起了雪。这种感觉就像父亲在召唤我一样,后来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说不出的难过。但是难过归难过,不能把情绪带到剧组啊,于是三天后我又开始了新的拍摄,用很短的时间调整心态。”  

TAGS: 人物 名人
上一页: 马修鹏 下一页: 米切尔·卡普尔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