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送


何天送算得上是荷兰华人历史上最有成就的人物之一。他曾先后担任北荷兰省Venhuizen市以及Medemblik市的市长,卸任后他又积极投入促进中荷经济合作与发展的工作中。

何天送 - 简介

何天送,祖籍澳门,出生在苏里南。 早年在苏里南和阿鲁巴担任历史教师,后来成为荷兰一所中学的讲师及副校长。在教育行业工作了20多年后,他于1994年投身政治,成为荷兰首位 移民市长。卸任后积极推动中荷经济合作。目前他还利用每周一天的时间从事法律调解员的工作,同时他也是一位有着30年经验的助理牧师。

何天送 - 经历

现年59岁的何天送在苏里南出生,父亲原籍中国广东,客家人,后到澳门谋生,接着移民苏里南。何天送在荷兰接受中等教育后,在荷兰学校担任过教员,他边教边学,获得高等教育文凭。一度作为荷兰教育部外派人员到阿鲁巴进行教师培训工作。何天送在教育部门工作多年,同时继续深造。学习期间也曾在一些法律资讯部门工作,热心为华人提供法律资讯服务。在取得法律、教育管理等学位后,何天送曾接受基民党的骨干培训,1994年何天送走上了从政道路,出任北荷兰省阿尔克马尔市(Alkmaar)的市政官。在6年的市政官职位上,何天送为当地华人解决了诸如中文学校办学、住房、领取社会援助金等问题;同时,他还积极参与华人社团事务,出任荷兰华人义工纲主席、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副主席等职务。2000年1月,何天送被任命为芬豪城市长,展开了他政治生涯的新一页。

何天送 - 步入政坛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何天送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后来开始感到厌倦,便去学习法律并在一家法律事务所上班。何天送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在1989年他加入基督教民主联盟(CDA)。

199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何天送涉足政坛:一个朋友告诉他,基民盟正在阿克马市(Alkmaar)为该市的常委会征集本党候选人,他便报了名,没想到一下竟得到许多选票。他感慨地说:"基民盟领导人非常器重我,让我担任分管社会公共事务、教育、城市管理以及公共健康的副市长。"

在谈到自己最大的成就时,他说:"我是荷兰历史上第一位外侨市长,也是首位华人市长。"2000年1月,何天送被任命为Venhuizen市的市长,为这个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合并做准备。2005至2007年6月他又担任Medemblik市的市长,积极增进各个党派之间的相互了解。

何天送 - 参政路长

2004年荷兰华人参政机构(IOC)成立时,何天送是筹建人之一,目前他还担任IOC顾问一职。他认为,华人参政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目前150名议会议员中只有一两个华人。我希望荷兰十几个内阁党派中每个政党都至少有一名华人会员,这样华人才有更大的机会进入议会。当前的这个议会没有很好地反映出社会现状,事实上华人在荷兰社会中已经到处可见。"

何天送坦诚地说,他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投身政治,"因为通过参政才能有效地推动社会发展并为民众办事。"他举例说明:"华人如果失去工作,会羞于向市政府申请失业金,因为公开承认缺钱对中国人来说是件丢脸的事情。所以我在那个时候会亲自出面去华人社团鼓励他们到市政府申领失业金或补助金。"

何天送 - 弃政从商

为了促使华人能更快地融入荷兰社会,何天送还在业余时间担任荷兰"华人义工网"主席一职。"义工网发展的形势很好,我们已经从刚成立时的35名成员发展到了如今的400名,大多数是餐饮业的工作人员和家庭主妇。最终我们希望这些人能加入一般性的荷兰义工组织,这样他们也能够更容易地融入荷兰当地生活。"

自从2006年夏天卸任市长职位后,何天送便忙着为筹建欧洲中国商会(European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ECCC)以及荷兰中国商会(Hollands-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HCCC)作准备,一星期前这两个商会正式成立。何天送介绍说:"这是中荷贸易的桥梁。这样,中国和荷兰商人都有了一个打开对方市场的依靠点。而欧洲中国商会就像一把伞,许多地方性的商会,如:德国中国商会、匈牙利中国商会,可以聚集在这把伞下,欧洲中国商会将作为代表向欧盟转达它们的意愿。"

七年前不是已经成立了一个荷中商会(Dutch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DCCC)吗?对于记者的疑问,何天送解释道:"对,但是他们管理不善,目前只剩15个会员。没有资金来源,也就办不了什么事。" 而荷兰中国商会的十五万欧元创办基金来自五位企业家,他们现在是任期三年的常委会委员。

何天送 - 商会成员

荷兰中国商会的目标是第一年拥有50名会员,次年100名,第三年达到200名。目前看来达到今年的目标没有任何悬念:"我们现在已有40家企业申请入会。一般会员费是每年100欧元,如果是大型企业,就要多交一点。" 何天送透露:"目前报名的企业,有很多来自中餐餐饮业,因为如今餐饮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工作量又大,很多第二代华人不愿意再从事这个行业,他们现在想尝试中荷贸易。还有很多荷兰五金公司申请入会,鉴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这些企业想让中国的厂家来制造他们所需要的五金零件。"

商会目前的会员都是一些中小型企业。记者提出疑问,一些驻荷的中国大企业如联想、海尔、华为公司为何都没加入商会。何天送解释道:"这就是办公人员接下来要做的工作了。我相信,这些大型企业一定愿意参加,因为他们还没有全面打开海外市场,需要商会去帮忙在荷兰打响他们的知名度。"

何天送 - 中国情结

何天送其实已经过了法定退休年龄,但是他愿意把自己剩有的精力发挥到底,凭借还留有的影响力努力促进中荷关系。"中国是个极其美丽的国家,我已经去过32 次啦!" 当记者好奇地问他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时,他笑道:"我会仔细记下来啊。每次我都会写游记,同行的人都愿意向我借去阅读呢。"这位不会讲普通话的华人怀有一颗赤字之心:"我的理想是让荷兰人对中国的印象变得越来越好。"他计划在70岁时真正退出社交舞台,"把世界让给年轻人,我自己回家去与子孙同享天伦之乐。"他补充说:"到时候我就不用再常年累月地呆在荷兰这个阴冷的地方啦!" 可以想象,那时他将经常飞往中国"这个极其美丽的国家"去尽情享受那里的好山好水好风光。

TAGS: 华人 名人 商人 政治人物 政治家
上一页: 黄华享 下一页: 胡知宇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