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仁曲珍

次仁曲珍 次仁曲珍,女,1910年出生,一位深深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的藏族老人。老人虽然文化不高,但她处处体现出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风范,几十年如一日地真心用实际行动诠释共产党员标准的老太太。

次仁曲珍 - 人物简介



在西藏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樟木镇帮村,有位99岁的老党员,她虽然生活清苦、孤苦伶仃,但从她入党那天起,她的心中就坚定了爱党、爱国、永远跟着党走的信念。几十年来,她一直用坚持每天升国旗的方式表达着心中的理想信念,感染教育着周围的人们。她就是聂拉木县樟木镇帮村老党员次仁曲珍。

次仁曲珍是当地夏尔巴人,她1910年出生在聂拉木县樟木镇帮村。那里山险峻、路崎岖、土地稀少贫瘠。在旧西藏,像次仁曲珍一样的农奴们只能在有限的土地上种点儿土豆和玉米,而大部分时间要靠编织竹器来维持生活,生活困苦,还倍受农奴主剥削。

在1960年的深秋,传来了“金珠玛米”、工作队到了聂拉木宗、要到樟木沟的消息。苦难的生活终于熬到了尽头。

在工作队进入樟木沟后,次仁曲珍积极主动配合。1964年54岁的次仁曲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5年国庆节那天早上,整个樟木沟群众都在自己简易的房前自发地挂起了五星红旗。这一天,次仁曲珍也在自己的窝棚前挂起了五星红旗,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次仁曲珍就坚持不懈地每天升降国旗,早挂晚收、日日不落。当问及老人为什么能这么长时间坚持每天挂国旗时,老人的话朴实而又感人:“我的年龄大了,别的也做不了,能做的,就只是把国旗每天升起来,以此表达我对共产党、对祖国的感激和热爱。”如今,老人家中有台21英寸的电视机,每当从电视上看到国旗在天安门广场升起时,老人就激动不已。

从看到国旗到决定每天悬挂国旗,41年里的14000多天,老人重复着14000多次取旗——挂旗——收旗的动作。这简单的动作,在共和国的边境线上教育感染着每一个人,她屋前的国旗也已成为边陲山村一道热爱党、热爱祖国的美丽风景。

次仁曲珍 - 感人故事


历史现状


在旧西藏,山高、沟深,土地匮乏使村民们在樟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很困难,村民们在极其有限的土地上,只能种植面积极小的土豆和玉米,而大部分时间,要依赖编织竹制品来维持生活,这是村民的主业。村民们换取食物的过程是极其艰难的,先上山砍伐竹子编织成筐、垫之类的竹制品,然后顺沟而上走五天到聂拉木宗缴纳赋税、换取食盐。顺沟而下,走约十天,到尼泊尔王国的巴尔比斯镇换取粮食。返回途中,要向尼泊尔海关缴纳八个尼币关税,回到村子,还不得不向村里的头人进贡。

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大约需要30天的周期,出发时要背负五件竹制品,先后缴纳3次税赋,花约20天的时间走路,除去路上的口粮最后到手的只有8、9 斤的粮食,然后剩下的10天又得从事竹制品的生产。如果中间有嘎厦政府的差役和村里头人的役使,村民们就更难以养家糊口了。樟木沟的村民,在和平解放前为了生存不能有丝毫的倦怠。

据聂拉木县志:民主改革以前,每年从聂拉木口岸出口食盐95万斤,换进粮食67万斤,出口的食盐,供应尼泊尔北部居民,进口的粮食,约20万斤供当地居民食用……

这段文字,一方面说明了在当时低下生产力中食盐的地位,一方面说明了很多像次仁曲珍一样的背夫在悬崖边上挣扎的命运。

因为生活的艰辛,为了躲避赋税,大多数村民采取了结队绕路躲避关卡的办法,虽然路上有照应,但往往由于人多易被发现而被一齐抓住。乡亲们在皮鞭下告饶的哀号在山谷中、在次仁曲珍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粮食,次仁曲珍采取了一种最危险和最极端的交换方式,就是独行和走夜路,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在苦难的环境夹缝中生存下去。

一个女人在漆黑夜里、在悬崖边上负重摸索攀行,是为了生存而又必须在生存边缘冒险徘徊的经历,这一直延续到中尼公路的修通。

由于山高崖深,在贩运的过程中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过去,樟木沟里的村民负重运输是用头来顶的。是用一根绳子将货物捆实,挽成套。负重时,用头顶着套,将货物附在背上。我们曾经很奇怪于这种负重的方式,樟木这一带,为什么用头负重,而不用肩负重呢?这个问题在采访次仁曲珍老人的过程中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老人说,以前主要靠贩运货物生存,通过不断地倒腾换取食物。在倒腾的过程中,翻山越岭,攀爬悬崖是相当的危险,如果失足,头一歪,就可以丢弃货物而人可以逃脱,如果用肩负重,一旦失足的话就是人货俱损。

这是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人无论如何想不出的答案。一种负重的方式,竟然与生命延续的几率息息相关。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村民在悬崖峭壁下葬送了性命。



嘎厦政府规定,从聂拉木宗到樟木,每个十四岁以上的村民一年必须为政府服一次送盐的差役,年老体弱的人必须找人替代服役。次仁曲珍老人取下了裹头巾,露出了额头上面的头发,这片头发相对于其它生发的部位,稀稀拉拉的,明显形成了一道勒痕。

从聂拉木到樟木,哪有路啊,尤其是悬崖边上,全靠一根又一根的木桩楔入山体,形成悬空的栈道,年幼的次仁曲珍和长她6岁的姑姑头顶60多斤重盐包,匍行在崎岖的山路上。也就是一瞬间,惨剧在次仁曲珍面前发生了,姑姑没踩稳前面岩上一根木桩,一声尖叫后,就连同货物坠下了山崖,跌入沟底汹涌的河水中。

对于这一幕,老人淡然地说,当时自己被吓坏了,但很快就过去了,因为这样的惨剧经常发生,邻居、乡亲、尼泊尔背夫,经常在这条路上在山涧间消失,司空见惯的惨剧,说不定哪天就轮到自己。

此刻唤醒的回忆中,次仁曲珍老人对生命的冷漠是在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之间一种无奈的选择,亲人的惨死、至今在头上还遗留下顶货的勒痕,都是过去社会给老人在心理和身体上留下的伤痕。

解放军到来 

木鼠年的深秋(1960 年),村里的头人就显得惊慌失措了,说是金珠玛米(解放军)要来樟木沟了。先是头人的儿子跑到了印度,没过一月,又跑回来,卷带了家中能拿走的财产后,一家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消息,也通过聂拉木宗的群众传到了樟木沟,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新词进入了次仁曲珍和乡亲们的耳朵中,那就是“解放”。

当时的“解放”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问次仁曲珍老人。老人说,当时人们都不知道,但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好日子就快来了。到后来,“解放”这个词的涵义就明确了,老人说,那是有了毛主席的光辉,毛主席住在北京的金山上,跟着毛主席,所有的东西都会变成金子的,包括所有的人和动物。

我们实在是难以理解毛主席和金子的关系,可是对生活在苦难中的樟木沟百姓,对解放的切身体验,这是最直接的理解了。



水牛年初,一队打着红旗身穿黄衣服的军人开进了樟木沟,安营扎寨,说是要修公路。老人和其他贫苦的村民刚开始并不知道这就是毛主席派来的金珠玛米,显得无动于衷,在他们看来,无非又要增加徭役了。

很奇怪,这些军人丝毫没有要他们支差的意思,相反,在看到村民们干活时,都会笑着走过来,挽起袖子出上一把力,看到负重的村民,都会放下手中的活,上前帮忙护送。皮鞭下干活的村民们哪感受过这融融的人间温情?由于搞不清来龙去脉,大家都在观望,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开山的炮声在樟木沟中炸响,大家才突然明白,这不是为欺压他们而来的部队,这就是毛主席派来的金珠玛米。

从红色的旗帜到解放军的军装到解放军为群众做好事到解放军开山修路,解放的过程,在次仁曲珍心里明晰起来,尤其那飘扬的红旗如火一般地跃动,给她和村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说到解放军修路,老人相当地激动,站起身子比划起来。老人说不出那些动作,但我们都看懂了,修路的工地上,红旗高高飘扬,解放军腰里系着绳子,悬空打炮眼,开山劈石,山体炸了,山岩崩塌了。老人说,解放军是菩萨兵,要不然,他们怎么敢在那么高深的悬崖上开路呢?我们村的男人,虽然常年在悬崖上走,但是像解放军那样的悬空干活,却没有一个敢。

解放军特别地好,租用了村民的土地要付租金,借了村民的东西要归还,还要付报酬,尤其雇用了村民干活,要发给盐巴作工钱。比起旧社会旧政府的官差,解放军不知是多好的军队。

聂拉木到樟木40公里的路是强行在悬崖峭壁上开凿而成的,它的险峻,在西藏是屈指可数的。这条公路的附属工程,是樟木镇上的革命烈士公墓,有87位烈士因为修筑中尼公路而长眠于此。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注意到老人有一个很独特的关于生活变化起点的记忆,那既是与时间有关的纪年方式,又好像是标志命运新起点的里程碑,这就是公路修通。问:老人家您什么时候开始挂国旗的。迟疑……答:公路修通的那年。问:老人家,您什么时候加入共产党的。迟疑……答:公路修通的第十一个年头……

次仁曲珍


很让常人难以理解的纪年方式。

背夫的命运、自己的命运、解放军修路的力道和形象,是那个时代给次仁曲珍人生中烙下的最为深刻的记忆,尤其是经历过苦难和公路畅通后生活的改变,形成了老人独特的、但又合情合理的纪年方式。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理解到:次仁曲珍老人上半辈子的命运,是和顶头的绳子、山涧、悬崖紧密相连的,而公路的畅通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老人的生存状态,所以,老人按古法用公路修通的年份作为自己的纪年尺度。在一定意义上,正是公路的修通那年,将老人的一生经历划分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亦使老人成为见证西藏从黑暗走向光明的代表。

对红旗的痴情


老人的看法是坚定的,如今,老人的小房间中有个21寸的电视机,每当从电视上看到国旗在天安门广场、在礼仪战士手中放飞出去冉冉升起,看到革命题材剧中那身亲切的黄军装、黄帽子、红五星,老人就激动不已,时时想起了修路的那段岁月。

老人说,她想起了一个修路的解放军战士,是怎么受的伤她不清楚了,叫什么名字她也不知道。但她知道那个战士很年轻、很勇敢,直到闭上眼睛,都没有叫声疼。老人说到此,激动起来,嘴里不停地叨念,我们不知道她在叨念什么,但双手合十的动作我们却看清楚了。也许,老人在用自己的方式悼念那些牺牲的解放军战士。

樟木沟的村民,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逢年过节家家户户要挂上鲜艳的五星红旗,表示对社会主义祖国的认同。这个习惯起源于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流传至今,并随着祖国的强大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和其他村民有所区别的是,次仁曲珍对祖国表达感情的方式更直接和热烈。从1965年开始,次仁曲珍就坚持不懈地挂国旗,早挂晚收、日日不辍。

日喀则地委常务副书记徐东升在聂拉木县督导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时,听说了老人的执著,专程去看望,攀谈中,问及老人为什么能坚持挂了这么长时间的国旗,老人的话语差点没让这位地区领导掉下眼泪。“我的年龄大了,别的也做不了,能做的,就只是把国旗每天升起来。”

作为五保户、作为聂拉木县国税局对口扶贫的对象,老人的精神境界让国税局局长平措感叹不已。采访时平错的第一句话就是,次仁曲珍老人的无私是当前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中的一面镜子。

国税局是1997年开始对老人家实施帮扶的,国税局为老人盖了新房,并按照对口帮扶的要求,每年去看望老人两三次。但第一次看望,就让国税局的同志震撼了。问老奶奶还需要什么东西,老人环顾四周,似乎是早已想好的要求,说,我每天挂的国旗很旧了,你们方便就送我一面新的国旗吧。

这种特殊的要求,让国税局的同志面面相觑,帮扶了很多的贫困户,第一次听说过要五星红旗的。他们端详着老人院中那面五星红旗,确实很旧了,风吹雨淋了很久的国旗,已经有些斑驳了,但在边陲小镇樟木这个五保户老人家的小院里,却是最夺目的颜色。从那以后,樟木镇对口帮扶老人的单位,在看望她时,一定给她带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挂国旗情结


和平解放后,次仁曲珍分得了土地、牲畜,加入了互助组,加入了生产队,担任了生产队副队长,一种当家作主的主人翁意识激励着老人用双手改变着自己的生活,也改变了自己的内心。最初,或许是一种感恩戴德的情感促使老人用变形的手不懈地将五星红旗在小院中挂起。这大概就是人的思想外化为行动的简单表现,然而——— 一双手,在新旧时代的不同演绎,仍然将一位世纪老人爱憎情感划分得清清楚楚。

老人继续说,公路是毛主席派人修通的,顺着公路,运来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东西,这些东西造福着当地的群众,尤其是修了电站,电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发出的炫目光芒,让全村人都很兴奋。顺着公路,来了很多外面的人,他们把五星红旗插到了村子的最高处,他们成立了工作队,有王书记、杨队长、通门县的次旺扎西、卓嘎主任。在他们的带领下,分了原来头人家的牲畜、粮食。

“解放军、修公路、工作队、共产党、王书记、分土地、分牛羊 ……”夜深人静的时候,次仁曲珍辗转反侧。解放军来后,一个个陌生的词语和工作队为穷人做的一件件实事在她脑海里翻腾。次仁曲珍有些迷惑,虽然一时弄不清这中间的关系。但有一个决定老人是做出了,就是心向毛主席,跟着工作队走,跟着共产党走。

老人分得了一头牦牛、和丈夫共分得了8平方米的土地、5斤青稞、5斤糌粑。最重要的,是给每户村民发了一面五星红旗。这是老人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和抚摸五星红旗,旗面是卡其布质的,五颗星是绣上去的,工作队的同志讲,大的那颗星是共产党,周围四颗星中的一颗是农奴。联想到解放军和工作队,老人一下就明白了,农奴要围着共产党,才会有幸福的生活。

这是老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了。旧社会为什么有支不完的差,上不完的税?为什么吃不饱穿不暖?为什么有熬不尽的苦难?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命苦?这都是老人从未曾想过的问题,但它却带来了新知识和新感情。最终,还是解放军修路为群众做好事、工作队带领大家分头人的土地、牲畜,让穷人过上好日子,彻底翻了身。以前认为自己命苦,现在却感受到不是命苦,是头人和头人们的制度太残酷。如今有了扛着红旗的解放军和王书记这样的好人,赶跑像豺狼一样的头人,日子越来越好。所以,老人认定了五星红旗能给自己带来幸福!五星红旗周围的人都是自己的贴心人!

老人现状

 


聂拉木县国税局派人给老人送去了新的国旗。见老人年事已高,国税局准备雇佣佣人,帮助老人做一些日常家务,老人坚定地谢绝了,说自己还能劳动,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不给组织添麻烦。平措局长想既然老人不愿意就算了,自己也没往心里去,但老人却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自理能力。2000年的一天,90高龄的次仁曲珍老人居然雇了人,蹒跚着送来了两麻袋自己种的土豆,并很认真地告诉局长,谢谢组织的关心。平措非常感动,怀着复杂的心情收下了土豆。

多年来的帮扶过程,平措最有感触的是老人家处处体现出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风范,是一个文化不高,但能用实际行动诠释共产党员标准的老太太。

说起往昔的岁月,老人尤其对加入中国共产党时的很多细节记忆犹新,表现出了无比的自豪。

工作上出色的表现,使公社党委留意了次仁曲珍,找她谈了话。老人说:那时自己都六十多岁了,还被组织上培养入党,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整个樟木沟几百号人,发展党员每次只有两个,自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自己真的都没想到。谈到这些,老人满脸洋溢着迷人的飒爽神情!

从未接受过正规教育的次仁曲珍对党的理解既朴素又深邃,直至95岁的高龄,谈起对党的认识,她还扳着手指头,如数家珍,一字一句地讲到:为群众办事、带好头、大公无私。

老人有个远房的孙辈亲戚,不时来老人家里帮忙做点事。两年前的一天,年轻人告诉老人家,她要加入中国共产党了。老人家听了,高兴之余,从墙上摘下她心爱的、挂了30多年的毛主席像,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了年轻人,并很认真地告诉年轻人,要听从组织的安排,每月不要忘了交党费。这是一帧铁皮制作的彩像,那上面,毛主席戴着草帽站在金黄色的一片麦田里笑。

邦村的村委会主任罗布三年前当选时去看望了次仁曲珍老人,送去了必需的生活用品。问老人家还有什么事,老人说没有,已经为大家添了很多麻烦,心里很过意不去。罗布临走时,老人却对罗布说,邻居都很照应,你们不要经常来看我,我也曾做过群众工作,群众工作会牵涉到很多的事情,为了我这个无用的老太婆会耽误你们的事情,你们要把精力放在其他重要的事情上,把邦村当成一个大家庭,你一定要把家当好,使大家过上更好的日子。

老人的话激励着罗布。采访期间,罗布正忙的事情,就是盖好村里的群众活动中心。罗布说,生活水平在提高,村民们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娱乐场所,我在.任期内,一定不负众望,为群众多做几件实在的事情。

当再次面对老人无暇的目光时,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党强大的凝聚力,感受着我们伟大祖国长盛不衰的魅力。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我们的祖国发生着深刻变化。樟木沟也在变化,由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发展成为国家级陆路口岸。

次仁曲珍见证着这种变化。次仁曲珍感受着这个巨变的过程。无数个次仁曲珍就这样无怨无悔地选择了共产党,跟定了共产党。无数个次仁曲珍就是这样认同了我们的国家。她们对共产党的信仰、对祖国的热爱已经溶化在了这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之上了。她们的国旗,飘扬在天上,更飘扬在心中。她们的国旗便是她们的崇拜、痴情和寄托。

次仁曲珍老了,老伴早逝、没有儿女使她孤独起来,虽然孤独的生活使老人变得孤僻,但唯一不变的,是对党、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一颗火热、赤诚的心。

TAGS: 人物 新闻人物 热点人物 爱国人士 西藏人
上一页: 陈绍基 下一页: 陈掖贤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