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塔·哈莉

玛塔·哈莉 玛格雷萨·杰拉是20世纪最有名的间谍之一,这位来自修道院的姑娘在经历了和东印度公司一位官员的灾难性婚姻后,来到巴黎改头换面,以跳舞为生。她的新名字叫玛塔·哈莉,在爪哇语中的意思是“黎明的眼睛”。她穿着异域舞蹈家的华丽服饰,自称是东方皇室成员的后代。她成了明星,专为上流社会表演艳情舞蹈。

玛塔·哈莉 - 生活

玛塔·哈丽是所有利用美貌、引诱和性从男人身上获取秘密的女间谍中最为著名的一位。醉卧在她怀抱中的那些男人,他们可以经受住任何严刑拷打,但却受不了一个妩媚女子魅力的折磨。

1876年8月7日,哈丽出生在荷兰的一个城镇里,取名为玛格丽萨。她的童年时代与一般孩子并无二致,曾经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和大多数青少年一样,她在渴望做更新奇更刺激的事情时,常因难能如愿而发出同样的叹息。因为这种欲望,18岁那年,她竟然跑到阿姆斯特丹附近的一所大学里和一位教师同居。

然而,玛格丽萨很快便厌倦了学校里的学习,一年后,和一名带她到爪哇岛去的军人结了婚。 在那里, 她第一次听见别人随口喊她“玛塔·哈丽”——意思是“时光之眼”——该名字预示着她将出卖军事机密,并将为此丧命。

婚后的7年里, 玛格丽萨过着一种上层社会殖民妇女的生活。但是,她相信自己貌美如花,在男人面前有一种挡不住的诱惑力。在爪哇岛,她开始和别人调情,用以证明她诱人的魅力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后来,她丈夫发现了她行为的不端,但却容忍了她的不衷。几年后,他带她回到了荷兰。不久,两人便分道扬镳了。

1902年,玛格丽萨在贫困潦倒之时,便决定去做舞女,这也是她早在少女时代就梦寐以求的事情。她是一个进行性挑逗的行家里手,而且,其精湛的舞艺对男人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巴黎才是歌舞酒吧的王国,因此,她便于1905年来到了法国首都,在那里继续她的舞女生涯。

玛塔·哈莉

在巴黎,她沿用了这个在爪哇岛第一次被称呼的名字——玛塔·哈丽。她在巴黎的历史模糊不清。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法国官方的报纸曾经报道过她有许多情人,其中大多是些军官。这样,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而全世界都变成了战场时,她的这种放荡行为便遭到了世人的谴责。1914年以后,她在巴黎逗留了两年。当时,从英吉利海峡口岸到瑞士边界的广阔的战线上,德奥的部队遭到围困,与英法联军处于僵持状态。

玛塔·哈莉 - 工作 

玛塔·哈莉生活奢华,即便有再多的钱财也无法支撑太久。一战报发后,为了增加收入,玛塔·哈莉转而从事间谍活动。

她利用美色引诱法国的军政要人,从他们那里骗取军事机密,并主动把情报传递给德国的情报机构。德国人向她报出了相当于两百万美元的交易报酬。

传奇就这样诞生了。她楚楚动人,让整个巴黎为之动容。1916年,她的工作都非常出色。她拥有一批身居要职的法国情人,并且不停地更换。作为一名德国密探,她的任务就是利用美色,从法国官员那里套取军事情报。但是她和各国官员的频频联系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她很快就被抓住了。

消息一出,许多人觉得,玛塔-哈莉只是喜欢和男人调情、喜欢冒险,根本不会是真正的间谍;但也有人猜测,玛塔-哈莉试图充当双重间谍。总之,1917年截获的秘密情报终于让法国人相信玛塔-哈莉就是间谍。玛塔-哈莉因叛国罪受到了审判。她否认自己有罪,在法庭上她辩解道:“我是妓女,没错;但我不是叛徒,永远不是。”为了掩示自己的无能,法国军方将玛塔-哈莉定为超级间谍。那是一场世纪审判,相当于辛普森案件的审判。   

玛塔·哈莉 - 审判

1916年,哈丽回到了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海牙,并在那里开始了间谍活动。她和一个德国外交官上床,外交官向她索要踞扎在两个关键地段的法军的有关情报。其中一个地段在法国北部索姆河一线,英法联军将在这里发动攻势。 这年的7至10月,英法联军果然在这一战线发动了攻势,迫使德国军队后撤,但双方都损失惨重。另一处是法国的凡尔登市,该城已用钢筋水泥工事加固和环绕。作为交换,该外交官给了她大笔的金钱。   

法国人事后宣称,哈丽是从法国军队里她的情人们那里得到法军人员部署秘密的。人们认为,在1917年,当哈丽已去巴黎向一个德国军官传递某些有关法国作战计划的情报之后,在法国官方,她被人出卖了,成为法国的一名战犯。在一个使法国付出惨重代价的战争中,她受到了审判,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于1917年10月11日由行刑队执行枪决。

玛塔·哈莉 - 行刑

1917年,玛塔-哈莉被处决。直到临刑前,她依然楚楚动人。她拒绝遮住眼睛,也不让行刑者把她绑在木桩上。就在被枪决前,她还向12人的行刑队送去了飞吻。她的贪婪和天真是她丧命的最终原因。她从弱智的法国将军那里得到的情报让数十万士兵们白白送了性命,而她最终也难逃一死。    

玛塔·哈莉 - 历史评价   

那么,她传递的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无疑,人们认为有关凡尔登和索姆河攻势的消息,破坏了英法盟国的这个作战计划。但是,欧洲各国的首都都充满了间谍,在战事发生之前的数月里,对于了解这一情况的德国人来说,索姆河攻势当然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么,究竟是谁出卖了哈丽呢?   

1917年以来,历史家们一直为整个事件冥思苦想,特别是法国政府拒绝他人对已于1917年密封的,有关玛塔·哈丽的报告材料的公开而详细的研究。但在1985年,美国新闻记者拉塞尔·沃伦·豪声称,他掌握有艳情女谍玛塔·哈丽在沙托的文森尼斯的活动情况的有关资料,哈丽正是在文森尼斯这个地方被处决的。

他声称,这些材料可以证明,哈丽并不是德国间谍,而是一个自由情报员,其唯一的间谍活动是在马德里为法国人服务。豪说,哈丽在那里勾引了一名德国使馆武官,她出卖自己的肉体和他度过了销魂的三天三夜,但她所得到的都是些过时的或者不准确的,没多大价值的情报。   

豪还声称,哈丽从德国情报机关收受了“等价交换”来的金钱,但她所提供给他们的,都是些很容易采集到的报纸上的报道和过时了小道消息。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充满了排外情绪,并且,其军队遭受到致命打击,损失惨重,可谓骇人听闻。豪为哈丽的遭遇深感不平,他议论说,该责备的应该是那些无能的将军们,但以敌方同谋妇女面目出现的一只替罪羊,则是一个好得多的借口。在审判期间,她被指控以牺牲几十万英法盟军的生命为代价出卖军事机密。而对于德国人来说,他们认为哈丽作为双重间谍欺骗了他们,其根据是,德国人发了一封密电,他们知道法国人破译了它,而对哈丽间谍的指控则与这份密电有关。

无论哪种传说都是正确的——哈丽是德国间谍,或者是法国间谍,或者是双重间谍。哈丽违背了间谍活动的基本原则:她太粗心和天真了,居然认为她习惯跟男人上床的行为不会惊动告密者,以致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TAGS: 名人 间谍
上一页: 米兰·米卢蒂诺维奇 下一页: 马克·阿尔珀特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