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尔·贝尔热

皮埃尔·贝尔热 皮埃尔·贝尔热生于1930年,与法国总统萨科奇及其夫人布吕尼关系甚笃。他是已故服装设计大师伊夫·圣洛朗(又译“圣罗兰”)的同性恋伴侣兼生意伙伴。1961年二人合伙开创“圣洛朗”(YSL)公司。目前“圣洛朗”品牌已经被古奇(Gucci)收购。圣洛朗去年逝世后,贝尔热决定拍卖二人共同收藏的、包括两件兽首在内的773件艺术品。面对将文物归还中国的呼声,贝尔热竟发出政治讹诈,宣称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西藏自由”的情况下,才准备归还兽首铜像。中国外交部就此指出,以人权为旗号侵犯中国人民的基本文化权利是“荒谬”的。

皮埃尔·贝尔热 - 人物资料

 皮埃尔·贝尔(法文:Pierre Bergé)(生于1930年11月14日)法国人 。是最有名的共同创始人伊夫圣洛朗时装屋和终身伙伴时尚偶像圣罗兰。

他出生在中龙(滨海夏朗德)。他的母亲克里斯蒂娜是一个业余歌唱家和进步教师谁用蒙特梭利教学法,他的父亲工作的国税厅和是一位伟大的橄榄球爱好者。 出席了中学尤金弗罗芒在拉罗谢尔,后来去了巴黎。

皮埃尔·贝尔热 - 事件简介

鼠兔兽首的持有者皮埃尔·贝尔热以文物在它手上为由,坚持文物来源合法。这也就罢了,恶心的是它竟冠冕堂皇地说“兽首是150年前从中国抢夺来的,就像人们从雅典巴特农神庙抢夺浮雕放进大英博物馆里一样”怎样,是要中国人现在跑到巴黎去把他们的铁塔烧了,毁了,再弄几块废铁回来作个纪念,然后大大方方地拿出来告诉全世界,巴黎铁塔就这么点了,2亿一块进行拍卖?说实话,很难想象中国人要怎样才会去做这种可耻的事,不要脸不是每个民族,每个人都随随便便就能会的。

据说皮埃尔·贝尔热还说“我已准备把这些铜像献给中国,他们所要做的是宣布他们会在西藏行使人权,给予西藏人自由,并接受达赖喇嘛返回领土。如果他们这样做,我会很高兴亲自把这两座铜像送回北京圆明园……这很明显是勒索,但我接受这种做法。”说道人权,当年它们烧杀抢掠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丝丝与人权有关的东西吗?奥运火炬传递时的那点破事,中国人民已经很大度的没再追究了,而今一个连最基本的法律思维逻辑都没有的“人”,竟还跑来彪乎乎地跟我这说人权,也不想想,就您那信息闭塞,虚假肮脏的地方,再加上您即将走向负值境界的智商,您老所看到的,并且傻乎乎地信了的“事实”有几样是真的?还好意思满世界胡叫价,敢问,你就不怕受骗,侵害了您的人权?亏还说得出口,还知道是勒索,改天我去你家绑了你去跟别人要赎金,我倒要看看,你接不接受?

说实话,小人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直至今天方才知道,身为一个“人”,竟也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皮埃尔·贝尔热

皮埃尔·贝尔热 - 评论

已经长眠地下的伊夫·圣洛朗恐怕不会想到,他和生意伙伴,也是同性恋人皮埃尔·贝尔热一起收藏的这两个中国圆明园兽首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恐怕他也更不会想到,贝尔热会发表这样一番刁难勒索中国的话语,最终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圣洛朗和贝尔热,生意伙伴兼“亲密爱人”

毋庸置疑,圣洛朗是少见的服装界天才,不过也许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成功男人的背后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贝尔热。

圣洛朗和贝尔热的相识可追溯到1957年。当时圣洛朗还在为另外一个服装品牌工作,而贝尔热是那家公司里的一个经理人员。

后来,因为公司变故,圣洛朗被解雇,当时就是贝尔热向病床上的圣洛朗宣布了公司的决定。感到被出卖了的圣洛朗在床上吼叫说:“没有别的选择了,一定要自己开办时装公司,你和我。”

当时圣洛朗身无分文,而贝尔热则看中了他的天赋,随即变卖了自己的公寓和几幅名画,又从美国一个金融家那里筹措了70万美元作为资本,最终把时装公司办了起来。这个公司以伊夫·圣洛朗命名,而这个名字法文的三个字头YSL便成为后来家喻户晓的国际著名品牌。

圣洛朗不善言辞,不善交际,有时甚至给人以羞涩和痴呆的感觉。贝尔热则是一个头脑灵活、善于经营的商人,他把“痴心于时装创作而忘掉其他一切”的圣洛朗从各种烦琐的商业活动中解放出来,使之能够全身心地在时装艺术的创作王国里驰骋遨游。而贝尔热则通过自己的商业才能,把这个高档服装品牌越做越大。

这两个人一个负责设计,一个则把最好的设计变成最好的商业产品,并取得最大的成功。工作中的合作也促成了这两个人的“结合”,两个人都公开承认对方是自己的同性恋情人。

就在2008年6月,圣洛朗去世时,贝尔热难抑悲痛,留下一段告别语:“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话,我记得我们的初次见面和过往种种。我们决定在一起的那天……时间过得多快呀,分手是避免不了的,但是爱从未终止……我不知道如何说再见,因为我永远不能离开你,我们永远不能一起看日落了。现在在我画画前,永远不能和你一起分享彼此的感受了。某天我会去摩洛哥的棕榈树下找你。”

现在,贝尔热还没去摩洛哥的棕榈树下找他的爱人,却已经为他在地下的爱人找来了一堆麻烦,因为他们共同收藏的圆明园兽首。

敛聚文物成癖,22年前买下一对兽首

杰出的天赋,让圣洛朗对各种艺术品情有独钟。他的一生都在搜集各种油画、雕塑、家具、珠宝、古董。

在去世后,没有后代的他把所有珍藏都留给了自己的同性恋人贝尔热,只可惜,贝尔热却很快就选择了拍卖。圣洛朗去年夏天去世,可到了秋天,贝尔热就宣布将拍卖733件收藏中的珍品,他的理由是:“伊夫·圣洛朗已经去世。这些收藏品的意义已不复存在。我不会继续保留它们。”

在贝尔热宣布拍卖之后,马上就有人估计最终的拍卖所得将超过3亿欧元,因为其中精品多多,当然,其中最受中国人关注的,就是这两个圆明园兽首铜像。

这两个兽首和圣洛朗的瓜葛,要从1986年开始说起。

当时法国一个文物商人阿里克西找到圣洛朗,向他展示了来自中国圆明园的这两个兽首,最终,圣洛朗买下了这两件文物,当时的交易价格是严格保密的,直到现在也没有被公开过。

最终,这两件兽首出现在了圣洛朗的公寓里,并且在那里一放就是22年之久。

后来,圣洛朗公开了这两个收藏,人们才知道这两个兽首的下落。

据说这两个兽首此前还有三任持有者,一个就是阿里克西。通过查找档案馆的资料,确定第二任主人是一个叫做“赛何”的文物贩子,而最早的拥有者却已经无从查证,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个最初的源头肯定也是个文物贩子,他和赛何之间的买卖,也不过是文物市场上的倒手而已。

至于这个最上线的文物贩子是如何得到圆明园的兽首,所有资料都没记载。

不过惟一可以证实的是,1860年的英法联军在劫掠圆明园后,上报给法国政府的“缴获战利品”清单中并没有这两个兽首的记载。

战利品清单中没有记载,就说明兽首是被某个联军士兵偷盗回去的,这就是属于盗抢文物的行为,这种流失到海外的文物是应该依法被追索的。

贝尔热无理还取闹,借兽首刁难中国

面对将文物归还中国的呼声,已经去世的圣洛朗当然“无话可说”,不过另外一个所有者贝尔热却居然发出政治讹诈,宣称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西藏自由”的情况下,才准备归还兽首铜像,甚至他还“讨价还价”,要“先让达赖回去再说”。

这就让这场文物之争人为地添加了强烈的政治色彩。中国外交部就此指出,以人权为旗号侵犯中国人民的基本文化权利是“荒谬”的。

让我们来看贝尔热说过的话,他已经明确表示知道这两件文物的历史:“很久以前,这两个兽首就是中国的。后来在火烧圆明园时被抢走了。事情发生在19世纪,这对谁都不是什么秘密。我很清楚这两个兽首属于北京圆明园喷泉。有那么一天,十二个兽首全部回到中国手里,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不过,接下去他的话就表明即便知道这属于中国,他也不愿意归还:“帕特农神庙的雕塑今天还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它在那里放很久了。世界上所有的博物馆都装满外国的艺术精品,很多是抢来的,这用不着遮遮掩掩。”

后面的话就更加赤裸裸了:“现在这两个兽首的所有权是我的。我不是非得向中国做出什么表示不可的,也根本没有把兽首还给中国的义务。我完全可以把它给卖了,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句话,隐约透露着贝尔热其实想要拍卖收藏换钱的目的。经济危机让贝尔热收入不再丰厚,他需要大笔金钱。其实“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劣迹在他的档案中早已存在,1992年时,由于公司糟糕表现,贝尔热就偷偷出售他持有的股份,不过却不是光明正大,而是内线交易,最终被法国法院查处并罚款100万。

因此,有分析人士说,这也许是贝尔热需要钱了,才找个幌子拍卖,可这个法国人却依然嘴硬,甚至还勒索刁难中国,不拍卖而归还文物可以,但却添加大量和人权及中国内政有关的无理条件。

其实,这才是贝尔热的真实写照,他就是一个对中国颇有偏见的西方人士,处处想给中国“难堪”。他除了涉足服装界外,本身也活跃于政治人物中间,谈论中国的“人权”话题似乎总是他们中的“时髦”。

不过,即便这次珍贵文物拍卖已经结束,可贝尔热的麻烦却远不会停止,中国相关法律界人士已经决定继续追索,对他的起诉,也又在准备中。

TAGS: HOT 人物 名人
上一页: Paul McCartney 下一页: 潘石屹夫妇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