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升


白燕升是河北省黄骅市人,1991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先分配到保定电视台,同年调入河北电视台。这期间,主持了包括新闻、经济、文艺等多种类型的节目,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因此获得了“河北省广播电视主持人大赛”的第一名。1993年白燕升从全国600多人的竞选中脱颖而出,进入前十名,1994年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1996年1月1日,戏曲·音乐频道开播,即成为该频道唯一的戏曲节目主持人。他多才多艺,京剧、河北梆子、越剧、黄梅戏、豫剧等剧种,都能演唱,1997年《白燕升戏曲·歌曲演唱集》由中唱公司发行,表达了他对戏曲、音乐的热爱。

白燕升 - 人物简介

白燕升,中央电视台戏曲节目主持人。

十年来,凭着扎实的文学功底和对传统民族艺术的领悟,以稳健儒雅的气质、明快大气的台风走进千家万户,深受海内外戏迷票友的喜爱,被专家戏迷誉为“充满人问关怀和书卷气息的主持人”。

2001年,荣获中国广播电视主持人最高奖——“金话筒奖”。

1991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先后在保定电视台、河北电视台工作。1993年从全国600多人的竞选中脱颖而出,调入中央电视台。

1996年1月1日,伴随着戏曲、音乐频道的开播,从小爱戏的他结束了两年的“飘泊”找到了归属感。几年来,在通向“梨园”的寂寞小路上,默默前行,把不时髦、不前卫、也不受“大众”关注的戏曲节目主持得有声有色,赢得了观众的尊重和喜欢。人们得到了一位懂戏的、在行的、有书卷气的主持人。他也一步一步走进千家万户,走进戏迷的心里。

在2001年“五一”、“十一”期间举办的“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和“首届全国京剧戏迷票友电视大赛”近20场直播中,白燕升的机敏、亲和及应变发挥得到展现,被专家、戏迷誉为“充满人文关怀的主持人”。

白燕升是一位难得的专业化的主持人,他不仅说得到位,而且唱得也是有板有眼,有滋有味,一如他质朴、真诚且不乏激情的主持,同样受到戏迷的欢迎。

到目前,他已经推出了一张个人专辑。历时半年的白燕升个人双碟精装专辑正在紧张地录制当中,一张收录了白燕升演唱的京剧、河北梆子、黄梅戏、豫剧四大剧种的经典唱段,一张收录了他演绎的风格各异的原创流行情歌,充分展示了他主持之外的才艺和情趣。

认识他是因为偶然情况听到他唱歌,不错!

白燕升,中央电视台戏曲节目主持人。

2001年,荣获中国广播电视主持人最高奖——“金话筒奖”。

河北省黄骅县人。1987年考入河北大学,先后多次获得全国和全省的大学生演讲比赛大奖,1991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先后在保定电视台、河北电视台工作。1993年从全国600多人的竞选中脱颖而出,调入中央电视台。

白燕升 - 坎坷人生

经历,往往会使人变得坦然,变得宽容。有时生活中的某些困难,经济上的暂时窘迫都不可怕,因为只要你有能力有智慧肯于付出,就可以解决。可怕的是突如其来的打击,往往会使人措手不及,难以承受。

1999年6月6日,一般人认为这是个“久久顺顺”的好日子,而对白燕升和妻子来说,除了1998年8月28日那个喜结良缘的好日子,就是这个令他们夫妻终身难忘的一天。那天结婚不到一年的小夫妻俩难得有空闲,跟朋友们一起去聚会吃饭。他们坐在朋友的车里,下车时,周佳不小心,长裙被挂在车上,白燕升伸手拽妻子,惯性的冲力,周佳还是摔在了地上。白燕升满以为扶她起来活动活动就会好了。哪想到周佳的腿根本动不了,白燕升见一向乐观的妻子此时满脸是泪,他知道周佳这一摔,肯定不是一般的扭伤,当即就把妻子送到了医院。片子出来,医生的诊断无异于当头一棒:严重的股骨颈骨折。这本是老年人骨质疏松时才会出现的病症,年轻人几乎没有,偏偏被周佳倒霉地摊上了。现有的医疗技术尽管并不落后,但病症的特殊位置,极少能够康复治愈,不瘫痪也得留下残疾。周佳听到这,对白燕升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连累你了!”而白燕升听到这个消息后的难过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他无法冷静,家属签字的手术单上落满了他从不轻易弹出的大男人的热

泪。周佳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善良、文静、大方而又年轻,毕竟她才二十多岁,她又那么喜欢游玩,爱穿漂亮衣服,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了!

现实是残酷的,不管你是否能够接受,都得面对。从这天起,身材修长1.73米的周佳,开始平躺在病床上,接受钉钢钉手术,接受不能翻身不能坐起甚至大小便不能自理,面临有可能瘫痪的残酷现实。从那天起,白燕升在电视台录完节目后,就匆匆回家做好妻子爱吃的饭菜,带上妻子的干净衣服去医院帮她擦洗,然后再换下她的脏衣服装在袋子里,直接去上班,下班后再拎回家洗。电视节目一期都不能耽误不能马虎,白燕升经常是在路上车里演播室的椅子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无论周佳在医院还是出院后在家里躺着不能动的时候,白燕升不管多苦多累,都尽量打起精神满面笑容地去见妻子。为了周佳能够早日康复,他和她的家人尽量去做他能够做到的一切。

白燕升 - 感悟人生

从小出生在河北沧州农村的孩子,白燕升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不负众望考上了河北大学中文系,喜讯到来的前夕他的母亲却病故了。而后从地方电视台又奋斗到中央电视台,白燕升深知自己这一切来之不易。周佳的善良单纯、文静温柔、质朴大气又给他温暖安定的归属感,使他结束了多年的漂浮不定,对生活、家庭还是情感,他都很满足。谁知幸福刚开始,伴随他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不幸,妻子在床上依然不能自理已经几个月,他去湖南台做节目的时候,又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他本来不想告诉妻子,回到家里,从病后一直没有坐起来过的妻子,却支撑着软弱无力的身子靠在床上,对白燕升说:“你快回老家吧,我没事儿……”白燕升匆匆赶回老家,结果父亲直到临终时都不让家人告诉他,他深知白燕升工作太忙。最后,白燕升连父亲的遗容和骨灰都没有见到……生活中一连串的打击接连降临到白燕升的身上。他没有告诉同事和朋友,他觉得自己必须咬牙承受。

人的一生中,太多的遗憾来不及补偿,就成为永远的伤痛。白燕升最爱母亲,高考前夕的两个月,母亲没分享到小儿子的喜讯就离世了。在他刚觉得自己有能力孝敬父亲的时候,父亲又永远地离开了他。还没有时间陪妻子享

受幸福生活,妻子又摔伤了。白燕升觉得周佳承受的要远远超过自己。他们从相识恋爱到今天,周佳从来就没有因为他工作忙碌而埋怨白燕升一句。中国人的习惯是含蓄内敛,但白燕升对妻子的赞赏却从不掩饰做作。

白燕升经朋友介绍见到周佳的一开始,周佳的微笑就深深地吸引了他,白燕升此前也曾谈过恋爱,所以早已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他只是把自己身上的缺点毛病和盘托出:“我这人属猴的,脾气不好,敏感脆弱,有火搂不住,甚至有点儿神经质……”那时白燕升忙着出差做节目,周佳在西安上学,没什么浪漫的时间。他甚至没给周佳买过玫瑰花,就连结婚的时候,也没有酒席婚礼,到居委会领个证就生活在一起了。回想起来,白燕升说:“并不是我的付出感动了她,而是她的善良大度感动了我,影响了我。你想,她一个那么爱玩儿爱干净的人,要每天躺在床上忍受生活上的不能自理,然后以笑脸来迎接我的归来,每次如此,她怕给我添麻烦添负担,她总是微笑,有时还害羞地脸红。4个半月过去,我们家的席梦思床上,竟然陷下她深深的体印,你想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我不是一个懂得浪漫的人,但结婚一周年的时候,我给她买了26朵玫瑰和她爱吃的奶油蛋糕,因为她当年26岁。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结婚的车队,百感交集地留下了眼泪。进了家门我和岳母在她的床边摆了一张小桌,我不是个爱哭的人,但举起酒杯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周佳和她妈妈也哭了……”也许是夫妻间的真挚爱情感动了上苍,周佳在白燕升的精心照料下,两年后不但奇迹般地康复痊愈,而且没有留下任何残疾,下一步准备生个宝宝。

“相爱很容易,但要结婚实实在在地过日子,两个不同性格不同成长经历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就难了。其实,困难不可怕,关键是面对社会上五光十色的诱惑。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物质生活的丰富,还能保持真实踏实的自我,这很重要。在周佳眼里,我并不是什么名人,她不喜欢戏曲,不喜欢我的工作,但只要我喜欢,她就从不阻拦。周佳对我非常信任,朋友对她说,小白总出差你不怕他花心。她说:‘我放心,只要我看不见。’你说我有什么权利不珍惜这样一个善良大度的好女孩?有什么权利背叛她。这是我的福分。结婚后,我反倒像个孩子像个长疯了的树,任意舒展自己的枝丫,高兴了大喊大叫,她对我非常包容。千万别怕暴露自己,善良真实最重要。什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距离产生美,我觉得只要心里有尊重就够了,形式上两口子在家里搞得跟外交礼仪似的,我可受不了。婚姻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夫妻之间内心真正的和谐快乐。(文/战萍《北京青年报》)

白燕升 - 小述妻子

1999年6月6日,新婚刚9个多月的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主持人白燕升,与时任北京某军区会计的妻子周佳一同外出。就在下车时,周佳不小心从车上跌下,不幸瞬间笼罩了这对年轻的夫妻。

一、车祸突然降临

周佳从车上跌下时,白燕升就在她身边。当时,周佳的裙子在车门边挂了一下,她的身体即失衡地向地面倒去,白燕升忙伸手去拽,没拽住,周佳便跌倒在地。看上去,她那一下跌得似乎并不重。但平时特别坚强,很少哭的周佳却流出了眼泪。一旁的白燕升当时就懵了:坏了,肯定摔得不轻!赶紧带周佳去了医院。

医生拍片子检查时并没太注意,只是随便地问了句:伤者多大年纪啊?白燕升说:20多岁。没想到医生口气大变:这下麻烦了。白燕升一听更懵了,忙问:怎么回事?医生说:是严重的股骨胫骨折。并告诉白燕升: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对周佳进行固定骨折部位的手术。而残酷的是:即使手术百分之百成功,周佳站起来的希望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因为股骨胫是承接人体上半身和下半身关节的地方,骨折后极容易因供血不足引起股骨头坏死。残酷的现实像针一样扎在白燕升的心上:他亲爱的妻子周佳,也许要永远地躺在床上。而出事那天,年轻的周佳还不满26岁。

当白燕升在手术单上签字时,只觉得天塌下来了一样。他颤抖着手真落不下笔呵,可不签字不行,周佳必须做手术。

在周佳做手术的那近三个小时里,白燕升就一直在挨着手术室旁最近的一个电梯门口,独自静静地站着。周佳从手术室出来了,脸色煞白,见白燕升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一般人很难想到的四个字:连累你了!令当时在旁边的一些医生、护士深为感动:自己伤得这么重,还在记挂着别人。白燕升的眼泪特别硬,轻易不在第三者面前流出,可那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哭了出来:她自己那么痛苦,还说连累了我。让他怎不心疼得潸然泪下。

那次手术中,医生把三根钢钉植入周佳体内,用来固定住摔骨折的股骨头和股骨胫部分。15天后,周佳被抬回家静养,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站起来的希望虽然遥遥无期,但生性乐观的周佳却总是坚持每天忍着病痛,对丈夫展露一个微笑,作为夫妻间最好的鼓励和支持,并无数次地说:我能好,我相信我一定能好。

二、笑容覆盖泪水

周佳的忍耐力非常强,她从来不在白燕升面前表示出痛苦。白燕升也认为周佳比自己坚强得多,从没听到她叫疼。周佳知道白燕升的工作忙,不可能不干工作来照顾她,她就尽量克制着自己,尽量少麻烦白燕升。有时晚上睡觉,周佳的腿就自然地撇到一边去了,因为腿骨头没接上,不受周佳的控制,她想扳过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不扳过来,腿又剧痛。而怕在熟睡中无形动作碰疼周佳伤处的白燕升,就睡在周佳床边的地铺上,周佳却不愿叫醒他来帮助自己。看到劳累了一天的白燕升在地铺上睡得如此香甜,周佳实在不忍心叫醒他:让他睡吧,等天亮后一切都会好的。她就这样经常忍受着疼痛,睁着眼睛盼天亮。

在周佳的整个养伤期间,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每次白燕升下班后去照料她,看到的周佳都是笑容满面。其实,周佳是在忍受着疼痛强颜欢笑呵,她多么希望白燕升能多陪陪自己呵!每天白燕升走的时候,给周佳打招呼说我走了时,周佳都是强抑制着想白燕升多陪陪自己的念头,而笑脸盈盈地目送白燕升。可一旦白燕升上班去了,她就计算着时间盼望着他尽快回家。

特别是在下午白燕升快下班时,周佳就竖起耳朵,仔细倾听、辨别着白燕升回家的脚步声。她对白燕升的脚步声非常熟悉,这种能准确无误地辨别出白燕升脚步声的本领,就是在那个时候锻炼出来的。那段时间,白燕升下班回家上楼的脚步,不是有板有眼的跨着上楼回家的,而是以一种急切的奔跑形式上楼的,并且是赶紧、迅速往前奔跑的那种。周佳一听到这种独特的上楼声音,就知道他回来了,因而特别高兴。这种高兴是一种本能心理的流

露,于是跟推门而入的白燕升相视一笑。在这相视一笑中,周佳就像得到了一种感应;在这一笑中,她卧床不起、行动不便的烦恼和寂寞难熬、伤处疼痛的苦闷,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要是白燕升一推门进屋,就会出现这四目相对的一笑。这几乎成了一种默契。

1996年,白燕升经人介绍认识了一脸灿烂笑容的周佳。周佳的乐观和自信深深感染了当时独自在北京漂泊的白燕升,两颗年轻的心渐渐走到了一起。灾难降临时,白燕升刚刚调入中央电视台不久,同时兼着近十个戏曲类节目的主持人工作。他所做工作的特殊性,要求他站在舞台上随时要保持轻松幽默的状态。没有人知道,快乐的白燕升背后,他的妻子却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更没有人知道,因为双方父母都在外地,照顾妻子的重担几乎全部压在白燕升一个人肩上。

在台里工作时,白燕升在承受着工作压力的同时,要表现出最佳的主持人状态;回到家里,又在照顾病人的压力中,锤炼着自己坚强的内心。在那段时间里,他基本处于一种精力的透支中,非常辛苦。

白燕升认为自己像有点神经质一样,只要他一到录制现场,就像换了一个人,楼上楼下的所有工种,他都一定要把最快乐的状态传达给他们,或讲个笑话,或说说别的什么开心事,不光他自己高兴,也要感染周围的人都高兴。在录制节目之前,他一定要让大家都进入一种轻松愉悦的状态,因为他主持的是娱乐节目。但当节目录制完,灯一灭,下了班一上车,他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回家,在路上调整自己,回到家再接着高兴。基本上每次皆如此。

白燕升 - 戏剧人生

有人说,以白燕升的学识、风度,若不是在中央电视台始终主持着戏曲类型的节目,他早就和其他主持人一样大红大紫了。尽管30岁出头的白燕升也知道“成名趁早”,可他还是和既不前卫又不时尚的戏曲打得火热。不但把原本落寞的戏曲频道打扮得“花红柳绿”,现在连他自己也热衷于“唱念做打”了。

白燕升说他跟文艺天生有缘,但走过的路却是一波三折——自己七八岁的时候迷上了戏台上的“锣鼓家伙”,想考艺校,当个戏曲演员没当成;高考的时候想报考北京广播学院,结果错过了专业考试;后来考的大学又和舞台不搭界,却在毕业那年成为河北举办的八省市普通话大赛第一名得主,接着一举进入全国普通话大赛前十名。1994年从河北电视台“偷”着去考中央电视台,笔试的时候作文做跑了题,但良好的文字功底还是让考官眼前一亮,最后终于从全国几百名考生中脱颖而出,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他先后在《文艺广角》、《文化视点》等栏目当过主持人,但都是“不定期”的,一闪即逝。1996年央视戏曲音乐频道改版,编导组找到一直在“晃荡”的白燕升,动员他来戏曲频道做固定主持人。这是在前几位“名嘴”先后“不适应”离去之后,编导组才放出试探性气球的。导演心里也不踏实,他这么年轻能把戏曲当回事吗?哪知白燕升对导演说“太好啦!”———这一干就是四五年,到现在,无论是尽显名家名段的《九州戏苑》,还是戏迷明星汇聚一堂的《过把瘾》,特别是连着几年主持春节戏曲晚会,白燕升在观众中的“人气”可谓直线上升。

白燕升的才华还不仅表现在戏曲舞台上,他的流行歌曲唱得也挺不错呢。1998年24场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就是由他和刘璐共同主持的。而且那一年设置的素质考试,在允许的范围内,也让白燕升很好地调度了平日的积累,过了把瘾。最近,他还出了一盒《白燕升戏曲·流行歌曲专辑》。白燕升在回首走过的路时,很是感慨,他说,想想都挺逗,上学时,当自己刻意去追求“戏剧人生”的时候,总是到处碰壁,现在“不经意”却主持了一档以戏曲为主的栏目,并能拥有很大的空间去说戏、唱戏,爱好和职业能如此地融在一起,真是自己的福分了。

 

白燕升 - 伤痛让人感悟人生

从小出生在河北沧州农村的孩子,白燕升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不负众望考上了

河北大学中文系,喜讯到来的前夕他的母亲却病故了。而后从地方电视台又奋斗到中央电视台,白燕升深知自己这一切来之不易。周佳的善良单纯、文静温柔、质朴大气又给他温暖安定的归属感,使他结束了多年的漂浮不定,对生活、家庭还是情感,他都很满足。谁知幸福刚开始,伴随他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不幸,妻子在床上依然不能自理已经几个月,他去湖南台做节目的时候,又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他本来不想告诉妻子,回到家里,从病后一直没有坐起来过的妻子,却支撑着软弱无力的身子靠在床上,对白燕升说:“你快回老家吧,我没事儿……”白燕升匆匆赶回老家,结果父亲直到临终时都不让家人告诉他,他深知白燕升工作太忙。最后,白燕升连父亲的遗容和骨灰都没有见到……生活中一连串的打击接连降临到白燕升的身上。他没有告诉同事和朋友,他觉得自己必须咬牙承受。   

人的一生中,太多的遗憾来不及补偿,就成为永远的伤痛。白燕升最爱母亲,高考前夕的两个月,母亲没分享到小儿子的喜讯就离世了。在他刚觉得自己有能力孝敬父亲的时候,父亲又永远地离开了他。还没有时间陪妻子享受幸福生活,妻子又摔伤了。白燕升觉得周佳承受的要远远超过自己。他们从相识恋爱到今天,周佳从来就没有因为他工作忙碌而埋怨白燕升一句。中国人的习惯是含蓄内敛,但白燕升对妻子的赞赏却从不掩饰做作。   

白燕升经朋友介绍见到周佳的一开始,周佳的微笑就深深地吸引了他,白燕升此前也曾谈过恋爱,所以早已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他只是把自己身上的缺点毛病和盘托出:“我这人属猴的,脾气不好,敏感脆弱,有火搂不住,甚至有点儿神经质……”那时白燕升忙着出差做节目,周佳在西安上学,没什么浪漫的时间。他甚至没给周佳买过玫瑰花,就连结婚的时候,也没有酒席婚礼,到居委会领个证就生活在一起了。回想起来,白燕升说:“并不是我的付出感动了她,而是她的善良大度感动了我,影响了我。你想,她一个那么爱玩

儿爱干净的人,要每天躺在床上忍受生活上的不能自理,然后以笑脸来迎接我的归来,每次如此,她怕给我添麻烦添负担,她总是微笑,有时还害羞地脸红。4个半月过去,我们家的席梦思床上,竟然陷下她深深的体印,你想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我不是一个懂得浪漫的人,但结婚一周年的时候,我给她买了26朵玫瑰和她爱吃的奶油蛋糕,因为她当年26岁。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结婚的车队,百感交集地留下了眼泪。进了家门我和岳母在她的床边摆了一张小桌,我不是个爱哭的人,但举起酒杯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周佳和她妈妈也哭了……”也许是夫妻间的真挚爱情感动了上苍,周佳在白燕升的精心照料下,两年后不但奇迹般地康复痊愈,而且没有留下任何残疾,下一步准备生个宝宝。   

“相爱很容易,但要结婚实实在在地过日子,两个不同性格不同成长经历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就难了。其实,困难不可怕,关键是面对社会上五光十色的诱惑。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物质生活的丰富,还能保持真实踏实的自我,这很重要。在周佳眼里,我并不是什么名人,她不喜欢戏曲,不喜欢我的工作,但只要我喜欢,她就从不阻拦。周佳对我非常信任,朋友对她说,小白总出差你不怕他花心。她说:‘我放心,只要我看不见。’你说我有什么权利不珍惜这样一个善良大度的好女孩?有什么权利背叛她。这是我的福分。结婚后,我反倒像个孩子像个长疯了的树,任意舒展自己的枝丫,高兴了大喊大叫,她对我非常包容。千万别怕暴露自己,善良真实最重要。什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距离产生美,我觉得只要心里有尊重就够了,形式上两口子在家里搞得跟外交礼仪似的,我可受不了。婚姻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夫妻之间内心真正的和谐快乐  

白燕升 - 《一生的太阳雨》

俗话说“戏曲小天地,人生大舞台”,但白燕升却觉得,同博大精深的戏曲

艺术相比,自己的人生舞台毕竟渺小,即使站在中央台戏曲栏目的主持台上,也要清楚自己的位置。主持戏曲节目相对清贫,还要耐得住孤独与寂寞,干好这份工作却异常艰难,现在他同时主持着四五个戏曲栏目,就是因为这个领域的同行太少,但他却会坚守住自己的岗位。   

以前作为爱好,戏曲是自由、浪漫、惬意的享受,现在作为职业,对戏曲的认识就得客观、理性和深思熟虑。主持了 9年之后,白燕升的话越来越少了,他觉得要想主持好就要少说为佳。因为大家关注的是你的节目,而不是你。现在,白燕升的主持风格越来越简单平易,他说:“主持只是一份工作,它的作用只在于介绍节目,串联人物,把节目和环境融为一体。”正是因为他这种优秀的主持风格让他获得了 2001年度的“金话筒奖”。   

除了主持之外,白燕升又拾起了童年的梦想,一连出了两张个人专辑,新出的专辑里有京剧《锁麟囊》、豫剧《朝阳沟》、河北梆子《蝴蝶杯》、黄梅戏《风尘女画家》等选段,也有自己作词,请冯晓泉作曲的《一生的太阳雨》等流行歌曲,展示了他在戏曲、创作和演唱等多方面的才华。

TAGS: 中国主持人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主持人 人物 娱乐人物 戏剧家 播音员 电视主持人
上一页: 陈晓宇 下一页: 宝晓峰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