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岭

白玉岭 白玉岭,男,曾历任安徽省亳州市(过去为县级市)公安局北关派出所所长、亳州公安局副局长。亳州合并三县成立地级市后,白玉岭任亳州市公安局巡逻防暴警察支队支队长,后该支队改为特警支队,其继续任支队长。2009年7月初,亳州市纪委初步调查认定,白玉岭涉嫌收受70余人次贿赂共169万元、贪污13万多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57万元、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同时还涉嫌强奸、毁灭证据等犯罪。白玉岭涉嫌受贿罪、贪污罪、徇私枉法罪、强奸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2010年4月7日在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白玉岭 - 简介

白玉岭,男,出生于1957年,历任安徽省亳州市(过去为县级市)公安局北关派出所所长、亳州公安局副局长。亳州合并三县成立地级市后,白玉岭任亳州市公安局巡逻防暴警察支队支队长,后该支队改为特警支队,其继续任支队长。

白玉岭 - 犯罪

犯罪实证

2009年7月初,亳州市纪委初步调查认定,从1988年到2008年12月,白玉岭涉嫌收受70余人次贿赂共169万元、贪污13万多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57万元、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同时还涉嫌强奸、毁灭证据等犯罪。

白玉岭收受贿赂的对象主要包括:特警支队内部人事调整的有关人员,招聘的协警,宾馆、酒店等娱乐服务业老板,涉赌、涉黄人员,涉嫌经营假药的不法药商,承建特警支队办公楼工程项目的负责人等。

庭审

白玉岭涉嫌受贿罪、贪污罪、徇私枉法罪、强奸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2010年4月7日在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白玉岭共涉嫌触犯五项罪名:受贿罪、贪污罪、徇私枉法罪、强奸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受贿罪事实。据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玉岭在担任亳州市公安局巡逻防暴警察支队支队长和亳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期间,在工程建设、案件办理和人事调整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计人民币153.11万元。

2008年5月,阜阳建工集团亳州项目部经理沈刚得知亳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准备兴建支队营区规划建设中心,便通过李杨找到被告人白玉岭,商谈承揽工程及工程回扣等相关事宜。谈妥后,工程招投标阶段,在白玉岭授意下,工程招投标代理公司亳州市联创工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蒋祥忠违规运作,使阜阳建工集团中标。同年11月,沈刚收到工程款139万元后,即通过李杨向白玉岭行贿30万元,白玉岭安排其弟白玉峰收下贿赂款。同年12月14日,白玉岭安排白玉峰将上述30万元交给姜桂德用于经营房地产生意。2008年12月19日,亳州市纪委对特警支队展开调查,白玉岭害怕此事暴露,安排白玉峰将30万元贿赂款退还李杨。此外,起诉书还指控了其他46起受贿事实。

白玉岭

贪污罪事实。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玉岭多次独自或伙同他人私分收缴的赌资及罚没款项计人民币17.4万元。2006年3月,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在海顿饭店查获一起赌博案件,收缴赌资19万多元,白玉岭将其中的5万元占为已有;2008年7月11日,市特警支队干警在西关养鸽场查处一起聚众赌博案件,收缴赌资约8万多元,白玉岭将其中的4.2万元占为已有。

徇私枉法罪事实。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玉岭办理案件过程中收受贿赂、接受说情、为小团体谋利,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放纵犯罪多起多人,情节严重。如2005年1月4日晚,孙炳兰在市筛子市街自己经营的旅社里容留两名张姓女子卖淫,被亳州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当场抓获。孙炳兰已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罪,应当立案侦查。办案人蒋某向白玉岭汇报了案情,白玉岭为罚款创收,未将案件上报市公安局法制科审批,擅自决定对孙炳兰不立案侦查,仅以治安罚款处理。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事实。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玉岭财产和支出553.8万元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91.9万元,能说明来源与已经计入犯罪数额的有208.07万元,有253.83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强奸罪事实。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玉岭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手段奸淫妇女。

浴场“小姐”联名告发

据知情者称,在此次出事前,白玉岭也曾被“双规”过,但后来不知何故不了了之。据介绍,白玉岭身为公务人员,借用亲友的名义开了数家浴场,并向亳州市其他浴场收费,如遇拒绝,便以各种借口罚款,以打压其他浴场垄断市场。

2009年年初,白玉岭被第二次“双规”后,亳州市公检法部门的大门上,贴了许多检举白玉岭恶行的“小字报”,随后,其亲友名下的浴场生意突变冷清。

涉嫌强奸少女、嫖宿妓女

白玉岭还涉嫌强奸少女、嫖宿妓女。他利用特权,从2004年以来在亳州市内3家浴场长期占用3个高档房间。他一般上午到办公室处理事务,下午就轮流到浴场洗浴、休闲,很多受贿交易是在浴场完成的。

2005年5月,白玉岭在一家浴场将一名女收银员两次强奸,并致其怀孕。该女子曾状告白玉岭,后来白通过中间人拿出6万元私了。当地纪委调查时,河南女孩邓某反映,2006年她高中毕业后到亳州打工,落入“鸡头”之手,鸡头将她“献给”白玉岭,白将其强奸,后被强迫卖淫。半年后因不堪忍受,从二楼跳下逃跑时摔断脊椎。其间,邓某曾到亳州市公安局控告白玉岭强奸,还上访至安徽省公安厅。经省厅领导批示后,亳州市公安局才办理此案,最后却不了了之。

曾行贿“阅兵书记”保住副局长职位

1998年,李兴民(已判刑,曾因花百万元“阅兵”而闻名)任亳州市(县级)市委书记时,公安局副局长白玉岭因在工作中不注意团结等原因,外界一直有反映,市公安局曾建议将他调走。

1998年春夏之交,李兴民在北京开会期间,白玉岭到李的住处送了1万元,请李对自己予以关照。后来,组织部门向李兴民汇报拟调整白玉岭的工作时,李保住了白的公安局副局长职位。

白玉岭 - 评价

1)“他敛财不择手段,只要权力涉及的范围,不论什么人,你送钱就给你办事,不送钱要挟你送钱,否则让你不得安宁。”亳州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室副主任、白玉岭案件主要负责人娄昆山介绍说。

2)一名干警对纪委调查人员承认:“我们特警支队第5大队6个中队,每个中队每月都要给他送1000元面子钱。”

白玉岭 - 社会舆论

窝案暴露监管缺失

白玉岭案发后,已有6名特警支队干警涉案被查处,包括一名大队长、两名副大队长、两名中队长、一名驾驶员协警。这一窝案暴露出当地公安机关管理混乱,相关监管部门监督缺位。

首先,当地公安机关警种职能界定混乱。特警支队的主要职责应是处突防暴,而白玉岭身为特警支队长,却专注于查赌、扫黄等治安案件。纪委调查人员指出,特警支队没有办公经费,市公安局就将治安处罚权交给他们,以罚没款项充当经费。

其次,有关部门包庇犯罪以致养虎为患。早在2003年,白玉岭就曾被亳州市纪委调查。当时纪委认定其违纪事实为:将市烟草公司奖励给巡防支队打击制贩假烟案件的88000元,与支队政委李某各分27000元;白同时还有其他严重违反财经纪律的行为。市纪委将其私分奖励款认定为“在公务活动中收受礼金错误”,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

另外,公安机关内部监督不力。纪检办案人员认为,公安部门多次在扫黄打黑中获悉白玉岭嫖娼事实,甚至还有被强奸少女报案,他却一直未受处理;而其长期泡在浴场里不上班,严重违反工作纪律,也无人监管,这说明当地公安系统内部监管严重缺位。

白玉岭 - 观点

可以肯定,白玉岭在当地为非作歹,绝非“一个人在战斗”:白玉岭案发后,已有6名特警支队干警涉案被查处便是明证。如此窝案的呈现,足证当地公安机关警种职能界定混乱、公安机关内部监督不力、有关部门包庇犯罪以致养虎为患。在这样的执法氛围里生活二十余年,当地公众会形成何种审视公权力的惯性思维,会养成哪些非常态的为人处世习惯……

如何拯救底层沦陷,显然应诉求于反腐体制改革,因为腐败和权力溃烂有纵横向的关系,医治包括底层沦陷在内的社会病灶,显然不能满足于查处几个白玉岭“杀鸡儆猴”的层面。当腐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无可厚非的价值、一种人人欲诛之又人人欲得之的东西的时候,如若没有更有效的反腐体制改革,白玉岭们注定层出不穷,底层沦陷也会愈陷愈深。

TAGS: HOT 人物 新闻人物 热点人物
上一页: 白玉库 下一页: 白佳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