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其明


著名作曲家吕其明(1930-)安徽无为人,1930年5月出生。是一位烈士的后代。10岁随父去淮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15岁入党,1951年起从事电影音乐创作,先后在二师抗敌剧团、七师文工团、华东军区文工团任团员。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音乐学会副会长。 曾任上海电影乐团团长和上海电影制片厂音乐创作室主任,创作了60多部电影、200多部(集)电视剧的音乐,还有10多部大中型交响乐作品,成为中国乐坛的风云人物。

吕其明 - 生平

吕其明,作曲家,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9年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小提琴演奏员。每当演奏着优美的曲子时,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作出优美的曲子该多好。他决心让梦想变成现实,于是一面用心钻研中外音乐作品,一面拜师求艺。

1951年,他调到北京电影制片厂新闻纪录片组任专业作曲,从此开始了他的电影音乐创作事业。在此期间,与人合作或独立创作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等大型纪录片的音乐。

1955年,调回上海电影制片厂,担任故事片的作曲,创作的第一部故事片音乐是《水乡的春天》。随后,又为故事片《铁道游击队》、《家》等作曲。他为《铁道游击队》所作的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充满了浓郁的乡土味,流畅上口,很快为广大观众所喜爱,成为一首流行歌曲。

1959年后,任上海电影乐团副团长、团长,并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攻读作曲和指挥。1964年毕业后任上影厂作曲、音乐创作室主任。

1964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指挥系。历任上影乐团团长、上海电影总公司音乐创作室主任。是中国音协第四、五届理事 。先后为《铁道游击队》、《红日》(合作)、《白求恩大夫》、《霓虹灯下的哨兵》、《庐山恋》、《城南旧事》、《雷雨》、《子夜》、等六十余部故事片和十余部纪录片作曲,并为《秦王李世民》、《向警予》、等电视连续剧、广播剧作曲。其中《城南旧事》的音乐创作,于1983年获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庐山恋》的插曲《啊,故乡》和歌曲《你应当留下什么》,获全国优秀歌曲奖。 其他音乐作品还有交响乐《郑成功》(与人合作)、交响诗《铁道游击队》、随想曲《霓虹灯下的哨兵》、序曲《红旗颂》、交响叙事诗《白求恩大夫》等十余部,以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谁不说俺家乡好》(与人合作)等歌曲三百余首。

吕其明 - 艺术人生

吕其明1930年5月出生于安徽无为,父亲吕惠生是当地很有威望的教育界人士,抗战时期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担任新四军第七师皖江抗日根据地行政公署主任。1940年,新四军二师“抗敌剧团”演出小歌剧《农村曲》,相中吕其明扮演剧中的逃难孩子小毛,这一年,10岁的吕其明和他12岁的姐姐吕晓晴就在新四军这个革命的大家庭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抗战剧团的生活是艰苦的,但对吕其明来说,却是进了一所没有围墙和门牌校徽的生活大学、艺术大学,他在那里唱歌、演戏、教歌、行军、打仗、宣传鼓动……九年的剧团生活在吕其明今天看来,仍是他人生经历中最宝贵的一个关键时期,这期间,父亲吕惠生慷慨就义,对他的成长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他懂得了将个人的命运、悲欢、荣辱和祖国、和人民融合在一起,用真诚、智慧的劳动来回报祖国、人民和人民军队的养育之恩。

20岁开始学作曲

1949年11月,吕其明依依不舍地脱下心爱的军装,转业到陌生而又新奇的上海电影制片厂,学过小提琴的他被分配在管弦乐队担任小提琴演奏员。这一段时间,强烈的作曲愿望激励着吕其明。在演奏时,他注意乐队的演奏效果,从中学习管弦乐的作曲技巧,工作以外,他几乎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音乐理论的学习上面,四处寻师学艺。

1956年,26岁的吕其明接受了为电影《铁道游击队》作曲的任务,抗日根据地的生活给了吕其明创作的灵感和激情。在写作中,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过去他见过的身穿便衣,扎着子弹带,手拿套筒枪或大刀的游击队员的形象,他采用山东民歌中富有典型意义的调式落音、音调,创作了一首具有浓郁山东地方风格、通俗、淳朴的歌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展示游击队员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随着电影的上映,这首好听的歌曲马上传唱开来。

35岁写就《红旗颂》


作曲是一门技巧性、专业性很强的艺术,随着作品的增多,吕其明的心中萌发出创作交响音乐的目标。为尽快实现这个目标,1959年,吕其明带职进了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整整学了5年作曲、2年指挥。回忆起那段岁月,吕其明感慨道:“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认为很值得,没有那7年的学习,就没有我今天的这些作品。”

1965年,吕其明接受了第6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序曲的创作任务。这是中国第一部以歌颂红旗为主题的器乐作品。当他进入构思、酝酿时,往事一幕幕跃入脑海:燃烧着的村庄,硝烟弥漫的战场,奋勇杀敌的战士、天安门前升起的五星红旗……他不由热血沸腾,乐思如泉涌,经过一个星期的日夜拼搏,完成了管弦乐序曲《红旗颂》的创作。在1965年第六届“上海之春”开幕式上,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上海管弦乐团联合首演的《红旗颂》,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部作品至今仍经常被一些电影、电视、音乐会所引用,也成为在广播、影视、晚会上演奏最多的作品之一。

50载佳作频频出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电影、电视音乐、器乐作品和声乐作品的创作中,吕其明结出了累累硕果。他陆续为故事影片《铁道游击队》、《白求恩大夫》、《庐山恋》、《城南旧事》、《雷雨》、《焦裕禄》等200多部(集)影视剧作曲,创作了管弦乐序曲《红旗颂》、交响乐《郑成功》(合作)、交响诗《开拓》、《国旗·一九九七》、管弦乐组曲《雨花祭》、弦乐合奏《龙华祭》等十余部大、中型乐器作品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谁不说俺家乡好》(合作)、《微山湖》等300余首不同体裁和形式的声乐作品。从1980年以来,吕其明曾先后获24项音乐创作奖,其中故事片《城南旧事》音乐获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电视剧《秋白之死》音乐获得第八届电视剧“飞天奖”优秀音乐奖。

60后生活


1990年5月,吕其明离休了,离休后的吕老更加忙碌,管弦乐组曲《雨花祭》、弦乐合奏《龙华祭》都是他离休后的力作。其中《雨花祭》是为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写的背景音乐,这部作品长达60分钟,分为15个乐章。作为烈士的后代,吕其明不取分文报酬,将自己的感情全部倾注在这部作品中。他在对实地考察后,回到上海,每天五六点钟即伏案写作,一写就是十几个小时。半年之后,一部深沉、委婉、令人思绪万千的《雨花祭》终于诞生了。从1999年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新馆开馆以来,这首背景音乐就没有停过,《雨花祭》的总谱也一直保存在纪念馆内吕惠生烈士纪念墙前的玻璃柜里。吕其明说:“我的作品能和烈士们共存,和父亲共存,我感到无上的荣耀,如果父亲能知道,也一定会含笑九泉。”

在有生之年,无私地奉献,为党为人民多做一点有益的工作,是吕其明的人生信条。从部队这个大熔炉中走出来的吕其明,始终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离休后,他怀着报恩的心情,行程数万里,回部队“娘家”无偿地为部队服务。如今,由吕其明作曲的长春飞行学院院歌、合肥炮兵学院院歌、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第四师师歌、云南边防雷达旅旅歌……正被各地的官兵们传唱着,唱得那么雄壮,那么嘹亮!

吕其明 - 个人言论

“我不求我的作品笼罩什么耀眼的光环,只要它伴随时代的脉搏跳动,融入社会的和鸣,并被广大听众所接受,所喜爱,所钟情,这就是我的希望和追求。他们的认可与赞许是我最大的欣慰,也是对我最高的褒奖。正因为如此,为祖国,为人民而写作,对我来说,绝不是一句过时的口号,而是终生的崇高天职和神圣使命。”---这是注明作曲家吕其明的话。

吕其明 - 主要作品

电影:
《水乡的春天》(1955)
《铁道游击队》(1956)
《家》(1956,与黄准合作)
《乘风破浪》(1957)
《大风浪里的小故事》(1958)
《铁窗烈火》(1958)
《大跃进中的小主人》(1958)
《重要的一课》(1958)
《你追我赶》(1958)
《海上红旗》(1958)
《钢铁世家》(1959)
《六十年代第一春》(1960)
《红日》(1963)
《霓虹灯下的哨兵》(1964)
《白求恩大夫》(1965)
《大庆战歌》(1977)
《于无声处》(1979)
《兰光闪过之后》(1979)
《庐山恋》(1980)
《子夜》(1981)
《闪光的彩球》(1982)
《城南旧事》(1982)
《快乐的单身汉》(1983)
《雷雨》(1984)
《邮缘》(1984)
《多彩的晨光》(1984)
《流亡大学》(1984)
《秦川情》(1985)
《非常大总统》(1986)
《女局长的男朋友》(1986)
《女儿经》(1986)
《车队从城市经过》(1987)
《夏日的期待》(1987)
《残酷的欲望》(1987)
《死亡客栈》(1987)
《喜相逢》(1988)
《上海舞女》(1989)
《独行客》(1989)
《铜头铁罗汉》(1989)
《天朝国库之迷》(1990)
《金元大劫案》(1990)

电视、广播剧 :
《秦王李世民》
《向警予》
《秋白之死》
《秋海棠》
《阮玲玉》

音乐作品
交响乐《郑成功》
序曲《红旗颂》
交响叙事诗《白求恩大夫》  
交响乐《雨花祭》
弦乐《龙华祭———献给解放上海的烈士们》
交响诗《铁道游击队》
随想曲《霓虹灯下的哨兵》

吕其明 - 获奖情况

《城南旧事》:1983年获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
《秋白之死》:1985年获第八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音乐奖
《庐山恋》插曲《啊,故乡》、歌曲《你应当留下什么》:获全国优秀歌曲奖.

 

TAGS: 作曲家 知名人物
上一页: 雷蒙德·拉希 下一页: 李勇洙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