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1863-1936)美国新史学一代宗师, 中国五四史坛中的西方史学,要数鲁滨逊新史学派最受人欢迎。《新史学》(英文本)在五四前后学人间流传甚广,尤其大批留学欧美的知识分子先后归国,执教于各地大学,其中不少人出自这一学派门下,纷纷采用鲁滨逊新史学派编著的教材,积极传播该派的学说,对民国时期史学理论和史学史学科建设产生了深刻影响。1929年他当选为美国历史学协会主席,1936年在纽约去世。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简历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James Harvey Robinson,1863.6.29-1936.2.16)美国历史学家,20世纪初美国“新史学派”的奠基人和倡导者。他于1863年生在美国伊利诺州的布鲁明顿市。父亲是当地银行的创办人,家境富裕。1884年他入哈佛大学学习文学,1888年获文学硕士,同年进入德国弗赖堡大学,师从史学教授爱德华·霍尔斯特(全名:爱德华·赫尔曼·冯·霍尔斯特,Hermann Eduard von Holst,1841-1904)习欧洲中古和近代初期史,1890年获弗赖堡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1891-1895年间他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执教。1895年被聘为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欧洲史教授,执教至1919年为止,在哥伦比亚大学工作了2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因和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意见不合,又因继承了大笔遗产,便退出该大学。1919年,在多洛兹·潘恩·惠特尼(Dorothy Payne Whitney)的财富资助下,鲁滨逊与历史学家查尔士·比尔德(Charles A. Beard)、经济学家范伯伦(Thorstein Veblen)与罗宾森(James Harvey Robinson)以及哲学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等人共同在纽约创办“社会研究新学院”(后改名为新学院大学),任执行委员会主席。创始人中一些人原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因为宣扬和平主义理念遭到校方言论箝制,故图思建立一个能自由表达进步思想的成人教育机构,成立宗旨为一个宣扬进步理念的成人教育机构。后因该校发起人之间意见分歧,鲁滨逊遂辞职。1902-1920间,他曾兼任美国历史协会主办的“美国历史评论 ”副主编,1929年他当选为美国历史学协会主席,1936年在纽约去世。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史学主张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对历史学的基本主张概括有以下几点: 一、把历史的范围扩大到包括人类既往的全部活动,他说道:“从广义来说,一切关于人类在世界上出现以来所做的、或所想的事业与痕迹,都包括在历史范围之内。大到可以描述各民族的兴亡,小到描写一个最平凡的人物的习惯和感情。”二、用综合的观点来解释和分析历史事实,他说道:“新史学正在摆脱从前那些对研究历史的种种限制。历史研究将来总会有意识地来满足我们的日常需要。它一定能够利用人类学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所做的与人类相关的种种发现。发现。最近五十年来这些发现曾经帮助我们对于人类的起源、发展和前景等观念发生了巨大革命。在这最近的半个世纪中,没有一门有机科学,或无机科学不发生过变化的,而且还增添了许多新的科学,这些科学的名字都是十九世纪中叶以前的历史学家所不知道的。根据上述情况,历史这门科学也就必然已被卷入这个革命潮流中去。“ 三、用进化的眼光考察历史变化,把人类历史看成为一个“继续不断的”成长过程。他说道:“我们不应鼓把历史学看作是一门停滞不前的学问,它只有通过改进研究方法,搜集、批评和融化新的资料才能获得发展。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历史学的理想和目的应该伴随着社会和社会科学的进步而变化,而且历史这门学问将来在我们学术生活里应核占有比从前更加重要的地位。”四、研究历史的功用在于帮助人们了解现状和推测未来。五、利用历史知识来为社会造福。J.H.鲁滨逊的这些观点,风行一时,影响了美国一大批卓有成就的史学家。也奠定了他作为美国新史学一代宗师的学术地位。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J.H.鲁滨逊新史学派

 

鲁滨逊(James Harvey Robinson,1863.6.29-1936.2.16)与其影响下的同事和学生,如比尔德、贝克、巴恩斯、肖特威尔、海斯和桑代克等,一起组成了在二十世纪上半期风云全美的“鲁滨逊新史学派”。

J.H.鲁滨逊新史学派是以哥伦比亚大学为大本营,J.H.鲁滨逊为核心,形成的一个带有某种共同治学取向,具有一定的史学派别性质的史家群体。时人即有“鲁滨逊先生派”、“哥伦比亚史学派”之称。今人论著中多以“鲁滨逊新史学派”冠名之。这个学派由J.H.鲁滨逊及其同事和弟子所组成。J.H.鲁滨逊学派的成员,大体上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鲁滨逊及其嫡传弟子,诸如巴恩斯、肖特韦尔、海斯和桑代克等;第二类是学生,如贝克; 第三类是受其影响但又很难说有师生关系的人。鲁滨逊学派之所以在美国能形成并发生巨大影响,主要原因在于J.H.鲁滨逊长期在美国学生最多的大学担任欧洲史的主讲教授,培养出许多的学生,在美国各地大学、中学教授历史,他的同事和学生,如比尔德、贝克、绍特威尔、海斯、史来生格尔、穆恩、巴恩斯、桑戴克、福克斯、沙波罗等后来都成了美国史学界的名人。扩大了他的影响。二、他写的许多历史教本,风行美国,这些教本大都经过多次增订再版,广泛发行,使教师和学生都熟悉他的名字。三、鲁滨孙的著作被广泛采用,历久不衰。这样就使“鲁滨孙新史学派”成为美国一个非常有势力的史学流派。鲁滨逊新史学派中除了居宗师地位的鲁滨逊外,作为核心人物,还有三位是举足轻重的,他们是查尔斯·A·比尔德(Charles Austin Beard)、卡尔·贝克尔( Carl L. Becker )和巴恩斯,可称之为该学派的三巨头。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J.H.鲁滨逊新史学在中国

J.H.鲁滨逊新史学在二十世纪二十年左右传到中国,并产生了广泛的、长远的影响。五四时期史学界正是除旧布新的年

代,J.H.鲁滨逊的新史学观因其叛旧姿态而深得学人好感,可谓恰逢时会。

由美国史学家鲁滨逊和德国学者李凯尔特所倡导的新史学思潮认为:文化史研究不同于传统史学主要在于扩大了史学研究的范围,把人类所有的问题尤其是“进步”作为研究的对象,其任务就是揭示历史的规律和价值,从个别中说明现实;史学不同于自然科学主要在于其历史性和个别性;史学科学化的道路就是文化史研究。"五四"期间,梁启超接受了新史学思潮,既在《中国历史研究法》及《补编》中构建了中国的新史学理论体系,又在《五千年史势鸟瞰》和《中国文化史——社会组织篇》中完成了部分中国文化史的研究实践。

五四前后大批留学欧美的知识分子归国执教于各地大学,纷纷采用鲁滨逊新史学派编著的教材,从而进一步扩大了这一学派在中国的影响,如何炳松、徐则陵、黄文山、罗家伦等人,都曾留学美国,受到当时在美国史学界颇有声势的鲁滨逊新史学派的影响,这些学人回国后都在不同程度上传播过该派的理论和学说。

以学术杂志为媒介,相对较为集中传播鲁滨逊新史学派思想的,南方以南高师史地研究会出版的《史地学报》为重镇,北方则以北高师史地学会出版的《史地丛刊》为中心,南北呼应,对鲁滨逊新史学派在中国的早期传播发挥了较大作用。《史地学报》创刊于1921年,这个刊物之所以大力传播鲁滨逊新史学,与徐则陵密切相关。徐则陵在芝加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欧洲史和教育学,可以说是鲁滨逊新史学派的中国学生,而且他又是《史地学报》导师之一,势必影响到该刊的理论取向。1921年11月创刊号登载了王庸的《欧史举要》一文,他向读者推荐的“史学研究”著作,便有鲁滨逊《新史学》,希冀“借他山之石以攻我之璞”侧。徐则陵写的《史之一种解释》,曾在文中多处引用《新史学》,不同程度上接受了鲁滨逊的史学主张。

《史地丛刊》创刊于1920年,北高师史地部师生组织的史地学会出版。何炳松任教于北高师史地部,又是《史地丛刊》编辑部主任,亲撰《发刊辞》,简述创办的经过,表明研究历史的宗旨应“推求过去,以谋现在,而测将来”。《史地丛刊》很自然地成为传播鲁滨逊新史学的阵地。1922年6月何在《史地丛刊》发表《新史学导言》,绍述《新史学》八篇之大意,指出这本书“很可以做我们中国研究史学的人的缄贬。1923年4月于炳祥在《史地丛刊》发表《读<新史学>》。于炳祥是北高师史地部的学生。这篇文字十分全面地解读《新史学》,其梳理详尽不在何文之下。全文分八部分:序言、历史的意义性质和范围、历史的功用、新史学上急进的精神、新史学上对于过去历史的史识、结论。对《新史学》各章节的思想要点,论述清晰,一目了然。最后,于炳祥认为近代西方史学能摆脱文学、宗教、政治、爱国主义的支配,还它本来面目,是本着新史学精神去运动的结果,然返观我国史学界,“求一有系统、有组织、利用新眼光亦驾驭旧材料者,不可多得”,所以他“一面羡西史精神之日进,一面叹中国历史界之无进步”。他作此文旨在为中国史学界破旧立新。1923年6月北高师历史部毕业的梁绳鸽在《教育丛刊》发表《历史的研究方法和教学法》,多处大段引译《新史学》。梁原系北高师历史部的学生,与于炳祥是同学,都是何炳松在北高师的学生,他们受鲁滨逊新史学的影响并传播之,无疑与何炳松有关。《新史学》中译本出版前,人们已经十分全面介绍这本书的理论和学说,“新史学”、“新历史”口号响彻史学界,成为现代史学追求的目标。1920年陶孟和在《新青年》发表《新历史》,系他在北京高师附属中学教育研究会的演讲辞。陶氏以“新历史”为题演讲,指出旧史四点弊端,新史学产生与进化论思想、科学的关系,历史之用处,都可在《新史学》中找到相应文字。他向读者推荐研究历史应读之书中,《新史学》英文本是第一种。这篇演讲稿受鲁滨逊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1924年7月何炳松所译J.H.鲁滨逊著的《新史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为“北京大学丛书”第十种。朱希祖为其作序,发表于1921年10月20日《北京大学日刊》,序中说道:“我国现在的史学界,实在是陈腐极了,没有一番破坏,断然不能建设。何先生译了Robinson这部书,是很合我国史学界的程度,先把消极的方面多说些,把史学界陈腐不堪的地方摧陷扩清了,然后慢慢的想到积极的建设方面去。所以何先生译了这部书,是很有功于我国史学界的......我国史学界总应该虚怀善纳,无论哪一国的史学学说,都应当介绍进来。何先生译了这部书,为我国史学界的首唱者,我很望留学各国回来的学者,多译这种书,指导吾国史学界,庶几不负何先生的苦心呵!”直到1933年7月黄现璠在《师大月刊》发表《最近三十年中等学校中国历史教科书之调查及批评》,文中直接征引不少鲁滨逊之说。从这篇文章可看出黄现璠受鲁滨逊和梁启超的新史学学说的影响颇大,对其一生的历史研究和成果帮助不小,并使其成为对20世纪中国“新史学”实践与建设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学者之一。黄现璠当时是朱希祖在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在北师大就读九年,受鲁滨逊新史学的影响并传播之,无疑与朱希祖等北师大诸前辈的史学传统教育有关。这也显示了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对J.H.鲁滨逊新史学在中国的传播并产生深远的影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鲁滨逊在中国现代史学界可谓家喻户晓,他的名字在史学论著中出现的频率,恐怕无人望其项背。鲁滨逊新史学派理论输人中国,对民国时期史学理论与史学史学科建设有较大的贡献。二三十年代出现的一大批“史学概论”、“史学通论”性质著作,鲁滨逊新史学派著述是他们最主要的参考书,如黄维荣《史学》、卢绍樱《史学概要》、昊贯因《史之梯》、李则刚《史学通论》、杨鸿烈《史地新论》和《史学通论》、陆愚德《史学方法大纲》、周容《史学通论》、胡哲敷《史学概论》,以及期刊上大量关于史学理论和方法的专文,都在不同程度上征引鲁滨逊新史学派理论,作为立论基础。何炳松是输人鲁滨逊新史学第一人。他虽不是该学派的嫡系学生,但留美期间正是这一学派势力日益壮大的时候,自觉或不自觉地受过鲁滨逊新史学的影响,所以回国后在北大、北高师以这派的著作为教材授课。更何况,何氏翻译《新史学》、具有首创之功。他与朱希祖长期在北大、北高师(后改名北师大)教书,培养了大批的史学专业人才。这对扩大鲁滨逊新史学的影响及传播,无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新史学》一书

 

J.H.鲁滨逊的代表作《新史学》,被学术界公认为20世纪世界史学名著之一。书中汇编了他历年发表的论文和演说,集中反映了他的史学观点。在中国,何炳松教授首译《新史学》,1924年商务印书馆发行。1963年齐思和教授据原书1922年版本重译。附录的巴恩斯的《论新史学》是除芳芝译的。1989年,商务印书馆再版是用1963年版重印的。2005年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再版何炳松《新史学》译本。

1924年何炳松教授的《新史学》译本目录
第一册
一.新史学
二.历史的历史
三.历史的新同盟
四.思想史的回顾

第二册
五.普通人应读的历史
六.罗马的灭亡
七.一七八九年的原理
八.史光下的守旧精神

1924年何炳松教授的《新史学》译本书序(朱希祖撰) 

民国九年的夏天,我担任北京大学史学系的主任,那时我看了德国Lamprecht的《近代历史学》。他的最要紧的话就

是:“近代的历史学,是社会心理学的学问。现在历史学新旧的论争,就是研究历史,本于社会心的要素?还是本于个人心的要素?稍严密一点说起来,就是历史进程的原动力在全体社会呢?还是在少数英雄Lamprecht的意思,以为历史进程的原动力,自然在全体社会;研究历史,应当本于社会心的要素。所以研究历史,应当以社会科学为基本科学。我那时就把北京大学史学系的课程,大加更改。本科第一二年级,先把社会科学学习,做一种基础一如政治学、经济学。法律学、社会学等一再辅之以生物学、人类学及人种学、古物学等。特别注重的,就推社会心理学。然后把全世界的史做综合研究,希望我们中国也有史学的发展。那时史学系中又有《历史研究法》一课,就请金华何炳松先生担任,何先生用美国Robinson见所著的《新史学》原本做课本,颇受学生欢迎。我那时就请何先生把《新史学》译做中文,使吾国学界知道新史学的原理。不到一年,《新史学》一书果然译成,何先生就叫吾做一序。 

我看《新史学》全书,共分八篇:其中一、新史学,二、历史的历史,三、历史的新同盟,四、史光下的守旧精神这四篇最重要。四、思想史的回顾,五、普通人应读的历史,这两篇次之。六、“罗马的灭亡”,七、一七八九年的原理这两篇又次之。他最要紧的话,在第一篇里,他说:“《新史学》这样东西,总可以应付我们日常的需要,他一定能够利用人类学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关于人类的种种发明。……这部书所以叫做《新史学》的缘故,就是特别要使大家知道……历史的观念同目的,应该跟着社会同社会科学同时变更的。”在第二篇里,他说:“历史家始终是社会科学的批评者同指导者,他应该将社会科学的结果综合起来,用过去人类的实在生活去试验他们一下二’我看Robinson这部书,都是消极的话一都是破坏旧史学思想的说话。他积极的话——建设新史学方法的说话——就是第三篇全篇和我上面所举的那几句话。其中尤以“应该将社会科学的结果综合起来,用过去人类的实在生活去试验他们一下”这句话为最简括切实。我读了这几句话,差幸对于北京大学校史学系的课程,改革的尚不算错。 

Robinson在他《新史学》第二篇里,还说:“德国Hegel的《历史哲学》将人类最高的地位给与他的同胞,所以德国人异常傲慢……因此历史的研究同著作,就有一种民族的同爱国的精神贯注在里面。”又说:“从古代到十九世纪初年,历史家研究历史,很是用心的批评的以教训或娱乐读者为目的。但是没有一个可以说是科学的。在历史里面,要想发见政治家或军事家的模范,要想推翻异端的神道,要想说明旧教徒是对的,或者新教徒是对的,要想说明世界精神实现自己的步骤,或者要想说明自由是从德国森林里面出来的,永远不回去——这几种目的,虽然有时研究得很深奥,却是非科学的。”Hegel的《历史哲学》有一种民族的和爱国的见解,自然和从前的旧史学一样,都应当排斥的。但是Hegel的《历史哲学》虽然应当排斥,历史哲学一科和别种科学一样,常常进步的,是不应当排斥!有人说:“德国自Hegel以后,没有历史哲学,所以历史哲学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不知道德国自Hegel以后,还有几个历史哲学的大家。一九一二年美国Robinson《新史学》出版以后,德国Mehlis就有一大部《历史哲学》出版。Hegel是浪漫主义的历史哲学,Mehlis是新理想主义的历史哲学,他们的主义是很不相同的。

Mehlis的《历史哲学》分为三部:第一部,历史哲学的问题,即历史和普通史的理论。其中一、历史哲学及其问题一般的性质;二、哲学的概念;三、历史的概念;四。历史论理学问题;五、历史的价值论问题;六。普遍史问题。第二部,历史哲学的历史。第三部,历史哲学的体系,即普遍史内容上的构造。其中一、历史的事象意义;二、普遍史的过程上一般的构造;三、宗教的发达;四、艺术的发达;五、哲学的发达;六、道德的国家的发达。这部书实在是科学的。虽然是历史哲学,他的实质,实在是一种社会哲学。这部书的内容,都是积极的说话,于研究史学的人,很有实际的利益。不过这部书说理很深,未曾研究过社会学哲学,不能领会的。

我国现在的史学界,实在是陈腐极了,没有一番破坏,断然不能建设。何先生译了Robinson见这部书,是很合我国史学界的程度,先把消极的方面多说些,把史学界陈腐不堪的地方摧陷扩清了,然后慢慢的想到积极的建设方面去。所以何先生译了这部书,是很有功于我国史学界的。

还有一层,Robinson的《新史学》第六篇,主张历史是连续的,说明断代的不妥,把历史的时间须连贯;Lamprecht和 Mehlis都主张历史是全人类的,国别史断不能完善历史的功能,所以二人都归宿到世界史或普遍史,把历史的空问须连贯。照这样看来,美国的学说和德国的学说兼收并蓄,那末可以达到史学完善的目的;而且他们的学说,殊途同归,都归到社会科学那方面去,可见学问是断不可分国界的。我国史学界总应该虚怀善纳,无论哪一国的史学学说,都应当介绍进来。何先生译了这部书,为我国史学界的首唱者,我很望留学各国回来的学者,多译这种书,指导吾国史学界,庶几不负何先生的苦心呵!

民国十年八月十日海盐朱希祖谨序

詹姆斯·哈威·鲁滨逊 - 主要著作

1.《西欧史》,1903年初版
2.《近代欧洲的发展》,与比尔德合编,1907年初版
3.《欧洲近代史资料集》(两册,1908年初版)
4.《新史学》,191I年
5.《欧洲通史》,与布累斯提德合编,上下两册,1916年初版

TAGS: 历史 历史名人 历史学家 名人 学者
上一页: 周启邦[香港律师] 下一页: 曾邦哲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