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丽·阿莫斯


托丽·阿莫斯 tori amos(原名 myra ellen amos)是运用 70 年代的音乐手法于富有文学性的另类摇滚之中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性歌手兼作曲家之一。她的音乐具有 kate bush 的编曲风格和 joni mitchell 的诗意,她在摇滚音乐中采用钢琴作为主要乐器的做法恢复了 70 年代的音乐传统。

托丽·阿莫斯 - 简介

Tori Amos于1963年八月出生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原名Myra Ellen Amos。她的音乐天份一开始就十分明显,两岁半开始弹钢琴,四岁在教堂唱诗班演唱,五岁收到巴尔地摩Peabody音乐学院的学习邀请。 “我是一个具有良好乐感但任性的孩子,”Amos回忆道,“我被邀去一些聚会因为我会弹钢琴。我很快意识到这是天意,但我也知道我应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别人安排的路。”Amos因为不服从音乐学院的课程安排,11岁时Amos对古典音乐逐渐失去兴趣,开始疯狂迷恋Led Zeppelin,于是退学。13岁是在当地的一次比赛中因弹奏了自己创作的曲子“More Than Just A Friend” 获得一等奖。 就在此时,她发现了摇滚乐的自由。于是,她开始写歌,并在当地的一些夜总会中表演。起初在父亲的带领下,她在华盛顿的地下酒吧演奏钢琴,这一时期,Amos开始大量创作属于自己的歌曲,这使得Amos为日后的创作积累了大量财富。也是在这期间,将近20岁时,Amos正式改名叫 Tori Amos,搬到洛山矶继续发展,并开始参与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乐队——Y Kant Tori Read。

托丽·阿莫斯 - 乐坛生涯

 1987年与Atlantic Records签约,那个时代正直金属流行,Amos尝试着以披挂时髦金属服饰的形象,在Atlantic旗下推出了她的第一张乐队专辑《Y Kant Tori Read》。随着唱片销量不佳,乐队彻底地散伙了。

1991年,当挟着个人首张专辑 《Little Earthquake》重新杀回乐坛时,这个诡异精灵的红发女人终于以看似平静温娴,实则充满尖锐思想,直指性和宗教等敏感问题的作品取得了成功。这张独唱专辑《Little Earthquakes》在全球共售出二百万张,此CD包括12首歌,其中《Me and a Gun》描述了她自己曾经历的一段不幸遭遇,Amos大胆地写出了自己的感受和心情。《LittleEarthpuakes》的确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 ,她所宣扬的对犯罪的痛恨深深打动了每一个人。1994年,Amos在亚特兰大发行了个人的第二张专辑《Under the Pink -- 粉红色的下面》,到达英国排行榜第二名位置。此CD包括金曲《God》和《Cornflake Girl》,共售出几百万张。这张专辑表现出了更强的女权倾向,而 Tori对钢琴魔鬼般的驾驭能力也得到了充分展现。 其中有一首“Icicle”的前面的一段钢琴solo和“Bells for Her”的击弦古钢琴的演奏可谓晶莹剔透,人仙莫辨。 TORI Amos于1996年发行第三张专辑《Boys for Pele》,1998年春发行了第四张专辑《Songs From the Choirgirl Hotel》。

99年,Amos又推出了收录有新歌和现场录音的双张大碟《To Venus And Back》。她的音乐风格也逐渐从偏重民谣,爵士,过渡到了融合电子,爵士,民谣等风格的钢琴摇滚,唯一没变的是她音乐中那始终如一的尖锐和敏感。 被人爱对女人并非最重要的,被人尊重才是女人的追求,这或许是许多女艺人的梦想,Tori Amos 作为近几年以来活跃于另类摇滚坛的著名的女歌手之一,与PJ Harvey,Liz Phais Juliuan Hatfiled,Bjorke相比,Tori Amos的音乐显得更为成熟和天然,同时也不失其的个性与深刻的内涵,她所涉及的主题是女权,女性的心理,性犯罪的动机等等。《Silence All These Years》这是一首相当耳熟的歌曲(唱:沉默之中仍克制不要呼吸,怕触摸空气坏了情绪,为你锁住了问号等亲爱的你吻去。从不想不忍心看穿你,听说你和我最好朋友在一起,我也学别人静静地看你俩演戏。)这首歌其实是出自于Tori Amos的Silence All These Years,后来被王菲翻唱的“冷战”,也就是我刚才所唱的几句。好像是注定了和中国的缘分,在Tori的一首China中也表明了她对遥远古老而又神秘的东方文明的向往。有人说Tori或许是更具魅力的Suzanne Vega,她的嗓音透着灵气,她的外表虽然看似一位清秀佳人,骨子里却是一个叛逆的精灵,她把对人生的质疑、成长、压抑和恐惧……全部写在了音乐之中。这些感悟源于Tori Amos坎坷的经历:年少的她曾经在音乐学院获得过奖学金,并且是学校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但到她11岁的时候,就已经明显地表现出对古典课程的轻视和不屑。令她深深着迷的却是Led Zeppelin、The Doors和Jimmy Page,因此她被逐出学校。这对于她墨守陈规的父亲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他已经为自己的女儿设计好了成为钢琴家的未来,但是Tori远远地离了传统的钢琴舞台。之后她开始在华盛顿的饭店酒吧里演奏简单的曲子,在家创作录制自己的歌。父亲尽职地把作品寄往唱片公司,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面对的只是退稿信件。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10年,这个钢琴椅上不安分的灵魂似乎一直被命运故意地捉弄着。在80年代初,人们对Tori并没有给予多大的肯定,舆论界也总是认为钢琴女歌手的感染力早已随70年代Carol King的衰退而消亡。但后来Whitney Houston的制作人Michael,提供给Amos演出的机会,还称她为年轻的Joni Mitchell。此后一年,Amos给Michael送去了一系列自己创作演唱的作品。19岁时,终于有机会到旧金山录制她的第一首demo 作品。可不幸的是,她嗓音独特易变的特征,却被唱片公司认为听上去像是小女孩,不利于宣传推广。就这样她的唱片合约落空了,在绝望中,21岁的Amos去了洛杉矶,开始了她的摇滚生涯。从那时起她梳起了蓬直的发型、穿着及膝的长筒靴,成了潮流金属乐的尝试者。虽然这个转变带来了Amos的乐队与Atlantic公司的签约,可是紧接着,乐队瓦解,唱片公司掌握了创作控制权,专辑的推出成为评论的笑柄,销量也微不足道。这使Amos认识了现实,也体味了音乐的艰辛。1996年初,Tori Amos的第3张专辑“Boys For Pele”在Atlantic旗下推出,歌词依然像诗一般优美,Amos的钢琴演奏技巧有了很大的提高,配器也比过去更为丰富。专辑的名称“Boys For Pele”听说是从一个神话故事中得到的启发。意思是献给女神Pele的男孩,在这里Pele是指夏威夷毁灭与创造女神,而那些男孩则是被扔进火山献给女神的祭品。Amos解释说“Boys For Pele”中的14首歌分别代表了埃及地狱判官身体的14个组成部分,使得这张唱片长达70分钟。专辑中“Blood Roses”结束时的铃声仿佛预示世界末日的来临。“Little Amsterdam”中的电子噪音效果、“Way Down”结尾处的和声处理、“Mr. Zebra”中铜管乐器的应用都是点睛之笔。另外,“Horses”一曲中Amos哀怨的呢喃配上时隐时现、跌宕起伏的钢琴声使你宛如置身于一场深秋的葬礼之中。 

托丽·阿莫斯 - 演唱特点

今天我们带来了不太一般的音乐,那就是由Tori Amos创作的哥特式民谣,不知道听众朋友有没有发现Tori奇美的钢琴和飘游的假音,像是在喃喃自语,她想要告诉你什么,又不想让你了解得更多,或许正是这时远时近、时有时无的声音才引起人们的注意。当然这也离不开她创作出的多元素音乐,这些音乐融合了民谣、古典、爵士、摇滚甚至电子舞曲,给我们听惯了纯正民谣的朋友耳目一新的感觉。然而Tori Amos的演艺生涯似乎并不像她的作品那样好运,她一再地经历坎坷与伤痛,为了抚平伤口,她再次回到钢琴旁开始写下那些既坦白又率直,既锋利又尖锐的歌。在这些作品中最能震撼人心的是那首“Me and a gun”。它源于真实的故事原型,当时Tori的乐队在洛杉矶的一次演出结束之后,她让一个观众搭车,路行几里,车后的乘客便用枪指着她的头,对她进行了强暴。所以后来她很不愿意人们提及这件令人厌恶的事。终于她用她的创作舒解了往事的恶魇。“Me and a gun”细致地描写了女性对于暴力犯罪的厌恶与仇恨,歌词与旋律都颇为感人。此曲一推出便赢得了众多女歌迷的心。鉴于此歌引起的社会反响很大,美国一个反对性犯罪的组织授于Tori Amos一枚荣誉勋章。我们都知道Aoms热衷于追逐光明,但是他对黑暗的热爱并不亚于对光明的追求。也许在她的理解中,光明和黑暗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光明并不等同与善,而黑暗也不等同与恶。她说“即使我对上帝有着迷恋,我还是想嫁给撒旦。撒旦支持着一个空间,在那儿,人们可以自由表达他们的惶恐、秘密以及心灵的阴影。有阴影才能定义光明,我在阴影中已经呆得很久了,我喜欢追逐那些不知名的自由力量。”那首“Father Lucifer”是一首对黑暗的赞歌,同时也是一首爱情幻想曲。在这里我也想把这首歌送给我们的一位不知名的听友,因为他在我们民谣流域网站的留言中写到:他喜欢在黑暗中倾听民谣,虽然有人回复说民谣不应该是黑色的,但是我想有勇气面对黑暗的人,又怎会惧怕白昼所带来的无限的光和热。确实Amos每张专辑的每首歌都会牵涉到一个敏锐的中心主题。《Little Earthquake》是情感的抒发,《Under the pink》是指女性地位,而《Boys for Pele 》则讲述了她与男友Eric Roses分手后的感情低落。在这种感受下,《From the choirgirl hotel》也没有不同,其中的作品都是源于Boys for Pele 巡演中在Florida经历的悲剧性故事。Tori Amos在当代流行乐坛,用她直率的性格演绎了一出钢琴诗人的震世清音。每两年一张新专辑,使她在音乐的天堂里任性地奔跑。她古怪、她诚挚、她善变,还有她那剃刀般的锐利与敏感。她喜欢不畏缩的视线接触,不会羞涩于对作品的敏感性论辩。众多的歌迷喜爱她的精灵性格,期待她又一支新曲的诞生。

托丽·阿莫斯 - 在中国影响

很大一部分原因Tori Amos在中国的知名是因为香港歌手王菲对她的推崇与翻唱,而不是传媒的推荐,或者光明正大地由音像公司引进。在中国这个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度,能够有幸听到西方优秀的音乐,对于普通平民来说,恐怕也就只有打口和盗版,而地区也局限在了发达的大城市,比如北京,比如上海。蓬勃发展的打口市场与蓬勃发展的打口青年交相辉映,形成了深具中国特色的城市亚文化圈。那些有如过街老鼠的卖打口的小摊小贩,正任重道远地承载着一个民族的音乐梦想。也许,这对于连英文都认识不了几个的他们来说,也未免太夸张了,而现实的哈哈镜却明显地映照出他们的深远意义。这就是文化中国的刻骨铭心的进行时,可怜的平民百姓们,当他们眼巴巴地张望着店里数量贫瘠而价格出奇的正版CD时,当他们眼巴巴地看着那些漂亮的CD被深深地打上一个缺口而无能为力时,他们仿佛听见了那些高官贵族暗自的嘲笑,而那一刻的心灵,也仿佛被深深地打了一个相同大小的裂口,一个时代的烙印……

托丽·阿莫斯 - 评价

TORI AMOS是近几年活跃于另类摇滚乐坛著名的女歌手之一。与PJ HARVEY、LIZ PHAIR、ALANIS MORISSETTE、JILIANA HATFIELD、BJORK、DOLORES O'RIORDAN相比,TORI AMOS的音乐显得更为成熟和自然,同时也不失其桀骜的个性与深刻的内涵。

众多的打口垃圾中,Tori Amos怎么也算得上是抢手货。透过王菲,打口青年认识了Tori Amos,认识了Cocteau twins,认识了The cranberries,……这些师傅级人物。而正是她们,打开了女性另类音乐的潮流,为半边天的女性歌坛挽回了颜面,而不仅仅停留在花瓶时代。这之中,Cocteau twins发展了漂亮的迷幻声线,开创了“仙乐派”风格;而Tori Amos采用钢琴作为主要伴奏乐器的做法不仅恢复了70年代的音乐传统,也使她成为少数几个富有文学性的歌手兼词曲作者之一。她的简单,婉约的唱腔和钢琴伴奏旋律,加上漂亮的女性外表,使得她的音乐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有“乐坛Venus”之称。

TAGS: 名人 美国
上一页: 汪文斌 下一页: 糖葫芦西施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