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重贵


后晋出帝,名石重贵(公元914~964年),石敬瑭养子。石敬瑭病死后继位。在位4年,国玻被俘后病死,终年51岁,葬于今辽宁省开原县。

石重贵 - 人物生平

后晋出帝石重贵,原为石敬瑭侄,后由石敬瑭收为养子。石敬瑭称帝后,他先后任北京(今山西省太原市南)留守,金紫光禄大 夫、行太原尹、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为齐王。石敬瑭于公元942年6月病死,他于同月继位。公元944年改年号为“开运”。

石重贵即位后,向辽帝自称孙儿,却不称臣而主张抗辽。在军民支持下,他几次击退了来犯的辽军。公元946年,石重贵派大将杜重威、李守贞统兵北方攻辽。杜重威一心想投靠辽朝,自立为帝,在到了前线以后按兵不动,派人去秘密和辽联系。辽帝同意他投降,他便胁迫将士降附辽朝,并随辽军回兵进攻汴京。石重贵闻报大惊,又无可奈何,急忙与后妃10多人准备自焚,后为亲军将领薛超劝阻,奉表出降,后晋亡。

石重贵被辽帝耶律德光废为负义侯,迁往黄龙府(今吉林省辽安县),不久又被迁居辽阳(今辽宁省辽阳市)。一路上,他颠沛流离,受尽苦楚,随从的妃子也先后被辽将强索去,最后连亲生女儿也被辽帝兀律(即辽穆宗)抢去,赠送给兀律妻兄禅奴为婢妾。不久,

石重贵又奉命迁居建州(今辽宁省朝阳县西南),在城外几十里处建筑房屋,定居下来,由随从数百人耕作,以解决吃穿问题。后周显德年间,他的随从中有人自辽逃回中原,中原人民才得知石重贵还在建州,随从已经死去半数。

公元964年石重贵病死。史称石重贵为出帝。

石重贵 - 后晋末帝

石重贵,生干后梁乾化四年(914年),约卒于北宋乾德二年(964年),五代太原(今山西太原)人,沙陀族,后晋第二个皇帝。

石重贵本为后晋高祖石敬瑭的侄儿。其父石敬儒早逝,石敬瑭遂将他收为己子。石重贵少时谨言慎行,质朴纯厚,善好驰马射箭,颇有沙陀祖辈之风,深得石敬瑭厚爱,后唐清泰二年(936年),石敬瑭在晋阳举兵叛唐,后唐大军围攻太原。石重贵或出谋划策,或冒矢拒敌,都受到石敬瑭赞赏。石敬瑭借契丹兵挫败后唐军队,离太原赴洛阳夺取帝位,临行前选石重贵留守太原,授以北京留守、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行太原尹,掌河东管内节度观察事。官衔不少,但政绩平平,“未著人望”。尽管如此,因受到叔父倚重青睐,石重贵仍步步高升,到天福七年(942)石敬瑭死前,石重贵已进封齐王,兼任侍中。

石敬瑭开始让他管理民事,但石重贵却喜好骑射,很像他的父亲。石敬瑭镇守太原的时候,给他请了一个老师教他读《礼记》,石重贵却弄不懂其中深奥的含义,反而对老师说:“这不是我要从事的事业。”其实他是不喜欢读书。等到石敬瑭被围在太原时,石重贵身先士卒,冒着箭石冲锋杀敌,毫无惧色,从而受到石敬瑭的器重。后来,石敬瑭被契丹封为大晋皇帝,将要领兵去洛阳的时候,要留一个儿子镇守太原,石敬瑭问契丹王耶律德光留谁合适,耶律德光说:“你把儿子们都叫来,我给你选一个。”等石敬瑭的儿子们来了之后,耶律德光就指着石重贵说:“这个眼大的就行。”于是就让石重贵留下来守卫太原,全权管理河东地区的事务。

石敬瑭死后,石重贵承制即位及为后晋出帝。石重贵在叔父尚有嫡子在世时,能继承大统,其间不乏宫中密谋。石敬瑭生有六子,大多早夭,仅剩幼子石重睿一人。本来石敬瑭在病中托孤与宰臣冯道,意思要冯道铺立石重睿。但他死后,冯道与当时掌握实权的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却擅立石重贵为帝。

石重贵 - 对抗契丹

石重贵在位时间不长,前后不过五年。五年中,生活的浪涛既把他涌上了顶峰,也把他无情地摔到了谷底,成为亡国之君。

石重贵即位前,后晋的形势并不乐观。契丹凭扶立石敬瑭有功,挟制中原,虎视眈眈;后晋的南面有割据称王的吴越、后蜀;后晋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加之连年的旱、蝗、涝、饥,饿殍遍野,民怨沸腾。后晋的政权内外交困,危机四伏。

石重贵继位后,在景延广等人的支持下,对契丹称孙不称臣,惹恼了耶律德光。后晋开运元年(公元944年),契丹大举入侵。降将赵延寿充当了契丹的先锋,先进攻军需储备地贝州(今河北清河),原来在云州抗击契丹的爱国将领吴峦在英勇抗击契丹兵,杀伤大量敌人后,终因寡不敌众城池陷落,吴峦投井而死。

攻占贝州后,契丹军队继续南下。耶律德光进到魏州时,石重贵也下诏亲征,在马家口一战,后晋军队重创敌兵。当时李守贞所部到达马家口时,契丹兵正在过河,一部分军队在河东岸修造营垒准备固守,而主力还在河西岸。后晋军队乘机发动攻击,契丹的骑兵慌忙退走,营垒被后晋兵攻下,契丹军败退过河西逃时被淹死的达数千人,被后晋俘虏杀死的也有数千人。河西边的契丹兵恸哭而去,吓得不敢再回来了。契丹战败后,恼羞成怒,将俘虏的百姓全部杀掉,俘虏的后晋士兵就用火烧死。这并没有吓倒中原人民的斗志,反而激起了更猛烈的反抗。之后,耶律德光亲自率领十万军队和后晋激战于澶州(今河南濮阳南)城北。后晋骁将高行周与其他将领和契丹激战一天,不分胜负,但契丹也受到重创。契丹军探知后晋军的东面兵少,就向东攻击,等后晋军溃退后,契丹军也不敢再南下,掠夺一些地方后就向北撤兵回去了。第一次交锋后晋基本上取得了胜利。

在这次战役中,后晋的爱国将士起了重要作用,而最能体现后晋将士勇气的还是第二次和契丹的交战。开运二年(公元945年)初,契丹又一次南下入侵,又是赵延寿为先锋。石重贵本想亲征,但由于患病,就先派张从恩、马全节等人领兵分路北上抵御契丹军队。开始朝廷畏惧契丹的声势,让军队后撤,没想到引起了各军的恐慌,导致部队混乱无法整顿。

石重贵 - 二战契丹

到三月一日,后晋几万兵马集中,列阵于相州(今河南安阳)安阳水以南,皇甫遇和濮州刺史慕容彦超率领数千骑兵侦察前进。与契丹兵数万人遭遇于漳水,皇甫遇领兵边战边退,然后再与契丹兵决战, 皇甫遇的战马死于战场,就和敌人步战,皇甫遇的随从杜知敏把他的马给了皇甫遇,皇甫遇就又骑马冲进敌阵。终于遏制了契丹军的攻势,这时,皇甫遇见杜知敏已经被契丹兵俘虏,就对慕容彦超说:“杜知敏是个义勇之人,我们不能丢下不管。”于是两人又冲入敌阵,将杜知敏救了回来。这时,契丹军队又有大股冲上来,两位勇将决心以死报国,率领后晋军队又和敌人厮杀起来。

驻守安阳的后晋主力见皇甫遇到傍晚还没有返回,就知道肯定遇上了契丹兵。安审琦要去救援,张从恩却畏敌不前,安审琦就自己领兵去了。契丹兵见有后晋军来救,马上撤走了。皇甫遇和慕容彦超这才得以安全返回。契丹兵知道后晋主力到达后也恐慌得向北退去。而张从恩却更害怕,不等和众将商议好就擅自领兵南下了,这又一次造成自己队伍的混乱。不久,石重贵亲自出征,进到滑州(今河南滑县),又督促各路军队北进。到四月二十三日,都招讨使杜重威在定州集结各军,接着北进攻下泰州(今河北保定),五月二日又占领了满城(今河北满城),并俘虏了契丹一个酋长和士兵二千人。这时,契丹的降将说耶律德光又领兵八万再次南下,杜重威非常恐慌,五月四日退守到泰州固守。五月七日又向南撤退,契丹兵尾随而至。后晋军退到阳城(今河北安国东南)后就开始反击,将契丹军赶得向北逃窜。但后晋军队继续南撤时,契丹军又以重兵压过来。五月十一日,后晋军到达了白团卫村,埋设鹿砦扎下营房。契丹兵则将后晋军队重重包围,还派部队截断了后晋的粮道。到傍晚的时候,东北风大起,有的树都被刮断了。士兵们渴得要命,就在营中挖井取水,但每次刚要出水时井却塌了。士兵们只好用绸布包上泥土,然后绞出水来喝,但仍解不了渴。天亮的时候,东北风更大了。耶律德光对部下说:“后晋军队就是这么多了,要全部歼灭他们,然后就可以乘胜直取他们的首都了。”他命令士兵下马,拔掉鹿砦冲入后晋大营,用短兵器攻击后晋军,又顺风放火扬尘助其声势。

后晋将士都很气愤,大声喊道:“都招讨使为什么还不下令反击,让我们束手待毙!”众将都要求出战,杜重威却说:“等风势稍微缓和一点,我们再看情况决定。”李守贞反对说:“现在敌众我寡,但在风沙弥漫当中,敌人无法了解我们的兵力虚实,只要勇猛冲杀就可以战胜敌人,这场大风沙就是来帮助我们的啊!如果等到风沙停止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敌人全歼了。”见杜重威仍然犹豫不决,李守贞便对众将士大声喊道:“我们大家一起出战杀敌!”然后他又对杜重威说:“令公您善于防御,守贞就率领主力和敌人决战了!”骑兵将领们也对形势有分歧,在张彦泽询问大家计策时,多数人都认为应该等风停了再出击,而药元福却说:“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极度饥渴,如果再等到风停,那我们恐怕就已经成了敌人的俘虏了。现在敌人以为我们不能顶风作战,所以更应该出其不意地攻击敌人,这就是兵家常用的欺诈之术啊。”符彦卿也说:“与其束手就擒,不如以身殉国!”于是大家齐心合力一起出击,迫使契丹兵后退数百步。这时,符彦卿等人对李守贞说:“现在我们是率领部队往来迷惑敌人呢?还是继续攻击敌人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呢?”李守贞说:“形势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能再回转马头呢!要长驱直入取得全胜啊!”符彦卿等将领纵马飞驰而去,这时风势更大了,天昏暗得几乎和黑夜一样。众将率领万余骑兵向着契丹横扫过去,喊杀声惊天动地,在后晋将士出其不意的全力反击下,契丹兵的攻势被彻底摧垮,被杀得大败而去,兵败如山倒。李守贞也命令士兵拔掉鹿砦,步骑兵一起进击契丹军队,一直向北追击了二十里。契丹兵因为是下马攻击后晋军队,在这突然袭击面前来不及上马迎战,丢在战场上的战马和其他装备遍地都是。这一仗,后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契丹军队退到阳城东南的河边,散兵稍微聚集起来。杜重威说:“敌人已经被我们打得吓破了胆,不能让他们重新聚集列阵。!”于是又派精锐骑兵前去攻击,契丹兵纷纷渡河而去。耶律德光在北逃时也很狼狈,原来乘车跑,跑了有十几里,看后晋兵追得急,就赶忙换了一匹骆驼骑上,挥鞭急逃。众将要求继续追杀敌人,杜重威这时却胆怯起来,说:“碰上了强盗,幸好保命不死,还去追他要什么衣服钱袋。”李守贞这时也和杜重威一样,但他的借口看起来还合理一些,他说:“这两日来我们人马都渴得要命,现在刚刚喝饱了水,行动缓慢,很难追上拼命逃跑的敌人,不如就这样全胜而回。”于是退回到定州。

这次战役由于将士的奋勇杀敌才取得全胜,契丹兵损失惨重,耶律德光回去之后,对许多将领都处以几百杖刑。但一次胜利并不能使后晋的整个形势好转,腐败和无能及有些将领心怀异志,从后晋的灭亡结局来看,这次胜利竟是后晋的一次回光返照。

石重贵 - 刮民亡国

契丹兵退走,石重贵凯旋还朝,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又过起醉生梦死的生活。他本来就是个声色犬马之徒,视国事为儿戏。石敬瑭尸骨本寒,梓宫在殡,石重贵就纳颇有美色的寡婶冯夫人为妃,并恬不知耻地问左右说“我今日作新婿何如”。开运元年,晋军与契丹军战于戚城,他却每天听乐不止。他在宫中听惯了“细声女乐”。亲征以来,只能召左右“浅藩军校,奏三弦胡琴,和以羌笛,击节鸣鼓,更舞送歌,以为娱乐”,所以他常给侍臣们抱怨说“此非音乐也”。宰臣冯道等投其所好,奏请举乐,这时石重贵还算清醒了一点,没有允许。开运二年(945年)三月,后晋与契丹在阳城决战前夕,石重贵仍出外游猎。他不做战守准备,反而大建宫室,装饰后庭,广造器玩。为铺地毯,不惜用织工数百,费时一年。为玩乐尽兴,他对优伶们赏赐无度。在国难当头,百姓饿毙于道的时刻,石重贵还如此的挥霍,后果可想而知。

石重贵在位期间,很少有惠民之举,偶而杀上两个贪官污吏,也是掩人耳目。身为一国之君,朕即国家,应有尽有,但他贪得无厌。为应付战争费用,为满足自己滥耗,他甚至在大蝗大旱之年,还派出恶束,分道刮民。天福八年(943)六月,他遣“内外臣僚二十人分往诸道州府率借粟麦,时使臣希旨,立法甚峻,民间泥封之,隐其数者皆毙之。”而这一月,“诸州郡大蝗,所至草木皆尽。”开运元年(944)四月,他“命文武官僚三十六人往诸道括率钱帛”。只管自己享受,不管百姓死活,这样的君主怎可避免“覆舟”之命运呢?

石重贵昏昏噩噩,全靠一群将相扶持,但他所宠信重用之辈,很少有德才兼备,忠心为主之人。石重贵任命杜重威为北面行营部招讨使,对此番出征,石重贵充满了狂妄的信心。他在诏书中声称要“先取瀛莫,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可事实再次嘲弄了他。杜重威在前线投敌,另一将领张彦泽引兵南下,直趋汴梁。腊月十七日,张彦泽大兵压城,包围了皇宫,石重贵无以为计,欲纵火自焚,多亏了近侍一把拉住,他才免为灰烬。张彦泽自作主张,强把石重贵一家迁到开封府派兵把守。

次年正月初,契丹主到京。石重贵此前已派儿子石延煦、石延宝奉表、国宝、金印求降,这时欲与太后一起迎接,遭到拒绝。契丹主下制,降石重贵为光禄大夫、检校太尉,封负义侯,封地偏僻,在渤海国界的黄龙府。石重贵一家北行时。有时饭也吃不上,只得杀畜而食。石重贵一行人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倍受凌辱,好容易到了黄龙府,契丹国母又召往怀州。怀州在黄龙府西北千余里,石重贵只得重新上路。幸逢契丹内部发生了王位之争,新王永康王允许他们暂住辽阳,自此供给稍有保证。后汉乾信元年(948年),永康王至辽阳,石重贵着白衣纱帽拜之。石重贵有一幼女,永康王之妻兄求之,因年幼谢绝。不几日,永康王就遣人夺走,送给妻兄。乾佑二年(949),石重贵一家被允在建州(今辽宁朝阳西南)居住。行至中途,石重贵生母安妃病死。到建州后,得土地50余顷,石重贵令一行人建造房屋,分田耕种。这年,契丹述律王子又强娶石重贵宠姬赵氏、聂氏而去。石重贵悲愤不已,但也无奈。

根据当时人的记载推测,石重贵死于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大约50岁。

堂堂一国之君,落到如此下场,在中国历史上除北宋徽、钦二帝外,复有几人?石重贵昏庸无能,有时虽有怜民之心显露,曾下罪已诏以平民怨,但终究难拒骄奢淫逸的诱惑,最后不免走上家国皆亡的穷途,令人可悲可叹。

TAGS: 历史 各国历史 后晋皇帝 君主 将军 山西
上一页: 宋神宗 下一页: 司马丕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