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百韬


黄百韬(1900-1948),中国国民党军将领,原名新,字焕然,天津人。江苏军官教育团毕业。初在江苏省防部队任排长、连长。被奉系军阀张宗昌俘虏后,投靠奉系,升任旅长。张宗昌被蒋介石消灭后,投靠蒋介石,任国民政府军第41师师长。1938年任国民党冀察战区参谋长。1940年调任国民党政府军司令部高参。1941年任国民党第三战区参谋长。1943年升为陆军中将。1944年任国民党陆军第二十五军军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国民党第七兵团司令。1948年11月22日在淮海战役中被击毙。

黄百韬 - 简介

黄百韬(1900-1948)祖籍广东梅县,客家人,生于天津。原名黄新,字焕然。黄百韬一生坎坷,不嗜烟酒,不沾恶习,对国民党反人民政权愚忠到死,对蒋介石愚忠到死。

黄百韬是国民党军后期数一数二的战术家。淮海战役最后时刻不愿当俘虏,而举枪自杀。

黄于1916年毕业于直隶省立工业专门学校中学部。毕业后赴江西投军。先在军阀江苏督军李纯手下当传令兵,李失败后,已当营长的黄投靠山东军阀张宗昌,后又随张宗昌部下徐源泉投降蒋介石。

黄百韬 - 战争中崛起

1946年12月,黄百韜因为于山东帮助国民革命军撤退,加上1948年7月不但解救邱清泉与区寿年两军,还因此保住首都南京,国民党方称此战役為“黄泛区中原大捷”。

在当时败多胜少的国民革军军当中,黄百韜战胜陈毅统领的华东野战军的此捷,促成该军士气大振。并因此役於九月获颁青天白日勋章并破格擢拔為陆军第七兵团中将司令官。

传闻,该晋升引起邱清泉等人不满,并遭中共地下党刘斐等的离间计,最终造成邱清泉与黄百韜两将领间的失和。

黄百韬 - 战争中表现

抗战胜利后,25军整编为整编25师,黄百韬任师长。解放战争开始后,黄率整25师进入苏中,进攻邵伯。虽未成功,但也是粟裕苏中七战七捷中收获的最小一仗,整25师被歼两千余人,我军伤亡一千余人。在 1946年4月至12月间,黄对苏北解放区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先后攻占泰县,高邮,宝应,盐城,阜宁。他特别卖命,特别积极。

1947年春,在 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期间,黄指挥整25师和整74师。他发现整74师孤军突出时要求张灵甫回撤至垛庄桃圩之线,与整25师靠拢。张灵甫未听,在孟良崮地区陷入重围。整74师陷入重围之后,只有整25师救援最为积极。黄倾整25师全部兵力不顾牺牲,不顾伤亡拼死增援,在遭到重大伤亡后,先后攻占三山店,交界墩,界牌等地,在进攻最后一道阵地天马岭时眼看就要突破,恰巧华野4纵一个营经过,帮助华野1纵守住了阵地,致功亏一篑,整74师全军覆没。没有这一个营的碰巧经过,整74师将可能被黄百韬救出。尽管如此,在追究整74师覆灭的责任时,因为他是杂牌,他还是险些被蒋介石枪毙。

1947年夏,在南麻临朐战役中,黄率部增援五大主力中的整11师,经激战先后解了南麻、临朐之围,在南麻牛心崮战斗中,7纵司令员成钧同志被整25师特等射手击中,受了重伤(成钧同志是华野12个纵队司令员中唯一临阵受伤的)。是役,整25师功劳很大。但是整25师至此伤亡也很大,团营长死伤半数以上,官兵伤亡上万。真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久,为了争取美援,蒋介石决定再取得一次类似于打下延安这样的“胜利”,他认为美国人对烟台是有印象的,便决定进攻烟台,整25师因此被派往胶东半岛,进攻烟台。1947年10月2日整25师攻占烟台,黄百韬被授予“光华宝鼎勋章”一枚。

1948年6月,豫东战役爆发,黄在这个战役中立下头功,战后蒋介石亲自为黄佩带青天白日勋章。豫东战役共分三阶段:第一阶段开封战役,经激战攻克开封。第二阶段睢杞战役,欲歼灭前来救援开封的区寿年兵团,区兵团以整72、75师、新21旅组成。一开始,顺利达成了围歼整75师及新21旅于龙王店及周围村庄的任务,准备转兵进攻位于杞县铁佛寺整72师。国民党军为增援中原战场,以黄整25师为主,并入第3快速纵队(系伞兵),第2交警总队组成一个兵团,星夜来援,救援整72师,当时对黄的来援是没有准备的。黄兵团突然杀到是“刺斜里杀出了程咬金”,措手不及,11纵之32、31旅急驰逻岗、董店一线设防。黄百韬兵团行动很快,已越过这两地,32、31旅在急行军中分别于张连池,伯党集一线与整25师展开遭遇战,虽然迟滞了整25师推进,但伤亡很大,被迫后撤,使1纵1师陷入被黄兵团及整72师夹击的危险境地。黄兵团迅速靠近铁佛寺,不得不停攻铁佛寺的整72师,使得整72师的残部侥幸逃脱了被全歼的命运。由于黄兵团威胁太大,转而进攻黄兵团,开始了豫东战役第三阶段,经开封、睢杞两阶段作战后,伤亡很大,又很疲惫,但此时各路敌军均在向我军逼近,若不给黄兵团以沉重打击,我军将难以顺利脱离战场。

整25师在攻击下被迫退入以帝丘店为中心的村庄内死守,黄部连日血战,形势危急,他下令焚烧文件、枪杀俘虏,已做好自杀的准备了。黄一面奋战,一面苦思破敌之策。曾国藩名句给他很大启发,即“凡善亦者,棋危劫急之时,一面自救,一面破敌,往往因病成妍,转败为功”,于是他亲率两营部队,在四辆坦克掩护下,反守为攻,发动逆袭,创造了国民党军战史上兵团司令带队冲锋的唯一战例,他的参谋长死劝也未拦住他。其部队伤亡惨重,黄本人也受伤,仍大呼口号,死战不退,部队受司令激励、鼓舞,拼死猛冲猛打,一举夺回田花园,刘楼等村庄,遏制了华野进攻势头,稳定了阵线。这一仗打得昏天黑地,双方都付出沉重代价。在给黄部以沉重打击后(黄兵团两个旅,被歼灭一个半),迅速脱离战场,而邱清泉兵团在尾追我军过程中沾了点小便宜,这便是国民党军大肆吹嘘的“豫东大捷”。(豫东战役,我军以3万余人的伤亡,歼敌9万余人,削弱了中原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动摇了其据守战略要地和远程机动增援的信心,同时也锻炼了人民解放军进行城市攻坚战、运动战和平原地区阻击战的能力)但黄百韬在此役中表现积极,作战顽强,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国民党军的最高荣誉)。

1948年8月,国民党军决定将整编师的番号一律恢复为原先的军,并组建一些“吃不掉,打不烂”的机动兵团,黄百韬任第7兵团司令官(下辖25、63、64军,军长分别为陈士章、陈章、刘镇湘,其中63、64军是半嫡系化部队,其前身是粤军,作战比较顽强),淮海战役中,44军(系川军,军长王泽俊)、100军(系中央军,其前身即整83师,军长周志道)均归7兵团指挥。淮海战役爆发后,7兵团由新安镇地区仓皇向徐州撤退,由于其奉命在新安镇地区等待由连云港西撤的44军贻误了时间,徐州“剿总”迟迟不派工兵在运河上架桥,李弥兵团又先行撤走没有掩护他撤退,致使黄兵团在撤退过程中损失惨重,其63军被包围在运河东岸,后被歼灭,兵团主力奉命在碾庄圩地区“固守待援”。

黄兵团在碾庄圩地区大力加修李弥兵团留下的野战工事,拼死抵抗,黄下令无论谁的阵地失守,都要用炮兵对丢失的阵地进行毁灭性轰击。黄兵团的拼死抵抗使我军攻击部队付出了很大伤亡,有的连队甚至重建了数次。经15天的激战后黄兵团被全歼,黄与25军副军长杨廷宴一起突围,在途中,黄拔枪自杀身亡,结束了其反共反人民的一生。后来黄的副官从扬州乘小船将其尸骨带回南京,在其追悼会上,蒋介石悲哀的说:“黄埔精神不死”。其实黄百韬并不是黄埔出身,所以白崇禧便说:黄埔精神不死,黄埔的精神就是不为蒋死,而为蒋死的并非黄埔出身之人。

黄百韬 - 战场外其人

与大多数国民党高级将领不同,黄百韬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他奉公守法,时刻勤谨 ,同周围那些醉生梦死的将领形成了鲜明对比 。抗战胜利后,受美军影响,国民党军许多部队跳舞风气滋盛。黄百韬对此颇不以为然:“我们和美军不同,我们的忧患未除,不是酣歌曼舞的时候。不相信跳一夜的舞,第二天办事精神不受影响。即使别人说我头脑顽固,总改不了这样想法。”1948年秋,徐州“剿总”召开军事会议,晚间聚餐后有些将领约集举行舞会,他拒绝参加。返回驻地后,他感慨的说:此时此地,还欢乐得下去吗。
黄百韬升任7兵团司令时,奉命保荐继任军长人选,先保副军长唐云山,继保顾宏扬(亦曾任25军副军长),均未获准,后来才保准40师师长陈士章接任。黄曾对人说:唐、顾二人,都绝对服从我的指示,合作无间。如由他们带兵,在我指挥之下,当不致有所错失。

济南战役初期,很多人认为王耀武整军经武三年,实力充足,工事完备,必能久守。当时25军于帝邱店激战后,于宿县整补,未到一个月,即奉命北上解围。行至邳县,黄百韬对身边的人说,济南必失,此行必是白忙一场。很快济南果然失守,王耀武化妆逃出被俘。黄百韬说:济南被围之初,我在无线电话中听到王耀武向南京家属通话,告其夫人,某事如何,某事如何,细细叮嘱,达半小时之久。大敌当前,身为统帅,指挥之不暇,何能顾及家事?私而忘公,已无必死之心。

黄百韬 - 死后余波

在淮海战役中,国民党第七兵团被人民解放军围困在碾庄圩歼灭,兵团司令黄百韬战死。不过对于黄百韬到底是怎样战死的,许多人并不知情。要说这段,还得从碾庄圩最后的战斗说起。

1948年11月29日,碾庄圩战斗到最后决胜阶段,解放军步步紧逼,包围圈越缩越小。黄百韬兵团司令部被解放军炮弹击中起火,黄百韬感到灭顶之灾到了。这时,他身边只剩25军副军长杨廷宴了,于是他向杨说:看来败局已定,无法挽回。要早下决心,冲出包围圈。廷宴,你火速安排。

杨廷宴听后,转身出了司令部,找到警卫营营长说:“现在司令部全体人员都归你指挥,要死守待援。这几天黄司令太辛苦了,要好好休息,再大的事也不要找他,违令枪毙!”接着,杨廷宴就和少校副官李文正一起,给黄百韬找了一套合身的士兵军装,三人换上,又带几名贴身参谋,在黄昏时,极其隐蔽地溜出了司令部。

他们躲躲藏藏,艰难地走出了碾庄圩。越走喊杀声越近,他们越害怕。于是,杨廷宴停下来对李文正说:“不行,人多目标大,这样太危险。你快带几个参谋前头走,我们在后面跟。如果失散了,就……就到南京见” 。这样,他们胆颤心惊地向前摸索着。到了尤湖村南面,突然一阵机关枪扫来,黄百韬瘫倒在草堆里,他绝望地说:“这四处都是共军,逃不出去了,只有死。”他掏出枪来准备自杀,杨廷宴阻拦说:“咱们已换了衣服,逃不出去就当俘虏。”黄百韬面色不悦:“当俘虏,那多难为情?还不如死了,我死了,让人知道,还有忠心耿耿的国民党人,我忠于蒋委员长!”说着,扣动了板机,黄百韬倒下了。这时,正是午夜,尤湖的野地里,到处都是死尸和掩体。杨廷宴对剩下的一个参谋说:“你快去找找,看有没有军毯?”参谋去找军毯时,杨廷宴从黄百韬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铜牌,正面有 “来宾证”三个字,背面写着“十七号”,杨廷宴将牌子在黄百韬的上衣口袋里放好。随后,参谋拿着一蓝一黄两条军毯来,他们将黄百韬的尸体裹好,用降落伞的绳子捆上,在大柳树和芦苇塘中间的一块空地上掘个坑,将黄百韬埋了。杨廷宴掏出烟盒画了个地形图,然后对那个参谋说:“形势危险,咱各奔前程吧!”。杨廷宴在逃跑途中扭伤了脚脖子,一瘸一拐,挨到井墩村陈明远家里,认陈明远的母亲为干娘,就此住了下来。歇了三天,脚伤好些了,杨廷宴就换了老百姓的衣服逃走了。他见人就躲,逢人就避,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来到明光车站,上火车到了南京。见到蒋介石,他汇报黄百韬战死的情况后,要求说:“我脚伤未好,耳朵被炮弹震得嗡嗡乱叫,头晕目眩,什么事都不能做,想到温州疗养一段时间。”蒋介石看他没有一兵一卒,就批准了他的要求。

杨廷宴随后来到黄百韬家中,见到黄百韬的妻子柳碧云。副官李文正也在黄家,因当时失散,他对黄百韬的生死并不知情。于是,杨廷宴向柳碧云讲述了黄百韬战死的经过。柳碧云听后哭着说:“我夫战死沙场,为党国尽忠,无论如何,也得把他的尸体运回来。”一听要运尸体,杨廷宴马上想起自己死里逃生,千辛万苦才逃命回来,再也没有勇气冒险了。但他又不能说自己马上要去温州疗养,只好扯谎说:“起司令骨骸,我本当义不容辞,怎奈总裁要我到温州去执行军务。幸好,李副官对那里的地形比较熟悉,这里还有埋司令的地形图,拿着到井墩村去找我的干兄弟陈明远,他会热情帮忙的。”说着,将烟盒掏出来交给柳碧云,就匆匆告辞走了。

柳碧云流泪哀求副官李文正去一趟,这时黄百韬的老同学张进叶走进来。张进叶在军官教育团,和黄百韬一起受训两年,情同手足,后来离军经商,专做投机生意。柳碧云像见到救星,拉拉张进叶说:“大哥,你来得正好,你是徐州人,百韬战死碾庄,咱得想法把他的尸体运回来!”说着就跪下了。张进叶慌忙扶起柳碧云说:“不用这样,我一定去。不过现在碾庄一带,已被共军占领。我们去运尸其实是去偷尸,要处处小心,一不能带证件,二不能带武器,三不能去多人,要胆大心细才能悄悄运回”。张进叶和李文正两人换了大褂和礼帽,装扮成商人模样,带着两大包香烟,向徐州东边的碾庄圩赶来。路上,两人将香烟作盘缠,悄悄地进了井墩村,找到陈明远。陈明远托人买了口棺材,又找朋友陈树森帮忙,弄了辆土车。四人在鸡叫时来到了尤湖南边,找到了大柳树和芦苇塘中间的空地,顺利地挖出了尸体。李文正打开两层毯子,在尸体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铜牌“来宾证”,又验了是“十七号”,确认是黄百韬的尸体。几人将尸体抬放在土车上,捆好后,连推带拉向南京方向走去。他们来到周山头,山陡路窄,非常难走。下山时,陈树森累得浑身是汗,小棉袄都湿透了,手抖脚颤,两眼直冒金花,车把颠上颠下,实在掌握不住,“咔嚓”一声,连人带车翻滚到山脚下。陈树森的手划破了,流着血;陈明远的脚碰紫了一块,非常疼。李文正一见大怒,不问情由,上来就打了陈树森两个耳光。陈树森连疼加气,把车襻一丢,气愤地说:“我不干了!”说完就往回走,陈明远也跟了过去。这时,张进叶向李文正埋怨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山路不好走,翻了车,扶起来就是了,打什么人!你没看这是什么地方?快赔礼道歉!”边说边拉李文正给陈树森赔礼,又说了许多好话,才把他俩留住。

来到了大李集时,几个民兵拦住了去路。一个民兵问:“棺材里是什么人?”张进叶回答说:“是我的兄弟,他被抓壮丁抓来的,在碾庄战斗中被打死了,我来给他收尸。”民兵说:“打开看看!”张进叶、李文正头冒虚汗,不愿开棺。陈明远、陈树森在旁边抽烟,不闻不问。民兵命令:“打开!”李文正、张进叶没办法,只好打开棺材。民兵见真是个士兵尸体,方才放行。过了淮河,就到了国民党的地盘。只一天功夫,几个人就到了明光车站。驻守在这里的是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团部,团长叫吕鲁宝,他正准备撤退。

张进叶、李文正找他说明情况后,他说:“正好有批东西运往南京,明天一块走。”遂安排两人在东屋休息。张进叶是个商人,看到屋里一箱箱都是货物非常眼馋,他打开一个精致的密封小箱子,往里一看惊呆了,箱子里全是闪闪发光的金条。张进叶见财起意,对李文正说:“这够咱俩吃一辈子的,趁天黑人乱,咱俩带走算了。”李文正在张进叶的劝说下,两人偷一箱金条逃走了。

团长吕鲁宝忙完事来看他们时,见到人走财空,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决定干掉两个农民,独吞赏赐,弥补自己的损失。团长的伙夫听到这个消息后,连夜救出陈明远和陈树森。临走之前,三个人把黄百韬的尸体抬到另一个棺材里,和一具尸体调换了位置。吕鲁宝不明就里,押着假黄百韬的尸体进了南京城。柳碧云一眼认出那不是自己的丈夫,于是当着蒋介石的面放声大哭。吕鲁宝傻了眼,被国军中将高参郭汝槐一枪击毙。后来,陈明远、陈树森两个诚实的农民费尽周折,将黄百韬的尸体运到南京,向柳碧云讲述了一切。柳碧云跪在地上,捧出100块大洋感谢他们,他们只拿了4块大洋作回乡的路费。在黄百韬的葬礼上,蒋介石拨给黄百韬妻儿抚恤金10万元金元券,并感叹地说:“黄埔精神不死!”遂追认黄百韬为陆军上将。后来,柳碧云将黄百韬的遗体,葬在她的住地-上海徐家汇。

TAGS: 历史名人 各时代历史人物 国民党将军
上一页: 姜维 下一页: 黄帝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