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宠


满宠是魏国名将,最初在曹操手下任许县县令,掌管司法,以执法严格著称;转任汝南太守,开始参与军事,曾参与赤壁之战。后关羽围攻樊城,满宠协助曹仁守城,劝阻了弃城而逃的计划,成功坚持到援军到来。曹丕在位期间,满宠驻扎在新野,负责荆州侧的对吴作战。曹睿在位期间,满宠转任到扬州,接替曹休负责东侧对吴作战,屡有功劳,后因年迈调回中央任太尉,数年后病逝。

满宠

生卒:? — 242
字:伯宁
终属:魏国
籍贯:兖州山阳昌邑 (今山东 巨野)
官至:太尉  昌邑侯
谥曰:景
子女:满伟

满宠是魏国名将,最初在曹操手下任许县县令,掌管司法,以执法严格著称;转任汝南太守,开始参与军事,曾参与赤壁之战。后关羽围攻樊城,满宠协助曹仁守城,劝阻了弃城而逃的计划,成功坚持到援军到来。曹丕在位期间,满宠驻扎在新野,负责荆州侧的对吴作战。曹睿在位期间,满宠转任到扬州,接替曹休负责东侧对吴作战,屡有功劳,后因年迈调回中央任太尉,数年后病逝。

满宠 - 历史年表

满宠十八岁时,在郡中任督邮。当时郡内李朔等人各自拥有部曲,为害百姓。太守便满宠前去纠察,李朔等人闻讯后,前来请罪,表示不敢再作恶。后来,满宠试任高平县令。县中督邮张苞贪污受贿,干乱吏政,满宠派人将其抓捕并考问,张苞受刑而死,于是满宠弃官而归。

192年,曹操至兖州,满宠被辟为从事。

196年,曹操移汉献帝于许县,以满宠为许县县令。当时曹洪的亲戚、宾客在许县境内界多次犯法,满宠把他们抓了起来。曹洪向满宠求情,满宠不肯放人。曹洪请曹操去求情,满宠就在曹操来之前把犯法的人提前处斩了,曹操得知后不怒反喜,称赞满宠执法严格。名士杨彪入狱后,满宠负责审问,荀彧、孔融前来求情,请求不要对杨彪用刑,满宠不肯。而后来,正是因为对杨彪严格拷问而得不到证据,曹操才不得不将其释放。后来,袁绍雄霸河北,而汝南郡是袁绍的老家,其门生宾客分布于诸县,拥兵拒守。曹操对此甚为忧虑,以满宠为汝南太守。满宠招募500人,攻下二十多个壁垒,设计诱杀首领十余人,汝南平定。满宠俘获百姓2万余户,士兵2000人,令他们回家务农。

208年,满宠随曹操南征,于赤壁战败。曹操令满宠为奋威将军,驻守当阳。后来,由于孙权多次攻魏,曹操又将满宠调回汝南,任太守,并赐爵关内侯。

219年,关羽攻樊城,满宠协助曹仁守城。同年8月,大雨,汉水暴溢,增援的于禁军被淹而全军覆没,樊城城墙也因水淹多处崩坏,众军慌乱。有人劝曹仁弃城而逃,被满宠劝阻。于是曹仁沉白马盟誓,激励将士,奋勇抵御,直至援军到来。关羽因后方为吴将吕蒙所袭,退军。满宠力战有功,进封为安昌亭侯。

220年,曹丕即位,升满宠为扬武将军。不久,因满宠在江陵击败吴军有功,改拜为伏波将军,驻军新野。

222年,满宠随曹丕南征东吴,在精湖成功破解了吴军的夜袭,大败前来偷袭的吴军。满宠因功进封南乡侯,假节钺。

224年,满宠升为前将军。 [227年],曹叡即位,进封满宠为昌邑侯。次年,满宠领豫州刺史。

229年,孙权欲袭西阳,满宠早有准备,孙权得知后放弃进攻计划。同年,吴将周鲂诈降诱曹休伐吴,满宠上表劝阻。表未到,曹休已败,不久曹休忧病而死,满宠代督扬州军事。汝南军民闻满宠调走,皆依依不舍,竞相跟随。护军为此上表,欲杀为首的人。曹叡下诏,让满宠带领亲兵千人赴任,其余人并不问罪。

230年,满宠转为征东将军。同年冬,吴军攻合肥。满宠识破吴军伪退之计,请求增援,不松懈战备,结果成功防御吴军的进攻。

231年,吴将孙布诈降,诱扬州刺史王凌接应。满宠判断其中有诈,不同意派军队。王凌索兵不成,自作主张,派一名督将率兵700人前往迎接。孙布乘夜袭击,魏军死伤大半。满宠与王凌不和,王凌抵毁满宠年迈荒谬。满宠不愿与王凌共事,请求留京,明帝不肯。

232年,吴将陆逊攻庐江,满宠力排众议,没有急于救援庐江,而是督率精锐部队在杨宜口设伏,迎击吴军。陆逊探得魏军动向,遂连夜率部撤退。

233年,魏因满宠的建议将合肥西迁30里,远离水域。同年,孙权亲征合肥新城,因新城远离水域,不敢轻进。后来,孙权分军上岸示威被满宠设伏击破。其后几年,满宠多次击退孙权的进攻。

238年,满宠因年迈撤离一线,升为太尉。

242年,满宠去世,谥为景侯。儿子满伟继嗣,官至卫尉。

满宠 - 《三国志·满宠传》

满宠字伯宁,山阳昌邑人也。年十八,为郡督邮。时郡内李朔等各拥部曲,害于平民,太守使宠纠焉。朔等请罪,不复抄略。守高平令。县人张苞为郡督邮,贪秽受取,干乱吏政。宠因其来在传舍,率吏卒出收之,诘责所犯,即日考竟,遂弃官归。太祖临兖州,辟为从事。及为大将军,辟署西曹属,为许令。时曹洪宗室亲贵,有宾客在界,数犯法,宠收治之。洪书报宠,宠不听。洪白太祖,太祖召许主者。宠知将欲原,乃速杀之。太祖喜曰“当事不当尔邪?”故太尉杨彪收付县狱,尚书令荀彧、少府孔融等并属宠:“但当受辞,勿加考掠。”宠一无所报,考讯如法。数日,求见太祖,言之曰:“杨彪考讯无他辞语。当杀者宜先彰其罪,此人有名海内,若罪不明,必大失民望,窃为明公惜之。”太祖即日赦出彪。初,彧、融闻考掠彪,皆怒,及因此得了,更善宠。

时袁绍盛于河朔,而汝南绍之本郡,门生宾客布在诸县,拥兵拒守。太祖忧之,以宠为汝南太守。宠募其服从者五百人,率攻下二十余壁。诱其未降渠帅,于坐上杀十余人,一时皆平。得户二万,兵二干人,令就田业。

建安十三年,从太祖征荆州。大军还,留宠行奋威将军,屯当阳。孙权数扰东陲,复召宠还为汝南大守,赐爵关内侯。关羽围襄阳,宠助征南将军曹仁屯樊城拒之,而左将军于禁等军以霖雨水长为羽所没。羽急攻樊城,樊城得水,往往崩坏,众皆失色。或谓仁曰:“今日之危,非力所支。可及羽围未合,乘轻船夜走,虽失城,尚可全身。”宠曰:“山水速疾,冀其不久。闻羽遣别将已在郏下,自许以南,百姓扰扰,羽所以不敢遂进者,恐吾军掎其后耳。今若遁去,洪河以南,非复国家有也。君宜待之。”仁曰:“善。”宠乃沉白马,与军人盟誓。会徐晃等救至,宠力战有功,羽遂退。进封安昌亭侯。文帝即王位,迁扬武将军。破吴于江陵有功,更拜伏波将军,屯新野。大军南征,到精湖,宠帅诸军在前,与贼隔水相对。宠敕诸将曰:“今夕风甚猛,贼必来烧军,宜为其备。”诸军皆警。

夜半,贼果遣十部伏夜来烧,宠掩击破之,进封南乡侯。黄初三年,假宠节钺。五年,拜前将军。明帝即使,进封昌邑侯。太和二年,领豫州刺史。三年春,降人称吴大严,扬声欲诣江北猎,孙权欲自出。宠度其必袭西阳而为之备,权闻之,退还。秋,使曹休从庐江南人合肥,令宠向夏口。宠上疏曰:“曹休虽明果而希用兵,今所从道,背湖旁江,易进难退,此兵之洼地也。若入无强口,宜深为之备。”宠表未报,休遂深入。贼果从无强口断夹石,要休还路。休战不利,退走。会朱灵等从后来断道,与贼相遇。贼惊走,休军乃得还。是岁休薨,宠以前将军代都督扬州诸军事。汝南军民恋慕,大小相率,奔随道路,不可禁止。护军表上,欲杀其为首者。诏使宠将亲兵千人自随,其余一无所问。

四年,拜宠征东将军。其冬,孙权扬声欲至合肥,宠表召兖、豫诸军,皆集。贼寻退还,被诏罢兵。宠以为“今贼大举而还,非本意也,此必欲伪退以罢吾兵,而倒还乘虚,掩不备也”。表不罢兵。后十余日,权果更来,到合肥城,不克而还。其明年,吴将孙布遣人诣扬州求降,辞云:“道远不能自致,乞兵见迎。”刺史王淩腾布书,请兵马迎之。宠以为必诈,不与兵,而为淩作报书曰:“知识邪正,欲避祸就顺,去暴归道,甚相嘉尚。今欲遣兵相迎,然计兵少则不足相卫,多则事必远闻。且先密计以成本志,临时节度其宜。”宠会被书当入朝,敕留府长史:“若淩欲往迎,勿与兵也。”淩于后索兵不得,乃单遣一督将步骑七百人往迎之。布夜掩击,督将迸走,死伤过半。初,宠与淩共事不平,淩支党毁宠疲老悖谬,故明帝召之。既至,体气康强,见而遣还。宠屡表求留,诏报曰:“昔廉颇强食,马援据鞍,今君未老而自谓已老,何与廉、马之相背邪?其思安边境,惠此中国。”

明年,吴将陆逊向庐江,论者以为宜速赴之。宠曰:“庐江虽小,将劲兵精,守则经时。又贼舍船二百里来,后尾空县,尚欲诱致。今宜听其遂进,但恐走不可及耳。”整军趋杨宜口。贼闻大兵东下,即夜遁。时权岁有来计。青龙元年,宠上疏,曰:“合肥城南临江湖,北远寿春,贼攻围之,得据水为势;官兵救之,当先破贼大辈,然后围乃得解。贼往甚易,而兵往救之甚难,宜移城内之兵,其西三十里,有奇险可依,更立城以固守,此为引贼平地而掎其归路,于计为便。”护军将军蒋济议以为:“既示天下以弱,且望贼烟火而坏城,此为未攻而自拔。一至于此,劫略无限,必以淮北为守。”帝未许。宠重表曰:“孙子言,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以弱不能,骄之以利,示之以慑。此为形实不必相应也。又曰‘善动敌者形之’。今贼未至而移城却内,此所谓形
而诱之也。引贼远水,择利而动,举得于外,则福生于内矣。”尚书赵咨以宠策为长,诏遂报听。

其年,权自出,欲围新城,以其远水,积二十日不敢下船。宠谓诸将曰:“权得吾移城。必于其众中有自大之言,今大举来欲要一切之功,虽不敢至,必当上岸耀兵以示有余。”乃潜遣步骑六千,伏肥城隐处以待之。权果上岸耀兵,宠伏军卒起击之,斩首数百,或有赴水死者。明年,权自将号十万,至合肥新城。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射杀权弟子孙泰。贼于是引退。

三年春,权遣兵数千家佃于江北。至八月,宠以为田向收熟,男女布野,其屯卫兵去城远者数百里,可掩击也。遣长吏督三军循江东下,摧破诸屯,焚烧谷物而还。诏美之,因以所获尽为将士赏。

景初二年,以宠年老征还,迁为太尉。宠不治产业,家无余财。诏曰:“君典兵在外,专心忧公,有行父、祭遵之风。赐田十顷,谷五百斛,钱二十万,以明清忠俭约之节焉。”宠前后增邑,凡九千六百户,封子孙二人亭侯。正始三年薨,谥曰景侯。子伟嗣。伟以格度知名,官至卫尉。

满宠 - 执法不避权贵

东汉末年,年轻的满宠被任为高平(今山东微山县)令。当时高平人张苞为郡督邮,为虎作伥,“贪秽受取,平乱吏政”,满宠对他十分痛恨。一次,趁张苞来到高平县时,满宠率领吏卒将他抓住,“诘责所犯,即日考竞”。这必然得罪了郡守,考问完毕,满宠自己也弃官回家。

建安元年(196年),满宠被曹操任命为许令。此时的许已是东汉的新都,曹操挟奉汉献帝在此发号施令,成了全国的政治中心。满宠搏击豪强,执法严谨,不避权贵。任许令不久,曹洪(曹操的堂弟)的宾客“数犯法,宠收治之”。曹洪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写信给满宠,要他放人。但“宠不听”,曹洪又把此事急速禀告曹操。满宠以为难以抵抗,“乃速杀之”。那知曹操却高兴地说“当事不当尔邪”,认为法律是针对具体事情而并不管是谁,满宠的做法是正确的。满宠得到曹操的支持,曹洪只得讪讪而去。

当时“袁绍盛于河朔,而汝南绍之本郡,门生宾客布在诸县,拥兵拒守。”曹操十分忧虑,便任满宠为汝南(今河南上蔡西南)太守。满宠一上任便“募其服从者五百人,率攻下二十余壁,诱其未降帅,于坐上杀十余人,一时皆平”。满宠把所得到的二万户农民和二千名士兵,安置土地上,“令就田业”,恢复了被军阀破坏的生产,汝南人民也从此安居乐业。

满宠执法虽严,但能坚持实事求是,依法办事。一次,太尉杨彪被收付县狱。此事与曹操有关。杨彪之妻,出自汝南袁氏,曹操颇怀忌心。满宠经过严加审讯后,回报说:“杨彪考讯无他辞语,当杀者宜先彰其罪;此人有名海内,若罪不明,必大失民望,窃为明公惜之。”曹操只得释放了杨彪。

满宠 - 合肥之战

223年十二月第三次合肥之战爆发,孙权出兵想围攻合肥新城,因城远水,二十余日不敢下船。满宠便遣六千步骑,在肥水隐处伏兵等待。後孙权上岸,满宠伏军突起袭击,斩首数百,也有逃至河中溺死。吴主又使全综攻六安,亦不胜。

234年二月,蜀汉丞相诸葛亮进行第五次北伐,遗使请东吴一起出兵。孙权答应。旋即引发第四次合肥之战,於同年五月,孙权进驻巢湖口,自称有十万人,亲自带兵攻向合肥新城;另一方面,又派陆逊、诸葛瑾率万余人进驻江夏、沔口,攻向襄阳;将军孙韶、张承进驻淮,向广陵、淮阴进逼,形成三路兵马北伐。

六月,满宠想率众军援救新城守将张颖,但殄夷将军田豫却认为该新城自守有余,如果有援军至,怕孙权反过来吞并援军。而当时吏士多请假,满宠上表请召中军兵及召回所有请假将士,集合抵挡。不过散骑常侍广平刘邵认为满宠该自守不攻,避其锐气;而中军则先派步兵五千、精骑三千出发,将队伍排列疏散,多加旗、鼓,敌军知道大军到来,必定自走,可以不战而破。曹叡听从其计,先派前队出发。

而曹叡亦不接纳满宠援军的意见,认为合肥、襄阳、祁山是曹魏东、南、西三个重要防点,守城有余,曹叡便於7月壬寅日,亲率率水师东行。满宠便募集数十壮士,折断松枝为火炬,灌上麻油,在顺风放火,烧毁敌军攻城器具,射杀孙权之侄孙泰。加上吴军中士卒都多有病患,又听到曹叡大军将至,於是孙权撤退。孙韶军亦同时回师,只有陆逊军继续战斗,但不久亦撤退。

满宠 - 合肥新城遗址

三国合肥新城遗址,在合肥市西15公里鸡鸣山东麓。为三国魏青龙元年(233)扬州都督满宠为抵御孙吴军所筑。孙权曾亲率十万大军围攻此城,终未攻下。西晋淮南郡曾设治于此。遗址南北长330米,东西宽210米,由十余个高土墩绵亘相连成长方形,对研究古城合肥的变迁具有重要价值。

满宠 - 《演义》记载

满宠最初被刘晔推荐,在兖州被曹操聘为军中从事,后来在迎献帝途中为曹操说服徐晃来降。在官渡之战时,满宠协助夏侯惇驻守汝南,以防刘表。关羽围攻樊城,满宠协助曹仁守城,劝阻了弃城而逃的计划,成功坚持到援军到来。诸葛亮六出祁山之际,东吴也分兵三路伐魏,被满宠设计偷袭,火烧东吴粮草战具,吴军因此被击退。

满宠 - 历史评价

陈寿评曰:满宠立志刚毅,勇而有谋。

满宠 - 参考文献

《三国志》
《三国演义》
参考链接http://m.e3ol.com/ren2/html/2003-12/3/3_2003127.htm

TAGS: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人物 中国三国时期人物 人物 吞食天地角色 曹操文臣 武将 虚拟人物 龙狼传角色
上一页: 糜竺 下一页: 毛玠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