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珪

陈珪 陈珪,字汉瑜,生卒年不详,徐州下邳淮浦人氏,陈登之父,曾任沛相,后养老在家。吕布欲与袁术联姻,他竭力劝阻。曹操赠其秩中二千石,拜陈登为广陵太守,嘱其父子为内应,以图吕布。建安三年,曹操攻吕布,布出战,命他守徐州,陈珪与儿子陈登一起算计吕布,他趁机与糜竺将城献给曹操,被加赠十县之禄。

陈珪 - 基本信息

陈珪,吕布之沛相。从父球,汉光禄大夫。珪与袁术俱公族子孙,少共交游。术图篡逆,以书招珪,珪中子应时在下邳,术并胁质应,图必致珪,珪书斥之。及吕布袭徐州,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术遣使韩胤以僭号议告布,并求迎妇。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将为国难,於是往说布从曹公。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械送胤,枭首许市。珪欲使子登诣曹公,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登见公,因陈布勇而无计,轻於去就,宜早图之。太祖即增珪秩中二千石。后布从曹公讨术,布用珪策,遣人说韩暹、杨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於是暹、奉从之,术大破败。徐州的名士,陳登之父。素懷憂國之志,因此背叛呂布,作了曹操的內應。與兒子陳登一起算計呂布,對劉備、曹操的勝利有所貢獻。

陈珪 - 历史年表

陈珪,生卒年不详,下邳人。东汉未年的官僚,字汉瑜,陈球的侄儿、陈登的父亲,曾任相。当他遇见吕布时,认为吕布不适合成为部下,洞悉吕布的缺点。其後派遣儿子陈登到曹操。当吕布出兵迎击曹操,命令陈珪驻守除州之际,乘机将除州城献给曹操。後被曹操加封中二千石。

珪与袁术俱公族子孙,少共交游。

术图篡逆,以书招珪,珪中子应时在下邳,术并胁质应,图必致珪,珪书斥之。

及吕布袭徐州,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术遣使韩胤以僭号议告布,并求迎妇。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将为国难,於是往说布从曹公。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械送胤,枭首许市。

陈珪

珪欲使子登诣曹公,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登见公,因陈布勇而无计,轻於去就,宜早图之。太祖即增珪秩中二千石。

后布从曹公讨术,布用珪策,遣人说韩暹、杨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於是暹、奉从之,术大破败。

陈珪 - 三国名士

三国时期是士族阶级占统治地位的时期,三国时有许多名士,而陈珪是其中之一。

所谓名士,是指界于“仕”与“隐”之间的一批知识分子。由于他们特殊的社会地位和心理状态,构成了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景观,因而受到人们的关注。名士的大量出现,跟魏晋时代名教的兴起有很大的关系,因此,名士也可以解释成“名教之士”,但是,名教(其实质性内核仍为儒学)除给名士们注入入世的情结和道德人格之外,在礼法制度大坏的魏晋时期,名士们更多的是吸取了玄学中的玄远之思和高尚节操,即主体个性上的独立和自由。在伦理宗法社会里,名士尊重个性的价值观往往跟礼法发生冲突,这就决定了名士既不像笃儒之士那么热

衷于仕进,又不像高隐们那样放弃人间的生活。

早期名士文化受隐逸文化的影响,总体趋势上表现出远世高志的一面,但是,名士跟隐士不同,隐士为了追求个性的自由,自原放弃世俗的生活,寻求出世之乐,以葆性情之真。名士虽也视个性自由为人生第一要义,但他们仍心存“兼济”之志,其价值观显然跟隐士不同。为了实现其济世的理想,名士可以在保持人格尊严的前提下,跟“正真”的官僚接触,并存在着以此打通仕途的幻想。随着封建社会内部矛盾的不断显露,私家讲学之风的不断盛行,以及侠文化中气节豪情内涵的不断渗入,名士文化从重“无为”之“隐”发生了向“有为”立身的转变。名节之士,以布衣之身,从宋元以前的置身山林或行走江湖,一变而为设馆授徒、主持讲坛、批评朝政、裁量人物,其干政的手段从当初的亲身入仕到旁观清议,虽然其“仕”之情结未改,但对“仕”和“仕途”的认识却更为全面了。

名士虽有出“仕”的欲望,却又保持着“在野”的情怀。他们出仕绝不像真正的儒士那么执着,而始终对官场保持一定的距离,绝不同流合污。无论“仕”“隐”,对他们而言,都已落入第二义。洁身自好、守持心性真实,才是他们最大的人生追求。所以他们能在强权面前从容不迫,不为淫威所屈服,面对物质生活的困窘,也能泰然处之,安贫乐道,吟啸自如。名士文化最大的特色就在于它以精神上的超脱或者独立在现实的社会中占有了一席之地,表现出人格完整的价值取向和个性自由的追求。

陈珪 - 演义故事

在《三国演义》中,陈珪破坏吕布和袁术的联姻,见《三国演义》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 曹孟德败师淯水

时陈元龙之父陈珪,养老在家,闻鼓乐之声,遂问左右。左右告以故。珪曰:“此乃疏不间亲之计也。玄德危矣。”遂扶病来见吕布。布曰:“大夫何来?”珪曰:“闻将军死至,特来吊丧。”布惊曰:“何出此言?”珪曰:“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欲杀刘玄德,而公以射戟解之;今忽来求亲,其意盖欲以公女为质,随后就来攻玄德而取小沛。小沛亡,徐州危矣。且彼或来借粮,或来借兵:公若应之,是疲于奔命,而又结怨于人;若其不允,是弃亲而启兵端也。况闻袁术有称帝之意,是造反也。彼若造反,则公乃反贼亲属矣,得无为天下所不容乎?”布大惊曰:“陈宫误我!”急命张辽引兵,追赶至三十里之外,将女抢归;连韩胤都拿回监禁,不放归去。却令人回复袁术,只说女儿妆奁未备,俟备毕便自送来。陈珪又说吕布,使解韩胤赴许都。布犹豫未决。

TAGS: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人物 中国三国时期人物 人物 历史人物 曹魏 曹魏人 虚拟人物 陈姓
上一页: 陈矫 下一页: 陈泰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