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斌


五代至北宋初将领。并州太原人。曾在后唐、后晋、后周为将 。宋建立,参加平叛将李筠、攻北汉之战,功升安国军节度使。公元964年宋攻后蜀,他为西川行营凤州路都部署,率军3万克兴州(陕西略阳),乘胜连拔二十余寨。蜀军烧毁栈道,阻之。他纳部将建议,修栈道,与副将崔彦进分进合击,大败蜀军,克利州(四川广元),获粮八十万斛。

王全斌 - 个人简介

姓名:王全斌
籍贯:并州太原人
生卒:908 ~ 976
历史地位:五代、宋代将领

王全斌 - 人生经历

五代、宋初将领。并州太原人。初事后唐庄宗,累任内职。明宗即位,补禁军列校。继仕后晋,因功迁护圣指挥使。后周初,为龙捷右厢都指挥使。显德二年(955),从镇安节度使向训攻秦州(今甘肃天水)、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授恩州团练使,旋迁泗州防御使。六年,从周世宗攻辽,克复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改相州留后。宋建隆元年(960)五月,与殿前都点检慕容延钊率部由东路进讨潞州(今山西长治)叛将李筠,以功迁安国军节度使。四年八月,与洺州防御使郭进等率军攻北汉,克乐平(今昔阳)。乾德二年(964)十月,改忠武军节度使。十一月,为西川行营凤州路都部署,率军3万攻后蜀。十二月克兴州(今陕西略阳),败后蜀军7000人,乘胜连拔20余寨。后与副将崔彦进分进合击,大败蜀军精锐,攻克利州(今四川广元)。三年正月,率主力进逼剑门(今剑阁东北),遣军迂回蜀军后,前后夹击,攻取剑门,歼蜀军万余,擒其统帅王昭远等。师至魏城(今绵阳东北),后蜀主孟昶见大势已去,遣使奉表降。入成都后,纵兵掳掠,残杀降兵及平民,激起后蜀军民反抗,被降为崇义军节度观察留后。开宝九年(976)四月,复为武宁军节度使,同年病逝。

王全斌 - 历史功绩

王全斌出身将门,自幼就胆识过人。同光四年( 926年),郭从谦发动兵变,打进宫城,庄宗的近臣宿将全部逃遁,只有王全斌等十几个人拼死抵抗,混战中唐庄宗被乱箭射中,王全斌不顾危险将其扶至绛霄殿,直到庄宗死去

,才大哭而去。唐明宗即位,任命王全斌为禁军列校。后晋初,以战功升护圣指挥使,后周时历官右厢都指挥使、行营马步都校等,曾跟随周世宗平定淮南,攻克瓦桥关。宋初,王全斌又以其勇猛善战受到重用。建隆元年( 960年),李筠起兵抗宋,王全斌受命与慕容延钊率东路军配合大军征讨,战事结束后,以其军功显赫,升任安国军节度使,建隆四年( 963年),又与(氵名)州防御使郭进等率兵政北汉,抓获战俘数千,攻克乐平。
一连串的胜利,使王全斌成为宋初统一战争中的重要将领。乾德二年( 964年)冬,宋太祖又委以重任,任命他为西川行营前军部部署,率禁军步骑2万,诸州兵1万,由凤州路讨伐后蜀。王全斌旗开得胜,十二月初,即连克乾渠渡、万仞燕子二寨,攻下兴州,败蜀军七千人,缴获军粮40多万斛。又乘胜进军,连克20余寨,其先锋史延德在三泉一带打败蜀军数万,俘获其将领韩保正。蜀军伤亡惨重,遂破坏阁道,退守葭萌。王全斌采纳康延泽的建议,修治阁道,分兵由阁道和罗川两路进击,会师深渡,三战三胜,攻克利州,俘获军粮80万斛。蜀兵仓惶逃过桔柏江,烧毁桥梁,企图依凭剑门天险进行抵抗。王全斌的辉煌战绩使宋太祖十分高兴,这年冬天,京师下了大雪,赵匡胤亲自脱下自己的紫貂裘帽派人送给王全斌,王全斌十分感动,更加紧了对蜀兵的进攻。
蜀后主孟昶见蜀军节节败退,情况危急,就派太子元(吉吉)为元帅,统兵增援剑门。王全斌深知剑门天险,自古即有“一夫荷戈,万夫莫前”之称,不可强攻,便派史延德从来苏渡江,与大军夹击剑门,大败蜀兵,活捉其将领王昭远、赵崇韬。乾德三年( 965年)正月七日,后蜀正式投降。立国近40年的后蜀政权,仅66天就被王全斌等灭亡。宋军共得其州46、县240 、户534029,王全斌为赵宋王朝统一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王全斌 - 王权斌之过

王全斌尽管骁勇善战,屡建奇功,但其治军不严。攻克成都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日夜饮宴,不恤军务,纵部下掠子女财货,蜀人苦之。”其部将王继涛受命押孟昶至汴京,却乘机勒索宫人、金帛,其军士酗酒持刀沿街抢劫商人的钱财。这时朝廷为稳定巴蜀,命王全斌将后蜀降军押送京城,并诏“人给钱十千,未行者,加两月廪食。”而王全斌却“擅减其数”,于是激起了兵变。降军推举原蜀将全师雄为首领,号称“兴国军”,应者云集,很快发展到10万余人。面对如此严重的局势,王全斌措置不当,他派刘光绪率 700骑兵前去招抚,刘光绪却“尽灭师雄之族,纳其爱女及橐装”,更加激化了矛盾。全师雄率军攻克彭州,杀死都监李德荣,成都10县皆起兵响应,全师华自号“兴蜀大王”,置僚属、署节帅,分兵占领灌口、新繁、青城等战略要地,屡战屡胜,很快兵临成都,邓、蜀、眉、雅、东川、果、遂、渝、合、资、简、昌、普、戎、荣、陵十七州纷纷响应,形势十分严峻。当时成都尚有二万多降兵,王全斌害怕他们起兵内应,就将其诱至夹城中全部杀掉。康廷泽曾请求择其老幼病者70多人,以兵押送沿江而下,若蜀兵前来劫夺,再杀不晚,但“全斌亦不听”。残暴的屠杀,愈发坚定蜀兵血战到底的决心,各地兵变此起彼伏,宋军又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花了两年多时间才逐渐平定。
乾德五年( 967年),王全斌被指控“破蜀时,豪夺子女玉帛及擅发府库、隐没财物诸不法事”,经对质查证,“凡所取受隐没,共为钱644800余贯,而蜀宫珍宝及外府地藏不著籍,又不与焉”,连同其“擅克削兵士装钱,杀降致寇”,一并治罪,罪当大辟。宋太祖念其战功,仅令其退还赃物,贬为崇义军节度使观察留后,随州安置。

王全斌 - 王权斌晚年

开宝九年( 976年),宋灭南唐,江南基本统一。四月,宋太祖特意召见王全斌对他说:“联顷以江左未平,虑征南诸将不遵纪律,故抑卿数年,为朕立法。今已克金陵,还卿节钺。”授其为武宁军节度,赐银器万两、帛万四、钱千万。同年六月,王全斌去世,时年69岁。

王全斌 - 相关资料

相关文学作品有《赵宋王朝》,作者是:李之

亮,江苏文艺出版社,其中第三十回是“王权斌北道伐蜀”。截取小段:

点检俘获,除蜀兵被杀了几十个外,战俘不过百十人,其余都逃跑了,遗弃的车马兵器不少,粮库里的粮食也有上十万石。崔彦进一面命人清除路障,一面派军校连夜北上向王全斌报捷。王全斌正走在路上,得到崔彦进的军书,命全军加快行进,一天之后,来到了三泉。
“漂亮!”王全斌大声地夸赞着崔彦进。“元帅,继续向南打吧?”崔彦进还沉浸在胜利的亢奋之中。
“你老弟已经立下惊天大功了,亏你怎么能想出这么妙的法子来!先在三泉好好歇几天,蜀人给咱们备好了酒肉,不大嚼一顿,也对不起人家呀!”王全斌轻松地说。“下一站,该王彦升出马了。”
大概是打仗打上了瘾,崔彦进、李守节都不想歇在此处,于是王全斌命二人带兵扫清大、小漫天寨等处,然后整兵攻打利州。
“元帅,韩保正怎么打发?”崔彦进临行前又问。
“命人押回汴京交给皇上。老弟,连同伊审征,咱们已经网住两个大鳖了!”
“够呛,这家伙摔断了腿,怎么走啊?”
“倒霉鬼,赏他乘车吧。”
利州是剑门关以北最后一座城池,就在王全斌越过漫天岭逼近这里时,王昭远也带着大军赶到这里。两军在嘉陵江边相对列阵。
王昭远没想到宋军经过兴州、三泉几道防线之后,居然还有如此众多的兵力。他先派副将上阵,连连失利,不得已,只好亲自拍马来战。战鼓擂响,宋军呼啸着压过来,蜀兵初时未动,不知是谁喊了声:
“快逃!”
这一声喊倒比战鼓更有效,成片的蜀兵掉头便向后跑。王昭远连戳几枪,刺倒几个士卒,怎奈蜀军人心已散,遏止不住,王昭远也不得不勒马退下来,只这一退,便无法收束。一直退了几十里,来到嘉陵江上的桔柏津桥。后面的追兵死死咬住,蜀军刚过桥,王昭远便命人赶快把桥烧掉。
宋兵赶到桥边时,那木桥刚好轰然一声塌落在水里,把大军截在了江边。王全斌勒住马缰,看了看对岸溃逃的蜀军,不屑地说了声:
“回利州!”
看着退去的宋军,惊魂方定的王昭远召来副将,命他速回成都去报孟昶: 伊审征投敌,韩保正坐失三泉,自己遭宋军重创。为保存实力,只能退保剑门。希望孟昶急速派兵,否则大势危矣。
孟昶接到王昭远的军书,慌了起来。此时成都已无将可派,士卒也很少了。他思来想去,拿出了最下一策: 尽出国库的金银募集士兵,命太子玄喆统帅,支援剑门王昭远。
孟玄喆是孟昶的长子,两年前被立为太子,今年未满三十。说起这位太子,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文采比孟昶强,对女色的钟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帅命已经下了几天,他还在太子宫里拥姬偎妾。
“主上问太子何时兴师?”孟昶派太监来催。
“急什么?不是还在征兵嘛!”孟玄喆不耐烦地斥责了一句,又搂起一姬,嬉笑道: “亲亲宝贝儿,本王要出征杀敌,怎能舍得你?跟本王一同去,如何?”
“我也去,我也去!”另一艳姬撒娇地扭起纤腰。
“好好,你们两个都去,都去!”

王全斌 - 评价

宋太祖兄弟与赵普烤肉论天下大势,商量征讨江南之事,宋太祖想到的第一个主将人选,就是王全斌,但马上又想起他平定后蜀时杀人太多、险些功败垂成的惨痛教训,遂表示“这回断然不可用他了”,于是平定江南的重任

就落在曹彬、潘美身上。这样想来,与“宋良将第一”、宽厚谦逊的曹彬相比,王全斌就有点像魔鬼了。但他还不完全是“性残忍多力”、爱吃人耳朵的王彦升那种货色。
乾德二年(964)冬,宋太祖下诏伐蜀,任命王全斌为西川行营前军兵马都部署,也就是伐蜀前线总指挥。王全斌与副都部署刘廷让分兵进讨,宋军可说是势如破竹,蜀中郡县纷纷被攻取。王全斌这一路所到之处“杀虏甚众”,但他并不是一个一味蛮干的主将,还是很善于吸取部下意见、建议的。蜀军毁断阁道,阻挡宋军前进,王全斌想从取罗川路过去,部将康延泽跟崔彦进商议说:“罗川路险,军难并进,不如分兵治阁道,与大军会于深渡。”王全斌听到这个建议后,认为有道理,就令崔、康二将督治阁道,果然没几天就成功了。
蜀军退守剑门,王全斌召集诸将说:“剑门天险,古称一夫荷戈,万夫莫前,诸君宜各陈进取之策。”待卫军头向韬说,根据降卒提供的情报,益光江东翻过几道大山,有一条狭径名叫来苏,从那儿可以抵达剑门关南二十里的清强店,从那儿进兵到大路上,剑门就不足为恃了。王全斌一听很高兴,马上就想照办,康延泽建议还是命一员偏将从来苏出击,与大军夹攻剑门。王全斌即采纳其策,命史延德分兵趋来苏,王全斌等则率大军正面强攻,天险剑门关被击破。宋军攻克剑州,杀蜀军万余人。不久蜀主孟昶遣使奉表请降,王全斌等顺利进入成都。十多天后,刘廷让所率的另一路宋军也到了成都。
按说此时的宋军可谓形势一片大好。可是这时候王全斌犯了一个大错。这个错误还不是滥杀,而是嫉妒和不满。因为孟昶犒劳刘廷让军的规格与王全斌军一样,而宋太祖下诏颁赏,两军也没有差别,这就引起了王全斌军的不满,认为自己先进成都的,怎能待遇一样呢?加上蜀人从中挑拨,王、刘两位主帅之间就闹得很不愉快。宋太祖命令他们遇事要协同解决,至此,双方话说不到一块儿,就连一件小事都不能立即解决。
不久宋太祖下诏征发蜀兵前往开封,每人给一笔钱粮。王全斌等却有自己的小打算,想在这天府之国停留久一点,就不马上执行诏令。对部下则放纵不管,烧杀抢掠,蜀中军民极为愤怨,人人思乱。不久,在全师雄等率领下,蜀军大规模叛乱。王全斌派部将米光绪前往招抚,这位米将军居然杀光全师雄的族人,还霸占了人家的女儿和家产。这就使得蜀军的反扑更为猛烈。王全斌等害怕成都城中的蜀兵接应叛军,就将这两万多人都诱杀了。蜀中局势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刘延让、曹彬等率领的宋军其实也并非完全不杀戮,但他们军纪严明,不滥杀无辜。经过刘、曹等人的努力,蜀乱终于平定。而此前王全斌等人已经因为被投诉“夺民家子女玉帛不法等事”,被同时召还。经审问,王全斌等都承认了罪状,按律,“罪当大辟”。
宋太祖念他们立有大功,从宽处理,“尚念前劳,特从宽贷,止停旄钺,犹委藩宣”,把王全斌贬为崇义军(今湖北随州)节度观察留后,崔彦进等人也受到类似处分。
据说每个人身上都有魔鬼与天使的一面。宋太祖虽然贬责了王全斌,但对他还是很有感情。当初王全斌入蜀之时,正值冬暮,京城大雪,宋太祖设毡帷于讲武殿,穿着紫貂裘帽办公,对左右说:“我被服若此,体尚觉寒,念西征将冲犯霜雪,何以堪处!”便解下裘帽派太监驰赐王全斌,还把这个意思告诉众将,对不能每人都赐及表示歉意。王全斌为此而感泣。王全斌本人轻财重士,有“宽厚容众”之誉,三军乐于效命。被贬黜偏远地区的十余年间,也能怡然自得。这也许可以说是他天使的一面吧。

王全斌 - 参考资料

http://m.zglsrw.cn/Article/wushi/Article_1286.html
http://m.daliandaily.com.cn/gb/daliandaily/2007-02/04/content_1695926.htm
http://army.news.tom.com/Archive/2001/3/26-5154.html
TAGS: 中国宋朝时期人物 宋朝军事人物 山西人 王氏人物
上一页: 魏胜 下一页: 吴璘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