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


卫青,字仲卿,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生年不详,卒于西汉武帝元封五年(前106年).他是西汉时期能征惯战,为汉朝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将领,也是中国历史上为人熟知的常胜将军。

卫青 - 基本资料

姓名:卫青
生卒:?-公元前 106年
描述:
籍贯:河东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人

卫青 - 个人概述

 卫青,字仲卿,河东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人。他的母亲在平阳公主家做女仆,因丈夫姓卫,她就被称为卫媪。平阳公主原号阳信长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因嫁与平阳侯曹寿(汉初名臣曹参之曾孙)为妻,所以也称平阳公主。

卫媪生有一男三女,即儿子长君,长女君孺、次女少儿、三女子夫。丈夫死后,她仍在平阳侯家中帮佣,与同在平阳侯家中做事的县吏郑季私通,生了卫青。卫青在母亲的关怀下渡过了童年。后来,他的母亲感觉供养他非常艰苦,就把他送到了亲生父亲郑季的家里。但郑季的夫人根本看不起卫青这个私生子,让他到山上放羊,郑家的几个儿子也不把卫青看成手足兄弟,随意苛责。卫青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受尽了苦难,在他的性格形成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有一次,卫青跟随别人来到甘泉宫,一位囚徒看到他的相貌后说:“你现在穷困,将来定为贵人,官至封侯。”卫青笑道:“我身为人奴,只求免遭笞骂,已是万幸,哪里谈得上立功封侯呢?”

卫青长大后,不愿再受郑家的奴役,便回到母亲身边。平阳公主看到卫青已长成了一个相貌堂堂的彪形大汉,非常喜欢,就让他做了自己的骑奴。每当公主出行,卫青即骑马相随。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与在郑家时的情景相比已是天壤之别。卫青聪明好学,渐渐学到了一些文化知识,懂得了一些上层阶级礼节。他怨恨郑家对他没有一点亲情,决定冒姓为卫,完全与郑家断绝关系。

卫青 - 卫青简介

卫青(?~公元前105年),汉族。字仲卿,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河东平阳(今中国中西部山西临汾西南)人,是汉武帝时期抗击匈奴的主要将领。卫青父亲郑季,是一个县吏,在平阳公主家做事时,和婢女卫媪私通,生下卫青。后来,卫青的同母异父姐姐卫子夫入宫得到汉武帝宠爱。
班固在《汉书》的注解中写明“媪者,后年老之号,非当时所呼也。卫者,举其夫家姓也。”并以汉高祖刘邦之母被称为“刘媪”为例,证明卫子夫生母“卫媪”从夫姓,卫媪的儿女们并非父不详,目前能够证明是冒姓卫的只有卫青一人。
在姐姐怀孕之后,当时的皇后陈阿娇嫉妒,派人抓到卫青,想杀死他。卫青被好友公孙敖救出,汉武帝听说后,召见了卫青,并封他为建章宫监加侍中官衔。后来姐姐做了皇后,卫青也升为大中大夫。
汉武帝改变了西汉初期和匈奴和亲的政策,靠“文景之治”积累的财富和兵力,对匈奴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卫青从公元前129年被封车骑将军开始,共有七次领兵打击匈奴,立下了赫赫战功。
卫青率军与匈奴作战,屡立战功,所得封邑总共有一万六千三百户。虽然战功显赫,权倾朝野,但从不结党干预政事。他和霍去病不同,对士卒体恤较多,能与将士同甘苦,威信很高。最后卫青病死于公元前106年。

卫青 - 职业生涯

公元前 139年春,卫青的姐姐卫子夫被汉武帝选入宫中,卫青也被召到建章宫当差。这是卫青命运的一大转折点。

卫子夫入宫不久,就有了身孕,引起了陈皇后的嫉妒。陈皇后就是汉武帝姑姑的女儿,当年曾让他许下“金屋藏娇”誓言的陈阿娇,与汉武帝成亲后,被立为皇后,但一直未能给汉武帝生一个儿子。她担心卫子夫一旦生下的是个男孩,那就会被立为太子,而卫子夫也就会因为儿子的关系,青云直上,成为皇后。这对她的地位无异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是,眼下卫子夫正得汉武帝的宠幸,陈皇后对她不敢加害,就找母亲大长公主诉屈。大长公主是汉武帝的姑姑,为了给女儿出气,嫁祸于卫青。她找了一个借口,把卫青抓了起来,并准备处死。卫青当骑奴时结识的好友公孙敖听到了消息,马上召集了几名壮士,赶往抢救,把卫青从死亡的边缘夺了回来。另一方面,公孙敖还派人给汉武帝送信。汉武帝得知后,大为愤怒,索性召见卫青,任命他为建章宫监、侍中。不久,汉武帝封卫子夫为夫人,提升卫青为太中大夫。可以说,卫青是沾了他姐姐的大光的。

公元前 129年,匈奴又一次兴兵南下,前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怀来县)。汉武帝果断地任命卫青为车骑将军,迎击匈奴。从此,卫青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这次用兵,汉武帝分派四路出击。车骑将军卫青直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今河北蔚县东北)出兵,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出兵,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卫青首次出征,但他英勇善战,直捣龙城(匈奴祭扫天地祖先的地方),斩首 700人,取得胜利。另外三路,两路失败,一路无功而还。汉武帝看到只有卫青胜利凯旋,非常赏识,加封关内侯。

汉朝对匈奴的反击,使得匈奴的进犯更加猖狂了。公元前128年的秋天,匈奴骑兵大举南下,先攻破辽西,杀死了辽西太守,又打败渔阳守将韩安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汉武帝派匈奴人敬畏的飞将军李广镇守右北平(今辽宁省凌源西南),匈奴兵则避开李广,而从雁门关入塞,进攻汉朝北部边郡。汉武帝又派卫青出征,并派李息从代郡出兵,从背后袭击匈奴。卫青率三万骑兵,长驱而进,赶往前线。卫青本人身先士卒,将士们更是奋勇争先。斩杀、俘获敌人数千名,匈奴大败而逃。

公元前127年,匈奴贵族集结大量兵力,进攻上谷、渔阳。武帝决定避实击虚,派卫青率大军进攻久为匈奴盘踞的河南地(黄河河套地区)。这是西汉对匈奴的第一次大战役。

卫青率领四万大军从云中出发,采用“迂回侧击”的战术,西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庭的联系。然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匈奴白羊王、楼烦王见势不好,仓惶率兵逃走。汉军活捉敌兵数千人,夺取牲畜一百多万头,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区。因为这一带水草肥美,形势险要,汉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今内蒙古杭锦旗西北),设置朔方郡、五原郡,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那里定居,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这样,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也建立起了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卫青立有大功,被封为长平侯,食邑3800户。

匈奴贵族不甘心在河南地的失败,一心想把朔方重新夺回去,所以在几年内多次出兵,但都被汉军挡了回去。公元前 124年春,汉武帝命卫青率三万骑兵从高阙出发;苏建、李沮、公孙贺、李蔡都受卫青的节制,率兵从朔方出发;李息、张次公率兵由右北平出发。这次总兵力有十几万人。匈奴右贤王认为汉军离得很远,一时不可能来到,就放松了警惕。卫青率大军急行军六、七百里,趁着黑夜包围了右贤王的营帐。这时,右贤王正在帐中拥着美妾,畅饮美酒,已有八九分醉意了。忽听帐外杀声震天,火光遍野,右贤王惊慌失措,忙把美妾抱上马,带了几百壮骑,突出重围,向北逃去。汉军轻骑校尉郭成等领兵追赶数百里没有追上,却俘虏了右贤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牲畜有几百万头。汉军大获全胜,高奏凯歌,收兵回朝。

汉武帝接到战报,喜出望外,派特使捧着印信,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8700户,所有将领归他指挥。卫青的三个儿子都还在襁褓之中,也被汉武帝封为列侯。卫青非常谦虚,坚决推辞说:“微臣有幸待罪军中,仰仗陛下的神灵,使得我军获得胜利,这全是将士们拚死奋战的功劳。陛下已加封了我的食邑,我的儿子年纪尚幼,毫无功劳,陛下却分割土地,封他们为侯。这样是不能鼓励将士奋力作战的。他们三人怎敢接受封赏。”汉武帝随后又封赏了随从卫青作战的公孙敖、韩说、公孙贺、李蔡、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

经过几次打击,匈奴依然猖撅。入代地,攻雁门,劫掠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上郡(今陕西绥德县东南)。公元前 123年二月,汉武帝又命卫青攻打匈奴。公孙敖为中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信为前将军,苏建为右将军,李广为后将军,李沮为强弩将军,分领六路大军,统归大将军卫青指挥,浩浩荡荡,从定襄出发,北进数百里,歼灭匈奴军数千名。这次战役中,卫青的外甥霍去病率 800精骑首次参战,取得了歼敌两千余人的辉煌战果。战后全军返回定襄休整,一个月后再次出塞,斩获匈奴军一万多名。但是,右将军苏建和前将军赵信与匈奴打了一场遭遇战,汉军死伤惨重,苏建突围逃回,赵信本是匈奴降将,兵败后就又投降了匈奴。

在讨论如何处置苏建弃军而逃的罪过时,有人建议将他斩首以建立大将军的威严,有人认为苏建是尽力而战的,不应斩首。卫青认为自己身为皇亲国戚,没有必要再建立威严;自己本有权力可以处决部将,却不敢擅杀。他要做一个人臣不敢专权的榜样,于是把苏建用囚车送回长安由皇帝处理。汉武帝赦免了苏建的死罪,令其交纳了赎金后贬为平民。

公元前 121年,西汉对匈奴的第二次大战役开始,由霍去病指挥,结果使汉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区,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

为了彻底击溃匈奴主力,汉武帝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准备发动对匈奴的第三次大战役。公元前 119年春,汉武帝召集诸将开会,商讨进军方略。他说:“匈奴单于采纳赵信的建议,远走沙漠以北,认为我们汉军不能穿过沙漠,即使穿过,也不敢多作停留。这次我们要发起强大的攻势,达到我们的目的。”于是挑选了十万匹精壮的战马,由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精锐骑兵五万人,分作东西两路,远征漠北。为解决粮草供应问题,汉武帝又动员了私人马匹四万多,步兵十余万人负责运输粮草辎重,紧跟在大军之后。

原计划远征大军从定襄北上,由霍去病率骁勇善战的将土专力对付匈奴单于。后来从俘获的匈奴兵口中得知匈奴伊稚斜单于远在东方,于是汉军重新调整战斗序列。汉武帝命霍去病从东方的代郡出塞,卫青从定襄出塞。

大将军卫青麾下,强将济济。李广为前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曹襄为后将军。卫青考虑到前将军李广年纪已高、运气又不好,就没让他担任先锋,而是与右将军赵食其两军合并,从右翼进行包抄。卫青自己率左将军公孙贺、后将军曹襄从正面进兵,直插匈奴单于驻地。

赵信向伊稚斜单于建议:“汉军不知道厉害,竟打算穿过沙漠。到时候,人困马乏,我们以逸待劳,就可以俘虏他们。”于是下令所有的粮草辎重,再次向北转移,而把精锐部队埋伏在了沙漠北边。

卫青大军北行一千多里,跨过大沙漠,与严阵以待的匈奴军遭遇了。卫青临危不惧,命令部队用武刚车(铁甲兵车)迅速环绕成一个坚固的阵地,然后派出5000骑兵向敌阵冲击。匈奴出动一万多骑兵迎战。双方激战在一起,非常惨烈。黄昏时分,忽然刮起暴风,尘土滚滚,沙砾扑面,顿时一片黑暗,两方军队互相不能分辨。卫青乘机派出两支生力军,从左右两翼迂回到单于背后,包围了单于的大营。伊稚斜单于发现汉军数量如此众多,而且人壮马肥,士气高昂,大为震动,知道无法取胜,就慌忙跨上马,在数行精骑的保护下奋力突围。向西北方向飞奔而去。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战场上双方将士仍在喋血搏斗,喊杀声惊天动地。卫青得知伊稚斜单于已突围逃走,马上派出轻骑兵追击。匈奴兵不见了单于,军心大乱,四散逃命。卫青率大军乘夜挺进。天亮时。汉军已追出二百多??官兵 19000多人。卫青大军一直前进到真颜山赵信城(今蒙古乌兰巴托市西),获得了匈奴屯积的粮草,补充军用。他们在此停留了一天.然后烧毁赵信城及剩余的粮食。胜利班师。

霍去病率领的东路军,北进两千多里,与匈奴左贤王的军队遭遇。经过激战,俘获了匈奴三个小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入,消灭匈奴七万多人。左贤王败逃而去。

这次战役,汉军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气大伤。从此以后,匈奴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庭”,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了。

汉武帝为表彰卫青、霍去病的大功,特加封他们为大司马。

卫氏一门显赫后,京城中有歌谣说:生男无喜,生女无怨,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意思是说卫氏一门的显贵全靠了卫皇后。其实不然,在两汉时期,左右朝政的外戚大多是靠裙带关系窍居高位的,而卫青、霍去病却是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正因为如此,即使后来卫皇后失宠,二人在朝廷的地位也丝毫未受影响。

家奴出身的卫青如今变成了贵极人臣的大将军,朝中官员无不巴结奉承。这时,平阳公主寡居在家,要在列候中选择丈夫,许多人都说大将军卫青合适,平阳公主笑着说:他是我从前的下人,过去是我的随从,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呢?左右说:大将军已今非昔比了,他现在是大将军,姐姐是皇后,三个儿子也都封了候,富贵震天下,哪还有比他更配得上您的呢。汉武帝知道后,失笑道:当初我娶了他的姐姐,现在他又娶我的姐姐,这倒是很有意思。于是当即允婚。时迁事移,当年的仆人就这样做了主人的丈夫。这样一来,卫青与汉武帝亲上加亲,更受宠信。但卫青为人谦让仁和,敬重贤才,从不以势压人。

后来,汉武帝对霍去病恩宠日盛,霍去病的声望超过了他的舅舅卫青,过去奔走于大将军门下的许多故旧,都转到了霍去病门下。卫青门前顿显冷落,可他不以为然,认为这也是人之常情,心甘情愿地过着恬淡平静的生活。

个人荣誉

公元前 106年,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去世,汉武帝命人在自已的茂陵东边特地为卫青修建了一座象庐山(匈奴境内的一座山)的坟墓,以象征卫青一生的赫赫战功。

卫青 - 霍霍战功,七战七捷

卫青
元光六年
(前129年) 率万骑出征上谷,斩首虏数百
元朔元年
(前128年) 率三万骑出雁门,斩首虏数千
元朔二年
(前127年) 出云中,斩首虏三千,收河南地,封长平侯
元朔五年
(前124年) 率六将军十余万出朔方,高阙,
斩首虏万五千,俘裨小王十余人
元朔六年
(前123年) 春率十余万出定襄,夏再出定襄,
前后斩首虏万九千余
元狩四年
(前119年) 将四将军五万骑出定襄,获首虏
万九千余

卫青 - 卫青的品格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大将军年幼身处贫贱未堕青云之志练就一身报国本领;身处显贵位极人臣没有半点骄纵不改谦逊本色;面对大汉强敌匈奴未有半点畏惧勇敢地担当起了反击匈奴的主帅终使“漠南无王庭”解除了威胁大汉70余年的边患真不愧为大丈夫。对大将军之为人我认为是:事君以忠待下以仁对友以义为亲人尽责。尽忠报国奋力疆场奉法守职不擅权不立私威;对士卒宽仁爱护对同僚谦恭大度不以势压人;对朋友(如公孙傲)一日有恩终身不忘报答;对姐姐、外甥更是尽心尽责不仅将霍去病培养成一代名将还以自身的功劳巩固了姐姐和外甥的皇后和太子之位。

卫青 - 军事才能与军功

卫青与霍去病同为不世出的一代名将二人风格不同卫青更为沉稳老辣而霍则更为勇猛犀利。比较卫霍之前与之后的汉匈战绩如果不戴有色眼睛得出“二人是可与李靖比肩的军事天才”的结论并不困难。
  

在军功方面恐怕多数人会认为卫略逊于霍我却不能苟同。如但从杀伤人数上看无疑霍多于卫但若从胜利的战略意义上看则卫的战果要远高于霍。霍的功绩主要为打通河西走廊与逐敌漠北封狼居胥。前者彻底消灭匈奴的右翼后者最终完成了“漠南无王庭”的战略目标。但霍的前一功劳是建立在卫青胜果的基础上后者则是与卫青共同完成的因此可以说霍的功劳均有卫的一部分而卫的功劳则不同。卫青首战即直捣龙城虽杀敌不多但对双方士气及心理带来的影响却不可小觑。河朔之战夺取河南之地使匈奴失去水草肥沃之地对匈奴经济的打击是致命的。漠南之战一举消灭右贤王主力初步实现了断匈奴右手的目标为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漠北之战更是击溃单于主力完成了对匈奴的致命一击。造成匈奴单于失踪右谷蠡王匆忙接位十余日后单于方才露面右谷蠡王尴尬退位。至于卫青杀敌不如霍去病多我想一方面卫迎战的都是强敌而霍则相对较弱。另一方面也许与二人的战术思想有关卫更重视战略目标的实现而霍则更重视消灭敌军。因此不能简单的将杀敌人数作为评判二人战果的唯一依据。
  

另外漠北之战二人行军路线的对调如史书所载是因为俘虏的一句话而使刘彻轻信匈奴单于的主力改变了位置是难以让人相信的。那未免太低估了刘彻的智商。这很可能是刘彻即想让卫青攻打单于却又要打击卫青的威信而想出的一条妙计。从双方人员的配备上看卫部拥有经验丰富的战将而霍部则拥有更为强悍的士卒。这种配备使卫部更适合于遭遇战、攻坚战而霍部更适于长途奔袭扫庭犁穴。以并非绝对主力的卫部与单于的主力血拼而以绝对主力的霍部去摧枯拉朽无疑是当时最佳的选择。而刘彻先是派霍部对阵单于又以单于方向改变为理由调换双方的出兵路线对卫青无疑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但这却更能刺激起卫青的战斗欲望。对刘彻而言正是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卫青 - 卫青与刘彻的关系

二人的关系发展经历一个由姻好、亲信至知心朋友再至君臣的发展过程。二人开始接触时刘彻正处于建元新政失败开始大力培养自己的亲信的时候。此时卫青作为自己最宠爱的妃子的弟弟又年轻聪明自然很容易被刘彻作为重点的培养对象。由于卫青比起刘彻其他的亲信多了一份亲戚关系才能更比他人高出一筹而为刘彻更加倚重。十年的朝夕相处刘彻对卫青的了解和情谊远远超过他人。这也是刘彻后来对卫青不断破格提拔不吝封赏的原因。而卫青也确实为他争气即为他立下盖世奇功又为他赢得了一个识人的名声。但随着卫青的地位和声望不断的提高二人的关系也逐渐变得微妙起来。刘彻隐隐感受到了来自卫青的可能的威胁。自古君王最怕的就是大臣功高震主、势大压主。因此功臣往往不得善终权臣则往往不是篡权就是被杀。很不幸卫青既是战功赫赫的盖世功臣又执掌兵权宫内还有身为皇后的姐姐与太子的外甥。有了这一切卫青一旦存有野心则外有兵权在手内有强援为依靠刘彻的处境会变得非常危险。试想一下若卫青与卫子夫里应外合逼迫刘彻退位扶植太子早登大位卫青大权在握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刘彻不可能不想到这点。因此对卫青逐渐疏远提防打压也就不可避免了。此时二者的关系就不再是姻好、朋友的关系了而变成了地地道道的人主与重臣之间的关系了。但是我觉得即使到后期刘彻对卫青也只是“防”而绝没有“疑”。如卫青让其产生怀疑依刘彻的为人及手段不可能得到善终。事实上二人一直到最后都应该基本还是能够彼此信任坦诚相待的。如在卫青送王夫人母亲五百金以为寿刘彻知道后就说这绝不是卫青自己的主意并没有去怀疑卫青勾结后宫。而刘彻招卫青来问卫青也不隐瞒直接告诉其是宁乘所教。说到这里又不得不提到卫青被后世某些文人所诟病得“柔和事主”的问题。我认为柔和事主不等于阿谀谄媚。相反上述事例还可从另一方面证明卫青决不是谄媚的小人。向王夫人母亲送礼不符合卫青的惯常所为否则刘彻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得出那是别人所教的结论。

卫青 - 明代卫青

卫表(?—?)字明德,松江华亭人。明代抗倭名将。其子卫子颖。

卫青 - 相关史料

《明史列传第六十三》
  

卫青,字明德,松江华亭人。以蓟州百户降成祖,积功至都指挥佥事,莅中都留守司事,改山东备倭。

永乐十八年二月,浦台妖妇林三妻唐赛儿作乱。自言得石函中宝书神剑,役鬼神,剪纸作人马相战斗。徒众数千,据益都卸石栅寨。指挥高凤败殁,势遂炽。其党董彦升等攻下莒、即墨,围安丘。总兵官安远侯柳升帅都指挥刘忠围赛儿寨。赛儿夜劫官军。军乱,忠战死,赛儿遁去。比明,升始觉,追不及,获贼党刘俊等及男女百余人。而贼攻安丘益急,知县张旟、丞马捴死战,贼不能下,合莒、即墨众万余人以攻。青方屯海上,闻之,帅千骑昼夜驰至城下。再战,大败之,城中亦鼓噪出,杀贼二千,生擒四千余,悉斩之。时城中旦夕不能支,青救稍迟,城必陷。比贼败,升始至,青迎谒。升怒其不待己,捽之出。是日,鳌山卫指挥王真亦以兵百五十人歼贼诸城,贼遂平。而赛儿卒不获。帝赐书劳青,切责升。尚书吴中等劾升,且言升媢青功。于是下升狱,而擢青山东都指挥使,真都指挥同知,旟、捴左右参议,赏赉有差。青还备倭海上。寻坐事系狱。宣德元年,帝念其功,释之,俾复职。时京师营缮役繁,调及防海士卒。青以为言,得番代。英宗立,进都督佥事,寻卒。

青有孝行,善抚士卒,居海上十余年,海滨人思之,请于朝,立祠以祀。

次子颖,正统初,袭济南卫指挥使。景帝立,奉诏入卫,再迁至都指挥同知。以石亨荐,擢署都督佥事,管五军营右哨。论黄花镇、白羊口及西直门御寇功,累进都督同知。景泰三年协镇宣府。逾年,召还。天顺元年,以“夺门”功封宣城伯,予世券,出镇甘肃。孛来入犯,不能御,为有司所劾,诏不问。亨败,颖以守边故得无夺。宪宗即位,廷议以颖不胜任,乃召还。会尽革“夺门”世爵,颖以天顺间征西番马吉思、冬沙诸族功自酝,诏如故。成化二年为辽东总兵官,寻引疾罢。给事中陈钺等劾之,下狱,寻宥之。弘治中卒。赠侯,谥壮勇。传子至孙錞。嘉靖时,督神机营,屡加太保兼太子太师。四传至时泰。崇祯时,掌后府。京师陷,怀铁券,阖门十七人皆赴井死。

卫青 - 艺术家卫青

(?—?)

---------------------------------------------------------------------------------------------------------------

卫青,当代画家,中国杭州人

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

2007年起以芭蕾女孩小苏为主题创作<<小苏>>系列作品,

用小苏为引线诗意地描绘出中国一段特殊的历史1980-2009


 

卫青博客http://blog.artron.net/indexold.php?53346/

相关著作

2008金融风暴和世界美术的未来演变

从审美看“中国,西方,犹太诸类文化

凡高,双世纪的谎言!

视觉创造

在艺术领域里构造一个新的中国式游戏规则

我们将如何进入美术史

愚人节聊聊抽象表现主义

TAGS: 人物 军事人物 军事学家 军事家 各时代历史人物 山西人 政治人物 汉朝人 西域文化
上一页: 吴佩孚 下一页: 卫玠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