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琅

施琅(1621年-1696年),字尊侯,号琢公,中国福建晋江龙湖衙口村人,祖籍河南固始县。明末清初军事家,明郑降清名将,封靖海侯,谥襄庄,赠太子少傅。其子施世纶,曾任漕运总督,次子施世骠,领清军来台平定朱一贵。

施琅 - 人物简介

施琅,字尊候,号琢公,福建晋江龙湖镇衙口人,祖籍河南省固始县方集镇。清初著名将领。生于天启元年(1621年),卒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早年,他是郑芝龙的部将,顺治三年(1646年)随郑芝龙降清。不久,由于郑成功的招揽,入海加入郑成功的抗清队伍,成为郑军中一员虎将,积极参与抗清活动。后因与郑成功交恶,酿成父亲和弟弟被杀的大祸,他再次投清。他先后担任副将、总兵、水师提督,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康熙二十二年,施琅率军平台,之后,他积极呼吁清廷在台湾屯兵驻守,力主保台固疆。他为今时的祖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受到广泛的赞誉,但也为一些人所诟病。对施琅的评价是一个海内外史学界较有争议的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史学观点的不同。那究竟该怎样评价这样一个历史人物呢?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应当把他放到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观察其具体的实践活动对当时社会以及历史所产生的影响,这样才能客观和公正的对历史人物。

施琅 - 生平简述

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

当年施琅是郑芝龙的下属,顺治三年(1646年)跟随郑芝龙投降清朝。不久又加入郑成功的抗清义旅,成为郑成功的得力助手、明朝郑军的重要将领,还曾经奉献策略帮助郑成功杀族叔(一说族兄)夺取厦门,也积极参与海上起兵反清。郑成功手下曾德一度得罪施琅,施琅借故杀了曾德,因而得罪了郑成功,严厉的郑成功立即诛杀施琅全家,施琅逃走,父亲与兄弟被杀。由于亲人被郑成功诛杀的大戾,施琅再次降清。施琅先后担任清朝副将、总兵、水师提督,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

相机进取

施琅甫投清营二次领军征台遇风不顺,后调北京任内大臣期间,甚为贫苦,依靠妻子在北京当女红裁缝贴补家用所需。期间郑成功在台湾病逝、郑经继为延平郡王;郑经主政期间,明郑内部派系斗争日趋激烈,群臣分以支持郑经二子克臧、克塽继嗣为名,结党争权,国事日非。1681年,郑经薨,经过一番血腥斗争,先王幼子郑克塽被得势权臣冯锡范拥立继位。七月,清廷大学士李光地上书认为攻台条件成熟,并推荐施琅。康熙帝采纳了李的意见,授施琅福建水师提督,加太子少保衔,命其 “相机进取”;施琅遂得积极进行攻台的部署准备,时年六十一岁。

五妃庙相传曾经被施琅子孙给焚毁

1682年,康熙排除朝廷中反对意见,决定攻台,命福建总督姚启圣“统辖福建全省兵马,同提督施琅,进取澎湖、台湾”,授万正色为步兵提督领军12万进驻福建,接应水师提督大将军施琅,俱受姚启圣节制。1683年六月,施琅指挥清军水师先行在澎湖海战对明郑水师获得大胜,后郑克塽顺薙发令率臣民降清。他还反驳当时清廷内部有人提出“宜迁其人,宜弃其地”的意见,上疏吁请清廷在台湾屯兵镇守、设府管理,力主保留台湾、守卫台湾。施琅因功授靖海将军,封靖海侯;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卒,赐谥襄庄,赠太子少傅衔。民间有传言施琅为报血仇,竟将除投降外的郑姓宗族生者屠戮殆尽,已殁者开棺鞭尸。 台南有一一级古迹---五妃庙,相传曾经被施琅子孙给焚毁,嘉庆年间重建以后才未遭横祸。

施琅 - 与施琅相关的研究书目

按照作者与出版年份顺序排列

周雪玉,1979年,施琅之研究。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施伟青著,1987年,施琅评传。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
陈芳明,1996年,郑成功与施琅:台湾历史人物评价的反思,见张炎宪、李筱峰、戴宝村编,台湾史论文精选(上),台北 :玉山社。
施伟青著,1998年7月[[[施琅年谱考略]]]湖南岳麓出版社出版。
贺幼玲,1998年,《台湾外记》之人物与思想研究。国立中山大学中国文学系硕士论文。
施伟青主编,2000年,施琅研究。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
李祖基,2000年,施琅与清初的大陆移民渡台政策。历史月刊。
许在全、吴幼雄编,2001年,施琅研究。北京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石万寿,2002年,台湾弃留议新探。台湾文献。
施伟青主编,2003年,《施琅研究》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谢碧莲,2004年,施琅攻台湾。台南市:台南县文化局。
谢英从,2005年,施琅租业新发现:大潭底庄、椰树脚庄、史椰脚庄位置考。台湾文献。
李世伟,2005年,“妈祖加封天后”新探。海洋文化学刊。
施伟青著,2006年1月《施琅将军传》湖南岳麓出版社出版。
主编施性山,2006年,8月《施琅研究》(第一卷);香港人民出版社。
主编施性山,2007年,5月《施琅研究》(第二卷);香港人民出版社。
主编施性山,2008年,5月《施琅研究》(第三卷);文化艺术出版社。
主编施性山,2009年,5月《施琅研究》(第四卷);中华诗词出版社。

施琅 - 对台湾的认识

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奉旨专征台湾,统帅福建舟师迅速攻取澎湖,尔后,利用有利的态势,主动、积极地招抚台湾郑氏集团,促使郑氏集团放弃抵抗而就抚。台岛不战而下。
  
其时,清廷内部对台湾地位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对是否留台存在争议。施琅站在维护国家的一统和安全,巩固沿海地区的社会秩序和保护中国的海洋权益的高度,上疏力主留台卫台。在分管兵部的东阁大学士(宰相)潘湖叟黄锡衮的支持下,施琅(乃分管兵部的内阁大臣潘湖叟黄锡衮的妹夫)的真知灼见打动了康熙帝和朝中大臣,清廷终于决定在台湾设府县管理,屯兵戍守。此后,台湾除了在甲午战后曾被日本侵占五十年外,再也没有离开过祖国的怀抱。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东南海疆宁靖,两岸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经济文化得到长足的进步。

郑经接替郑成功后,由于内部陈永华(郑克臧岳父)和冯锡范(郑克塽岳父)发生内讧。病中的郑经把政务交由长子郑克臧处理,克臧聪明能干,做事井井有条,从来没有过失,也很受郑经的宠爱和信任。郑经病逝后,冯锡范毒死郑克臧,立11岁的傀儡郑克塽为延平王,冯锡范专横,贪赃枉法,大失人心。

施琅 - 反对迁界

施琅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迁界”。他说:“自古帝王致汉,得一土则守一土,安可以既得之封疆而复割弃?”直到1683年他率兵占领台湾后再“请于朝”,沿海迁民才“悉复其业”。于是被弃的民田“渐次垦辟”,从福建到广东,沿海“禾麦”,“一望良畴”。人民无限感激施琅,都异口同声地说:“台湾未平,此皆界外荒区。平后,而荒烟野草复为绿畦黄茂,圮墙垣复为华堂雕桷。微将军平海,吾等无以安全于永久也。”施琅复台捷报抵京时,正值中秋佳节。康熙看到大明最后一块抵抗根据地终于沦陷了,喜不自胜,即解所御龙袍驰赐,亲制褒章嘉许,封施琅为靖海侯,世袭罔替,令其永镇福建水师,“锁钥天南”。

康熙三十六(1697年),施琅卒于住所,葬在惠安黄塘虎窟。此时康熙帝御旨追加赠太子少傅,谥襄壮,命官3次谕祭,并于泉州府学前建祠祀之。其是,“两岛八闽皆顷德”,纷纷为之树碑扬誉。十九都有“靖海侯”坊,阳义辅立康熙制诗句“上将能宣力,南纪尽风流”,同安等地立“绩光铜柱”、“泽普南天”、“勋高大树”、“泽沛甘棠”等碑坊,表彰施琅的丰功伟绩。总而言之,作为一代名将,施琅身上有许多闪光的东西,诸如大一统思想,海防和海权思想,不畏艰难险阻的意志和毅力,敢于据理力争、知无不言的作风,还有他的文韬武略等,这一切都值得理直气壮地纪念他。

施琅 - 攻台准备

1664年施琅建议,乘他率兵攻取金厦新胜,“进攻澎湖,直捣台湾”,使“四海归一,边民无患”。1667年,孔元章赴台招抚失败后,施琅即上《边患宜靖疏》,次年又写《尽陈所见疏》,强调“从来顺抚逆剿,大关国体”,不能容许郑经等人顽抗,盘踞台湾,而把五省边海地方划为界外,使“赋税缺减,民困日蹙”;必须速讨平台湾,以裁防兵,益广地方,增加赋税,俾“民生得宁,边疆永安”。

他分析双方的力量,指出台湾“兵计不满二万之从,船兵大小不上二百号”,他们之所以能占据台湾,实赖汪洋大海为之禁锢。而福建“水师官兵共有一万有奇,经制陆师及投诚官兵为数不少”,只要从中挑选劲旅二万,足平台湾。他主张剿抚兼施,从速出兵征台,以免“养痈为患”。施琅这一主张,受到以鳌拜为首的中央保守势力的攻击,以“海洋险远,风涛莫测,驰驱制胜,计难万全”为借口,把他的建议压下来。施琅的议谏被束之高阁,甚至裁其水师之职,留京宿卫,长达13年,但他仍然矢志复台报仇,坚韧不拔。在京之日,他注视福建沿海动向,悉心研究风潮信候,“日夜磨心熟筹”,以俟清廷起用。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十月,清政府平定了“三藩”之乱后,施琅终于在李光地等大臣的力荐下,复任福建水师提督之职,加太子少保衔。他回到厦门后,便“日以继夜,废寐忘食,一面整船,一面练兵,兼工制造器械,躬亲挑选整搠”,历时数月,使原来“全无头绪”的水师“船坚兵练,事事全备”。

施琅 - 光复台湾

1683年6月14日,施琅督率军由铜山出发,很快攻克了郑氏集团在澎湖的守军刘国轩部,此后,施琅又一面加紧军事行动,一面对占据台湾的郑氏集团施以招抚。在施琅大军压境之下,郑克塽茫然的说:“人心风鹤,守则有变;士卒疮痍,战则难料。还是应当请降,以免今后追悔莫及。”郑克塽毕竟是聪明的,听从了刘国轩的劝告。

8月13日,施琅率领舟师到达台湾,刘国轩等带领文武官员军前往迎接。施琅入台之后,自往祭郑成功之庙,对郑氏父子开辟台湾的功绩作了高度的评价,自称克台是为国为民尽职,对成功毫无怨仇。(原祭郑成功文:自同安侯入台,台地始有居民。逮赐姓启土,世为岩疆,莫可谁何。今琅赖天子威灵,将帅之力,克有兹土,不辞灭国之诛,所以忠朝廷而报父兄之职分也。独琅起卒伍,于赐姓有鱼水之欢,中间微嫌,酿成大戾。琅与赐姓,剪为仇敌,情犹臣主。芦中穷士,义所不为。公义私恩,如是则已。“祭毕,施琅哽不成声,热泪纵横。郑氏官兵和台湾百姓深受感动。赞扬施琅胸襟宽广,能以大局为重。冷静处理公义私怨的关系,远非春秋时期的伍子胥所能比拟)。以上几个方面显现施琅攻打台湾不为私仇,而是为统一国家立下汗马功劳。

施琅 - 哭国姓

施琅攻占台湾后,虽郑成功〈国姓爷〉杀施琅父兄,施琅仍亲至当时葬于台南的延平郡王墓前,跪拜磕头痛哭,喃喃祷郑国姓,意略曰:忠孝不能两全,初芝龙公(郑成功父亲郑芝龙)提携施氏父子有恩,并且佩服郑国姓忠于明朝鞠躬尽瘁,惟施琅也背负父兄大仇;今之如此,各为其主,天意使然,四十年国仇家恨,纠葛至此,感伤不已云云;左右闻之动容。 

施琅 - 历史的观点

正方:统一台湾的民族英雄
  
观点一:三百多年前的中国,处于明清两代朝代更替的非常时期,国家经历空前的动荡。但在关系到中华民族根本利益、关系中国发展前途的台湾归属问题这样一个民族大义的问题上,施琅和郑成功为中华民族作出了同等重要的贡献。
  
观点二:由于清朝已经建立了合法性,成为了中华之正统,所以,施琅统台已经不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斗争,而是解决国家分裂的问题,即统一问题也即解决领土完整的问题。当贰臣问题与统一问题同时发生,二者发生冲突时,贰臣问题让位于统一问题,统一问题优先于贰臣问题。因此,不论施琅是不是贰臣,施琅都是英雄。
  
观点三:从主张渡海征伐,到坚决主张将台湾收入版图,施琅都是一个积极而坚决的人物。无论施氏的主观愿望如何,客观上他就是站在当时历史的潮头,适应了国家走向统一、稳定这一形势的发展,其正面的历史功绩是应该加以肯定的。今天我们纪念施琅这样一个历史人物,对激发爱国热情,对实现祖国统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反方:叛国汉奸不是英雄 
  
观点一:回头看施琅,设若史书没有制造冤案,他就是一个地道的反复之人,先做明人,再做清将,重做明人,复为清将,反复无常。如此实用主义的价值观,即便在价值多元化的今天,也是大众难以接受的。一俊不能遮百丑,他一生以反复为特色的个人历史,是平定台湾的军功不能洗白的。

观点二:民族英雄毫无疑问不是道德上的完人,但英雄一定不能以实用主义的心态,输掉“大节”。汪精卫是上个世纪初叶国民党政要中的“道德楷模”,但他在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算计中,搭了个短命的“汪伪政权”的傀儡戏台。

施琅 - 治理台湾方略

施琅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收复台湾,为祖国统一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而另一个贡献是他向清政府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治台方略。清政府刚收复台湾,清廷内部就产生了台湾去留问题的争论。施琅也像力主收复台湾那样,坚持保留台湾为中国领土而不可遗弃。康熙采纳了施琅的意见,遂于台湾置台湾府,隶属福建省,下设诸罗、台湾、凤山三县,使台湾从此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台湾归复后,面临的就是如何治理的问题。对如何治理台湾,施琅将他的主张都以给朝廷上疏和其他的文字形式表达出来,这便是那些保存至今的《靖海纪事》。
  
施琅首先从战略的眼光出发,提出了对台湾实行驻军管理的重要措施。他分析了台湾所处的军事地位,指出了郑氏归降后可能还存在的馀虑,何况台湾一度曾为荷兰占据,“原为红毛住处,无时不在涎贪,亦必乘隙以图”。如果放弃了对台湾驻军镇守,各种势力相集结,今后沿海一带便会不得安宁,到那时再进行远征,“两涉大洋,波涛不测,恐未易再建成效”。将来要进一步开发台湾,促进经济繁荣,军事的强盛,环境的安定,这才是使它得以巩固发展的首要条件。所以,他向朝廷建议“设总兵一员,水师副将一员,陆师参将二员,兵八千,澎湖设水师副将一员,兵二千。通共计兵一万名,足以固守。”(《恭陈台湾弃留疏》)只有有了强大的军事实力为保障,“虽有奸萌,不敢复发。”这样才能达到长治久安的目地。而在治军方面,他也是军纪严明,治理有方:“官兵不许占住民居,弁目不许包贌乡社。樵苏采捕,载运米谷、蔬菜,出入港澳,均听民便。农商工贾,经营市肆、乡村,骚扰强买,各严差巡。”(《谕台湾安民生示》)。

施琅 - 人才任用的观点

对人才的使用上,施琅也有他独到的见解。他向康熙提出合理使用人材的建议,认为郑氏归降人员中,不乏优秀人材。虽然已经使用了一些,但仍然有未尽其用的情形。施琅深知,充分发挥人材的作用,对国力的增强,对政权的巩固都有好处,“一旦弃置之,未免屈其已效之力,而辜其归命之心。”他认为,虽然国家每三年开一次武场选出一些人来,但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磨炼,不够成熟,倒不如使用投诚过来,久经沙场、有实地作战经验的“纠纠勇夫,”这样做,“盖措置得宜,其于国家未必无少裨益也。”这也是“笼络人材,罗其尤而众心自戢者也。”(《收用人材疏》)而且,施琅在用人上还主张不因循守旧,不拘一格。他提出国家一年花一二万金来养有用之人,“使新旧投诚,老弱者遂安处之荣,精锐者有功名之用。”也是值得的。他还主张将那些才略未必能胜任的安置下去,把能者提拔上来,以人尽其材。

施琅 - 评价

施琅不仅是一位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有头脑的政治人物,一个安邦治国的栋梁。他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只有给百姓实惠,民心安定了,才能赢得人民的拥护,政权才能得以巩固。所以他向朝廷提出蠲免百姓赋税的建议,他所到之处则都采取抚优政策,安定百姓,约束官兵,保障了社会的平稳。他晓谕市民:“镇营日用蔬菜,市肆买办,照依民价无亏,断不许借称官办应用,一丝一毫侵取民间。”答应百姓当年的谷税酌减四成,每年该缴的正供,以后将从实际出发从轻酌定。他推行这些措施,缓和了清政府与台湾民众的矛盾,促进了当地经济的恢复,自然也巩固了清政府对台湾的统治地位。这一切有利举措,也赢得了施琅在百姓中的名誉,无怪乎他的军队所到之处,无不深受百姓的拥戴,那是他的那些英明策略在起着作用。施琅的这些政见思想同样影响了他的后代,使他的次子施世纶在后来的为官仕途中承袭了他的这种清明的治世方略,成为历史上的一代廉吏,其事迹一直流传于民间。

施琅 - 史籍记载

施琅,字琢公,福建晋江人。初为明总兵郑芝龙部下左冲锋。顺治三年,师定福建,琅从芝龙降。从征广东,戡定顺德、东莞、三水、新宁诸县。芝龙归京师,其子成功窜踞海岛,招琅,不从。成功执琅,并絷其家属。琅以计得脱,父大宣、弟显及子侄皆为成功所杀。十三年,从定远大将军世子济度击败成功於福州,授同安副将。十六年,成功据台湾,就擢琅同安总兵。

康熙元年,迁水师提督。时成功已死,其子锦率众欲犯海澄,琅遣守备汪明等率舟师御之海门,斩其将林维,获战船、军械。未几,靖南王耿继茂、总督李率泰等攻克厦门,敌惊溃,琅募荷兰国水兵,以夹板船要击,斩级千馀,乘胜取浯屿、金门二岛。叙功,加右都督。三年,加靖海将军。

七年,琅密陈锦负嵎海上,宜急攻之。召诣京师,上询方略,琅言:“贼兵不满数万,战船不过数百,锦智勇俱无。若先取澎湖以扼其吭,贼势立绌;倘复负固,则重师泊台湾港口,而别以奇兵分袭南路打狗港及北路文港海翁堀。贼分则力薄,合则势蹙,台湾计日可平。”事下部议,寝其奏。因裁水师提督,授琅内大臣,隶镶黄旗汉军。

二十年,锦死,子克塽幼,诸将刘国轩、冯锡范用事。内阁学士李光地奏台湾可取状,因荐琅习海上事,上复授琅福建水师提督,加太子少保,谕相机进取。琅至军,疏言:“贼船久泊澎湖,悉力固守。冬春之际,飓风时发,我舟骤难过洋。臣今练习水师,又遣间谍通臣旧时部曲,使为内应。俟风便,可获全胜。” 

二十一年,给事中孙蕙疏言宜缓征台湾。七月,彗星见,户部尚书梁清标复以为言,诏暂缓进剿。琅疏言:“臣已简水师精兵二万、战船三百,足破灭海贼。请趣督抚治粮饷,但遇风利,即可进行,并请调陆路官兵协剿。”诏从之。

二十二年六月,琅自桐山攻克花屿、猫屿、草屿,乘南风进泊八罩。国轩踞澎湖,缘岸筑短墙,置腰铳,环二十馀里为壁垒。琅遣游击蓝理以鸟船进攻,敌舟乘潮四合。琅乘楼船突入贼阵,流矢伤目,血溢於帕,督战不少却,总兵吴英继之,斩级三千,克虎井、桶盘二屿。旋以百船分列东西,遣总兵陈蟒、魏明、董义、康玉率兵东指鸡笼峪、四角山,西指牛心湾,分贼势。琅自督五十六船分八队,以八十船继后,扬帆直进。敌悉众拒战,总兵林贤、朱天贵先入阵,天贵战死。将士奋勇衷击,自辰至申,焚敌舰百馀,溺死无算,遂取澎湖,国轩遁归台湾。克塽大惊,遣使诣军前乞降,琅疏陈,上许之。八月,琅统兵入鹿耳门,至台湾。克塽率属剃发,迎於水次,缴延平王金印。台湾平,自海道报捷。疏至,正中秋,上赋诗旌琅功,复授靖海将军,封靖海侯,世袭罔替,赐御用袍及诸服物。琅疏辞侯封,乞得如内大臣例赐花翎,部议谓非例,上命毋辞,并如其请赐花翎。

遣侍郎苏拜至福建,与督抚及琅议善后事。有言宜迁其人、弃其地者,琅疏言:“明季设澎水标於金门,出汛至澎湖而止。台湾原属化外,土番杂处,未入版图。然其时中国之民潜往生聚,已不下万人。郑芝龙为海寇,据为巢穴。及崇祯元年,芝龙就抚,借与红毛为互市之所。红毛联结土番,招纳内地民,渐作边患。至顺治十八年,郑成功盘踞其地,纠集亡命,荼毒海疆。传及其孙克塽,积数十年。一旦纳土归命,善后之计,尤宜周详。若弃其地、迁其人,以有限之船,渡无限之民,非阅数年,难以报竣。倘渡载不尽,窜匿山谷,所谓藉寇兵而赍盗粮也。且此地原为红毛所有,乘隙复踞,必窃窥内地,鼓惑人心。重以夹板船之精坚,海外无敌,沿海诸省,断难安然无虞。至时复勤师远征,恐未易见效。

如仅守澎湖,则孤悬汪洋之中,土地单薄,远隔金门、厦门,岂不受制於彼,而能一朝居哉?臣思海氛既靖,汰内地溢设之官兵,分防两处:台湾设总兵一、水师副将一、陆营参将二、兵八千;澎湖设水师副将一、兵二千。初无添兵增饷之费,已足固守。其总兵、副将、参、游等官,定以二三年转升内地。其地正赋杂粮,暂行蠲豁。驻兵现给全饷,三年后开徵济用,即不尽资内地转输。盖筹天下形势,必期万全,台湾虽在外岛,关四省要害,断不可弃。并绘图以进。”疏入,下议政王大臣等议,仍未决。上召询廷臣,大学士李霨奏应如琅请。寻苏拜等疏亦用琅议,并设县三、府一、巡道一,上命允行。

琅又疏请克塽纳土归诚,应携族属与刘国轩、冯锡范及明裔朱桓等俱诣京师,诏授克塽公衔,国轩、锡范伯衔,俱隶上三旗,馀职官及桓等於近省安插垦荒。复疏请申严海禁,稽核贸易商船,命如所议。

二十七年,入觐,温旨慰劳,赏赉优渥。上谕琅曰:“尔前为内大臣十有三年,当时尚有轻尔者。惟朕深知尔,待尔甚厚。后三逆平定,惟海寇潜据台湾为福建害,欲除此寇,非尔不可。朕特加擢用,尔能不负任使,举六十年难靖之寇,殄灭无馀。或有言尔恃功骄傲,朕令尔来京。又有言当留勿遣者,朕思寇乱之际,尚用尔勿疑,况天下已平,反疑而勿遣耶?今命尔复任,宜益加敬慎,以保功名。” 

琅奏谢,言:“臣年力已衰,惧勿胜封疆之重。”上曰:“将尚智不尚力。朕用尔亦智耳,岂在手足之力哉?”命还任。三十五年,卒於官,年七十六,赠太子少傅,赐祭葬,谥襄壮。

琅治军严整,通阵法。尤善水战,谙海中风候。将出师,值光地请急归,问琅曰:“众皆言南风不利,今乃刻六月出师,何也?”琅曰:“北风日夜猛。今攻澎湖,未能一战克。风起舟散,将何以战?夏至前后二十馀日,风微,夜尤静,可聚泊大洋。观衅而动,不过七日,举之必矣。即偶有飓风,此则天意,非人虑所及。郑氏将刘国轩最骁,以他将守澎湖,虽败,彼必再战。今以国轩守,败则胆落,台湾可不战而下。”及战,云起东南,国轩望见,谓飓作,喜甚。俄,雷声殷殷,国轩推案起曰:“天命矣!今且败。”人谓琅必报父仇,将致毒於郑氏。

琅曰:“绝岛新附,一有诛戮,恐人情反侧。吾所以衔恤茹痛者,为国事重,不敢顾私也。”子世纶、世骠,自有传;世范,袭爵。

朱天贵,福建莆田人。初为郑锦将。康熙十九年,师下海坛,以所部二万人、舟三百来降,授平阳总兵。琅攻澎湖,天贵以师会。国轩拒战,天贵以十二舟薄敌垒,焚其舟,杀伤甚众,战益力,俄,中飞炮仆舟中,犹大呼杀贼,遂卒,赠太子少保,谥忠壮。

论曰:台湾平,琅专其功。然启圣、兴祚经营规画,戡定诸郡县。及金、厦既下,郑氏仅有台澎,遂聚而歼。先事之劳,何可泯也?及琅出师,启圣、兴祚欲与同进,琅遽疏言未奉督抚同进之命。上命启圣同琅进取,止兴祚毋行。既克,启圣告捷疏后琅至,赏不及,郁郁发病卒。功名之际,有难言之矣。大敌在前,将帅内相竞,审择坚任,一战而克。非圣祖善驭群材,曷能有此哉?

TAGS: 军事 历史 历史人物 小说人物 文艺 知识 社会 虚构角色 金庸小说人物 金庸武侠小说角色
上一页: 时乐蒙 下一页: 慎到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