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海塞纳曼

安海塞纳曼安海塞纳曼是奈费尔提提王太后的女儿,在《天是红河岸》中:安海塞纳曼王妃,并未能继承母亲奈费尔提提的绝代风华,但自她出生后即不得不背负的头衔本身已足够成为令贵族们狂乱的诱惑,不过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因此得到幸福快乐,诚然--我们必须公允些看待世界,这不过就是王族的宿命。

 

安海塞纳曼 - 概述

历史上埃及十八王朝时奈费尔提提王太后与阿蒙霍特普四世(即阿赫那顿)的女儿,图坦卡蒙法老妻子,漫画《天是红河岸》中配角:

安海塞纳曼 - 事迹



    安海塞纳曼王妃,并未能继承母亲奈费尔提提的绝代风华,但自她出生后即不得不背负的头衔本身已足够成为令贵族们狂乱的诱惑,不过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因此得到幸福快乐,诚然--我们必须公允些看待世界,这不过就是王族的宿命。

  但是有谁能淡忘《天》中放荡不羁却又情深义重的桑纳查王子,同样的任性又可爱的亚历山德拉公主以及安海塞纳曼的歇斯底里哭喊无奈,她们用不同的面孔展示着王族相似的不幸命运片断,沉重得让人无法漠视。那么现在,抛开以上那些有关安海塞纳曼王妃而完全不适合在绅士之间谈论的话题,更公允更仁慈些去分析她。她有因为美丽而扬名的母亲,成长在夫妻关系和睦得极其罕见的王室家庭,父王有生之年被当作新的神子供奉朝拜,六个姊妹被预言都将获得无上荣耀。

  然而现实却是她和她的姊妹没有人因美貌得名,她出于政治目的和父亲结婚生子,贵族们急切地想要抹掉属于阿吞神时代的谬误,六个姊妹中只有她一个得以留名史书,并非因为她继承了双亲任何的优点,而是她惊人的外交行动--通常学者们会称之为“自杀行为”或“愚蠢”,外交家本身会宽容些对待一位贵族女性所展示的独立个性,他们只会满怀真诚的遗憾称之为“一次不成功的外交冒险”。作为同样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女性,或许可以体谅她在极度恐慌中的思绪紊乱。

  恐惧并非朝夕所生,在王室习惯在个人名字末尾连缀神名的时代,安海塞纳曼突然如此强烈地感到自己恐怕将不得不再次改变名字。诞生之时由父母给予的名字Ankhesenpaaten(aten阿吞神正是其父极力推崇妄图取代传统阿蒙神的自造大神),在图坦卡门王时期随着王名选择缀上阿蒙神之神名,她也更名为安海塞纳曼Ankhesenamen。埃及王与王妃再度选择阿蒙神之神名,也许是仇恨阿马尔奈革命贵族派的重要胜利,但却未必是王妃的失败。各种迹象表明,王妃对政治的热情不高。她不仅没有继承母亲的绝世美貌,连父亲那称不上天才的政治能力也没有继承丝毫,到此刻为止她基本是默默无闻的存在于宫廷。或许这正是她非同寻常的智慧,其他姊妹的悄然消失的遭遇不断提醒她宫廷中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危险--对于毫无政治能力和外交价值的公主来说尤其如此。

  另一种可能是年轻的王妃已经厌倦面对人生不断出现的意外,而宁可在目前这种虚伪的平静中等待死神。很难定论和父亲埃赫那顿的那段婚姻带给还是少女的安海塞纳曼怎样的印象,对于死去先王的任何指责和解释都是多余,将这段孽缘看成其统治末期一次可怕的失误可能更接近现实,失误带来的不良结果显然是双方面的,表征相对严重的肯定是其极力维持的统治完结。不少学者将他们的合法化血亲乱伦解释为埃赫那顿王为维持统治不得不进行的政治手段--目的是提高法老家庭的神权地位,因此后来归属于这段婚姻的孩子真正的父亲其实另有其人。在情感上完全接受这种解释,仅仅是由于我认为非法通奸的罪不比合法乱伦来得更深。但,即便这个帮助安海塞纳曼避免血亲乱伦的男子真的存在,也丝毫没有减弱她个人生涯遭遇的不幸。最终当她合法的丈夫亦是血缘上的父亲死去,她嫁给了幼小的图坦卡门王。

  这是场明显的策略婚姻,短命的斯曼赫卡拉王和图坦卡门王来自同一个极有影响力的贵族家族。安海塞纳曼公主此刻的态度仍然无从可知,如果说初次结婚她是年纪太小根本不了解内情因此表现平静,那么这次她至少对自己的好恶应该有所表示,可是历史给予我们的只是一片空白。应该有人会和我一样好奇,那个父不详的孩子和猜测中的情人此后又如何了呢?他们上不了正式的铭文,也不再在任何地方被提及,因此--真是残忍的因此啊--我们知道他们消失了,换句话说,他们被杀或死去了,有什么关系呢?安海塞纳曼公主继续存在着,埃及帝国继续存在着,第十八王朝继续存在着……

  或许渐渐的,她不再自卑不如母亲美丽,不再回忆父亲的巨大改变,不再怀念神秘消失的姊妹,甚至有一天她可以忘记死去的孩子和爱人--如果真有的话。她也许在私下庆幸丈夫图坦卡门王很年轻,极可能保护她安定的生活直到死亡带走她。做只具有象征意义的王妃也没关系,她发现自己渐渐地听不见朝廷中官员的怒吼了,然后是那些曾让她还害怕的宫眷的窃窃私语,再后来是母后充满复杂感情的训诫,最后是自己心灵的声音,直到这个世界只剩下图坦卡门王成长变化的声音……她的名字改变了,不再有人会误称她为公主而不是王妃;王都迁移宫殿的所在改变,远离故乡的愁绪在相同的华丽空虚中变得淡薄;神庙中供奉的大神也改变了样貌,而她知道自己完全可以平静接受阿蒙神战胜阿吞神,因为这一切变化都意味着她正获得图坦卡门王全面的保护,保护她忘记昔日的恐惧,远离父王所遗留的各种记忆……

  图坦卡门王在成年之时神秘死去,再次激起埃及变乱的波动。安海塞纳曼王妃想必是其中感受最深的一人,她被迫找回失去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经历悲痛给予身心双重的折磨。如果此刻奈费尔提提太后还活着--是的,我已经在之前假定她还活着--毫无疑问,她马上要进行的所作所为,即便不是《天》之中那种以惑国乱政为己任,也肯定会被广大观众认为充满了邪恶歹毒的扭曲报复情结。



    图坦卡门王在成年之时神秘死去,再次激起埃及变乱的波动。安海塞纳曼王妃想必是其中感受最深的一人,她被迫找回失去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经历悲痛给予身心双重的折磨。如果此刻奈费尔提提太后还活着--是的,我已经在之前假定她还活着--毫无疑问,她马上要进行的所作所为,即便不是《天》之中那种以惑国乱政为己任,也肯定会被广大观众认为充满了邪恶歹毒的扭曲报复情结。

  作为经历过四次王位更替的奈费尔提提太后,已经不屑再制造仍然年轻美貌的假相--天可明鉴,古往今来女人总是乐此不疲--岁月即令无法给予她智慧,但却提供了足够的经验和机会,将之由适合宫廷的女人改变成为适合宫廷的太后。如今她疲劳倦怠,又因图坦卡门王的猝死而显得惊慌无定。稳定长达九年的虚像平静之国被阴谋毁灭成废墟,宫廷苦心掩饰有关不详王位的种种奇怪猜测如今再度喧嚣直上,反而是埃及的象征崩溃,似乎倒不让人觉得特别突兀感伤了。奈费尔提提太后发现自己也无暇悲伤,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用在对女儿安海塞纳曼无意义的安慰之上。

  问题随着图坦卡门王的死浮出水面,顾问大臣们宣称这些都急待解决,显然他们并不指望新寡的王妃体内的政治能力会突然苏醒,因此太后不得不再次扮演那个能够在精神层面上代表埃及的角色。非常遗憾,有关埃及法老的日常工作生活我们所知甚少,尤其是涉及到国内事务的部分,大概是因为当时政府部门间已经开始使用埃及特产的草纸作为工作必备素材,所以反而不如那些需要铭刻于石头上的事件保留得久。当然这仅仅是我毫无根据的猜测罢了,不过因为时间带来的种种混乱,我们找不到明确证据证明此间奈费尔提提太后掌握着埃及朝政,更无法证明是她一手策划了让安海塞纳曼无法忍受的联姻计划。写到这里,我几乎可以听到深受《天》剧情影响的读者发出让人无法漠视的抽气,对于任何一个对《天》忠诚的读者来说,奈费尔提提太后形象居然被变成如此充满理性光辉的确是难以忍受。然而,即令她真的安排了这一切,遣嫁安海塞纳曼王妃本身真的有那么不人道吗?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第十八王朝的男性正统血脉已然断绝,外系血缘必然将之取代,谁也不会天真的认为继任法老会出于人道理由善待十八王朝诸王的遗孀--当他们彼此并无利益关系互惠互利之时。正统王室本身所掌握的可以用来作为交换条件的优势不多,学术上认为新王国时期法老最显著特点之一的军事力量增强,如今已经由于霍伦希布将军牢牢控制着北埃及军队而不成其为优势,对赫梯的大规模海外作战,进一步限制了王室成员妄图通过军队重新改变政权构成的企图。当然这个佩带双王冠的王族有自己的尊严,纵然情形如此不利,他们也不可能就此接受挫败。

  相对于王室的软弱,大臣集团内部的军政勾结现象不容忽视,阿伊虽曾担任武官,然而多年来直接支配军队势力的却是霍伦希布。表面上他们互相尊重信任,按照年龄施行礼节,并且由于阿伊如此亲近图坦卡门王,霍伦希布暂时还未表现出急切争夺权力的野心勃勃,但是谁能保证他的忍耐永远不会到极限?政治不需要一般意义上的道义,今天的盟友往往就是明天的敌人。这是不错的机会,相信太后和她的政治顾问也注意到了,挑起阿伊和霍伦希布的猜忌和争端造成大臣集团内部的分裂,对风雨飘摇的王室本身有利无害。即使以上的猜测并不正确——我还是不敢相信阿伊和霍伦希布之间存在所谓无私信任的关系——仅仅是为了证实王室对于移交王权的真诚,从而保全性命,用贯常的方式建立某种具有公信力的誓约关系也是必要的。王室没有太多选择,联姻似乎成为唯一可行。

  当然,也要站在私人的角度来看。安海塞纳曼王妃可能已经很清楚作为王室女性的最大价值就在于通过联姻转承正统王权,而奈费尔提提太后亦早深谙此理。她并非全无母性之爱,只是她首先是王室之母、埃及之母,才是某个女儿的母亲,为了保全王室的平安,埃及的完整,以及女儿的生命,她必然要做出某些痛苦的选择,才能保全其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一些证据似乎暗示,先王埃赫那顿和安海塞纳曼的婚姻得到奈费尔提提的许可,只是随之而来的婴儿诞生显然出乎她的意料,因此让她不能接受。

  图坦卡门王和安海塞纳曼的婚姻显然并非太后的一手安排,否则我们不应该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记录,不要怀疑,埃及人在陵墓铭文上的喜好恰似我国——他们为死者事无巨细地歌功颂德——正如我现在所进行的那样。抛开所有理性和美德的包装,仅仅看看复仇女神的坚决,我实在想不出奈费尔提提太后有什么理由要给予安海塞纳曼王妃祝福。或许有人要强调母性伟大的包容,但我深信,当经历过多年相伴的爱人和亲生骨肉的残酷背叛,任何女性都将从如此巨大的痛苦中有所收获并最终选择——化身复仇的恶鬼或是在悲痛中默默死去。

  结论是联姻势在必行。

  如果说安海塞纳曼王妃的焦虑来源于永远得不到她所要求平静生活的恐惧,那么作为故事另一位重要角色的霍伦希布将军焦虑的来源则是对似乎永无休止的平静生活的恐惧。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军人,会产生对平静生活的厌烦并不令人意外,但事实上我们应该看到,对于急切掌握王权的霍伦希布来说,真正所在乎的应该是不断流逝的时间,时间和年龄息息相关,他比阿伊大臣年轻很多,比安海塞纳曼王妃则较年长,虽然他已经是埃及军队的高级统帅,但终究是生活在比宫廷更为危险的环境之中。显然,他并不想在如此接近法老王位之时,意外死于战场。因此,他按捺不住的焦急,似乎比其他人更有充分的理由。

  对于霍伦希布的出身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资料都相当有限,一方面是时间造成的遗憾,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没有职业操守的王政记录者们习惯性的编造,据信他确实授意臣属篡改真相,将自己说成是自埃赫那顿王以来战功赫赫的统帅,并且和阿伊一样是王所信任重视的亲密大臣。当然臣属们由于被霍伦希布王的“英明”统治所“感召”,遂按照他的意愿将之曾有的经历上升到人臣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比较确实的说法应该是霍伦希布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度过了前半生,并且确实的掌握了北埃及军队,这些经历对他以后的统治和未来历史的导向相当有利,因为他没有一般贵族维护所谓纯正埃及血统的死板想法,相对他也不会刻意排斥被称为“法老王的儿子”出身的埃及贵族,他所信任和重视的是人的能力。这种踏实的作风让他准确挑选出有能力的助手,其中就包括日后开创第十九王朝的拉美希斯一世。

  当同赫梯在叙利亚的作战仓促结束,返国的霍伦希布突然发现自己的地位已经置身于从未达到的高度,似乎不该相信但确实已经发生,他成为掌握埃及政权的二人之一并且登上议论中只有两个候选名额的王位继承人名单。相对于阿伊大臣得到祭司同高级贵族的青睐,他得到的是中下贵族和军事家族的支持,力量对比出现的差异并不明显,一切似乎都在暗示,命运再次将决定权交给王室。

  这次,命运像是对王室开了个玩笑。安海塞纳曼王妃的外交冒险出人意料并彻底失败,其中的真相众说纷纭,理由却明明白白是为了摆脱臣下的控制,但结果反而促成阿伊和霍伦希布达成某种程度的共识。他们的紧密团结粉碎了王室夺还权力的最后一线希望,随着太后和王妃的沉默,第十八王朝正统血脉终成传说,所有曾领尽风骚的人物自此再没被提及名字。



    如今已经很难将安海塞纳曼王妃的外交冒险完整还原,除了事件本身存在相当多疑点,最大的问题在于相关资料的匮乏。埃及官方没有保留下有关这次事件任何资料,目前我们所能了解的事件细节乃至其本身都是完全依靠19世纪中后期陆续发现的赫梯档案。对比日后第十九王朝法老处理“阿马尔纳法老们”的惯例,我们倒是不能责怪埃及官方对影响本国政治事件表现出的这种程度上的冷漠,实际上,既然由于安海塞纳曼王妃冒险行为引起的政治危机已经得到解决,那么的确是没有必要将之保存在王室档案库中。由此我们似乎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埃及人对王妃的决定显然并不支持--至少不像忠诚读者为桑纳查王子那么心折--他们并不情愿将自己国家的君主之位交给赫梯人或是别的什么外国人。

    然而不管剧本如何要求,真实的历史还是把瞩目焦点投向别处,安海塞纳曼注定名动一时。



    很难解释安海塞纳曼公主其人的种种行为是否称得上有智慧。现在她的丈夫死了,留下的是一个没有后代的后宫以及一具被架空权力的王位尸体,她或许可以高兴自己拥有过的是一个了解忠贞爱情含义的男子——起码这种苦中作乐的方式能满足相信浪漫爱情者。但现实是残酷的,根据传统,她现在是最高摄政,但绝不能长久占据王位,埃及不需要独一的女王,埃及需要的是强势的男性主宰。于是宫廷中开始忙碌着准备婚礼,先王的遗孀安海塞纳曼太后还年轻,当然需要一个固定的伴侣,即便不是因为如此人性的原因,作为第十八王朝最后的血裔者她也有义务繁衍合法后代。


    一个个贵族的名字被送上候选名单,作为先王主要顾问的阿伊大臣和霍伦希布大臣是决定人选的仲裁人,比较意外的是在那个堕落黑金政治的潮流中竟然没有候选人去专营,毫无疑问,大家都相信最终获选的必然是两位大臣中的其中之一。贵族们普遍接受现实并无不满,他们很清楚多年来真正控制埃及的到底是谁,或许他们对生活还有所不满,却都相信一旦新法老在此二人中诞生,埃及必将开创能新的局面。至于平民,很遗憾他们多数不懂得文字记录,当然即便他们不是文盲,也不太可能有时间和金钱去修建坚固得足以等待考古学者来发掘的收藏所,因此理所当然,对于他们的想法我们了解得很少,当然可以推测的是在局势动荡王位交替如此迅速的时代,不是每个人都真的相信法老的存在高于每天三餐都有鱼吃。


    大臣阿伊(名字的拼写是AY)当选的呼声很高。让我们不妨看看他的人生经历。他是阿蒙霍特普三世泰伊王后的同胞弟弟(也可能是其父母的养子),借由国舅身份——受到法老夫妻庇护是必然的——在贵族之中混得不错,到四世埃赫那顿王当政,他很聪明地娶了王后奈费尔提提的近侍女官为妻,这显然让王室家庭对他的评价上升了不少。然后他在军队中担任重要职务,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他和霍伦希布的亲密关系是在此间建立,但至少可以相信到此时为止,他们恐怕还没有窥视王位的预谋。后来阿伊年长了,于是顺从一般惯例自军队中退役回到朝廷之中继续服侍法老。王室家庭的改变肯定曾让这个老军人感到吃惊,好在骨子里的贵族天性让他逐渐习惯了文官生活,在所属职位上他仍然混得不错,于是职位不断上升,权势逐渐扩大,可是还没有足够实力去肖想王位。


    就在阿伊似乎要以忠臣之名结论人生之时,图坦卡门法老登基了,年幼的王需要忠诚又强势的顾问官。这是命运为阿伊打开的一道门,不知道是他自己的争取还是奈费尔提提太后的指定,阿伊最终成为年轻法老的主要顾问大臣。他始终表现得忠心耿耿,王室家庭对其服务相当满意,图坦卡门王愿意和他亲近。不可否认,阿伊清楚自己的忠臣形象多么有利于掌握权力,他始终小心翼翼克制欲望和野心,甚至到实际完全控制朝政,仍然拒绝同图坦卡门王之间任何形式的共同摄政。


    然而非常突然地,年轻的图坦卡门法老夭折了,面对命运的急转直下,阿伊开始感到不安,他不想去猜测谁会是继任权力者,现在他已经老迈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再一次演戏博取另一个孩子的信任以把持朝政。或许他也想到命运那不可揣测的一部分,不管是谁继任王位,都不会漠视他这个法老权势的真正执行人,也许对方会召唤他去宣誓服从永不背叛,然后允许他在清贫境界和惴惴不安中度过余生,但也许情形会更糟,饥饿的鳄鱼和狮子恐怕不会在乎到嘴的肉是不是太老。

 
    最终阿伊选择了那条被世人认为理所当然的解决之道,他以继承人的身份主持图坦卡门王的葬礼,之后继续其管理行政的工作,除了得到合法认可,他就是埃及之王。阿伊并不急于获得认可——至少不像霍伦希布大臣那么急切,他继续并维持着图坦卡门王死后的权力混乱,因此学术界对那十年间究竟有谁能在合法和现实两方面代表埃及最高统治者,仍然纷争不休。阿伊是在犹豫吗?想要在这混乱未结束前自然死去以保持用一生换来的忠臣之名,或是得到法老之名却要背负谋朝篡位野心家之名,一切的一切,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象或许这个老人只是单纯想要求得余生的安定和享受,才不得不去争取那个他深知包藏如此多灾难和不幸的高贵地位。


    终于,获得正统之名的方法公布——和埃赫那顿之女亦即图坦卡门之妻联姻者乃是符合正统的即位者。阿伊无法不参与其中,为了他自己也为了埃及。可能他并没想到自己会最终获选,然而他的年事已高、没有子嗣、权倾一时、以及毫无埃及正统的血脉,都是王位窥视者眼中不可多得的优势。这场王后选夫的闹剧持续了很长时间,阿伊还是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死神。就在一个老人把自己的耐性表现得如此高贵典雅之时,安海塞纳曼王后和霍伦希布将军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终于各自行动开始一场简直莫名其妙的私下斗争。





TAGS: 各国历史人物
上一页: 伯恩施坦 下一页: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