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仲殊


王仲殊(1925- )是当代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他的研究领域主要是在中国汉唐时代考古学,兼及日本考古学和日本古代史。1950年,王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同年进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今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努力学习,辛勤工作,多有成就。2006年荣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称号。王先生先后受聘为秘鲁国立库斯科大学名誉教授、德意志考古学研究院通讯院士、日本亚洲史学会评议员(常务理事)、冲绳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等,在国际学术界享有盛誉。

王仲殊 - 个人简历

1925年10月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1950年7月自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同年8月进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今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1978年以来,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所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兼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6年被授予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称号。曾任《考古学报》和《考古学集刊》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编委会副主任兼《秦汉考古》主编,又任《辞海》编委会委员兼分科(考古学)主编。1988年至1998年任第7、第8两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在国际上,1973年受聘为秘鲁国立库斯科大学名誉教授,1988年受聘为德国考古学研究院通讯院士,1990年以来被选为日本亚洲史学会常务理事,1996年获日本福冈亚洲文化奖大奖。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汉唐时代考古学,兼及日本考古学和日本古代史。著有考古发掘报告集(合著)3部,考古学专著(独著或合著)8种,考古学和古代史论文(独著)100余篇。

王仲殊 - 基本概况

50年代初,王仲殊参加河南辉县、湖南长沙和河南洛阳烧沟的战国汉代墓葬的发掘。从1956年开始长期主持西安汉长安城遗址的调查和发掘工作。1963~1964年主持渤海上京龙泉府遗址的调查和发掘。1968年主持满城1号汉墓的发掘,1970年主持成都凤凰山明墓的发掘。主要研究汉代考古学,对中国古代城市考古和中国古代墓葬、古代铜镜都作过专题研究。在研究方法上,重视考古材料与文献记载相结合,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见解。近年又从事日本考古学的研究,特别着重于中日古代文化关系的研究,对日本出土的三角缘神兽镜曾作过缜密的分析,发表了《关于日本三角缘神兽镜的问题》等多篇论文,提出三角缘神兽镜是中国吴地工匠在日本所作的论点,引起了日本历史、考古学界的重视。又曾对日本古代都城制度与中国古代都城制度的关系,以及日本高松□古坟的年代和葬者作过研究,发表了《关于日本古代都城制度的源流》、《关于日本高松□古坟的年代和被葬者》等论文。曾先后赴越南、苏联、阿尔巴尼亚、秘鲁、墨西哥、伊朗、美国、日本等国参加学术会议、讲学和访问。1973年访问秘鲁时,被授予秘鲁国立库斯科大学名誉教授。1979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华盛顿州立大学和伯克利加州大学讲授汉代考古学,英文讲稿以Han Civilization(《汉代文明》)为题,由耶鲁大学出版(1982)。

王仲殊 - 个人成就

王仲殊先生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汉唐时代考古学,兼及日本考古学和古代史。多次在河南、北京、湖南、陕西、山西、河北、吉林、黑龙江、四川各地进行考古调查发掘工作,其成果见于有关的发掘简报和正式的发掘报告。曾应邀赴埃及、黎巴嫩、叙利亚、前苏联、越南、阿尔巴尼亚、伊朗、秘鲁、墨西哥、美国、日本、韩国等外国进行访问考察,在大学讲学或出席国际学术讨论会作专题讲演;归国后撰作访问记或有关的论文,在美国出版由讲学的讲义编成的专著,在日本则发表历次讨论会上的许多演讲稿,分别编成专书出版。

王仲殊先生的学术著作有《辉县发掘报告》、《长沙发掘报告》、《六顶山与渤海镇》等合著的考古发掘报告3部,《汉代考古学概说》(中文,有韩译本)、《汉代文明》(英文)、《探索中日古代文化的交接点》(日文)、《三角缘神兽镜之谜》(日文)、《古代日本的国际化》(日文)、《三角缘神兽镜》(日文)、《从中国看古代日本》(日文)、《三角缘神兽镜与邪马台国》(日文)等独著或合著的考古学、古代史专书 8 种。

作为重要的研究成果,王仲殊先生还有《沂南石刻画像中的七盘舞》、《汉长安城宣平城门的发掘》、《汉潼亭弘农杨氏冢茔考略》、《说滇王之印与汉委奴国王印》、《关于日本高松冢古坟的年代和被葬者》、《关于日本古代都城制度的源流》、《再论好太王碑文辛卯年条的释读》、《论所谓倭面土国之是否存在》、《关于日本三角缘神兽镜的问题》、《景初三年镜和正始元年镜的铭文考释》、《关于吴晋时期的佛像夔凤镜》、《吴县、山阴和武昌》、《“青羊”为吴郡镜工考》、《“黄初”、“黄武”、“黄龙”纪年镜铭辞综释》、《关于日本出土的景初四年铭盘龙镜》、《试论鄂城五里墩西晋墓出土的波斯萨珊朝玻璃碗为吴时由海路传入》、《论日本古代都城宫内大极殿龙尾道》、《论汉唐时代铜钱在边境及国外的流传》、《论日本的“仿制三角缘神兽镜”与所谓“舶载三角缘神兽镜”的关系》、《论洛阳在古代中日关系史上的重要地位》、《试论唐长安城大明宫麟德殿对日本平城京、平安京宫殿设计的影响》、《关于中日两国古代都城、宫殿比较研究中的若干基本问题》、《论琉球国“万国津梁之钟”的制作地问题》、《试论唐长安城与日本平城京及平安京何故皆以东半城(左京)为更繁荣》等独著的考古学和古代史论文共约100篇。

王仲殊先生认为,中国考古学的成就表现在各个方面,归根到底,则是在于田野调查发掘工作中的许多重要发现。这就要求我们在调查发掘中不断改进工作方法,提高操作质量。特别是要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认真研讨、考究,乃至运用必要的科学技术手段,对出土的遗迹、遗物进行整理、测定、分析,在此基础上及时完成调查发掘报告的编著,并开展进一步的学术研究。他指出,考古学研究要充分结合文献记载,在历史时代考古学的研究中尤其如此。中国古代文献浩如烟海,自当按各人的专业需求,择要阅读。要紧的是必须懂得文献史、目录学等,以便在繁多的古籍中寻求确切相关的记载,加以考核。在引用文献记载时,务必实事求是,力求准确,不可断章取义,切忌牵强附会。

王仲殊先生深切地体会到,古代中国境域辽阔,人口众多,历史久长,文化发达,与周边邻近地区关系密切,与远方的外国多有交往,这就使得作为世界考古学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考古学有着丰富多彩的内容和宏伟壮观的规模。正是由于中国的考古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才使现今的世界考古学得以具备比较完整、充实的体系。他说,无庸置疑,中国是考古学大国。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学者都在研究中国考古学,这当然是好事。中国学者在研究本国考古学的同时,也应适当地研究外国考古学,其中包含中外交流考古学。这样,我们的国家更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考古学大国。他强调指出,中外交流考古学不限于以中国境内发现的有关遗迹、遗物为研究的依据,也要以外国境内发现的遗迹、遗物为论述的对象,在研究过程中皆须参证中国和外国的文献记载。中国学者研究中外交流考古学,其优势在于通晓中国考古学,但也须熟知相关的外国考古学。对此,懂得外国的语言是必要的前提。

王仲殊先生说,研究考古学,包括研究中外交流考古学,一定要写作学术上有所创新的论文,而写论文的关键在于选题。题目选定了,论文就等于完成了一半。但是,选题应具备下列3个最主要的条件,缺一不可:(1)这个题目在考古学上是有重要或比较重要的意义的;(2)别人没有做过这个题目,或者虽然做过,但论述不够充分、全面,甚至论点有误;(3)本人掌握的资料齐全,有能力写作以此为题的论文。这样,除了熟悉属于最基本的考古调查发掘和古代文献记载的书籍以外,应当广泛阅读中国和外国学者的许多著作,包括及时检阅国内、国外有关刊物上发表的各种新发现的报导及新的相关论述,才可为自己的论文选题找到线索和可靠的依据。

王仲殊 - 主要论著

1、《辉县发掘报告》(合著),科学出版社,1956年。
2、《长沙发掘报告》(合著),科学出版社,1957年。
3、《六顶山与渤海镇——唐代渤海国的贵族墓地与都城遗址》(合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
4、《汉代文明》(英文),(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1982年。
5、《汉代考古学概说》,中华书局,1984年。
6、《探求日中古代文化的交接点》(日文)(合著),(日本)山川出版社,1982年。
7、《古代日本的国际化》(日文)(合著),(日本)朝日新闻社,1990年。
8、《三角缘神兽镜》(日文),(日本)学生社,1992年。
9、《从中国看古代日本》(日文),(日本)学生社,1992年。
10、《中日两国考古学?古代史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05年。

TAGS: 中国社会科学家 中国考古学家 各国考古学家 王姓
上一页: 严文明 下一页: 汪宁生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