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淑帧


黄淑帧教授长期从事医学遗传学和胚胎工程学的研究工作,在遗传的基因诊 断、基因治疗、转基因动物和干细胞等领域成绩卓著。在国内外已发表论文400多 篇,30多次荣获国家级、省部级和上海市的重大科技成果奖,在国内外申请和获得 了10项专利,作为首席科学家连续5次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科学基金。

黄淑帧 - 简介

姓名:黄淑帧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38-2-1
职称: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职务:所业务主管、实验室主
工作单位:上海市儿童医院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
联系电话:62472308
专长:分子生物学、医学遗传学、胚胎学

科研情况
:从事医学遗传学的研究工作,在遗传病的基因诊断和基因治疗等研究领域,成绩卓著,在国内外发表论文近300篇,曾20多次荣获国家级、卫生部和上海市科技进步奖。首创的“微量干血DNA扩增技术”和“mRNA诊断技术”等推动了基因诊断学科的发展,在国内外且有广泛的影响。她采用基因调控的手段对β地中海贫血进行基因治疗获得成功,国际权威医学专场JMAM在评述1996年国际血液学的进展时,把这一成果的论文索引为代表性的文献。近年来,她投身于转基因动物-乳腺生物反应器这一国家“863”高科技重大项目和上海市重大攻关项目的研究

备注情况:
1962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医疗系;
1963-1972年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外科;
1972-1978年上海市卫生学校外科教研组;
1985-1986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贝勒医学院进修;
1989-1995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1983年组建上海医学遗传研究并任分子遗传研究室主任至今。主要社会兼职:第二医科大学、复旦大学华山临床医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第四届中华医学遗传学会理事。

2004年3月8日上午,上海市妇联本年度“巾帼创新奖”评选揭晓。获此殊荣的10位女杰,个个都是科技领域的铿锵玫瑰。黄淑帧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当日,这位神采奕奕的老教授第一个站上国际新闻中心的会场演讲。66岁已是颐养天年当外婆的辈分,黄淑帧凭什么还在冲刺、创新?

黄淑帧 - 58岁前未摸过牛羊

穿过儿童医院嘈杂的门诊大厅,走上4楼上海儿童医院、上海交大医学遗传研究所,在分子遗传研究室主任的办公室,看见了个头不高的黄淑帧教授。她穿着天蓝色毛衣,脚蹬白跑鞋。刚照面,手机响了。“对不起”,她一个箭步窜回写字台前,利索地打开提包,取出手机。

办公室像一个只能坐2名医生的门诊间。一台电脑,满桌资料。墙上贴着不少照片,一头奶牛在上面摆姿势,犹如明星照。黄淑帧说:“这就是转基因牛滔滔。”她打开电脑,展示更多工作情景照:科研人员往一粒蚕豆大的白鼠胎包内注入人的干细胞。点击放大,蚕豆变成鸡蛋,鲜红的胞衣内小鼠身形清晰可辨。屏幕刷新,出现一对互相抚慰的羊,是研究室培育的转基因羊,诞生于“滔滔”之前。经过电脑技术处理,删去背后栅栏,留下可爱的羊特写。黄淑帧拍摄下每项实验的重要环节,包括去山东买牛途中,坏车换驾,两辆车笼子对接时,把犟牛一头头赶过去的惊险镜头。她绘声绘色地说起这些,就像这些牛是她的孩子一般,全忘记与牛同路颠簸的辛苦。

黄淑帧长期从事医学遗传学和胚胎工程学研究,在基因诊断、基因治疗、转基因动物和干细胞等领域成绩卓著,在国内获奖数十次,申请和获得专利10项;还作为首席科学家,连续5次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科学基金,两次赴美进修,还被授予美国荣誉市民之称。目前,她主持国家“863”高科技专项和上海市重大科研攻关项目,与牛羊为伍。

然而她告诉我:“58岁之前,我没有摸过羊和牛。”

黄淑帧 - 从未放弃艺术学习

通过转基因技术,在动物身上建立人类的药厂,即使在国际科技界,也是一个崭新的领地。美好前景吸引着无数科学家在同一起跑线上奔跑,去争夺理想的高地,这是令人兴奋的。黄淑帧并不着迷于讲述如何攻克难题,因为太技术化,而过程又十分漫长。我们探讨她年逾半百再创辉煌,能量何在。她却话题一转,说起97岁的生父,“我祖籍广东,生在上海,父亲很早去了香港。多年后重逢,我发现他耳聪目明,连老花眼镜都不用,90多岁还能做生意挣钱。我庆幸自己获得了超常的遗传因子。至今我给牛羊或小白鼠胚胎打针,都是一针扎准,手都不抖。”

“我酷爱新鲜事物,喜欢多角度思考问题。脑子、手脚除了睡觉,停不下来。我喜欢玩电脑,还玩数码相机。看到木工师傅装家具,我也要观察他如何装榫头。我们搞实验不但要动脑筋设计线路,经常还要自己动手去完成。知识和经验只有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触类旁通。”黄淑帧改革和发明了好几项实验用具和方法,如用非手术的方法给对羊的胚胎进行移植,在世界上都属首创。

黄淑帧提起早前在市三女中读书时担任话剧团团长的往事,那时她既协助导演排戏,也要顾及灯光布景、服装道具、音乐,哪项都不能遗漏。最后自己还粉墨登场,扮演同学不愿意演的媒婆和调皮男孩子等让人发笑的角色。她说:“这段演剧生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搞科研也需要想象,需要组织能力。我觉得当年的艺术实践和今天搞科研,在思维方式和工作路线上都有不少相似之处。在一定的知识高度上,人类的创新思维是相通的。”

她打开电脑,翻出中学时代打着一对大辫子的照片。照片上的黄淑帧清秀端丽,高中毕业时,她去考过戏剧学院,专业考已进入最后一轮。一个描写医生的电影《没有说完的故事》,使她产生了把故事说下去的冲动,她最终去了第二医学院。“这么多年我从未放弃过艺术学习,在医学院我还参加歌剧《红霞》排演,为此我又学声乐、指挥。女儿幼时学钢琴,我给她写谱,因我知道她指法学到哪一步。在我倡议下,研究所里组织了艺术团,我担任团长。每星期我们都排小品、唱歌、跳舞。我蹦起迪斯科,和年轻人一样活络!”

黄淑帧突然刹车,问道:“在你想象中,科学家是不是这样的——”她一躬一躬地演起来:“走路抱着砖头厚的书,戴副深度近视眼镜,‘砰’一记,额角头撞到电线杆上……”话未说完,开怀大笑。

黄淑帧 - 丝绒般柔软光泽的女人

黄淑帧是个充满情趣的科学家,她最讨厌“女强人”的称呼。一个强字,既冷又硬。一位声乐老师对她说过,声音要像丝绒一样柔软,同时又有光泽与色彩。黄淑帧说,我觉得女人也应如此。

黄淑帧与丈夫曾溢滔是同行,曾先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医学遗传研究所所长,是黄淑帧的顶头上司。作为我国基因诊断的开拓者之一,他比黄淑帧成名更早。他们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医学院攻读双博士的女儿也异常优秀,所以很长时间内,黄淑帧都被称为“曾溢滔的夫人”,或是“曾凡一的母亲”。对此她欣然接受,说:“曾先生是帅,我只是他一员将。”但丈夫和女儿都离不开她,1996年,曾溢滔为首的研究所开始承担国家“863”高科技重大专项“转基因动物乳腺生物反应”的研究,急需黄淑帧回国组织科研攻关,正在美国搞科研的黄淑帧放下手头工作,带上3大箱试剂和资料,立即动身回国,奔赴农村第一线,与牛羊共舞。他们的女儿曾凡一攻读医学和生物学,却像母亲当年,抑制不住对艺术的热爱,中间休学2年回国发展她的音乐事业,在中央电视台MTV大赛中获了奖,至今在攻读双博士的同时,还学习莎士比亚戏剧,客串做兼职演员。黄淑帧最想在退休之后,帮女儿整理一橱的演出服,出版女儿创作的歌曲。

幸福的家庭,给黄淑帧的思维更添加活力。她每天一早开开心心来上班,办公室里有一群非常投契的女同事在等她。多年来,她们一起捉小白鼠,下乡养羊、养牛,做各种试验。这支吃苦耐劳、团结互助、有创新精神的队伍也曾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先进集体。她们已经形成了无需客套的语言系统与默契方式。我请黄淑帧和她的“娘子军”一起拍照片时,她的副手、研究室副主任陈美珏问:“拍照?我们这帮三八婆?”

黄淑帧笑道:“头发去梳梳好!我要化个淡妆。”然后,她取出一个化妆包,对着镜子就抹开了。 


 

TAGS: 女科学家
上一页: 李芳华 下一页: 陈炳珍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