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АндрейИвановичЕременко1892-1970),二战结束时的苏联十大方面军司令员之一。1955年苏联元帅。骑兵出身,性格粗暴而好说大话,对苏联二战初期在基辅的失败负有直接责任。后来因布良斯克的大败而降职,1942年底奉命指挥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坚守成功,现了巨大的勇气和超人的胆识,此后出任一系列方面军要职。其异乎寻常的顽强作风,严厉过人的领军特点和极强的组织能力使他在苏军统帅群中别具一格。在俄罗斯军事学院2002年评定中位居20个战略方向领导人中的第15位。

基本内容

  叶廖缅科,安德烈·伊万诺维奇〔1892.10.2(14),马尔科夫卡镇,今属伏罗希洛夫格勒州—1970.11.19,莫斯科〕苏联统帅,苏联元帅(1955),苏联英雄(1944.7.29)。

  191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8年参加苏军。毕业于高级骑兵学校(1923)、指挥人员进修班(1925)、政治学院一长制指挥员训练班(1931)和伏龙芝军事学院(1935)。1913年应征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当列兵,编入西南方面军在加里西亚作战。后在罗马尼亚方面军步兵团侦察队服役。1917年二月革命后,被选入团委员会。复员回马尔科夫卡后,于1918年在该地组织游击队,这支队伍后来加入了苏军。参加过国内战争。1919年1月起任马尔科夫卡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兼军事委员。1919年6月起先后在南方面军、高加索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内参加作战,历任侦察主任、骑兵旅参谋长、骑兵第1集团军第14师副团长。在同白卫军和波兰白匪的战斗中,表现了勇敢无畏精神。

  国内战争后,1929年12月起任骑兵团团长。1937年8月起任骑兵师师长。1938年起任骑兵第6军军长,率该军参加了西白俄罗斯解放进军。1940年6月起任机械化军军长。1940年12月起任红旗远东独立第1集团军司令。

  卫国战争时期,1941年7月起任西方面军副司令,指挥部队参加了斯摩棱斯克战役。1941年8—10月任布良斯克方面军司令,担负从西南方向掩护莫斯科接近地的任务。在艰苦的条件下,方面军部队同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进行了顽强作战,他在作战中负伤。伤愈后,于1941年12月。起任突击第4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在托罗佩茨—霍尔姆战役中先后在西北方面军和加里宁方面军编成内,解放了安德烈亚波尔、托罗佩茨、韦利日等城。1942年1月再负重伤,8月伤愈后任东南方面军(8月30日起改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对组织斯大林格勒英勇保卫战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指挥的方面军积极参加了苏军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反攻,完成了对德军重兵集团的合围。1943年1月起任南方面军司令,指挥方面军部队协同外高加索方面军为粉碎北高加索敌军集团,在罗斯托夫方向实施了突击。1943年4月起任加里宁方面军司令,10月起任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司令。1944年2月起任滨海集团军司令,同乌克兰第4方面军一起解放了克里木。1944年4月起任波罗的海沿岸第2方面军司令,协同波罗的海沿岸第1、3方面军参加了解放拉脱维亚的作战。1945年3月任乌克兰第4方面军司令,在解放捷克斯洛伐克时攻占了摩拉瓦—俄斯特拉发工业区。战争时期,充分显示了非凡的军事才干。

  卫国战争结束后,1945一1958年历任喀尔巴阡军区司令、西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和北高加索军区司令。1958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1956年起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苏联第二—八届最高苏维埃代表。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英雄(1970)。获列宁勋章5枚,十月革命勋章1枚,红旗勋章4枚,一级苏沃洛夫勋章3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1枚,奖章及外国勋章多枚,荣誉武器1件。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

  著作:《骑兵第1集团军作战札记》,罗斯托夫1957年版;《在西方向上》,莫斯科1959年版;《驳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伪造者》,莫斯科1960年第2版;《斯大林格勒》,莫斯科1961年版;《战争初期》,莫斯科1965年版;《惩罚的年代(1943—1945)》,莫斯科1969年版;《莫忘这场战争》,顿涅茨克1971年版。

  

出身骑兵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1892.10.2(14),马尔科夫卡镇,今属伏罗希洛夫格勒州—1970.11.19,莫斯科〕苏联统帅,苏联元帅(1955),苏联英雄(1944.7.29)。

  1913年应征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当列兵,编入西南方面军在加里西亚作战。后在罗马尼亚方面军步兵团侦察队服役。1917年二月革命后,被选入团委员会。复员回马尔科夫卡后,于1918年在该地组织游击队,这支队伍后来加入了苏军。参加过国内战争。1919年1月起任马尔科夫卡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兼军事委员。1919年6月起先后在南方面军、高加索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内参加作战,历任侦察主任、骑兵旅参谋长、布琼尼骑兵第一集团军第14师副团长。在同白卫军和波兰白匪的战斗中,表现了勇敢无畏精神。

  国内战争结束后,毕业于高级骑兵学校(1923)、指挥人员进修班(1925)、当年在列宁格勒骑兵高级指挥员训练班的同学后来都身居高位,比如朱可夫、罗科索夫斯基、巴格拉米扬,同学们的回忆录不好说什么,但是很隐讳地告诉我们叶廖缅科很笨。比如巴格拉米扬的回忆说:在我们中间,看起来最倔强的是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叶廖缅科。他经过罕见的努力,掌握了教学大纲规定的广泛而丰富的知识。(这句话说明叶廖缅科其实笨得要死,掌握教学大纲的要求都要付出罕见的努力!)1929年12月起任骑兵团团长。后来又在政治学院一长制指挥员训练班(1931)和伏龙芝军事学院(1935)进修。1937年8月起任骑兵师师长。1938年起任骑兵第6军军长,率该军参加了西白俄罗斯解放进军。1940年6月起任机械化军军长。1940年12月起任红旗远东独立第1集团军司令。

 

卫国战争

  卫国战争时期,1941年7月起任西方面军副司令(据叶廖缅科回忆录,本来是让他做司令员的,后来决定让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元帅亲自坐镇西方面军,于是改任他为副司令员),指挥部队参加了斯摩棱斯克战役。1941年8—10月任布良斯克方面军司令,担负从西南方向掩护莫斯科接近地的任务。据叶廖缅科同学巴格拉米扬元帅说,叶廖缅科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那么有信心,不被失败压倒。我们从战争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一点。在一片失败的气氛中,叶廖缅科的自信给斯大林以深刻的印象。基辅会战前,许多将领,包括朱可夫在内认为基辅是守不住的,西南方面军侧翼有被合围的危险。斯大林找到了叶廖缅科,问:“如果我把中央方面军配属给你,并给你一些炮兵预备队的话,你能不能阻住古德里安,掩护西南方面军的侧翼呢?”叶廖缅科以他那无比的自信说:我不但能阻住古德里安那个流氓,而且要消灭那个流氓。然而,事实证明叶廖缅科的自信是没有根据的。他的布良斯克方面军的突击仅仅前进了十几公里就停滞了,仅仅是把古德里安轻轻推了一下。而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却直取西南方面军侧后,造成了基辅会战红军的惨败。6个集团军被全歼,西南方面军司令,政委,参谋长全部阵亡的惨剧。更糟糕的是,不久之后,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那个流氓不久以后率领他的强大的坦克集群北进,在布良斯克战役中反而把叶廖缅科的方面军给合围了。叶廖缅科在突围战斗中负了重伤,是用波2飞机接出来的,结果飞机又中途失事,一头栽倒在一个村庄旁边,最后我们的司令员是头朝下被村民发现的,已经冻得半死了。不过也许是太可怜了吧,斯大林没有再追究叶廖缅科打败仗的责任,自己还亲自去医院看望了他。但是打败仗就是打败仗,不能不惩罚(何况还有基辅会战没有挡住古德里安集群,导致西南方面军被合围的旧帐还没跟他算呢)。当叶廖缅科12月出院之后,发现已经没有属于他的方面军了,只能去当突击第4集团军的司令员,参加解放了安德烈亚波尔、托罗佩茨、韦利日等城。战果只能用平平来形容而已,莫斯科反击中的明星是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库兹涅佐夫的突击第一集团军,菲利普·伊万诺维奇·戈利科夫的第10集团军,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的20集团军这3只部队。

  1942年夏,德军在西南方向大举进攻。红军在哈尔科夫战役和克里木战役中惨败,两个方面军被消灭。德军长驱直入,突破顿河,直逼伏尔加河和斯大林格勒。包括前线将领在内的许多人对前途失去了信心,正面防御斯大林格勒的62集团军司令员公然表示守不住斯大林格勒(后来才换了崔可夫)。斯大林又想起了叶廖缅科的自信,可能只有他才有信心保卫斯大林格勒。于是,叶廖缅科被再次起用为东南方面军(后改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负责斯大林格勒防御。这位虽然在脾气不好的时候,经常对部下拳脚交加。但经过1年战争的锻炼,叶廖缅科以及不再是那个盲目自信的叶廖缅科了。在及其危急的情况下,他很好的把握了城市攻防战的特点,以劣势兵力顶住并吸引了德军最精锐的部队--第6集团军和坦克第四集团军。同时他也正确处理了防御与反攻的关系,顶住前线指挥员的压力,坚决保证总预备队的隐蔽集结和专门用于反攻。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斯大林常问他能否能再守三天,他也随时可能因为城市失手而受到惩罚。叶廖缅科在斯大林格勒的表现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基辅会战和布良斯克战役的失败给斯大林的印象太深了,在最后消灭保罗斯的阶段,斯大林命令将对内包围圈的部队6个集团军统一由顿河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指挥。原斯大林格勒方面军该称南方面军去突击罗斯托夫,这等于是剥夺了叶廖缅科胜利的荣誉。虽然有朱可夫为他说情也没有用。最后的荣誉属于了他们的另一个同学。这么大个男人伤心哭了出来,他断言,新的南方面军将被人遗忘。他的预感不幸而言中,他没有能突破埃里希·冯·曼斯坦因的防御,夺取罗斯托夫,反而让保罗·路德维希·冯·克莱斯特的A集团军群完整无损的从这个狭窄的走廊溜走了,为此斯大林很生气,一纸命令下来,让他去疗养治病,他就这样离开了战场。与此鲜明对比的是顶替他的罗季翁·雅科夫列维奇·马利诺夫斯基马上在其失败的地方取得了突破。

  1943年4月他又在老同学的举荐下任加里宁方面军司令,为了弥补他的不足,给他找了个优秀的参谋长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维奇·库拉索夫。在1943年的勒热夫—维亚济马战役中,与西方面军协同一致,成功地完成了预定任务,推进130—160公里,解放了勒热夫、维亚济马和别雷诸城。8月27日晋升大将。在杜霍夫希纳—杰米多夫战役后,加里宁方面军与西方面军部队共同参加了1943年斯摩棱斯克战役,战役进程中,解放了斯摩棱斯克、杜霍夫希纳、亚尔采沃、杰米多夫、罗斯拉夫利诸城。10月又实施了涅韦尔战役,截断了中央集团军群和北方集团军群的横向铁路联系,但方面军改称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后打的很不顺利。11月被老同学巴格拉米杨取代。1944年2月起降任滨海集团军司令,代替被降衔的彼得罗夫,乘德军退却渡过了刻赤海峡,同乌克兰第4方面军一起解放了克里木。在战斗中再次负伤。但他的指挥曾引起当时的大本营代表华西列夫斯基多不满。1944年4月起接替被撤职降衔的马尔基安·米哈伊洛维奇·波波夫任波罗的海沿岸第2方面军司令,协同波罗的海沿岸第1、3方面军参加了解放拉脱维亚的作战。三个方面军对比,叶拥有的兵力和当面德军兵力相比,叶的优势是最大的,而进展是最小的,拖了南面巴格拉米杨的后腿,结果就是德军在费迪南德·舍尔纳的带领下坚守库尔兰半岛直到战争结束。1945年3月任乌克兰第4方面军司令,再次接伊万·叶菲莫维奇·彼得罗夫的班。为了让他能成功,还把他在斯大林格勒的副手格奥尔吉·费多罗维奇·扎哈罗夫大将找来给他当副手,负责协助他。让一个战功卓著的大将给他当副手这简直是破天荒地的。在俄斯特拉发战役中解放捷克斯洛伐克时攻占了摩拉瓦—俄斯特拉发工业区。纵观叶廖缅科在二战中的指挥,只有斯大林格勒防守阶段可以值得称赞,其他阶段不是大败就是平平。能够在55年就获得元帅章,对比一下(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戈尔巴托夫,帕维尔·伊万诺维奇·巴托夫,尼古拉·巴甫洛维奇·普霍夫,普罗科菲·洛格维诺维奇·罗曼年科和彼得罗夫),不能不说是人事关系的因素。

性格特征

  叶廖缅科热衷于对下属进行“拳脚教育”,关于这点,1941年9月19日第13集团军军事委员会成员、白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加年科写给斯大林的申诉书是很有说服力的:“昨晚,我在方面军的前沿阵地上,我和叶夫列莫夫将军一起返回作战小组,以便制订下一步的进攻计划。方面军司令叶廖缅科和军事委员会成员马泽波夫一起也来到了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演出了下面这场闹剧:叶廖缅科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指责军事委员会胆小如鼠、背叛祖国。我说,不应该说这么过头的话,叶廖缅科挥舞着拳头向我冲了过来,有好几次打在我脸上,还扬言说要枪毙我。我表示,他可以枪毙我,但是他没有权力侮辱一位共产党员和最高委员会代表的人格。当时,叶廖缅科拔出了毛瑟枪(迎合下属的愿望——为了不受侮辱。——作者按),但是副司令米哈伊尔·格里戈里那维奇·叶夫列莫夫拦住他,没让他开枪。接着,他就开始威胁说,要枪毙叶夫列莫夫。在这场不成体统的闹剧中,叶廖缅科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稍稍冷静一点儿之后,叶廖缅科开始夸口说,好像是斯大林同志赞成他痛打几个兵团的司令,哪怕把其中的一个脑袋打破也不要紧。坐下来吃晚饭的时候,叶廖缅科强迫叶夫列莫夫跟他喝伏特加酒,而当后者不愿意喝时,就开始破口大骂,说叶夫列莫夫存心跟他作对,以后再也不能当他的副手,尤其是因为他连兵团司令们的脸也不敢打。我请求您做出裁决。”斯大林的处理办法仅限如此:把加年科的申诉内容给叶廖缅科讲了一下,要求他做出解释,然后叶廖缅科的方面军司令照当不误。叶夫列莫夫呢,被派去组建新的第33集团军。在加年科的申诉之后,又过了那么两个星期,布良斯克方面军在法西斯德国武装力量进攻莫斯科时被全线击溃。看来,“让下属规规矩矩”,再加上饱以老拳和以枪毙相威胁并没有挽救得了叶廖缅科。

  接下来,赫鲁晓夫可能正好讲述了发生在第13集团军军事委员会成员身上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有一天叶廖缅科甚至打了军事委员会成员。后来我问他:u2018安德烈·伊万诺维奇,您怎么可以允许自己打人呢?要知道,您可是一位将军、一位司令啊!您连军事委员会成员也打了?!u2019u2018您知道吧,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u2019他回答说。u2018不管局势如何,难道除了拳脚相加,就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和军事委员会成员交换意见了吗?u2019他又解释说,局势很严峻。应该尽快送来炮弹,他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可军事委员会成员却坐在那儿下象棋。我对叶廖缅科说:u2018呵,这个情况我还不知道呢。如果他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在下棋,这当然不好了,可是,动手打他,这对一个司令员来说——就是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也一样,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u2019……”

  有意思的是,叶廖缅科本人后来在1943年的时候,还在日记中抱怨朱可夫的粗鲁:“朱可夫,这个篡权者和流氓!对我简直太不像样子了,简直就是非人的待遇。他踩着所有的人往上爬,可是我是最倒霉的一个。他要是不放过我,把我惹急了,我马上就跑到中央委员会或最高统帅那儿告他一状。作为一个司令员,我要为交给我的这份工作负责,所以我有责任这样做,并且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也应该这样做。我受不了这口窝囊气。想当年,他算个什么!他是一个阴险而又愚蠢的家伙,是一个厚颜无耻的野心家……”显然,叶廖缅科并没有把自己的粗鲁当成是真正的粗鲁,他自己对于下属来说是那么地可怕,恐怕他甚至连想都没想到。

战后元帅

  卫国战争结束后,1945一1958年历任喀尔巴阡军区司令、西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和北高加索军区司令。1955年他在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时的政治委员赫鲁晓夫成了苏共总书记,一口气提升了6个大将成为元帅,其中就包括他叶廖缅科。1956年起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1958年起任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苏联第二—八届最高苏维埃代表。1970年死去。

  莫洛托夫在1973年1月16日回忆道:空军主帅亚历山大·叶夫根尼耶维奇·戈洛瓦诺夫曾对他说:有人拿来一份授予赫鲁晓夫苏联元帅军衔的征求意见名单。凡是元帅者,都应签名。但是倡议者叶廖缅科碰了一鼻子灰。拒绝签名的有:朱可夫、罗科索夫斯基、戈洛瓦诺夫、库兹涅佐夫以及其他战争期间成为元帅的军事领导人。

  1955年晋升的6位元帅

TAGS: 军事人物 军事家
上一篇: 埃尔文·隆美尔 下一篇: 阿道夫·希特勒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推荐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