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珤


 石珤(1464年-1528年),字邦彦,直隶藁城人。明朝政治人物。石珤出身于名门望族、官宦人家。父石玉官至山东按察使。石珤于成化二十二年(1487年)与兄石玠同中丁未科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数次称病居家,直到明孝宗末年才升任修撰。正德改元,提拔为南京侍读学士,历任南京国子监、北京国子监祭酒,迁南京吏部右侍郎,改礼部,进左侍郎。上疏力谏武宗前往宣府,不报。改掌翰林院事。正德十六年(1521年)拜礼部尚书,掌管詹事府。
世宗即位,石珤取代王琼,任吏部尚书。其为人刚直方正,谢绝请托,引起内阁杨廷和不快。仅仅两个月即卸任,重掌詹事府。嘉靖元年(1522年),奉旨祭祀阙里及泰山。事竣还家,多次请求致仕,言官因其德高望重,纷纷上书请留,于是仍然起用。嘉靖三年(1524年)五月,任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大礼议”爆发后,廷臣伏阙抗争,石珤和毛纪都参与相助,无济于事,后终因直言敢谏去职。历加太子太保,直至少保。嘉靖六年春天,石珤致仕。嘉靖帝责斥石珤“归怨朝廷,失大臣之宜,一切恩典皆不予,归装补被车一辆而已”。嘉靖七年(1528年)冬卒,谥文隐。隆庆初年,改谥文介。

石珤,河北藁城人。正直敢言,在武宗朱厚照时期已负声望。官至太子太保至少保。卒后谥“文隐”。

石珤 - 简介

姓名:石珤  字邦彦  别名熊峰
生卒:1464-1528
籍贯:河北藁城人

石珤 - 历史评价

《明史》说:珤为人清介端亮,孜孜奉国,数以力行王道,清心省事,辨忠邪,敦宽大,毋急近效为帝言,“帝见为迂阔,弗善也。议大礼时,帝欲援以自助,而珤据礼争,持论坚确,失帝意”。

“都人叹异,谓自来宰臣去国,无若珤者。自石珤及杨廷和、蒋冕、毛纪以强谏罢政,迄嘉靖季,密勿大臣无进逆耳之言者矣”。《明史》论石珤等人“清忠鲠亮,卓然有古大臣风”,“自时厥后,政府日以权势相倾”。

石珤 - 生平

明成化末年进士。“武宗始游宣府,珤上疏力谏,不报。改掌翰林院事。廷臣谏南巡,祸将不测,珤疏救之”。

石珤正直敢言,在武宗朱厚照时期已负声望。他跟嘉靖帝朱厚熜发生关系,是朱厚照死后,由礼部尚书改任吏部尚书。嘉靖帝刚上台,对石珤仍很倚重,“遣祀阙里及东岳,事峻还家,乞致仕,言官以珤望重,交章请留,乃起赴官”。嘉靖三年,石珤的位置又显赫了一层:以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

几近人臣之极,石珤却未明哲保身。嘉靖帝打算在奉先殿侧别建一室祀其生身父亲,珤抗疏言其非礼,“及廷臣伏阙泣争,珤与毛纪助之。无何,大礼议定,纪去位。珤复谏,嘉靖帝得奏不悦,戒勿复言”。

石珤没有就此封住嘴巴。次年嘉靖帝于太庙东建世庙,“珤复抗章,极言不可,弗听”,及世庙成,嘉靖帝要奉皇太后谒见,珤上疏反对,“帝大愠”。

石珤与嘉靖帝间的裂痕便这样渐渐拉大。但反对石珤的人并不能趁机钻空子,他们知道珤“行高,不能加害”。

《典故纪闻》记载,嘉靖帝于万机之暇,留心篇章,“嘉靖五年六月御平台,召大学士费宏、杨一清、石珤、贾咏入见,各作一诗相勖。……赐珤诗云:黄阁古政府,辅导须才良,卿以廷荐入,性资持刚方。在木类松柏,在玉如珪璋。可否每献替,忠实无他肠”。

然而转过年,即嘉靖六年春天,石珤就致仕了。嘉靖帝的嘴脸彻底变了样,他责斥石珤“归怨朝廷,失大臣之宜,一切恩典皆不予,归装补被车一辆而已”。

石珤 - 为官之路

父石玉,任山东按察使。石珤与兄石玠于成化末年同举进士,任庶吉士,授职检讨。数次因病辞谢而居家。

明孝宗末年(1488年)始进修撰。武宗正德改元擢为南京侍读学士,历两京祭酒,迁南京吏部右侍郎、礼部左侍郎。

武宗始洲宣府,石珤上疏力谏止,改掌翰林院事。廷臣谏南巡,惹不测之祸,石珤上疏救免。

武宗正德十六年(1521)拜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世宗立,代王琼为吏部尚书。时朝中小人窃权,吏治混乱,石珤刚正直言,对请托者一概谢绝,对不称职、不清廉者多有罢黜,声望大振。屡次乞求致仕,皆因望重而留任,以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后每日攻击辅政大臣费宠而因石缶品行高洁,不能加谗言。

嘉靖四年(1525年),奸人王邦奇诬扬廷和、石珤与费宏,同为朋党,两人终乞归支职。石珤归支,行装仅车一辆而已,都城人叹曰:“自古以来,宰臣支国,没有象石珤这样的。”石珤后加官太子太保至少保。

卒后谥文隐,隆庆初改谥文介。

石珤 - 著作

著有《熊峰集》传世。

石珤 - 参考资料

 

 

 

TAGS: 人物 历史人物 明代 社会科学人物
上一页: 石申 下一页: 石显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