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廆

廆字奕洛环,昌黎棘城鲜卑人,武帝时袭父涉题位为鲜卑单于。惠帝时,王浚承制以为散骑常侍、冠军将军、前锋大都督、大单千,愍帝以为镇军将军昌黎辽东二国公。元帝承制以为假节散骑常侍都督辽左杂、夷流人诸军事、龙骧将军、大单于、昌黎公,并不受,大兴中拜监平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平州刺史,寻加使持节都督幽平二州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进封辽东郡公。成帝即位,加侍中,位特进,又加开府仪同三司,不受,咸和八年卒,策赠大将军,谥曰襄,慕容廆僣号,追谥曰武宣皇帝。

慕容廆 - 基本资料

中文名称: 慕容廆
又名: 字弈洛瑰
性别: 男
所属年代: 晋代
民族: 鲜卑族
生卒年: 268—333 

慕容廆 - 个人概述

慕容廆(269年—333年),字弈洛瑰(又作奕落瑰、弈洛环),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人,鲜卑人,慕容部首领慕容涉归之子,前燕建立者慕容皝之父,吐谷浑第一代首领慕容吐谷浑是其庶兄。西晋武帝太康四年(283年)慕容涉归死,其弟慕容耐篡夺政权,慕容廆于是逃亡。太康六年(285年)部众杀慕容耐,迎慕容廆继位。太康十年(289年)受西晋封为鲜卑都督。五胡乱始,慕容廆遂于西晋怀帝永嘉元年(307年)自称鲜卑大单于。慕容廆政事修明,爱护人才,故士大夫和民众多归附之。 东晋元帝太兴三年(321年),受晋政府命为都督幽、平二州、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封辽东公。东晋成帝咸和八年(333年),慕容廆去世,谥襄公,后其孙慕容俊称帝时,追尊慕容廆为武宣皇帝。

慕容廆 - 历史背景

慕容廆生于三国时代的晚期,魏国灭亡后的第四年,即公元269年。在历史上只有鲜卑人才姓慕容。所以慕容廆也就是五胡之一的鲜卑人了。 不过鲜卑的强大是在东晋时期,在慕容廆的那个时期,鲜卑依然是个零散不齐的小民族。虽然在东汉末期曾出现过一些英雄人物,不过也都是弹花一现罢了。在历史上,鲜卑人真正的崛起,那还是西晋时期的事。

慕容廆 - 生平简介

慕容廆于太康六年即位后,遂奏请晋武帝司马炎发兵讨伐,武帝不许。慕容廆怒而发兵进攻晋辽西郡(治今河北卢龙东南),杀掠甚众。晋武帝遣幽州军迎击,大败慕容廆军于肥如(今河北迁安东北)。慕容廆转而东击扶余国(今吉林双城县南),扶余王依虑兵败自杀,其子依罗逃往沃沮(今朝鲜咸兴市)。慕容廆毁扶余国城,俘虏万余人而返。此后,慕容廆每年都扰掠晋之边境。

太康七年(286年)五月,慕容廆再次进攻辽东。依罗向晋东夷校尉何龛求援,并欲乘机率余部兴复扶余国。何龛命督护贾沈率军护送依罗回扶余,慕容廆派部将孙丁率骑兵于途中截击,但遭到贾沈军的奋力迎战,大破鲜卑骑兵,孙丁被斩。依罗遂复扶余国。

太康十年(289年),慕容廆率部由辽东北迁往辽西的青山。元康四年(294年),他又移居至所谓颛项之墟的大棘城。在这里,慕容廆对部众“教以农桑,法制同于上国”(《晋书·慕容廆载记》),慕容部开始了定居的农业生活,逐渐接受汉文化。这些措施都有力推进了慕容鲜卑的封建化。

永宁中(301—302年),幽州发洪水,慕容廆开仓赈给灾民,幽州得以渡过灾年。由此可见慕容部已以农耕为其生产形式。为了嘉奖慕容廆,惠帝特褒赐命服。

太安元年(302年),慕容部与宇文部又发生摩擦。宇文部单于宇文莫圭恃其部众强盛,遂遣其弟宇文屈云进攻慕容廆,宇文屈云派副帅素廷攻掠诸郡。慕容廆迎战,击破宇文部将领素延。素廷大怒,重新组织力量,发兵10万人,包围棘城。城中大惧,兵无斗志。慕容廆不惧强敌,慕容廆鼓励众人说:“素延虽犬羊蚁聚,然军无法制,已在吾计中矣。诸君但为力战,无所忧也”(《晋书·慕容廆载记》)。然后身着甲胄,率军主动出击,奋勇力战,大败素延军,追击百里,俘斩万余人。

平定辽东后,慕容廆声望大增,成为幽州地区举足轻重的实力人物。他奉行勤王和不受制于他人的政策,积极发展个人势力。洛阳陷落后,冀州刺史王濬承制,任命慕容廆为散骑常侍、冠军将军、前锋大都督、大单于,企图将廆纳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但被慕容廆拒绝。

建兴元年(313年)年四月,王浚命部将枣嵩督诸军屯易水县(今河北雄县西北),召鲜卑段疾陆眷部准备共同进攻汉镇东大将军石勒。段疾陆眷因与石勒有盟约,不来会兵。王浚愤怒,遂以重金贿赂代公拓跋猗卢,并传檄邀请慕容廆出兵,共攻段氏。慕容廆遣慕容翰部进攻段氏,连克徒河(今辽宁锦州)、新城(今沈阳市东北),兵至阳乐(今河北卢龙东南),闻拓跋六修失败撤退,遂留守徒河,于青山(今辽宁义县东)筑垒壁防御。

建兴中,慕容廆接受了晋愍帝的任命,为镇军将军,昌黎辽东二国公。愍帝被俘后,晋元帝又遣使拜慕容廆假节、散骑常侍、都督辽左杂夷流人诸军事、龙骧将军、大单于,昌黎公。慕容廆本想拒而不受。征虏将军鲁昌劝说道:“今两京倾没,天子蒙尘,琅邪承制江东,实人命所系。明公雄据海朔,跨总一方,而诸部犹怙众称兵,未遵道化者,盖以官非王命,又自以为强。今宜通使琅邪,劝承大统,然后敷宣帝命,以伐有罪,谁敢不从”(《晋书·慕容廆载记》)!慕容廆认为鲁昌之言有理,遂遣其长史王济从海路到建康,并于建武元年(317年)六月,与并州刺史刘琨、幽州刺史段匹磾等一百八十人上书司马睿劝进。司马睿称帝后,复遣谒者陶辽到慕容廆处重申前一次任命,廆受之,固辞公封。

慕容廆 - 相关记载

载记第八 慕容廆 《晋书》作者:房玄龄  (节选)

慕容廆,字弈洛瑰,昌黎棘城鲜卑人也。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邑于紫蒙之野,号曰东胡。其后与匈奴并盛,控弦之士二十余万,风俗官号与匈奴略同。秦汉之际为匈奴所败,分保鲜卑山,因以为号。曾祖莫护跋,魏初率其诸部入居辽西,从宣帝伐公孙氏有功,拜率义王,始建国于棘城之北。时燕代多冠步摇冠,莫护跋见而好之,乃敛发袭冠,诸部因呼之为步摇,其后音讹,遂为慕容焉。或云慕二仪之德,继三光之容,遂以慕容为氏。祖木延,左贤王。父涉归,以全柳城之功,进拜鲜卑单于,迁邑于辽东北,于是渐慕诸夏之风矣。

廆幼而魁岸,美姿貌,身长八尺,雄杰有大度。安北将军张华雅有知人之鉴,廆童冠时往谒之,华甚叹异,谓曰:“君至长必为命世之器,匡难济时者也。”因以所服簪帻遗廆,结殷勤而别。涉归死,其弟耐篡位,将谋杀廆,廆亡潜以避祸。后国人杀耐,迎廆立之。

初,涉归有憾于宇文鲜卑,廆将修先君之怨,表请讨之。武帝弗许。廆怒,入寇辽西,杀略甚众。帝遣幽州诸军讨廆,战于肥如,廆众大败。自后复掠昌黎,每岁不绝。又率众东伐扶余,扶余王依虑自杀,廆夷其国城,驱万余人而归。东夷校尉何龛遣督护贾沈将迎立依虑之子为王,廆遣其将孙丁率骑邀之。沈力战斩丁,遂复扶余之国。廆谋于其众曰:“吾先公以来世奉中国,且华裔理殊,强弱固别,岂能与晋竞乎?何为不和以害吾百姓邪!”乃遣使来降。帝嘉之,拜为鲜卑都督。廆致敬于东夷府,巾衣诣门,抗士大夫之礼。何龛严兵引见,廆乃改服戎衣而入。人问其故,廆曰:“主人不以礼,宾复何为哉!”龛闻而惭之,弥加敬惮。时东胡宇文鲜卑段部以廆威德日广,惧有吞并之计,因为寇掠,往来不绝。廆卑辞厚币以抚之。

《中国通史》第五卷 中古时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下册)第十六章  第一节 慕容廆  (节选)

慕容廆(268—333),昌黎棘城人,鲜卑贵族首领。曾祖莫护跋,魏初率诸部由鲜卑山(年蒙古呼伦贝尔盟)入居辽西地区。景初二年(238)莫护跋助司马懿征讨辽东太守公孙文懿有功,拜率义王,建国于棘城(辽宁义县西)之北。慕容姓氏的由来有二说,一说是莫护跋好戴步摇冠,步摇的音讹为慕容;一说是莫护跋慕二仪之德,继三光之容,遂以慕容为氏。二说无论孰是,均是鲜卑族趋向汉化的反映。

慕容廆祖慕容木延是左贤王。父慕容涉归西晋时因保全柳城(今辽宁朝阳地区)之功,被封为鲜卑单于,由棘城迁至汉族聚居的辽东北,于是更加速了其汉化的进程。

慕容廆年少时就长得仪表堂堂,身高八尺,雄杰而有大度。他曾去拜见安北将军张华。张华素有识人之鉴,看到慕容廆之后赞叹不已,对廆说:“你长大后一定会成为一代豪杰,肩负起匡难救时的重任。”因此将自己的帽子送给廆,结为忘年之交。

慕容涉归死后,他的弟弟慕容耐篡夺了鲜卑单于之位,又企图杀害廆。慕容廆被迫出逃以避祸。后来部族内部的人诛杀慕容耐,迎立廆为鲜卑单于。

慕容廆 - 历史评价

《中国通史》评价:“慕容廆雄才大略,是十六国前期少数民族贵族首领中不可多见的佼佼者。他向往高度发达的汉族文化,明智地终止了与中原汉族的敌对状态;他重视农业,发展生产,促进了鲜卑慕容部的封建化进程;他安抚流亡,刑狱修明,提倡儒学,举贤任能,在中原动乱之时,使汉文化在其统辖区内得以保存和发展;他为人恪守忠信,虚心纳谏,赢得了胡汉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当然,他亦曾多次恃强凌弱,攻伐劫掠,但毕竟瑕不蔽瑜,不应苛求。”

慕容廆 - 帝国轶事

慕容廆的先人们  (节选)
公元280年五月的一天,蜀锦般绚丽的朝霞刚刚淡去,晨曦过后洛阳磅礴的轮廓愈发巍峨雄伟。洛阳南临洛水,北据邙山,是西晋皇朝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横贯东西的大道把城区分成南北两块。宫城处于北部正中偏西的位置,共有20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重楼桥连飞檐入云,恢宏壮观。宫城的东西两侧主要是太仆寺、武库署、司农寺、太仓署、导官署、籍田署等朝廷官署。城市的南部有达官显贵的宅第,南北中轴线铜驼大街的两旁就分布着太尉府、司徒府、护军府、卫军府等朝廷高官的住宅。低级官员、平民百姓和商贾货贩则聚居在东南及西南的各个里内,比如酿酒的住治觞里,在通商里走动的既有能工巧匠也有屠夫货郎,奉终里的人以卖棺椁为业,乐闾里的书肆因传抄《三都赋》闹得纸贵如帛;不过今天这些地方都万人空巷,大家争先恐后地涌向洛阳东门。
直通城门的道路两旁斧钺如林,铠甲鲜明的羽林郎早已列队侍立。他们身后摩肩接踵的民众翘首以待毕生难得一见的场景。旭日高升,琅玡王司马伷率领三千彪骑虎贲昂首进入东阳门。阳光泼洒在金戈铁马间,闪烁耀眼;鼓乐轰鸣响彻天际,洋溢着胜利者的骄傲。东吴末代帝王孙皓与太子孙瑾等皇族头顶泥土、脸盖纱布、身穿庶衣步履蹒跚地跟在后面。昔日的勋戚们在人群兴奋的喧闹声中经大司马门进入宫城,匍匐在太极殿前。最高元首司马炎诏令侍卫揭去孙皓的覆面巾,封他为归命侯,并赐予公侯衣冠和车马田契。成王向败寇表示宽宏大量的仪式,正式宣告晋帝国鲸吞江左,普天之下皆属王土了。帝国幅员东起乐浪、西至酒泉、北亟幽并、南达交广,与罗马帝国商参称雄,寰宇为双。
匈奴贵族刘渊观礼完毕,惆怅地回到位于城南归德里的住所。刘渊年约三十岁,作为人质已经在洛阳居住十五、六年了。长久以来匈奴族衰败破落,往日的雄风荡然无存。早年曹魏政权更拘禁了内附的匈奴单于呼厨泉,分其国为五部,迁民众到并州各郡。刘渊就是五部之一左部大帅的儿子,才兼文武而且汉化很深,被晋廷封为北部都尉、建成将军和匈奴大都督等虚职,软禁在洛阳。亲眼目睹蜀魏两国的君主顿首阕下称臣归服,刘渊一腔豪情也在激荡澎湃,屡屡托言愿为晋皇出征。朝廷每次都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其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才是君臣上下担忧的事。齐王司马攸甚至劝司马炎杀了他以绝后患。刘渊原本只图建功立业荫妻封子,获知内幕后郁郁忧闷,时常叹息蹉跎岁月何时才是个尽头……

TAGS: 南北朝军事人物 隋唐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文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物
上一页: 慕容白曜 下一页: 慕容农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