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

陈泰 陈泰是魏国名臣陈群的儿子,魏国后期名将。陈泰曾在司马懿政变之时劝曹爽投降,因此为司马氏所信任。之后外出到雍州任职,多次成功防御蜀将姜维的进攻。后来陈泰被调回中央,不断升迁,直至尚书左仆射。

陈泰

字:玄伯
生卒:? — 260
终属:魏
籍贯:豫州颖川许昌(今河南许昌)
官至:尚书左仆射、镇军将军
父亲:陈群
母亲:荀氏
子女:陈恂、陈温

陈泰是魏国名臣陈群的儿子,魏国后期名将。陈泰曾在司马懿政变之时劝曹爽投降,因此为司马氏所信任。之后外出到雍州任职,多次成功防御蜀将姜维的进攻。后来陈泰被调回中央,不断升迁,直至尚书左仆射。

陈泰 - 历史年表

青龙年间(233-237年)担任散骑侍郎。

正始年间(240-249年)转任游击将军,后来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持节,成为护匈奴中郎将,主管并州事务。陈泰很注意对当地少数民族采取怀柔政策,有很高的威信。当时,京城的权贵托他在边地购买奴婢,并送来宝货。陈泰将所送之礼皆挂在墙上,从不打开。

陈泰

正始九年(248年)陈泰被调回京城任尚书,将权贵所送之礼全部退还。

嘉平元年(249年)司马懿趁曹爽等奉齐王曹芳去洛阳南郊谒陵之际,发动政变,率军切断归路。司马懿派人送书给曹爽要其交权,曹爽等仍犹豫不决。陈泰与侍中许允一道上前劝说曹爽,使其接受了交权条件。同年,陈泰调任雍州刺史,加奋武将军。蜀将姜维进攻雍州,依傍曲山筑两城,派牙门将句安、李歆等人驻守,并联合羌胡人进攻附近各郡。征西将军郭淮与陈泰统兵抵御,根据陈泰的建议成功击退姜维,并俘虏句安、李歆等人。

嘉平四年(252年)蜀人策动西部部分民族造反,攻打郡县,陈泰即上书请求将雍州、并州兵力合在一起前往镇压。并州军队在调动过程中,因不愿远征而出现兵变,结果陈泰只好单独率军前往,亦大获成功。

嘉平五年(253年)吴太傅诸葛恪取得东兴之战胜利后,恃功轻敌,不顾群臣劝阻,再次兴师攻魏。五月,姜维与吴呼应,率军数万自武都(今甘肃西和西南)出石营经董亭(均在今甘肃武山南),进围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大将军司马师遣车骑将军郭淮与陈泰率关中军解南安之围。陈泰率部进至洛门(即洛门聚,今甘肃甘谷西)时,姜维因久攻南安不克,军粮已尽,被迫撤围退走。七月,吴军主力围攻新城受挫,士卒疲惫不堪,患疾者过半,死伤惨重,也被迫撤退。

正元二年(255年)郭淮去世,朝廷即任命陈泰为征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二州的军事。 同年,雍州刺史王经先后败于故关、洮西。陈泰星夜驰报朝廷,同时收编王经的残部,作好进攻准备。不久,陈泰分三路进至陇西,避开蜀军,出其不意地绕过高城岭,进至狄道东南山上。蜀军震恐,撤军退走钟堤。

甘露元年(256年)陈泰调回朝廷,任尚书右仆射,负责选举任命官员。不久,吴将孙峻率军出淮、泗,摆出欲攻魏的姿态。司马昭即调陈泰为镇军将军、假节、都督淮北诸军事,并诏命徐州监军以下皆受陈泰节制。孙峻退兵后,朝廷又召回陈泰,改任左仆射。

甘露二年(257年)征东将军诸葛诞连结东吴,起兵谋叛,拒守扬州。司马昭亲率六军征讨,驻军丘头,由陈泰总管行台。得胜回京后陈泰因功食邑增加到2600户,子弟一人为亭侯,二人为关内侯。

甘露五年(260年)魏帝曹髦不能忍受威权日去,便亲率殿中宿卫、苍头、僮仆等,欲攻打司马昭。司马昭即命亲信贾充带兵杀掉曹髦及其随从。陈泰知道后,当即跑到现场,倒在地上,枕看曹髦尸体号哭尽哀。不久,司马昭也来到现场,见此情景,便问陈泰:“玄伯,其如我何?”陈泰曰:“独有斩贾充,少可以谢天下耳。”司马昭:“卿更思其他。”陈泰曰:“岂可使泰复发后言。”因过于悲恸,当场吐血而死。被追赠司空,谥穆侯,儿子陈恂继嗣。

陈泰 - 《三国志·陈泰传 》

泰字玄伯。青龙中,除散骑侍郎。正始中,徙游击将军,为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使持节,护匈奴中郎将,怀柔夷民,甚有威惠。京邑贵人多寄宝货,因泰市奴婢,泰皆挂之于壁,不发其封,及征为尚书,悉以还之。嘉平初,代郭淮为雍州刺史,加奋威将军。蜀大将军姜维率众依麴山筑二城,使牙门将句安、李歆等守之,聚羌、胡质任等寇逼诸郡。征西将军郭淮与泰谋所以御之。泰曰:“麴城虽固,去蜀险远,当须运粮。羌夷患维劳役,必未肯附。今围而取之,可不血刃而拔其城。虽其有救,山道阻险,非行兵之地也。”淮从泰计,使泰率讨蜀护军徐质、南安太守邓艾等进兵围之,断其运道及城外流水。安等挑战,不许,将士困窘,分粮聚雪以稽日月。维果来救,出自牛头山,与泰相对。泰曰:“兵法贵在不战而屈人。今绝牛头,维无反道,则我之擒也。”敕诸军各坚垒勿与战,遣使白淮。欲自南渡白水,循水而东,使淮趣牛头,截其还路,可并取维。不惟安等而已。淮善其策,进率诸军军洮水。维惧,遁走,安等孤县,遂皆降。

淮薨,泰代为征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诸军事。后年,雍州刺史王经白泰,云姜维、夏侯霸欲三道向祁山、石营、金城,求进兵为翅。使凉州军至枹罕,讨蜀护军向祁山。泰量贼势终不能三道,且兵势恶分,凉州未宜越境,报经:“审其定问,知所趣向,须东西势合乃进。”时维等将数万人至枹罕,趣狄道。泰救经进屯狄道,须军到,乃规取之。泰进军陈仓。会经所统诸军于故关与贼战不利,经辄渡洮。泰以经不坚据狄道。必有他变,并遣五营在前,泰串诸军继之。经已与维战,大败,以万余人还保狄道城,余皆奔散。维乘胜围狄道,泰军上邽,分兵守要,晨夜进前。邓艾、胡奋、王祕亦到,即与艾,秘等分为三军,进到陇西。艾等以为“王经精卒破衄于西,贼众大盛,乘胜之兵既不可当,而将军以乌合之卒,继败军之后,将士失气,陇右倾荡。古人有言:‘蝮蛇螫手,壮士解其腕。’《孙子》曰:‘兵有所不击,地有所不宁。’盖小有所失而大有所全故也。今陇右之害,过于腹蛇,狄道之地,非徒不守之谓。姜维之兵,是所辟之锋。不如割险自保,观衅待弊,然后进救,此计之得者也。”

泰曰:“姜维提轻兵深入,正欲与我争锋原野,求一战之利。王经当高壁深垒,挫其锐气。今乃与战,使贼得计,走破王经,封之狄道。若维以战克之威,进兵东向,据栎阳积谷之实,放兵收降,招纳羌、胡,东争关、陇,传檄四郡,此我之所恶也。而维以乘胜之兵,挫峻城之下,锐气之卒,屈力致命,攻守势殊,客主不同。兵书云:‘修橹,三月乃成,拒堙三月而后已’。诚非轻军远人,继之诡谋仓率所办,县军远侨,粮谷不继,是我速进破贼之时也,所谓疾雷不及掩耳,自然之势也。洮水带其表,维等在其内,今乘高据势。临其项领,不战必走。寇不可纵,围不可久,君等何言如此?”逐进军度高城岭,潜行,夜至狄道东南高山上,多举烽火,鸣鼓角。狄道城中将士见救者至,皆愤踊。维始谓官救兵当须众集乃发,而卒闻已至,谓有奇变宿谋,上下震惧。自军之发陇西也。以山道深险,贼必设伏。泰诡从南道。维果三日施伏,定军潜行卒出其南,维乃缘山突至,泰与交战,维退还。凉州军从金城南至沃干阪。泰与经共密期,当共向其还路,维等闻之,遂遁,城中将士得出。经叹曰:“粮不至旬,向不应机,举城屠裂,覆丧一州矣。”泰慰劳将士,前后遣还,更差军守,并冶城垒,还屯上邽。

初、泰闻经见围,以州军将士索皆一心,加得保城,非维所能卒倾。表上进军晨夜速到还。众议以“经奔北,城不足自固,维若断凉州之道,兼四郡民夷,据关、陇之险,敢能没经军而屠陇右。宜须大兵四集,乃致攻讨。”大将军司马文王曰:“昔诸葛亮常有此志,卒亦不能。事大谋远,非维所任也。且城非仓卒所拔,而粮少为急,征西速救,得上策矣。”泰每以一方有事,辄以虚声扰动天下。故希简白上事,驿书不过六百里。司马文王语荀觊曰:“玄伯沉勇能断,荷方伯之重,救将陷之城,而不求益兵,又希简上事,必能办贼故也。都督大将,不当尔邪!”

后征泰为尚书右仆射,典选举,加倍中光禄大夫。吴大将孙峻出淮、泗。以泰为镇军将军,假节都督淮北诸军事,诏徐州监军己下受泰节度。

峻退,军还,转为左仆射。诸葛涎作乱寿春,司马文王率六军军丘头,泰总署行台。司马景王、文王皆与泰亲友,及沛国武陔亦与泰善。文王问陔曰:“玄伯何如其父司空也?”陔曰:“通雅博畅,能以天下声教为己任者,不如也。明(统)[练]简至,立功立事,过之。”泰前后以功增邑二千六百户,赐子弟一人亭侯,二人关内侯。景元元年薨,追赠司空,谥曰穆侯。子恂嗣。恂薨,无嗣。弟温绍封。咸熙中开建五等,以泰著勋前朝,改封温为慎子。

陈泰 - 死因之考

甘露五年,魏帝曹髦不能忍受威权日去,便亲率殿中宿卫、苍头、僮仆等,欲攻打司马昭。司马昭即命亲信贾充带兵杀掉曹髦及其随从。陈泰知道后,当即跑到现场,倒在地上,枕看曹髦尸体号哭尽哀。不久,司马昭也来到现场,见此情景,便问陈泰:“玄伯,其如我何?”陈泰曰:“独有斩贾充,少可以谢天下耳。”司马昭:“卿更思其他。”陈泰曰:“岂可使泰复发后言。”因过于悲恸,当场吐血而死。

关于此处的记载,史书莫衷一是。上述记载取自《魏氏春秋》。而《三国志·魏书·陈泰传》并未有此记载,想必是作者有意而为。

干宝所写的《晋纪》记载如下:高贵乡公之杀,司马文王会朝臣谋其故。太常陈泰不至,使其舅荀顗召之。顗至,告以可否。泰曰:“世之论者,以泰方於舅,今舅不如泰也。”子弟内外咸共逼之,垂涕而入。王待之曲室,谓曰:“玄伯,卿何以处我?”对曰:“诛贾充以谢天下。”文王曰:“为我更思其次。”泰曰:“泰言惟有进於此,不知其次。”文王乃不更言。文中没有写陈泰当场吐血而死。

《晋书·文帝纪》记载如下:帝召百僚谋其故,仆射陈泰不至。帝遣其舅荀顗舆致之,延于曲室,谓曰:“玄伯,天下其如我何?”泰曰:“惟腰斩贾充,微以谢天下。”帝曰:“卿更思其次。”泰曰:“但见其上。不见其次。”于是归罪成济而斩之。文中也没有写陈泰当场吐血而死。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卷第七十七》记载如下:昭入殿中,召群臣会议。尚书左仆射陈泰不至,昭使其舅尚书荀顗召之,泰曰:“世之论者以泰方于舅,今舅不如泰也。”子弟内外咸共逼之,乃入,见昭,悲恸。昭亦对之泣曰:“玄伯,卿何以处我?”泰曰:“独有斩贾充,少可以谢天下耳。”昭久之曰:“卿更思其次。”泰曰:“泰言惟有进于此,不知其次。”昭乃不复更言。文中同样没有写陈泰当场吐血而死。

所以对陈泰之死,只有《魏氏春秋》有此记载,而其他史书均未有陈泰之死的记载。

陈泰 - 父文子武

《三国演义》里对陈群没有怎么详细的描写,因为陈群在并不长于军事,是个典型的学者型大臣。可是他在魏国的地位非常高,是曹丕非常看重的大臣,早年曹丕还是世子的时候就跟陈群特别谈得来。他赞赏的说:“陈群是个真正的君子,他总是用道德来规劝我的行为,自从有了他的教导,我的手下更服我了。”后来曹丕当了皇帝,把陈群封为尚书令,主管机要政务,并且负责国家的礼仪和教化,临死的时候,有三个托孤大臣,曹真、司马懿,另一个就是陈群。后来国家允许大臣开府(就是允许大臣设立自己的办事机构,有些自己则权内的事情就在大臣府邸处理,不用通报皇帝。),有这个资格的有四个人:曹休、曹真、司马懿还有陈群。

陈群的有个儿子叫陈泰,字玄伯。跟他爹不一样,走的不是文官的路子,而是魏国后期在关右负责对蜀汉作战的主将。郭淮死后,陈泰被任命为征西将军,是当时对蜀汉作战的最高军事长官。在三国演义里陈泰出现过几次,但是都是配角。其实不是,他的军事谋略曾经帮助魏国化解了一次危机。蜀汉大将姜维出兵进攻魏的洮西,当时的凉州刺史王经主张出城作战,陈泰写信给他:“不要出来,姜维的兵轻飘勇猛,而且姜维善于诡诈的计谋,你们只要保守城池,姜维粮草运转困难,很快就会完蛋。”当时王经统帅着关右军的主力,有数万人,人马总数超过了姜维,正想和敌人主力作战好捞战功,就没听陈泰的,结果在洮西被姜维打得大败,人马死了好几万人,王经败退到了狄道城里,姜维跟上来奋力攻打,眼看就要不支。这是魏国从夏侯渊被杀以来在西线对蜀汉作战的最大失利,整个关右的精锐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两京震动。

陈泰这个时候准备出兵救援王经,南安太守邓艾劝说:“现在姜维军队的士气太高,锋锐不可阻挡,我们去了不

过是送死罢了。一个壮士,被毒蛇咬了手,为了保住性命,只能砍掉手臂。现在我们就是那个壮士的身体,凉州就是那个壮士的手臂。现在不下狠心舍弃凉州,最后连我们都得搭进去。”陈泰说:“不对,如果姜维获得胜利后,向东进攻略阳,夺得那里的粮草,那他的声势就会更大,长安以西就没救了。可是现在他不明就里,去围攻狄道,狄道那么坚固,一定会挫伤他大军的锐气。我们赶快奔过去,能不能挽救关右,就看这次行动了。”于是决定从南路进军狄道,邓艾说:“北边的道路快啊,为什么要走南边的呢?”陈泰说:“北边的道路便于行军,难道我不知道吗?可是你别忘了,姜维就是凉州人啊,他甚至更熟悉这里的地理,北边的道路一定有埋伏,还是走南边吧。”果然姜维的伏兵在北路埋伏了五天也没等到陈泰,于是姜维放心了,以为陈泰不敢来,于是猛攻狄道。没想到陈泰大军突然从南边杀出,截断了姜维的退路,并且四处放火鼓惊扰姜维。姜维吓坏了,赶紧突围逃向汉中,陈泰的兵本来就不多,当然不敢阻击,就放姜维过司马昭听到这个事情后,特别吃惊,写信给陈泰问:“这次行动太冒险了,你怎么不派六百里加急给我报信呢?让我做个决定啊。”陈泰回信说:“这点小事儿我自己能够料理,如果动不动就派六百里加急,让老百姓看到了就会引起恐慌,以为国家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呢。”司马昭看了信后叹服的对手下说:“陈泰真的是大将之才啊。”后来司马昭跟手下议论陈泰,司马昭问手下:“陈泰跟他爹比,怎么样?”一个手下说:“要说学问和为人,陈泰肯定不如他爹;但是如果说建功立业,当爹的就不是儿子的对手了。” 

陈泰 - 《演义》记载

陈泰是魏国名臣陈群的儿子,魏国后期将领。陈泰曾在司马懿政变之时劝曹爽投降,之后外出到雍州任职,为郭淮副将,多次防御蜀将姜维的进攻。后来,陈泰继郭淮为魏国西方主帅,与部下邓艾结为忘年之交。魏帝曹髦被杀时,陈泰大为悲伤,大胆直言司马昭要处斩贾充谢罪,没有得到批准。

陈泰 - 《演义》节选

却说郭淮听知司马昭困于铁笼山上,欲提兵来。陈泰曰:“姜维会合羌兵,欲先取南安。今羌兵已到,将军若撤兵去救,羌兵必乘虚袭我后也。可先令人诈降羌人,于中取事;若退了此兵,方可救铁笼之围。”郭淮从之,遂令陈泰引五千兵,径到羌王寨内,解甲而入,泣拜曰:“郭淮妄自尊大,常有杀泰之心,故来投降。郭淮军中虚实,某俱知之。只今夜愿引一军前去劫寨,便可成功。如兵到魏寨,自有内应。”迷当大喜,遂令俄何烧戈同陈泰来劫魏寨。俄何烧戈教泰降兵在后,令泰引羌兵为前部。是夜二更,竟到魏寨,寨门大开。陈泰一骑马先入。俄何烧戈骤马挺枪入寨之时,只叫得一声苦,连人带马,跌在陷坑里。陈泰兵从后面杀来,郭淮从左边杀来,羌兵大乱,自相践踏,死者无数,生者尽降。俄何烧戈自刎而死。郭淮、陈泰引兵直杀到羌人寨中,迷当大王急出帐上马时,被魏兵生擒活捉,来见郭淮。淮慌下马,亲去其缚,用好言抚慰曰:“朝廷素以公为忠义,今何故助蜀人也?”迷当惭愧伏罪。淮乃说迷当曰:“公今为前部,去解铁笼山之围,退了蜀兵,吾奏准天子,自有厚赐。”

陈泰 - 历史评价

陈寿评曰:泰弘济简至,允克堂构矣。

陈泰 - 清初将领

 满洲镶黄旗 陈泰
  陈泰(?-1655)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清初将领。额亦都孙,彻尔格子也。初授巴牙喇甲喇章京。从伐明,攻锦州,明兵自宁远来援。陈泰先众直入敌阵,斩执纛者,得纛以归。天聪三年,从太宗伐明,薄明都,屯德胜门外,攻袁崇焕垒,遇伏,奋击,多所俘馘。五年,从围大凌河城,明监军道张春赴援,陈泰设伏,擒其逻卒,复以步军战,歼敌。   崇德元年,从伐朝鲜,与梅勒额真萨穆什喀夜袭破黄州守将营。三年,伐明,败明兵於丰润,攻太监冯永盛、总兵侯世禄营,拔之;又以巴牙喇兵三十败明骑卒百馀。五年,从围锦州,攻杏山,败敌兵,获牲畜。六年,复围锦州,败松山兵。我兵出樵采,为敌困,陈泰率兵六援之出,敌袭我后队,迭战破敌,遂克其郛。予世职,自牛录章京进三等甲喇章京。七年,复围锦州,掘堑困松山。明兵夜犯正黄旗蒙古营,赴援,击之走。八年,从伐明,败总兵马科於浑河,筑浮桥济师。明总督范志完拒战,击败之。下山东,陈泰以偏师克东阿、汶上、宁阳三县,进世职二等。   顺治元年,从入关,击破李自成,进世职一等。四年,授礼部侍郎。从平南大将军孔有德征湖广,战荆州,击破流贼一只虎。时明鲁王遣其将郑彩、阮进等寇福建,先后陷府三、州一、县二十七。上授陈泰靖南将军,与梅勒额真栋阿赉率师讨之,击破鲁王将曹大镐、张耀星,克同安、平和二县。五年三月,复克兴化。彩遁入海,复克长乐、连江,获所置总督顾世臣等十一人,斩之。鲁王所陷诸府州县以次尽复,福建平。师还,授巴牙喇纛章京,进二等阿思哈尼哈番。遇恩诏,累进三等精奇尼哈番兼拜他喇布勒哈番。迁刑部尚书。   八年,移吏部尚书,授国史院大学士。以加上皇太后尊号恩诏误增赦款罢任,并以吏部覃恩升袭过滥,降世职一等阿达哈哈番。九年,起礼部尚书,充会试主考官,授镶黄旗满洲固山额真,特命进世职二等精奇尼哈番。十年,上以湖广未定,大学士洪承畴再出经略,至军,疏言:“孙可望等战湖南,郝摇旗、一只虎等扰湖北。湖南驻重兵,各郡窎远,不免首尾难顾。”上授陈泰宁南靖寇大将军,与固山额真蓝拜、济席哈,巴牙喇纛章京苏克萨哈等统兵镇湖南。临行,上谕之曰:“师行有一定纪律,大小将佐,为国尽力,岂致挫衅?上毋藐视主帅,下当抚励士卒,能爱众而得其心,遇敌未有不争先效命者也。”十一年,复授吏部尚书。十二年,孙可望遣其将刘文秀、卢明臣、冯双礼等以舟师六万分犯岳州、武昌。文秀引精兵攻常德,陈泰遣苏克萨哈设伏以待。甲喇额真呼尼牙罗和当前锋,挫敌;甲喇额真苏拜、希福等以舟师迎击;大军继进,三合三胜。敌复列舰拒战,伏起,纵火焚其舟,敌大败,别遣兵击敌德山下。师进次龙阳,敌集二千人来犯,我兵奋击,溃奔,明臣赴水死。双礼被创,与文秀并遁。降所置裨将四十馀、兵三千馀。论功,进一等精奇尼哈番兼拖沙喇哈番。未几,卒於军。   师还,明年正月,世祖宴诸将,追悼陈泰,挥泪酌酒,谕学士麻勒吉、侍卫觉罗塔大曰:“大将军班师还,朕将亲酌酒以慰劳之。不幸中道弃捐,不复相见。尔等以此觞奠大将军灵次,抒朕追悼。”诸将及侍从皆感涕。赐祭葬,谥忠襄。乾隆初,定封一等子。

陈泰 - 元末进士

 湖广茶陵 陈泰
  陈泰,字志同,号所安,湖广茶陵人。元末以《天马赋》文章中两榜进士,鲁迅在《梁山泊考》中多处提及陈泰《所安文集》一书关于梁山水泊的记载,称他为记载水浒故事的第一个文人作家。在江西龙南任县尹时率兵征剿信邑洞寇,战死犁璧山,葬于龙南渡江纱帽岭。谥封忠节公。公生四子:南宾(泉州陈氏始祖),用宾(祁阳乌溪陈氏始祖),顺宾(茶陵浦江陈氏始祖),文宾(龙南道源陈氏始祖)。

 

陈泰 - 参考文献

《三国志》
《三国演义》
《晋书》
《资治通鉴》
参考链接:http://m.e3ol.com/ren2/html/2003-12/7/7_2003127.htm

TAGS: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人物 中国三国时期人物 人物 水浒一百零八将 满族姓氏 虚拟人物
上一页: 陈珪 下一页: 陈式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