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圭夏

崔圭夏 崔圭夏(???,1919年7月16日-),号玄石(??),韩国江原道原州人,韩国第12任总理、第10任总统。他在朴正熙被杀后接掌总统职务,1979年12月6日大选胜出后正式接任。期后被全斗焕推翻。2006年10月22日因病逝世,享年88岁。

崔圭夏 - 基本资料

姓名:崔圭夏
出生日:1919年7月16日}
星座:巨蟹座
性别:男
血型:未知
地区:韩国
出生省:江原道
出生市:原州

崔圭夏 - 个人简介

崔圭夏(???,1919年7月16日-2006年10月22日),号玄石(??),,韩国江原道原州人,大韩民国第12任总理、第10任总统。他在朴正熙被杀后接掌总统职务,1979年12月6日大选胜出后正式接任。期后被全斗焕推翻。

崔圭夏曾在日本留学,并有日本姓氏梅原。他早年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教师。之后他前往满洲国。大韩民国独立后,他曾出任农林部粮政课长、外交部通商局长、外务次官及外相。1971年就任外交担当特别补佐官、1975年接替金钟泌出任国务总理。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暗杀,以总理身份代行总统权限,并于12月6日大选胜出后正式接任。

崔圭夏是韩国当年维新体制的代表人物。他在正式当选后的早期实行宪制民主化改革,但有关计划在全斗焕发动的政变之后停止推行。1980年8月,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并根据《戒严法》接掌总统权力,指派朴忠勋充当代总统,并筹备新一届总统选举,崔圭夏黯然下台。

崔圭夏 - 生平经历

崔圭夏1919年出生于江原道原州,曾在日本留学,并有日本姓氏梅原。崔圭夏他早年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教师。但第二年开始了官职生活,并在官场上驰骋了33年。

之后他前往满洲国。韩国独立后,先后任汉城师范大学教授,中央粮食行政处企划科长,1951年开始任职外交官,从外务通商局长。

崔圭夏出色的英语表达能力被外务长官卞荣泰发现,从1951年开始走上了外交官之路。从事外交长达20余年。崔圭夏先后担任过驻日代表部公使、外务部次官(1959年)、外务部长官(1967年)。在担任外务长官时期,他标榜“安静外交”。在维新体制下的1976年,他被任命为国务总理。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总统被杀害,崔圭夏出任代总统,同年12月就任第10任韩国总统。

崔圭夏是韩国当年维新体制的代表人物。他在正式当选后的早期实行宪制民主化改革,但有关计划在全斗焕发动的政变之后停止推行。1980年8月,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并根据《戒严法》接掌总统权力,指派朴忠勋充当代总统,并筹备新一届总统选举,崔圭夏黯然下台。

据称,崔退出政坛40多年来,一直住在西桥洞的一个普通住宅里,生活俭朴,到2003年冬季取暖仍然使用小型燃煤锅炉,甚至连旧日历也不丢掉,剪开作为便笺。

崔圭夏于2006年10月22日因病逝世,享年88岁。

崔圭夏

崔圭夏 - 出任代总统始末

朴正熙自1961年发动政变上台以来,收买了大批门徒,培植了大帮亲信,满心盘算要当个“终身总统”。可是,他的那帮亲信们常常相互争权,狗咬狗的事时有所闻。这使朴正熙不能不忐忑不安。

1979年10月26日晚,朴正熙忽然心血来潮,叫他的卫队长车智澈一起,到情报部长金载圭那里去吃晚饭。他想借此机会,排解一下金载圭和车智澈这两个心腹之间的芥蒂。

在中央情报部主楼二层的一间宽敞的房间里,金载圭正在等待朴正熙的到来。他同车智澈的矛盾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这个金载圭,任过军长和保安司令等职,曾领中将衔,既是朴正熙的同乡,又是陆军士官学校1946年同届毕业生,是朴正熙“多年来的同事和政治上的密友”。可是现在,车智澈却常常利用职权,阻挡他和朴正熙的接触,并一个劲儿地在朴正熙面前说他的坏话,以至使他感到有丢官之虞,金载圭也埋怨朴正熙听信车智澈的谗言,不接纳他的意见,因而怀恨在心。今晚朴正熙、车智澈要来情报部吃饭,正是天赐良机。本来,金载圭约了陆军参谋长郑升和共进晚餐,这时他决定派情报部副部长陪郑升和,自己来应酬朴正熙。

晚上6点05分,朴正熙带着车智澈和五名贴身警卫来到情报部的宴会厅,入席的有朴正熙、金载圭、车智澈和朴正熙的秘书长金桂元。席间,朴正熙、车智澈二人先后以斥责的语气追究前不久釜山和马山地区学生示威中情报部应负的责任,金载圭脸色阴沉,硬着头皮听着,7点左右,金载圭借故离席,去到主楼,对在那里吃饭的郑升和说:“我正同总统阁下吃饭,完了就回来。”然后,他走到二楼他的办公室,取出一支西德造的七发连发手枪,放进裤子后面的袋子里,语气低沉地对情报部的两位官员说:“今天我要干掉他们,房间里枪一响,你们就把总统的卫兵干掉。”金载圭回到宴会厅,继续吃饭喝酒,气氛也变得比较轻松。过了一会,金载圭得悉外面已准备就绪,于是站起来、眼盯着车智澈,对朴正熙说:“阁下,你带着这样的废物能把政治搞好吗?”说着,他从腰间拔出手枪朝车智澈就是一枪,转而又向朴正熙打了一枪。车智澈右手腕被子弹打穿,慌忙逃到厕所躲避;朴正熙应声倒下,鲜血从胸口直往外流。外面的情报部人员听到里面枪响,也一起动手,把朴正熙的警卫人员统统击毙。金载圭在里面追杀车智澈,突然发现予弹卡壳,连忙出去换枪,他回来时,只听车智澈从厕所的窗口向外面高喊:“警卫员!警卫员!”但话音未落,金载圭的枪弹已打穿了他的胸部,车智澈晃了两下便倒在血泊中。金载圭弯下腰走到朴正熙的跟前,听见他在哼哼,又对准他的脑袋补了一枪,这位62岁的独裁者就这样死在他的亲信手里。

金载圭立即跑到郑升和那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参谋长,不好了,总统出事了!”

郑升和吓了一跳,吃惊地问:“出了什么事?”“上车后再说。”金载圭边说边把郑升和推出门口。上车后,郑升和惊魂未定地问金载圭:“到底出了什么事?”金载圭胸部还在剧烈的起伏,他伸出大拇指代表朴正熙,做了个遭到狙击的动作。

车子驶过美军第八军的营内道路,于晚上8点05分到达陆军本部地下室。郑升和立即叫人通知国防部长卢载铉和海、陆、空三军头目,说“总统府”内部发生袭击事件,要他们立即赶来开会。8点30分左右,赴会的人纷纷到达。郑升和向他们报告朴正熙已被狙击。卢载铉向金载圭询问被狙击的情况。金载圭说:“情况还不清楚,但总统肯定是死了。”接着,卢载铉同三军头目商讨应付事态的对策。不一会,“总理”崔圭夏等一班“政府”要员也陆续来到地下室。因地方太挤,会议转到“国防部”举行。会上对如何宣布“紧急状态”问题发生争论,金载圭主张不讲缘由,立即宣布全境处于“紧急状态”;崔圭夏认为不讲清问题,国民不好理解。这时,朴正熙的秘书长金桂元看苗头不对,就溜到隔壁房间,叫人请郑升和过去,神色慌张地告知他,朴正熙是金载圭打死的。于是郑升和下令逮捕金载圭,由保安司令和宪兵总监执行。

卢载铉命令保安司令全斗焕“不用换装,立即前来”。

全斗焕是朴正熙一手提拔的少壮派军人,1955年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一届毕业生。后又入陆军大学学习,1964年毕业,他还曾两度留学美国。据报道,全斗焕“性情暴躁”,“从青年时代起就冲满权欲和野心”。他1958年当连长,1961年任空降部队营长;参与了朴正熙“五-一六军事政变”,并紧跟朴正熙,成为朴正熙的亲信。1970年任驻南越的白马部队第二十团团长,以“杀人不眨眼”著称。1973年升为准将,第二年又升为少将,1979年任保安司令。朴正熙对他一再提拔,使他感激涕零,称朴正熙为“父亲”,发誓要用性命保卫“父亲的生命”和“维新的江山”。这位脑袋微秃、身材矮小的“司令”奉命赶到会场,一听说恩师朴正熙遇害,犹如闷雷击顶,同时血液顿时往上涌,两行泪水扑簌簌地掉落在胸前的衣襟上。据说,作为负责军内情报系统的保安司令,在朴正熙被杀前,他已经觉察金载圭等人在军内进行反朴活动,曾经对他们加以监视。此时,他悔恨自己下手晚了。他发誓要为恩师报仇。要亲手审讯杀死朴正熙的金载圭。

全斗焕立即在陆军本部保安队建立临时指挥所,并派重兵包围了情报部,解除了情报部一些官员的武装。为了把当时还在国防部里的金载圭引到此间来,他让人给金载圭捎假口信,说:“陆军参谋长要在陆军本部地下室见您。”当金载圭出来后,全斗焕的手下人避开有金载圭警卫员站着的走廊,从特殊的通道把金引到“国防部”大楼的后门,在那里解除了他的武装,把他装进事先准备好的汽车,飞快驶向保安司令部。

这时已是第二天的0点40分左右,“国务会议”还没开完。27日3时45分,会议决定同日4时实行“非常戒严”,由崔圭夏任代理“总统。

崔圭夏 - 新军部登场的秘密

韩国前总统崔圭夏于当地时间22日上午逝世,享年88岁。崔圭夏当天早晨6时左右在首尔私宅失去知觉,被送往首尔大学附属医院后于7时37分逝世。医院方面认为崔圭夏前总统数年前开始换上心脏疾病等老年性疾病,突发性心功能不全导致其逝世。

崔圭夏最终带着“现代史秘密”离开了人世。1979年因10.26事件原本担任国务总理的崔圭夏当选为总统,执政了8个多月。而在他在任期间发生12.12政变和5.17、5.18事件时,他应该站出来证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1996年因5.18及12.12事件的上诉案,他站到法庭上,但他表示:“如果在总统任期内公开事情,会给宪政史留下不好的先例。”以此三缄其口。

对于崔圭夏来说,总统一职不是自己选择的,也不是自己放弃的。因此他始终带着“不幸总统”的标签。对于他保持沉默到最后的原因,有人推测说是为了在离任后得到保障而选择与新军部合作。

他在下野声明中对全斗焕将军成立的“国保委”辩护说:“为了确立国家纲纪,正在倾注努力。”并接受新军部提出的总统间选制要求和延长改宪日程等做法。这一系列举动引发了这样的猜测。

在历任总统中,崔圭夏是继前总统李承晚、朴正熙、尹潽善之后第4个去世的前总统,担任总统时间虽然最短,他是从外交官开始节节高升,最后当上了国务总理。

崔圭夏 - 人物影响

韩国学者认为:“崔圭夏虽然是位出色的官员,但作为总统他失去了很多机会。”并批评他没有对新军部抵抗到底,在5.18时没能阻止军队投入等问题。“他虽然保持沉默,但新军部登场的秘密最终会被揭开。”

在政治圈还有人提出了崔圭夏也许留下了回忆录的可能性。就是说,不论以何种形态,应该会将所受的来自新军部的压力和胁迫记录下来。虽然崔圭夏方面表示:“没有回忆录之类的东西。”但也说:“也许会有私人备忘录之类的东西。”留下了余地。

崔圭夏 - 5.18事件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由崔圭夏任代总统,韩国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汉城之春”。但好景不长,实权还是掌握在军人手中。11月24日,140名民主运动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问。12月12日,又一位军界强人全斗焕发动了“肃军政变”,继续实行独裁统治。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发表了《促进民主化国民宣言》,要求全斗焕下台。1980年4月中旬,全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5月16日光州也有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

5月17日,全斗焕宣布《紧急戒严令》,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还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运动领袖和学生。组成戒严军分六路包围了韩国全罗雨道(相当于中国的省)首府光州市,甚至动用飞机空运军队。当日上午10点,在光州民主运动大本营的全罗南道国立大学,戒严军与学生发生了第一次冲突,军队打死学生数人、逮捕多人。激动的光州学生和市民奋起抗争,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省政府)前广场,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一句“到道厅去”成了当年最激荡光州市民的口号。学生与市民以道厅为中心,到光州火车站、高速巴士总站等地阻拦戒严军进城。军队向人群开火。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担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达30万的老百姓来到道厅,广场及周围的锦南街、忠壮路都挤得水泄不通。一个青年站在戒严军的坦克上,挥舞着国旗,高呼“光州万岁”,市民围在一起高唱国歌,军队射杀了这位热血青年。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组织市民军,与戒严军武装对抗。他们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分武器,与军队开展了街垒战,占领了道厅。市民军迫使戒严军一度撤回到郊外。整个抗争期间,还训练市民使用枪械。由于有武装冲突,所以后来也有历史学家称作“518暴动”或“518起义”。

成立市民收拾对策委员会。与政府当局谈判:让死难者家属认领抗争者尸体、戒严军释放被捕的民众并撤出道厅及市中心、市民军交出武器。

组织救援、发动募捐、提供后勤保障。为抗争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补给。医生、护士全力抢救受伤者,连娼妓都为伤者献血。

23、24、25日连续三天晚上数万市民在道厅广场召开“守护民主市民大会”,决心与军政府对抗到最后一刻。

突破军政府新闻封锁,向全国说明光州事件真相。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体不仅不客观报道事件的进展,还歪曲事实。市民纵火焚烧几家电台和报社,并自己编发了《民主市民会报》,向全国发布光州抗争消息,如实地揭露戒严军的暴行。

市民占领道厅开展全方位抗争以来,僵局持续了不到一周,美国的态度使局势出现了剧变。向来以支持民主自由运动祖师爷自居的山姆大叔,可没有支持韩国大学生的民主运动。据韩国学者说,全斗焕调军队到光州就得到了美国的默许。因为,根据50年代签订的韩美同盟,韩国军队的指挥权在驻韩美军司令部手中。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不能坐视南韩的无秩序和混乱”声明,正式容许全斗焕军政府军事镇压抗争者。数千名军人开着坦克进入市区,尽管有市民卧路阻挡,但坦克仍然肆无忌惮地压过他们入城。戒严军占领了道厅,枪杀了最后一批不肯撤出道厅主楼的20多名学生和市民。光州“518”运动以被残酷镇压而告终。这使本来反美情绪就很重的韩国民众更增加了对美国的仇恨。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教会在整个“518”运动中起了积极的作用。正是5月18日这一天,学生们在天主教会大楼前举行了首次静坐示威。整个抗争期间,天主教会设立了广播站,向全国揭露了戒严军滥杀无辜的暴行,颂扬了市民们的正义行动。光州事件被镇压后,持续报道“光州五月事件”。教会医院还组织了对受伤者最及时的救助。

据官方报道,光州事件造成了191人死亡,122名重伤,730名轻伤。直接经济损失为2200万美元。但间接损失无法统计,导致了韩国战争结束后,政府实施经济增长计划以来的第一个负增长年。

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焕政府在全国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白色恐怖笼罩着韩国。5月28日逮捕了几千名参与民主运动的市民,并以“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1980——1983年,有700多名新闻工作者因要求新闻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1986年,每年都有相当多的大学生因政治诉求被开除。

“518”运动被镇压后,摄于政府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淡写说是“光州事件”。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大大推进了民主化进程,为“518”正名迎来了曙光。这时,反对党的改宪运动如火如荼,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民主运动。韩国军政府在内外压力下,也为了改变世人对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迫接受宪改方案,采用总统直接选举制,独裁统治在韩国终结。全斗焕下台后,紧接着,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他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对镇压“518”事件的元凶——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以内乱罪课以重刑。不过后来又对他们实行了赦免。

可以说,是光州“518”运动敲响了韩国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

TAGS: 人物 国家元首 天龙八部人物 巨蟹座名人 总理 总统 政治人物 清真寺 韩国总理 韩国总统 韩国政治人物
上一页: 程显军 下一页: 彼得拉克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