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讓之


吴讓之(1799—1870),原名廷扬,让之,号让翁、晚学居士、方竹丈人等,江苏扬州人,篆刻大师,他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吴讓之(吴让之),1799-1870,原名廷扬,字熙载,后以字行,改字让之,亦作攘之,号让翁、晚学居士、方竹丈人等,江苏扬州人,为包世臣的入室弟子,善书画,尤精篆刻。清咸丰三年,太平军攻克南京,清军江北大营一度告急,扬州一地战火弥漫,人心惶惶。为避战乱,吴让之流寓到了泰州,初期寓居在泰州姚正镛等好友家,以金石书画为生,前后达十多个春秋。晚年借居泰州东坝口观音庵中,靠鬻艺谋生,穷困潦倒,终老泰州。

吴讓之 - 艺术成就

吴让之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吴昌硕评曰:“让翁平生固服膺完白,而于秦汉印玺探讨极深,故刀法圆转,无纤曼之气,气象骏迈,质而不滞。余尝语人:学完白不若取径于让翁。”吴让之在继承邓完白的基础上更有所创建,特别是那种轻松淡荡的韵味,直达书印合一的神境。

一生清贫,著有《通鉴地理今释稿》。吴熙载工四体书。篆书和隶书学邓石如,行书和楷书取法包世臣。书法功力虽深,但受邓石如和包世臣的束缚太深,未能创造自己的风格。亦善画。一生成就最大的是篆刻,篆刻得邓石如精髓,而又能上追汉印。晚年运刀更臻化境,在浙派末流习气充满印坛的当时,将皖派中的邓派推向新的境界,对清末印坛的影响很大。吴熙载一生刻印数以万计,但多不刻边款,以致流传甚少。

近二百年来,吴让之的作品一直为人们所推崇,尤其是他的篆刻,影响深远。与之同时代的赵之谦直到后来的黄牧甫、吴昌硕、赵叔孺、钱瘦铁、来楚生、钱君匋等,在他们的作品中无不存有师法他的痕迹,更为当今众多篆刻爱好者们所追随。

吴讓之 - 印章作品

“盖平姚氏秘笈之印”,为长方形的印石,八个字分两行任意排来,繁简顺其自然,印文占地完全由笔画的多寡来决定,十分妥贴,用刀轻灵活泼,线条间粗细合宜,似无意而实有意,在不经意中见奇趣。没有扎实的书法功力,是难以达到这种境界的。

“砚山鉴藏石墨”,也是吴熙载朱文印的代表作品。仪征人汪----,字砚山,精于鉴藏,为作者好友。由于他的篆书功力深厚,所以刻这一类印运刀如入无人之境,后人誉之为“神游太虚,若夫其事”。此印章法貌似无奇,排得均匀整齐,但印文各字在这方寸之地,仍显得笔势舒展开张,完全是他那秀挺娟美书法的再现。欣赏这方印,就如同欣赏他的书法。“山、石”两字在全印中笔画最少,遥相呼应,平添了一层可爱的自然情趣。

“攘之手摹汉魏六朝”,在印文的安排上顺其自然,让印文书法的自然繁简在统一中得到平衡,各字笔画的转折与接触处,由于刻刀的轻灵转折,在生动地表达书法的自然意趣之外,因笔画的粗细变化,而增强了立体感,犹如高明的剪纸艺术师,在一招一式、一转一弯的动作变化中,展现出生动的画面。这种以刀当笔的境界,完全得立于他的书法。

“道法自然”,全印线条密集,仅让“自”处留有疏处,形成三密一疏的章法。由于印呈长方形,故下部二字任其舒展。其笔势飘逸流畅,加上用刀轻灵,真可谓无迹可寻。在细白文创作中,不失为一方佳印。

“丹青不知老将至”,这是杜甫《丹青引》里的诗句。七字印分三行,首行三字,其余四字平分两行,布局疏密天成,文字方圆互参,其刀法圆美流转,使全印洋溢婉丽流走的风姿。“砚山”(图6)带栏白文,全然不同于常见整齐划一的刻法,“砚”字石旁“口”部,转折自然,棱角处似方非方,似圆非圆,“见”字下部并笔更见别致,尤其是“山”字中间下脚两个小分叉较细,使全印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奇趣。此二字没有采取屈曲填密的表现手法,而任笔画自然排列,让自然的留红与笔画形成鲜明的朱白对比。

“砚山”带栏白文,全然不同于常见整齐划一的刻法,“砚”字石旁“口”部,转折自然,棱角处似方非方,似圆非圆,“见”字下部并笔更见别致,尤其是“山”字中间下脚两个小分叉较细,使全印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奇趣。此二字没有采取屈曲填密的表现手法,而任笔画自然排列,让自然的留红与笔画形成鲜明的朱白对比。

“吴熙载印”,“吴、印”二字占地少,“熙、载”二字占地多,得对角呼应之妙。同是白文印,异于前面介绍的细劲的白文,而以浑穆圆劲见胜,是创造性学习汉印的佳作。

攘之”,二字印,一疏一密,一般说来,比较难于在一印中统一,作者把“之”字上叉的两笔,人为地加以屈曲,使秀美的曲线在空地中打破了僵直的局面,也使全印得到了平衡。“攘”字提手旁重心上升,右半部密上疏下,使全印产生一种空灵之感。

“逃禅煮石之间”,这种典型的以作者的书法为本的朱文印,在篆刻史上代表着一种高度,步其后尘者,如不认真研究其篆书,往往难以望其项背。吴熙载作品的线条所表现的韵律富有强烈的美感。书法家作书讲究笔锋的运转、提按,在纸上表现粗细、断续等效果。欣赏吴氏的作品,就可感受到其得心应手、左右逢源、怡然自得、游刃有余的功力。此印“间、禅”的下部空虚与“石、之”的少笔画处理,使全印虚实相生,产生了一种空灵之感。

“包诚字兴言又字子克”,多字印难在多而不乱,齐而不板。此印线条方折又富于变化,虽然并非是满白文,但要做到保持吴氏书法线条流转的长处而不失风致殊属不易。此印少笔画的“包、又、字”,与多笔画或处理得紧密的“字、兴、克”各三字,呈现两组相反的倒三角型。京剧表现中,有时兵丁将士、旗帜飞扬、鏖战正酣,但舞台上始终杂而不乱,有条不紊。在欣赏此印及一切成功的多方印时,相信读者一定会有同感。当然,若无相当深厚的功力,是难臻此妙境的。

吴讓之 - 吴让之刻乌木扇骨

吴让之曾刻过一柄乌木扇骨,读来甚是有味。一面刻曰:“常恐秋节至,凉飕夺炎热;弃捐箧屜中,恩情中道绝。”另一面曰:“风清月朗盘桓,用则天下暖,舍则天下寒。仲海仁兄法正。弟吴熙载刻。”

吴让之的书、画、印作多有所见,偶也有见他刻的竹印,所刻扇骨则不多见。是刻以浅刀披削成之,遒劲凝练,舒展流动,使刀如笔,信手挥来。对照他印作的边款刀法,披削自如,可以说是放大了的印章边款;对照他的行书风格,笔意清晰浓郁,可以说是缩小了的精品书作。所刻文章练达,三言两语,精辟地道出了扇在四季轮换中的不同“命运”,同时透露着作者潦倒寡欢的心情。款中仲海即姚正镛。

姚正镛(1811-?)字仲海、仲声、中海、中声,亦作姚十一,号柳衫、渤海外史,盖平(辽宁盖平)人;工诗词,治金石,嗜收藏,书法六朝,画山水、花鸟、梅花,饶有古致。据记载,吴让之一生先后为姚正镛治印一百二十方,后姚正镛《槐庐印谱》选录一百印,均为吴让之所治。姚正镛赞赏吴熙载的刀法为“深得篆势精蕴,故臻神极”,一语道出吴让之之篆刻刀刀见笔、刀笔浑融、驱刀如笔的特征。

吴讓之 - 主要参考资料

1.http://tieba.baidu.com/f?kz=282335216

2.http://m.cnarts.net/CWEB/news/readnews.asp?id=134793

3.http://artist.artxun.com/W/56-55086/info.shtml

吴讓之 - 相关词条

包世臣 陈元祚 张揖如
乔林 吴祥初 王话寿

TAGS: 人物 篆刻名家
上一页: 吴诰 下一页: 吴良止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