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曼

叶曼,本名刘世纶,祖籍中国湖南省,1914年生,现年94岁,是当今世界极少将儒、道、佛文化融会贯通的国学大师之一。

叶曼先生,原名刘世纶, 1914年生,现年94岁,祖籍湖南,北大毕业,旅居美国洛杉矶,曾任辅仁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幼承庭训,六岁以左传开蒙,1935年被时任北大文学院院长胡适之先生特别录取,就读北大法学院经济系。中年为明了生死而学佛,先后师侍南怀瑾先生、陈健民上师并在八十年代出席世界佛教大会时,与中国佛教协会原赵朴初会长相遇并成为好友。叶曼跟随外交官田宝岱先生驻外总计二十余年,接触过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不同西方宗教,并研学佛教、道家、儒家多年,对东方和西方文化、哲学与宗教有独到的见解,是当今世界极少将儒、道、佛文化融会贯通的国学大师之一。

叶曼 - 童年生活

男女同校,险被学校开除

家里就一个女孩,5个兄弟,所以从小家里就比较娇惯我一点,受的教育也特别一些。家里请了老先生,从小教我《左传》,就这样一直在家里跟着先生学到10岁。到了初中,男女同校,但是是分班上课,女生只有一个班,男生有6、7个班,男女生之间绝对不能打交道,所以更不用说交男朋友。我是班上的班长,还是学生会的会长,参加很多社会活动,在学校里我很出风头。那时候我非常得意,但是有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我在学校里很活跃,很多男孩子就给我写信,我上下学的时候,后面不知道有多少骑自行车跟着我的男孩。这些事被我们的训育主任知道了,他给我记了一个特别惩戒,相当于两个大过和两个小过,如果再有一个小过,我就要被开除了。给我的罪名是“性欠沉实”,说我不沉稳、不踏实。我那时还在家里哭,跟父亲说:“让我转学吧。”爸爸说:“绝对不可以,你现在还很小,将来你大了,会发现社会上有很多不公平、委屈的事情。但是,你自己要没错的话,不管有任何打击都不能够认输,永远不要对自己没做过的事情认错,屈服于别人。” 后来我又继续在学校里念书,到了下一个学期末,有个全校的大集会,念我这班的优良生时,居然念出的是我的名字———刘世纶。我们同学特别高兴,拼命拍巴掌,跟叫电影明星似的,把我推到前台去领奖,我觉得不能想象,怎么上学期还特别惩戒,这学期就成优良生了。这时候,我又想起了父亲当时说的那些话。后来,我是以最高的成绩从初中毕业的。

叶曼 - 经历

在北京大学就读期间,叶曼选修胡适之“中国哲学史”、陶希圣“中国古代社会史”、钱穆“通史”,闻一多“楚辞”和叶公超“英语正音”,这些大师级学者的授课,为她日后得以用深入浅出的方式,在世界各地介绍中国文化的精髓,打下深厚基础。

大学毕业后,叶曼与同年考入北京大学的同学,当年的全科状元田宝岱结为伉俪。后随身为外交官的夫婿,作为大使夫人辗转于美国、日本、菲律宾、澳大利亚、沙特阿拉伯等地驻外总计二十五年,后旅居美国洛杉矶。叶曼接触过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不同西方宗教,后并研学佛教、道家、儒家多年,对东方和西方文化、哲学与宗教有独到的见解。中年为明了生死而学佛,先后师侍南怀瑾先生、陈健民上师等大德,屡有所得。

六十年代,叶曼为传播中国儒、道、佛三大文化在台湾成立“文贤学会”。七十年代,在美国洛杉矶位于哈冈的家中成立“文贤书院”,每周六免费开讲《四书》、《道德经》、佛教的故事等课程,身体力行,为海外侨胞讲说中国文化,期能带动更多修心向学的风气。

八十年代中,叶曼曾代表中华佛教居士学会(台湾),当选世界佛教友谊会副会长,期间与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戏剧性的相识,让他们成为挚友。后经朴老邀请到北京拜访北京云居寺时,发现云居寺已在日本侵华时被毁损,当即发下宏愿,要重建云居寺。一九九○年,叶曼来往香港、美国、新家坡等地,共筹得三十二万美金善款。其中三十万美金捐赠用于重建云居寺,受到了时任北京市副市长何鲁丽以及十世班禅大师的接待,朴老也特意作一条幅赞其功德。其余二万美金捐作云南以及贵州兴办希望小学,迄今为止,已建成十三所文贤希望小学。一九九二年,叶曼获得世界佛教协会及二十七国代表参加的佛教大会赠予的金奖。

叶曼曾任辅仁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妇女杂志主编,并以叶曼信箱为读者所称颂。其丰富的东方与西方人生经历、通达的处世态度与洞察人性的智慧,在家庭、爱情、婚姻、信仰等人生目标与问题的抉择上,为现代人传道解惑。蔼蔼学者的风范和对国学的了解,更让她成为无数海内外朋友敬仰的导师。叶曼传承国学各类经典课程数千讲,并著有多项著作文集,在海内外享有极高的声誉。

二零零六年末,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对叶曼进行了专题访问,十一月应北京大学邀请在北京大学世纪大讲堂为莘莘学子进行了题为“中国一定强”的演讲,同月,应长江商学院邀请为商界精英从科学的角度讲解“一命二运三风水”。二零零七年四月,应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之邀,参加西安举办的“国际道德经论坛”。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应邀前往北京市广华寺作《佛法在中国》的演讲,并多次在北京朝阳区望京街道的“中国城市论坛—望京奥运大讲坛”向观众教授以历史、儒家以及道家为主要题材的传统文化。今后,叶曼老师将把她的余生,她的毕生所学回报给祖国,让文贤书院在祖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代代相传。

叶曼 - 与赵朴初

八十年代叶曼老师在出席世界佛教友谊会盛会时,与原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相遇并成为好友,朴老尊称叶曼为师姐。在此盛会上叶曼老师被选为世界佛教友谊会副会长,任期八年之久。在听朴老说北京云居寺惨遭日本飞机炸毁后,叶曼老师当即发愿重建云居寺。

1989年,叶曼老师云游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地传承国学,筹到32万美元善款,当叶曼老师回国捐赠时,北京市原副市长何鲁丽、十世班禅大师在云居寺专程迎接。朴老特写了条幅赞扬其功德。

叶曼老师圆满重建云居寺心愿后,又在美国洛杉矶成立“文贤书院”传播中国儒、道、佛三大文化并为中国贫困地区贵州、云南等地孩子上学筹款募捐,叶曼提倡中国三大文化使其普通化、普遍化。目前已捐建13所“文贤”希望学校,带动华人社会关心帮助祖国建设和发展。朴老闻后非常高兴,表示这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叶曼 - 精典讲学

社会问题讲学集锦
《命与运》《生与死》《风水学》《离苦得乐》 《子不语》《儒释道之异同》《知识分子学佛》 《咒语的感应与意义》《纽约大觉寺佛学讲座》 《大陆名山行》《高处着眼低处着手》 《三大三宝》《平常心是道》《谈陈健民上师》 《性相近习相远》《南加州佛学问答》 《大陆佛教参访记事》《从佛法看男女平等》

佛学讲学集锦
《四摄法》《说净》《慈济净思堂开示》 《佛说八大人觉经》《三毒 三惑 三障》 《六妙法门小止观》《佛家对人生的思考》 《达摩祖师二入四行》《大势至念佛圆通章》 《佛弟子对社会的责任》《三法印 三学 三皈依》 《中国文化对未来的影响》《易经》 《四谛十二因缘》《五蕴七大》《六波罗蜜》 《基本佛教》《静思堂佛学问答》 《世间情》《四无量心》《谈生论死》 《学佛释疑》《叶曼佛学问答》《叶曼谈禅》 《普贤行愿品讲话法》《如何改良社会风气》 《法印寺佛学问答》《阿弥陀经的净土修持》 《六祖坛经》《维摩诘经》《问世间情是何物》 《心有千千结》《你往何处去》 《一命 二运 三风水》《暮然回首话人生》 《人生到处知何似》《庄子选读》 《西方确指》《西藏生死书》《四书》

叶曼 - 晚年生活

先生从任上退下以后,我们去了美国,得到美国绿卡是1976年。

到1988年的时候,人家跟我说了,你拿了绿卡这么多年,也不申请入籍,就在我们这儿闲呆着,要是不申请入籍,就要收回绿卡。这时候,我只好入籍。我在美国设立了文贤学会,想的是给国家在海外留一棵小根苗。我们买了一个房子,可以坐200人。一个礼拜上5天课,教儒家、道家、佛家,教他们打坐,再有一天复习,考他们。

这样的话,搞了两三年,蒋经国说老兵可以回家探亲。头一个月宣布,我第二个月就回来了。那时候经济不像样,高速路的墩子都堆起来了,但是路没有铺,城墙也没有了,我好伤心啊。回来我认识了叶小文先生,还有赵朴初先生,还去北大讲课。之后我几乎每年都回来,每次带着60个人,跟着旅行社到处跑。西边到了天山,北边到了热河,东三省都去过了,几乎跑遍全中国。之后我做了世界佛家友谊会的副会长,做了8年。后来我觉得很烦,不干了。 我给叶小文先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来了北京,如果他不赶我走,我就留下来。他没有给我回信,我就留在了北京到今天。我到现在还是个“黑人”,拿着美国护照呆在这里。我现在只想做中国人,却不知道如何可以做中国人。我生在这儿,长在这儿,19岁离开这儿。现在我变成了一个外国人,很别扭。

还有我想把文贤书院正式成立,把隐在社会里的高人网罗在一起,共同复兴国学。要不然将来,孩子们就不会读古书了。有些简体字也是简得没有道理,就是大白字。为了表示决心,我已经把洛杉矶的房子卖了。 中央美院答应把礼堂借给我,我打算先讲《三字经》和《千字文》,这两个能读通,国学的开蒙已经没有问题了。我想好好盖个像样的书院,作为国学发扬地,名字都起好了,这是我唯一能够替国家做的一点事情了。

TAGS: 人物 国学大师
上一页: 赵健福 下一页: 吴宗国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